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5章小心翼翼/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双眼一直注意着窗外的人。

咔擦!

轻微的声音响起。

苏北知道,对方切割了玻璃。他看向布达尼,这女人已经在熟睡之中。

他见那人在窗帘中动了一下,似乎是已经进来了。

苏北缓缓地趴在地面上,利用床来隐藏自己,然后进入床底。

这个时候,他看到对方的双脚正在接近床,同时,他也感受到了一股刺骨的杀意。

“布达尼是目标?”苏北的内心疑惑地想,这跟他想象的不一样。

他见到对方的双脚站在床边一动不动,苏北知道对方要下手了,因此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冲出去,对着对方的双腿一扭。

对方立马摔倒在地上。

布达尼被惊醒过来,她看到一个黑衣人手持刀子,倒在地上与苏北扭打在一起,吓得尖叫起来。

“布达尼,躺在床上别动!”苏北可不想被这个女人帮倒忙。

他运转真气,快速地压制住了这个男人。

“居然是个古武者!”苏北冷冷地看着这个男人:“在敢乱动,我就杀了你!”

他释放出了气势,震慑住了这个男人。

“这是怎么回事?”布达尼急忙开灯,她惊慌地看着苏北。

“没想到,在这里面还有一个古武者!”男人带着面罩,他冷冷地说。

苏北直接给他扯掉面罩,是个刀疤男。苏北问:“隔壁的老头是你杀的?”

刀疤男冷冷地盯着苏北,冷淡地说:“既然被你抓住,要么让我死,要么放我走!”

“你觉得我会怎么做?”苏北冷冷一笑。

刀疤男把目光头射向布达尼,他冷冷地说:“你这个贱人,我不允许你活在这个世界上!”

布达尼被吓住,她见苏北安安稳稳地压住了对方,便说:“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杀我,还要骂我!”

“这片别墅区内的所有人都别想活着出去!”

苏北冷笑:“难道是个变态杀人狂?以杀人做乐趣?”现在,他大致能够确认,那老头应该是这个家伙杀的。

“把他抓住送给警察!”

苏北摇头:“没用的,他也是个超能力者!”他知道,古武者这三个字,对于布达尼来说,概念很模糊,用超能力者更为恰当。

“那怎么办?”布达尼问苏北。

“杀了,然后扔进湖里!”苏北扛起刀疤男,往外面走。

“喂,别乱杀人啊!你这人还是保镖吗?动不动就杀人!”布达尼恼怒地说。

“刚刚你可是差点被他杀死!”

“我这不是还没死吗!”布达尼指着苏北说:“不能乱杀人,至少要问清楚他,为什么要杀我!”

苏北把刀疤男扔在地上,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冷漠地审视:“说出你的理由,如果你说出的理由能够让我信服,我就放了你!”

“当真?”刀疤男不是一心寻死,自然是不想这么稀里糊涂的死去。

“我说到做到!”苏北点头。

“这片别墅下的土地,可是我老祖父留下来的,可惜,被这些有钱人给占用了。他们为了得到这片土地,杀了我的祖父,还有我的父母!”刀疤男冷冷地说:“我从夏国学习古武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要铲除这里所有的人!”

苏北的目光冷漠地盯着他,冷淡地说:“我夏国还有人愿意教你古武!”他冷哼一声:“就凭借这一点理由,你就敢杀人,看来,古武的能力让你滋生了很多不该有的yuwang,以至于让你忘记了现在可是法治社会!”

布达尼听到这话,她不由得一愣,然后重新审视了一下苏北。

苏叶寒是一个超能力者,她现在明白了,而且是一个顶尖超能力者。这样的人还能够有这样的法制观念,确实不容易。

“我不甘心!”刀疤男冷冷地地盯着布达尼:“这里的所有人都要死!”

布达尼被吓得后退。

“我不会杀你,因为我还要解释老头死去的原因,再然后,我会把你埋在这片土地之下,让你与这片土地沉睡在这里!”苏北很清楚这里人的心态有多黑暗。

这才刚刚学成归来,就有了突破法制观念,随意杀人的想法,这才刚刚成为古武者啊!

日后,要是不限制这家伙的话,只怕会出现更多的祸端。

苏北发现了这样的家伙,自然不允许他活下去。

“你要杀人!”布达尼惊讶地看着苏北。

“这件事情,你管不着!”苏北冷淡地说了一声,然后扛着这家伙,离开了别墅。

布达尼站在窗前,看着苏叶寒扛着刀疤男往隔壁别墅走去,她的神色复杂。

在那一瞬间,她才感觉的出来,其实她一点也束缚不了苏叶寒……

“你杀人让我们也处于误会之中!”苏北摇头说。

那老头是这个刀疤男杀的,只因为刀疤男因为不满,所以想要杀人,而也就是他杀老头的前一段时间,老头与他们接触过,接二连三地就出现了很多误会。

苏北决定消除了误会之后,在解决这个男人。

来到别墅,他按动门铃。

别墅前还停留很多车,这就说明,那些人根本就没有走,苏北趁着这个时候上去,正好合适。

保镖打开门,见到是苏北,还扛着一个人,他立马警惕起来,然后拿着对讲机说了一些什么。

“让你们的主子出来!”苏北淡淡地说,他并没有强行闯入,因为他不想加深误会。

中年人穿上衣服,走了过来。

“杀人凶手我找到了!”苏北把刀疤男扔在地上,淡淡地说:“因为这片土地被人占据修建成为别墅,他怀恨在心,准备杀了这别墅区内的所有人。很不幸,你的父亲是他的第一个目标!”

