第1524章死因?/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超市里面,两人挑选。

此时,布达尼还穿着西装,一身气质实在是吸引人,她一出现在超市里面,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也许是习惯了这样的目光,布达尼很随意,而苏北就更不用说了。

很快,两人买菜回家。

只不过,当他们刚刚回到别墅前时,隔壁别墅四周停了很多辆车子。

苏北把车开进车库,他重新打量了一下那隔壁别墅。

隔壁别墅的所有窗帘全部拉了起来,很封闭,也没见有人在走动。

“奇怪了,这老头一直都是独身一人,今天难不成是亲人来了?”布达尼疑惑地说。自从发觉隔壁邻居有猥琐自己的想法后,她对邻居的称呼也变成了老头。

关闭车库,苏北来到门前。

忽然,他发觉花坛旁的作案工具消失了。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作案工具还隐藏在花坛之中。

他见到布达尼要开门,苏北轻轻伸手阻止。

“你干嘛?”布达尼皱眉问。

苏北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也许是他太过严肃,清楚苏北能力的布达尼疑神疑鬼起来,她小心地注意着四周。

只见到苏北站在门前,闭上了双眼,仔细地感受着四周的一切。

他关了眼睛这个部位,从而会让其他器官更加的敏锐。

渐渐地……他听到了金属摩擦的声音,然后是呼吸声……然后是……杀意。

苏北缓缓睁开双眼,他看向布达尼。

此时,布达尼正在紧张地看着他。

“没事。”苏北笑了笑。

“神经病!”布达尼松了口气,她上前开门。

“我来!”苏北笑了笑,他伸出手,忽然握住布达尼的手。

布达尼挣扎:“你干嘛!”

苏北笑着说:“你觉得呢?”他的眸子深邃地盯着布达尼,来回用力捏了三下布达尼。

“你……”布达尼看着苏北这奇怪的举动,她的挣扎少了几分力气。

苏北抢过钥匙,打开门。

“走吧!”他拉着布达尼进入房间,不过,他是牵着布达尼的人,但却在布达尼的身前。

房间里面昏暗无比。

苏北刚刚走进去,一道劲风扑面而来。

他一个转身,抱住布达尼,然后伸出手去抵挡。

铛!

一根钢管结结实实地落在了苏北的手上。

“抓活的!”一人在房间内冷冷地说。

布达尼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出事情了,怪不得苏叶寒要抓着她。

“你们能抓的住吗?”苏北冷哼一声,第一时间保护住布达尼,他来了一个横扫腿。

至少三人被苏北扫飞。

他上前按了开关,灯光亮了起来。

布达尼这才看清楚,房间内竟然有十多个人,还有五人拿着枪。

这一幕,吓得她的脸色苍白,然后说:“苏叶寒,你到底做了什么!”

“不想死就住手!”一个中年人站在人群之中,他冷冷地说。

苏北可懒得跟他争论,爆发出全部的实力,一拳一个。

中年人见情况不对劲,他急忙说:“开枪,杀了他!记住别伤到女人!”他可是清楚,这女人可是埃尔斯的女儿,一旦杀了可就真的出大事情了。

哒哒哒!

子弹倾斜过来。

苏北冷哼一声,真气释放,直接挡住子弹,猛地冲上去,两脚解决。

五秒钟不到,这十多个人全部趴在了地上,除了那名中年人。

这人神色惊慌地看着苏北,然后拿出了手枪,他对准苏北,颤抖地说:“你别过来!”

苏北淡淡地说:“开枪啊!”他走了过去,最后直接来到了这家伙的面前,伸出手,把他的枪给夺了过来。

中年人一愣神,然后跪在地上求饶。

“你们是谁,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苏北冷冷地说。他见到有一个人要站起来,上前就是一脚。

“你们杀了我父亲,难道还不知道我们的目的吗?”中年人颤抖着声音,但语气中依然带着怒气。

苏北一愣,他看着这满地的人,忽然想起隔壁别墅停着很多车,他便说:“隔壁那个老头死了?”

“你认为呢?”中年人据理力争,他加重了语气:“我父亲不喜欢太嘈杂的地方,所以我就给他安排来了这个地方,可是你们竟然杀了他!”

苏北冷笑:“你是如何确定就是我们杀的?”

中年人刚要开口,他犹豫了一下。

“是不是看到了门口的工具?”苏北的神色一冷:“你父亲也不是好东西,这多大的年级了,竟然买了作案工具,想要潜入这栋别墅,侵犯我家小姐!”

布达尼的脸色胀红,但并没有开口。

“可你们也不至于杀了他!”中年人忽然加大了语气。

“你觉得我会傻到在隔壁别墅杀了他?”苏北冷冷地说:“我昨天确实是教训过他,但并没有下死手!”

“报警吧!”布达尼看了一眼苏北。

“随便你!”苏北知道布达尼为什么要看向自己,他也很自信地说。

“以你的背景,报了警也没用!”中年人后退两步站了起来,然后说:“我觉得还是以私人恩怨解决的好!”

