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8章敏感的布达尼/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布达尼很久没有这么让自己放松了,就算是在苏北的面前,她也忍不住表现出了愉悦的情绪。

“别喝酒。”布达尼拦住苏北:“等会还要开车。”

“对我来说没什么问题,再说,今天不回去的。”

布达尼皱眉看着苏北,也不说话。

“好吧。”苏北放下酒瓶子。

“看来这位先生的妻子很在意你啊。”老板笑着说了一句。

两人一愣,而布达尼脸色更是绯红无比。

深夜时分。

苏北背着布达尼往公司走去。

“说别喝酒,你自己不也喝的酩酊大醉的。”苏北摇头,他觉得布达尼的想法太奇怪了。

“我才不是你的妻子,所以管你喝不喝!”布达尼因此也喝了很多的酒。

回到公司,他叹了口气:“先去沙发吧。”

“等等!”布达尼醉醺醺地从苏北的身上下来,然后往办公室后面的一道门走去,她打开之后说:“这里面有床的。”

苏北没想到这门之后竟然是一间卧室。

他走进去一看,里面的布置跟布达尼在家里面的布置相差不多。

“有时候因为加班晚,就在这里睡了。”布达尼半合着眼睛,对着苏北淡淡一笑:“进来啊。”

“我?”苏北用手指了指自己,他不敢相信布达尼竟然还会对他主动做这种事情。

“是啊,睡觉啊!”布达尼说着说着,便瘫坐在了地上,竟然睡着了。

苏北走上前,扶着她去洗手间,帮她洗了一把脸,然后又送回房间里面。他帮布达尼脱掉衣服裤子,再换上睡意,这才把她扔在床上。

他可不是乘人之危的人,那妞自然是喝醉之后,才敢乱说话,苏北可不会听之任之。

把布达尼放在床上,他转身就走。

“苏叶寒,你别离我太远。”布达尼醉醺醺地说:“我感觉我离不开你……”

苏北转过身,看了一眼布达尼,这女人睡着了。他轻轻关上门,躺在沙发上。

一夜过去。

第二天清晨,秘书进入房间,准备这一天总经理需要的资料。

忽然看到苏北躺在沙发上,她微微惊讶了一下,双眼下意识地看向办公室后面的一道门。

她清楚,里面是一间卧室。

“难道他们两人是在这里过夜的?”秘书的脸上出现惊恐地神色:“不会出事了吧?”

“没事了!”苏北不知道何时已经坐在了沙发上,他淡淡地说:“从今天开始,埃尔森再也不会发生杀人事件。”

“嗯?”秘书吓了一跳。

“去吧,通知大家,凶手已经被警察逮捕,可以放心的上班。今晚,总经理将会和敢留下来的人,一起加班。”

苏北淡淡地说。

“总经理是在里面吗?”秘书问。

“对,这些都是总经理转让我给你的话,你去做吧。”

秘书将信将疑地看着苏北。

“要不要我把总经理叫醒,再给你确认一遍?”苏北皱眉说。

“不……不用!凶手被逮捕,自然是最好!”秘书急忙离去,她准备去查查今早的新闻。

在昨夜,警察就逮捕走了打字楼中的两个残废,以及他们身上的炸弹。

太阳渐渐地升起,已经快接近中午,可是布达尼还是没有醒过来。

想想也是,一个喝醉的女人,疲惫了一晚上,怎么可能这么早就起来?

于是乎,今早上的所有来访者,都被苏北打发。

“为了这栋大厦,这个公司,总经理累了一晚上,让她多休息一会不行吗?”苏北在门前,淡淡地说。

仅这一句话,没人在反驳。

中午时分。

苏北忽然听到房间里面传来尖叫,他打开门一看,只见到布达尼双手捂着胸口,东张西望。

见到苏北开门,她愤怒地说:“我的衣服呢?怎么变成睡衣了!”

“我帮你换的,放心,没扒光,还留着内衣内裤。”

“混蛋!”布达尼愤怒地抓着枕头,往苏北砸去。

“我混蛋?昨晚你还想让我跟你睡在一起。”苏北哼笑一声:“我可不愿意跟满身酒味的女人待在一起,所以睡在了沙发上。”

“你胡说,我怎么可能会说出这种话!”

“你当时醉的要死,什么话都敢说出来。”

布达尼的心里一惊,她稍稍犹豫一下,问:“我说了什么?”她担心自己说出了一些曾经憋在内心的话。

“没说什么,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最重要的就是,你要让我陪你睡。”苏北摸着下巴说:“这我倒是印象挺深刻的。”

“你做梦吧,关上门,我要换衣服!”布达尼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她懊恼地摇了摇头。

布达尼换上衣服走了出来,她坐在办公椅上说:“都中午了,为何不叫醒我?”