中年人一愣,然后看着地面上的人。他淡淡地说:“你认为随便一个理由,我就能相信吗?”

苏北皱眉,他说这些的时候就想到了这些。他想了一下,一脚踩在这刀疤男的脑袋上,冷冷地说:“这别墅里面的人,是不是你杀的?”

刀疤男可不傻,他现在一口不语,沉闷地躺在地上。

中年人冷笑一声:“好了,你的闹剧结束了!该走了吧?”

刀疤男讽刺地看着苏北。

苏北点头:“很好!误会解除不了,那就没必要解除!咱们就此别过!”他扫了一眼中年人。

接下来,他抓着这个男人离去。

“你要对他做什么?是不是找个没人的地方,给他一笔钱,然后让他走人?”中年人问。

“杀了他,然后埋了!”苏北说完,扛着刀疤男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苏北走到山坡之上,最后进入到了森林之中。

刀疤男开口:“我跟你进行一个交易如何?”

“你没资格!”苏北面无表情。

“我帮你澄清误会,你放了我,我也不会再打搅这个别墅区!”刀疤男见苏北是玩真的,他开始妥协。

“你觉得我现在需要澄清误会吗?”苏北冷笑:“没必要了!”

“你就不怕那些人杀害那位小姐?”刀疤男说。

“有我在就行!”苏北开始加速,带着刀疤男来到了一处偏僻之地。

他看了看四周,见没人,便把刀疤男扔在地上,一脚踩在他的脖子上。

“放过我!”刀疤男恐惧地说:“我再也不杀人了!”

“求你了,我帮你澄清误会,我去自首!”刀疤男吓得哭了出来。

苏北冷冷一笑:“自首?我废了你,你再去自首!”

“行!只要放过我!”刀疤男是真的被吓住。

苏北是玩真的,不是真的吓唬他。

接下来,苏北废掉了他的古武能力,然后拖着烂泥一样的刀疤男回到了老头死去的别墅之中。

“这回你又来干嘛?给他的钱不够,所以向我们借钱吗?”中年人笑。

苏北把刀疤男扔在地上,淡淡地说:“自己说吧!”

刀疤男一字一语地承认。

“你是不是被他威胁了?”中年人看了一眼苏北说。

“并没有!我曾经是古武者,但被他废了,我现在只想活下去!”刀疤男磕头。

好半天,刀疤男拿出了作案工具,对着中年人说:“你去检查一下吧,可以查出上面有你父亲的血液迹象!”

“留下他!”中年人松了口气:“等结果!”

“我答应过他,让他去自首,你最好别私自动手!”苏北冷淡地扫了一眼中年人。

“你现在也有怀疑,别这么自信!”

“我答应过他,让他去自首!”苏北冷冷地看着中年人。

感受到杀意的中年人,冷静下来,他说:“如果他真的是杀害我父亲的人,我会让他去自首,不过接下来我要做什么,你不会管,对吧?”

听到这话,刀疤男的双眼出现绝望。

这群人,根本就不是他能够动的,可是现在已经无法改变以前的事情了。

苏北点头:“人交给你!”

他说完离去。

路上,他摇头:“真是个麻烦事,没想到一切都是误会!”

回到房间,他见到布达尼在一楼的沙发上躺着。

“明天你不上班吗?”苏北走了过去。

“你是不是杀了他?”布达尼很严肃地站了起来,看着苏北说。

“你这是准备赶走我的架势?”苏北打量了一眼布达尼。

“我再问你!”

“早点睡吧!那家伙被我废掉了超能力,没死,不过被我交给了那老头的儿子!”苏北摊手:“这样行了吧?”

布达尼松了口气,她轻轻笑了笑:“这还差不多!”她走向二楼。

在楼梯上,她又说:“苏叶寒,你别忘了,你也是生活在法治社会中的人,别随意地想着杀人!”

“是吗?”苏北歪了歪嘴:“有些人,注定死不了,却还要害死很多人,所以我觉得,这样的人没必要用法制,要以暴制暴!”

“歪理!”布达尼哼了一声,她回到了房间。

第二天,布达尼照常上班,苏北照常接送她去上下班。

下午时分,下班之后,布达尼已经托人联系好了另外的居住地。

“先回去,让搬家公司把家具家电搬了!”布达尼说。

“效率很快啊!”苏北开着回去:“那今晚就不用做饭吃了,在外面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