“行啊!立下生死状!”苏北冷冷地说:“我让你们全部死在这里!”他语气中杀意腾腾。

他的能录确实很强,这些人也见识到了。

中年人口塞。如果是私人恩怨解决的话,他们更加吃亏。

布达尼揉了揉太阳穴,她说:“我们还犯不着杀一个老人,这么明显的陷阱,你还看不出来?”她想了一下,又说,“大不了我让你的父亲离开这里就行了!”

此时,双方都冷静了下来。

“真是麻烦!”苏北皱眉,他没有预料到,那老头死了。

“他是怎么死的?”

“刀杀!脑袋没了!”中年人咬牙切齿地说。

布达尼惊骇地说:“这么残忍!”

苏北沉吟:“有可能是栽赃陷害!”他看向布达尼,“你身上有太多的麻烦事情了。”

“看我干什么!”布达尼瞪了一眼苏北。

苏北看向中年人:“也许是你的敌人为了报复你而做的!”他见中年人一脸要反驳的样子,“为了赚取更多的利润,有些人什么都做得出来。”

“没证据……”

“你也知道要证据?那你拿出我杀你父亲的证据来!”

接二连三的压制,中年人的气势被苏北给压制住了。

苏北冷淡地说:“带上你的人,离开这里,除非你能找到证据,否则的话,就别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后果自负!”

中年人对苏北没办法,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要证据也没有,他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就是因为看到父亲身首异处,一时愤怒之下,才把仇恨转悠到了这件别墅。

他最后带着人离去。

“收拾一下!”苏北看着满地的子弹壳,他摇了摇头。

布达尼也跟着收拾。

一个小时之后,房间成为原样。

“还好,二楼的东西都没有被动过!”布达尼松了口气。

“他们是从窗户进来的。”苏北看到窗户少了一大块。

“今天这是怎么了!”布达尼坐在沙发上,心情很烦躁。

“打电话给物管,把这玻璃修了。”苏北回到厨房开始做饭:“吃顿饭就轻松了。”他倒是完全不把那老头的死放在心上。

在沙发上,布达尼挂段电话,她脱掉鞋子,躺在沙发上面,心情渐渐地冷静下来。

她不知不觉想到苏北。

在发生车祸的时候,是他出手保护,才幸免于难,而且还抓住了车祸的罪魁祸首,同样也是在进门的时候,他一个人制服了所有暴徒……

现在,他正在进入厨房做饭。

布达尼没来由地安心了起来。

“吃饭了!”苏北的声音忽然把布达尼惊醒。

她猛地抬起头,看着四周,然后松了口气,甩了甩头,去洗浴室洗脸清醒了一下。

“吃完饭,想要睡觉的话就去睡觉吧!别把那老头的死放在心上,没什么大不了!”苏北指着桌子上的饭菜:“让你尝尝夏国的饭菜,大米饭很好吃的!”

布达尼点了点头,她打了一个哈欠,便吃起了饭。

过程中,她说:“我觉得我们应该搬家。”

邻居在家中死去,这多少会对附近的居民产生很大影响。

吃完饭,物管人员进屋维修玻璃,很快便解决。

苏北见布达尼洗完澡,他走进浴室,也舒适地洗完了澡,然后穿上睡衣,躺在沙发上。

他看了一眼布达尼,这女人正在看新闻,这不正常。

布达尼晚上一般都是看些电视剧,放松下心情。

苏北摇了摇头,继续玩着自己的手机。

忽然,布达尼说:“明天我们就搬走!”

“随便你,搬走也好,省得你整天疑神疑鬼!”苏北玩着手机说。

布达尼再没说话。

深夜,布达尼回到房间睡觉,只有苏北一个人还在沙发上。

苏北见布达尼回去,他关上了电视家,看着四周的一片黑暗,他躺在沙发上,闭上双眼,感受着四周的动静。

渐渐地……

布达尼的呼吸声传到了他的耳朵之中,再然后是屋外面的风声……

十分钟过后,苏北听到了脚步声,这脚步声正在接近他们居住的房间。

苏北并没有睁开双眼,而是继续感知着。

那脚步声停留在别墅的后面,最后在距离别墅十米左右停了下来,过了一会,这脚步声又渐渐地离去。

苏北睁开双眼,他淡淡地说:“老头的死,多半与布达尼有关系!”

既然老人是昨晚上死去的,那么今天,应该会有人关注这处别墅。

“为什么不敢进来?”苏北淡淡地说。

忽然,他明显地听到二楼传来了落地声。苏北的神色一变,他内敛气息,悄然走上二楼。

有人从阳台上跳了上来。

苏北走到布达尼的房门前,悄悄地打开了门。他见到布达尼侧躺在床上,面对着窗户。

他看向窗户。

一个人影正在窗帘后面,因为月光的关系,苏北能够看到那人在窗户外面移动着。

苏北冷静地看着这一切,然后悄无声息地走进房内,利用真气关上了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