“看你这么累,所有来访的人,全部被我打发走了。”

布达尼扫了一眼苏北,本想责怪的心思忽然没了。

“走吧,我们去吃午餐。”苏北淡淡地说:“等会警察可能会来,到时候向我们取证。”

布达尼想起来,昨晚上他们在打字楼抓住了歹徒。

“等新闻一出,埃尔森大厦的烦心事就没了!”布达尼淡淡一笑,她的内心是真的很轻松。

两人离开了大厦。

但是在过程中,很多人都在装着胆子询问布达尼,关于歹徒的事情。

苏北当然是出面说出了凶手被抓住的真相,而布达尼也承认了这一点。

“今晚上,总经理要留下来加班。”苏北替布达尼做出了这个决定。

布达尼有些不悦,作为整个公司的管理者,在这个立场上,她不希望有人能够为她擅自做主。

但苏北说的确实有理由。

埃尔森公司需要一个能彻底安稳下来的开始,布达尼便也点了点头:“今晚上,我会加班到深夜。”

这话很明显,她是要给所有员工打一次强心剂。

等出了大门,来到停车场,布达尼冷淡地说:“在公司层面上,你以后别跟我擅自做主,这对你我都不好!”

“高傲的小姐,请把。”苏北打开车门说。

布达尼脸带笑意,哼了一声,走进了车内。

“那个艾斯是谁?”布达尼现在很好奇,她昨晚太过于高兴,一直在喝酒吃东西,没有去关心昨晚上的事情。

“曾经的一个战友,后来因为很多事情,走到了这里,又被那帮异能者组织要挟,昨晚上我救出了他。”

“原来S还有战友。”布达尼微微惊异了一声:“我原以为你就是个单独行动的家伙。”

“我的战友还有很多,不过都是陈年旧事了。”苏北淡淡地说。

“你这么有本事,为什么甘愿来当我的保镖?”说到这里,布达尼忽然觉得这话有些多余。

“年薪一百万,谁不愿意干啊?”苏北笑了笑:“这可是混吃等死的好机会。”

“没出息。”听到这话,布达尼下意识地鄙视了一眼苏北。

在餐厅等菜的时候,苏北拿出了信封。

趁着这个时候去看看,艾斯为什么给他写了这样一封信。

看着这封信,苏北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天坑这件事情。

天坑很重要,必须要尽快销毁。

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终究有人知道。

如果没有发生埃尔森大厦内有人死去的事情,苏北早就已经去天坑一探究竟了。

“谁给你写的情书?”布达尼有些好奇。

苏北没回答,他看着这封信,脸色渐渐地凝重起来。

最后,他利用真气直接销毁了这封信,淡淡地说:“一个星期后,我要暂时离开你的身边。”

布达尼一愣,然后说:“你去哪与我无关,可是,你现在是在工作。”

“这个月的薪水我不要了,我需要去处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一百万啊。”布达尼加重了语气。

苏北摇头:“这不重要。”

“难道你要拯救世界?”

“跟拯救世界差不多。”

服务员上菜。

苏北手拿叉子和刀,淡淡地说:“希望你那边能够答应我的请求。”

布达尼满不情愿地看着桌子上的菜,口是心非地说:“那你去呗,只不过我要是出现危险,你负的了责吗!”

“这段时间不会有人谋害你。”苏北认真地说。

“是吗?”布达尼一口一口地吃着:“你到底是要去干什么?”

“拯救世界。”苏北摊了摊手说。

话题就此终结。

心情本来还很愉悦的布达尼,现在闭口无言,一天都是在闷闷不乐之中度过。

经历了太多的危险,太多的不可思议和让她脸红的事情,当安全终于来临,她以为苏北还能够跟在她身边。

毕竟,她已经习惯了这个男人的靠谱和不靠谱。

可是,这一切还没有开始,他就要离开。

布达尼忽然想起艾斯说的一句话,这个男人很特殊,你恐怕驾驭不了。

在办公室里面,苏北喂了一声:“怎么了?一下午都在发呆。”

“关你什么事!”布达尼冷哼一声:“你不是要走吧,怎么还不走?”

“我说了是下个星期。”苏北皱眉看着布达尼:“你不会是在疏离我吧?”

“你不过是保镖,你能有什么东西能让我的情绪受到影响?”布达尼忽然怒了起来,她瞪着苏北。

苏北仔细地看了一眼布达尼,然后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淡淡地说:“也是。”

布达尼一愣,她看了一眼苏北,内心忽然有些后悔。

这一个星期,过得很平淡。

苏北在第二天就回到了保安室,他过着自己混吃等死的生活。

也是从这一天起,埃尔森恢复了正常,歹徒也被抓住,所有人的内心都平静了下来。

布达尼也继续着自己的总经理生活。只是,也是从这一天起,她与苏北之间的关系出现了一些微妙的感觉。

在车上,两人几乎不说话,有时候苏北说话找点话题,布达尼也不再理会,在家里,也是如此。

晚上,吃完晚饭,各自该干嘛干嘛。

苏北躺在沙发上,玩着手机,布达尼也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两个人的距离这么远,但就是没有沟通一句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