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5章初入修罗殿/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冷图和冷锋看到黄烨的动作,全都被他如此举动惊呆了。此时的冷锋,好像忘记了身上的疼痛,原本死命挣扎想要喊出口的话,也全都卡在了嗓子中怎么也无法张口。

而至于冷图,虽然作为长辈,他的年龄要比其他三人大得多。其所经历的事情,也自然要比其他三人要多许多。但是在看到黄烨如此做法,他依旧还是被深深地震撼到了。

而原本拼劲一切想要赶到的冷图,也是站在冷幽若的身后一动不动了。此时的他,看到的是黄烨眼中不顾一切的决然,还有黄烨看向冷幽若眼光中,足以融化一切的柔情。

这种柔情,让活了近百年的冷图都是深深地被震撼了。他那一颗早就苍老了的心,也在黄烨的目光中,深深地被刺动。此时的他,早已经忘记了自己要做什么,只是呆呆地站着。

大口大口的鲜血,自黄烨的口中喷了出来。几乎是在瞬间,便打红了冷幽若青色的衣衫。而冷幽若那被黄烨紧紧抱在怀中的脸颊,也是在瞬间,便沾满了黄烨的鲜血。

黄烨强忍着体内肆虐的灵力,死死地将冷幽若抱在怀中。他的双眼正在逐渐模糊,原本轻灵的双腿,也逐渐变得沉重。此时的黄烨,看上去仿佛在下一刻,就会彻底地软倒。

而原本眼睛猩红,浑身上下笼罩着煞气的冷幽若。却仿佛做了一场梦一般,梦中的自己,正在浴血奋战,想要不计一切代价,杀死那个敢于伤害自己最亲近的哥哥的凶手。

只是在忽然之间,冷幽若陷入了一个无比温暖的地方。这种温暖,让她变得无比的安心。那莫名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味道,让冷幽若沉醉其中,不想自拔。

冷幽若不知道自己想要杀死的敌人,究竟有没有被自己杀死。她也不清楚自己拼了命想要保护的哥哥,究竟是否被自己保护下来。只是此时,她好像什么都不想去想。

因为,这突兀出现地温暖的感觉,让她宁愿放弃一切,从此不再离开。渐渐的,一丝清明袭上冷幽若的脑海,刚才的一幕幕从她的眼前一一掠过。

而在她的周围,依旧是梦中那个让她无比依赖的温暖感觉。她的身体,也被这温暖的感觉,紧紧锁死在其中。只是冷幽若衣襟上传来的潮热,还有脸上温热的血液,也是那么真实。

与冷锋一样的,在恢复了清明之后的冷幽若,几乎是瞬间便感到身体一阵虚弱。原本浑身紧绷的身体,也是在此时缓缓开始变得放松。而她的眼睛,却不知何时,看向面前的黄烨。

两行清冷的泪珠,从冷幽若的眼睛中缓缓流出。而她看向黄烨的眼中,却充满了从未有过的惊惧。因为在冷幽若面前,是黄烨一张完全失去了血色,同时布满鲜血的面庞。

感受到怀中冷幽若的变化,还有围绕在她周身的,怨念极深的煞气。黄烨知道,此时的冷幽若,已经恢复了清明。虽然黄烨依旧神情注视着面前的俏脸,但他的眼睛,却早已模糊。

冷图和冷锋不知道是什么可以让黄烨如此,原本摇摇欲坠随时都会倒地的黄烨。硬是死死地抱着冷幽若,坚持站在那里如此长的时间。

只是在冷幽若的双眼恢复清明的瞬间,或者说在冷幽若的眼中流出泪水的瞬间。黄烨整个人便如同被抽空了所有的力气一般,缓缓朝后倒了下去。

而他原本紧紧抱着冷幽若的双手,也是在此时,悄然自冷幽若的身上滑落,软弱无力地垂了下去。冷幽若看着这张在自己眼前缓缓倒下的脸庞,朝着相反的方向,缓缓倒了下去。

原本那种令冷幽若感到无比温暖的感觉,缓缓消失。与之相伴的,是一股刺骨的寒意猛然袭来。那种脱离了温暖的感觉,那种让冷幽若仿佛失去了一切的感觉,让她在瞬间崩溃。

“噗通!”伴随着一声倒地的声音,冷幽若重重倒在了冰凉的地板之上。而原本站在她身后的冷图,却是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黄烨的身后,轻轻接住了他倒下的身体。

直到此时,冷锋感到一股比之前更加虚弱的感觉袭来。然后,他也与先前的二人一样,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就此陷入了昏迷。

冷图看着倒在地上的冷锋兄妹,眼中充满了无限地自责。而不知何时,在他的眼中,隐隐泛着晶莹的泪花。看着倒在自己怀中的黄烨,冷图的面上,充满了复杂的神色。

……

另一边,苏北在经过短暂的思考之后,并没有做任何掩饰的进入了城中。只是他所选择的时间,却是在傍晚时分,城门即将关闭的时候。

看着眼前熟悉的一切,这是自小便深深烙印在他记忆中的感觉。喧闹的大街上,到处充斥着或强或弱的灵力波动。偶尔有人浑身带着惊人的杀气,自街上穿行而过。

“神墟大陆的城市,好久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苏北一个人隐在苍茫的夜色中,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不由得轻声发出一声怀念的低语。

