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9章门主/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苏北离开修罗殿之后不久,在其一旁一座同样高大的城主府中,走出了一名气息雄浑的中年男子。这座城与冷图他们所在的一样,修罗殿都是建在城主府旁。

不光是这两座城,在整片神墟大陆上,几乎每一座城池中都是如此。那就是在每一座城池的城主府旁,都会有一座漆黑的修罗殿建筑。即便在每一郡的主城,都一样如此。

当然,除了神朝的皇城所在的城池,那是整片神墟大陆最中心的地方。严格来说那已经不能叫做一座城池,在神朝的修建和固封之下,那已经足以称得上是一座堡垒。

而此时,这名突然出现的中年男子看着苏北离去背影,嘴角不由自主地露出一抹残忍的微笑。此人正是这座城池的城主,一个侯级巅峰的修士。

而修罗殿之中,当苏北离去之后,之前接待他的那名王级修士,也是随即陷入了沉思。不只不觉间,在她的周围,悄然出现了整整九名王级的修士。

这些人随意散发出来强大的气息,每一个竟然都丝毫不若于正中间的那名王级修士。也就是说,这八名王级修士,每一个,都是拥有者王级巅峰的修为。

而此时,最早的那名王级巅峰的修士轻启朱唇,从她的嘴里,缓缓发出了声音:“血族的少主,修罗殿护法弟子,这个苏北,果然是尤其过人之处。”

而随着此人声音的响起,在她的周围,刚才出现的九名王级修士之中,有一人也是对着前者开口道:“门主,在刚才的时候,您为何要隐瞒自己的身份?”

听到此人的问题,那名女子也是露出了一丝淡淡地笑容:“没想到这次来这北漠边缘地方,竟然可以碰到这样一个意想不到的年轻人,我只是想看看,这个苏北究竟有何不凡之处。”

女子如此话语,既像是在自言自语,又仿佛在回答着之前那人提出的问题。不过对此,并没有人露出丝毫不满之色,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这个门主的习性。

“可是门主,您将交换给那苏北的方天画戟,可是之前妖族的妖帝所求之物。现在您将它给了那苏北,那妖帝那边我们怕是有些不好答复了。”八名王级修士当中的一人开口道。

听到此话,黑衣女子脸上的笑容也是渐渐收拢:“有何不好答复,就说有人出的价比他高,所以我们将此物交予其他人之手就好。至于那妖帝所拿出的功法,还回去便是。”

听到女子如此做决定,其他的人无论心中有如何想法,但是面上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这个门主一旦做了决定,怕是谁来劝都无用。

而女子仿佛知道其他人心中所想一般,继续缓缓开口对着周围九人问道:“你们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会用如此低的代价将此物交给那苏北?”

听到女子的问话,周围没有一人回答。但是显然从他们几人面上所露出的神色可以看出,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他们也确实想要知道。

“那苏北凭我修罗殿护法令牌来此,得到一些异于常人的待遇本就是应该的。何况,他还是当年的血罗刹,苏战的后人。也就是如今,血族唯一的少主。”

听到女子如此回答,一旁的一人终于忍不住再度开口问道:“可是门主,即便如此,他也不至于得到如此优待啊。要知道对于那些强大的法兵,我们从来都是需要以物换物的。”

说着,此人略作犹豫,只是最终还是仗着胆子继续说道:“更何况,那柄方天画戟,在法兵中都属于绝对的极品。即便是以灵液购买,也至少可以卖到两万方灵液了。”

对于此人的提问,女子也并不恼,而是依旧淡淡地开口:“说实话,之前他的表现,倒是真的让我觉得有些惊异了。你们就当,是我想要与此子结一个善缘好了。”

听到女子的话,周围九名王级修士,面上莫不有些吃惊的神色。对于他们这门主的习性,这几人可谓十分清楚。即便在同阶之中,能让她看得上眼的,也绝对不会超过一指之数。

更何况苏北才不过一个刚刚踏入侯级的修士,即便如今他的名头在神墟大陆上十分响亮。但那也仅仅只是因为鬼族和妖族的捉拿,不然的话,单凭他恐怕还真不会被任何人放在眼中。

而对于自家这个一向以眼高于顶,又对什么事都莫不关心的门主。她竟然能够对一个小小的侯级修士做出如此凭借,若是说出去,恐怕足够让修罗殿中那些老家伙都吃惊了。

九名王级的修士,全都恭敬地站立在女子的身侧,此时他们是真的没有什么问题了。对于他们这门主怪异的性情,他们这些人早都习以为常了。

只是这九人心中还在暗自思索着什么,忽然那站立在中间若有所思的女子眼神一冷。随即一股惊天的气息自她的身上猛然散发,那等气息,即便是比当初的麒麟皇,都只强不弱。

若是苏北在这里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女子此时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哪里还是什么王级的修士,这分明就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皇级强者。

而在她散发出强大气息的同时,她的声音也变得无比地冰冷起来:“哼!好一个妖族,竟然敢将眼线布于我修罗殿门前,真是打得好算盘。”

原本感受到女子的爆发都有些吃惊的九名王级修士,听到女子如此话语,脸上尽皆露出不解之色:“门主,属下没有明白您究竟是什么意思。”

听到手下如此问话,女子却是冷哼一声,随即道:“这妖族与鬼族早算到苏北一定会上修罗殿来获取一些情报以及其所需物品,竟然早早就派人将我修罗殿大门监视了起来。”

一边说着,女子的脸上早已经布满了寒霜:“刚才在苏北离去的时候,我感应到了外面有妖族特有的传讯波动。想来此时那苏北的行踪,妖族已然知晓了。”