而后,苏北轻笑一声,抬起头向四周看了看,选了一个方向便迅速离去。他已经被鬼族和妖族全面通缉,虽然这里是远离魔族老巢的地方,但苏北却依旧要时刻保持警惕。

像这样大摇大摆的站在一座城市的街头,可能这次之后,苏北都很少会如此去做了。至少,等到下一次这样的时候,那个时候的苏北应该已经有了足够自保的能力。

……

一座漆黑的宫殿门前,苏北缓缓来到了这里。与冷图他们所不同的是,苏北并没有像门口之人缴纳灵石。反而掏出了一件黑色的令牌给看门的守卫,而后便直接走了进去。

“我之前并没有告诉过黄烨这修罗殿的事情,不知道他会不会因为不懂规矩而搞出什么麻烦。不过想来有冷锋他们一起,也不至于让黄烨搞出太大的问题。”

苏北走在宫殿之中,漆黑的大理石到了晚上反射出妖异的光芒。只是在这里的亮度,却如同白天一样。一点儿也没有因为外面的天黑,而有任何的变化。

在苏北的身边,自然也是有着一位侯级的修士。只不过与那跟随在冷图他们身边的侯级修士相比,此人光从外放的气息来看,就不知道要厉害多少倍。

这等气息,即便在所有的侯级修士当中,都绝对算得上是战力无双的存在。这名侯级巅峰的黑衣女修士,显然已经半只脚踏入了王级的行列。

若是被冷图他们知道苏北有如此待遇,一定会被惊地目瞪口呆。要知道修罗殿的规矩,可绝对并非会因人而异。无论你有多么深厚的背景,到了修罗殿,就全都得按他们的规矩来。

经过了一段漫长的通道,苏北如冷图他们一样,也被黑衣女子带领着,进入了一个空旷的地方。只是与冷图他们所不同的是,这个地方除了苏北再没有其他的人。

而那名与苏北同行的黑衣女子在将苏北带入这里之后,便没有丝毫停留,随即转身离开了这里。而苏北也是不慌不忙,静静地等在这黑暗的空间之中。

时间不长,自黑暗之中缓缓走出了一道同样全身包裹在黑衣之中的女子。而她身上的波动,比之先前的那名女子,不知道究竟高出多少倍。

此人,俨然是一名货真价实的王级修士。只见这名王级修士缓缓走向苏北,而后在苏北的身前站定。而她的一双眼睛,却始终在仔细打量着面前的苏北。

“你是何人?竟然可以持护法令牌来这修罗殿。”王级修士打量了苏北一会儿,随即便直视着苏北的眼睛,缓缓对着苏北开口问道。

而在这名王级修士打量苏北的同时,苏北同样也在打量着这面前的王级修士:“白爷座下弟子苏北,前来修罗殿想要查找一些情报。”

王级修士对于苏北的目光很是不满,因为在平常的时候。区区一个侯级的修士,而且还是一个刚刚踏入侯级初阶的小修士,又怎么敢如此迎着自己的目光打量自己。

只是对方持着护法令牌前来,按理来说这名王级修士必须要搞明白眼前之人的身份。不然她是绝对不可以对持有护法令牌之人,施展任何威压来辱之。

对于苏北如此年龄便成为侯级的修士,这名王级的修士一点儿也没有惊讶。身为王级的修士,见过的侯级修士又何其的多。而且可以踏足王级,足以说明此人的天赋不凡。

如此年龄踏入侯级,在王级强者看来绝对算得上不值一提。只是苏北的战力,却并非仅仅通过眼睛便能判断。所以这王级修士,也只拿苏北当作平常天赋稍好一些的修士来看罢了。

只是她原本有些不满,甚至是平淡的神色,在听到苏北自报家门之后却是猛然变色。此时在她的面上,虽然掩饰得很好,但苏北依旧还是看到了一抹吃惊。

当下,苏北也是没有丝毫避讳的,直接对着王级修士发问道:“怎么了?我想知道你吃惊是因为知道我的身份,还是听到我的名字。”

面对苏北的提问,王级修士却丝毫没有摆出王级强者该有的架子。反而一脸平常之色地注视着苏北,对于苏北看出她脸上掩饰很好的异色,王级修士却依旧十分平淡。

“两者都有吧。”王级修士缓缓开口:“我修罗殿护法白爷坐下弟子的身份,足够让任何一个第一个见到你的修罗殿主吃惊不是吗?”

苏北站在黑暗之中,面色平淡地看着面前的王级修士,却是露出一丝无奈的微笑:“坦白说,自从师傅给了我这块令牌,我也是第一次拿出来用。”苏北实话实说道。

的确,这块令牌是从小苏北的师傅便交给他的。而那个时候,他只是告诉苏北,这块令牌在面对修罗殿的时候,拿出来会有大用。

不过至于具体是什么,甚至他的师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令牌,苏北却是一概不知。而对于那个时候的苏北来说,只要师傅没有告诉他的,他也绝对不会多问。

这个是苏北自小便养成的习惯,这倒并不是因为苏北从小就懂事。相反,因为从小只有他师傅对他说话,而至于他师傅没有说的。无论苏北问什么问题,他都一概不会回答。

虽然从小就对修罗殿这个势力有一定的了解,但是苏北却也是第一次来这修罗殿。而这里所说的了解,也远远不是像冷图他们那样的了解。

苏北对修罗殿的了解,说直白一些,就算是一些寻常的超级势力,都是绝对不知道的事情。对于苏北而言,从小他师傅所告诉他的东西,尽皆是远超常人所能知晓的。

而听到苏北如此话语,王级修士却并未有丝毫的异色。对于她而言,无论在这一点上,的确没有必要对她说谎。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从苏北的脸上,她也完全看不出苏北是在说谎。

不过对此,王级修士并未有其他话语,而是接着回答苏北的问题:“而至于你的名字,我想现在整个神墟大陆稍微大一些的势力,恐怕没有一个不知晓的。”

听到王级修士的话,苏北却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色。对于这一点,他的心里早有猜测。按照妖族和鬼族的势力,是绝对有能力让整个神墟大陆都知道他苏北这个人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