听到女子如此话语,大厅之中其余九人,面上的神色全都有些不解:“可是门主,妖族这样虽算是利用了我修罗殿,但却丝毫没有违反我们的规矩啊。”

女子听到手下的话,顿时有些不满地皱起了眉头:“是没有坏我们的规矩,但是我修罗殿开门做生意,保证的就是给客人绝对安全和隐秘的信誉。”

“若是这次让妖族如此做,那么下一次再有得罪了大势力的人,哪还敢再来我修罗殿于我们交易。这看似没有坏我们的规矩,但是他们的做法已经实在毁我们的信誉。”

那九名王级的修士听到女子如此解释,顿时不知道究竟该说什么好。同时几人也都在心中腹诽:您早又不是不知道妖族在我修罗殿门前布下眼线,为什么现在才发作。

您要是真想护这苏北就直说,在场的都是您的亲信手下,又怎么会不听你的命令。一边这么想着,几人一边相互对视了起来,皆是看明白了对方眼中的无奈之色。

当即便有一人站出来对着女子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出去将此人解决。同时也算是警告妖族和鬼族,让他们的触手别伸得太长。”

听到手下有人这么说,女子当即便没有丝毫废话地点了点头:“这也正是我想的,既然你明白我的心思,那就大胆去做吧。我修罗殿,可绝对不允许有人挑衅我们的威严。”

说着女子的脸上再次露出一丝怒容:“同时,传我命令,告诉所有修罗殿分殿。对于所有敢上修罗殿门前监视之人,无论其属于何方势力,一律给我用最快的速度清除掉。”

说着,女子转过头来,看着自己周围这九名王级的修士:“做完这些之后便宣告外界,今后我修罗殿再多一条规矩。就是无论是谁,都不允许来我修罗殿门口进行监视之事。”

说完这些,女子便不再多语,转身走入了黑暗之中。只留下九名王级的修士面面相觑,自家这个门主这一次实在是有些太过怪异。要知道,她平时可从未管过修罗殿的任何事务。

“我们门主这次究竟是怎么了,我怎么感觉她对这个苏北实在是有些太过看重。”女子走后,其中一名王级修士对着其他几人开口说道。

“你以为光你看出来了,我们几个都看出来了好吗?说来也怪,我们门主这是有多久没有发过如此大的脾气了。这一次,看来妖族是真的撞在了枪口上了。”另有人回答道。

“谁说不是呢,要知道我们门主发起飙来,可是谁的面子都不会给的。多少年了,能惹得我们门主亲自下令,恐怕那些超级势力们都又快坐不住了。”

……

这九名王级修士之间关系似乎都十分不错,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在这里讨论了起来。而至于之前那名主动请缨要去收拾妖族的探子之人,此时已经转身去做事了。

漆黑的空间里,黑衣女子独自一人坐在这里。此时的她依旧在暗自生着闷气:“什么垃圾神朝,连手下的城主都出现了妖族的人,这个神主究竟是怎么当的。”

女子满脸怒容地自言自语道,而自她身上散发的气息,恐怕让任何一名王级修士都绝对会感到惊惧。之前的九人,也是因为早已习惯了,所以对此也算有些抗性了。

作为一名皇者,之前修罗殿外所发生的事情,又怎么会逃过她的感知。而她也是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对方的身份,作为一城的城主,竟然在为妖族做事。

这也难怪她要在这里吐槽神朝,这神墟大陆上的每一座城池,尽皆是由神朝管理。所不同的是因为神墟大陆实在太过巨大,所以神朝将其分成九九八十一个郡。

每一郡都会派一名王侯来管理,而这些王侯所属领地之内的城池,则都由这些王侯来管理。谁又能想到,堂堂一座城池的城主,竟然回事妖族之人。

所以当她清楚地洞悉了一切,顿时将对妖族的不满尽皆转移向了神朝。而作为神朝的神主讶风,自然而然地变成了第一打击对象。

可怜的讶风此时正坐在神朝之中,却不知道自己无缘无故就将一名皇者给惹得不爽了。若是讶风知道这一切,估计他绝对会哭晕在皇朝之中。

……

而此时,作为这件事情的当事人苏北。已经远远离开了之前的那座城池,朝着此行最后的一座传送阵急掠而去。

穿过这座传送阵,苏北就已经抵达北漠的边缘区域了。而接下来的路,则需要苏北自己前行。因为之后的路段,是不会再有传送阵可以供苏北使用了。

至于血族所在的龙门关,是北漠之中人类所能探查到的最深的地方。那是一座巨大的城镇,在城镇之外,横贯着一条无比巨大的深渊。

而龙门关则是依靠深渊而建,至于深渊那边的北漠深处,从来都没有人可以活着进去。因为在那巨大的深渊上空,不知是什么原因,拥有着绝对禁空的禁制。

即便是皇级强者,在那龙门关之后的深远之上,也是绝对无法飞行。而想要进入北漠的深处,只能依靠步行先进入深渊。然后从深渊的另一端爬上来,才能真正进入北漠深处。

可是自古至今,不知道有多少想要寻求机缘者进入深渊。只是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可以爬上深渊对面的地方。甚至但凡进入深渊的人,从来就没有人活着回来过。

所以在很多修士看来,这龙门关之后,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北漠。与其他三方的绝地相同,都是修士踏入就只有九死一生的地方。

而苏北想要从最近的传送阵行至龙门关,这一路上可谓是危险重重。但是此时的他已没有了别的选择,必须穿越这北漠的外围,才能寻到血族所在。所以,苏北毫不犹豫地上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