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0章修罗殿相助/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罪恶之洲是横贯在北漠最边缘的一片绿洲,这里也是人类建造在北漠之外的最后一座城镇。绿洲中心处的地下水,将周围方圆十里之内的地方营造的生机盎然。

而这里则长期生活着被神朝放逐在边境的人们,这些人中有罪大恶极之辈,因触犯了神朝的铁律而被神朝抓起来。只是他们大多战力无双,即便是神朝也舍不得将如此人物抹杀。

于是他们也算是得到神朝的特赦,将他们放逐在这偏远荒凉之地。没有神朝的命令,任何有罪在身的人都不得离开这片绿洲半步。但是在这绿洲之中,他们却又都是自由的。

而还有些长期生活在这里的人,本身并非是罪孽深重之辈。只因他们得罪了神朝之中某个重要大臣,或者得罪了一方权势滔天的王侯。所以同样被放逐在此,不得离开这里。

而这也是罪恶之洲名字的由来,因为长期生活在这里的,大都是些有罪在身的修士。可以说,这罪恶之洲就仿若是一座监牢一般,收押着大量被神朝放逐的犯人。

但是对于这些罪犯,神朝却并没有派出太多的力量来进行看管。可以说,自愿接受神朝的放逐,走进这里之人,无不都是贪生怕死,无比惜命之人。

每一个被神朝放逐在此的犯人,他们也并不是需要永远被限制在此处。只要他们愿意背上神朝为他们打上的烙印,那在这里待够一定的时间,他们终有一天可以再度恢复自由之身。

被打上烙印就如同带上了神朝所给予的枷锁,即便身在天涯海角,只要神朝一个念头,他们就会立即被烙印反噬而死。这种无比苛责的烙印,即便是皇者,也没有办法解开。

所以那些为了为了活命,心甘情愿被神朝打上烙印之人,他们是绝对不会用自己的生命去犯险,贸然离开这里。因为只要他们踏出罪恶之洲的范围,神朝便会在第一时间知晓。

所以这罪恶之洲,说是一座无人看守的铜铁牢笼也丝毫不为过了。不过这里可并非只有那些罪人,除了他们之外,每天还有来自各地想要进入北漠寻求机缘之人。

他们之中的大多数,都会选择在这罪恶之洲暂作歇脚。待得准备妥当,然后便起身进入北漠之中。而这里,也有着进入北漠之前最后的一座小型传送阵。

与另外三处绝地所不同的是,进入北漠之中死亡率虽然也极大。不过比起东海、西荒还有南山这三大死亡绝地,北漠则显得要温柔得多了。

这一天,罪恶之洲的小型传送阵散发出一阵剧烈的波动,伴随着一道刺目的光芒。一个长发披肩,脸上还有着一丝稚嫩之色的年轻人出现在这里。

他略显稚嫩的脸上,却有着一双如迟暮之人一般,仿佛看穿了人生百态的眸子。挺拔的身躯仿若一根隐藏着锋利的长枪,隐隐间散发着冲天的锐气。

此人正是苏北,如今已经十六岁的他,虽然在过去的世界中已经可以算作成年人了。但是在这神墟大陆,动辄碰到的就是活了上百年的修士,苏北的年龄却依旧显得还很小。

不过若是外人因为他的年龄就小瞧他,那么恐怕这年轻的身躯,会在瞬间化作嗜血的战神一般,让对方付出极其惨烈的代价。

自从上次离开修罗殿之后,苏北莫名其妙地开始碰到许多前来拦截他的妖族和鬼族之人。苏北不清楚自己究竟是哪里露出破绽,让妖族和鬼族锁定了他的行踪。

但是既然碰到了,那么无需多说,双方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好说的。无论对于苏北来说,还是对于妖族和鬼族,此时的双方之间绝对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局面。

所以在面对一波又一波的追兵,苏北也是丝毫没有手软。每一次都瞬间爆发出强大的力量,以摧枯拉朽之势将对方前来拦截自己的人尽数杀死。

而为了害怕被妖族和鬼族察觉到自己的意图,从而顺着自己摸到血族的藏匿之处。苏北也不得不调转方向,暂时没有向北漠进发,而是带着身后的追兵开始绕起了圈子。

最远的一次,苏北借助一座主城之中的大型传送阵,直接传送到了神墟大陆的另一处绝地之外。在东海之滨,苏北又是数次遭遇妖族和鬼族的拦截。

既然苏北的行踪已经暴露,妖族和鬼族就绝对不会再让他轻易逃脱。他们咬得死死的,无论苏北传送到哪里,他们总是可以精准地判断出苏北的位置,然后进行追杀。

而这一场追杀,最终结束于一位王级强者的出现。当时苏北在东海之滨,杀死了前来堵截他的四名侯级修士,以及他们所带来的二十几名高阶古武者。

而正当苏北从这批死去的鬼族人马身上,一一收起他们的储物灵宝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股惊天的波动在不远的地方爆发开来,始一出现便彻底锁定了苏北的位置。

对方可以说丝毫没有给苏北任何隐匿自身气息的时间,一切都是早就准备得万无一失的绝杀。而苏北也在感应到这股气机的第一时间,就判断出对方来的一定是一名王者。

此时苏北已经避无可避,对于王级修士的手段,苏北可谓是十分清楚。凭借苏北还只是侯级初阶修士的修为,想要在王级修士的锁定下逃脱,那无异于痴人说梦。

所以当时的苏北,并没有在第一时间逃脱。虽然凭借速度,苏北有着绝对的能力可以让王级修士短时间内无法追上他,但是苏北却并没有做出如此选择。

因为那样只会平白消耗他的灵力,王级修士即便追不上苏北。但是凭借气机的锁定,苏北也绝对没有逃脱的可能。与王级修士拼消耗,苏北可还没有自信到那种程度。

一旦苏北的灵力消耗殆尽,那么等待他的,就只有王级高手无情地镇杀。而那个时候,苏北就真的连一点反击的能力都没有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将自己杀死。

所以苏北也是在瞬间做出了至少看起来最为有效的决定,那就是用最快的速度恢复之前一战消耗的灵力。而他本身,却是就那么站在原地,等着王级修士靠近。

当那名锁定了苏北的王级修士到来的时候,看到苏北竟然没有跑,而是静静地站在此处等着自己的到来。一时间竟然不知道是该夸苏北有胆魄,还是该说苏北实在不自量力。

虽然王级修士心中也清楚,苏北就是在发现自己之后第一时间选择逃跑,也是绝对无法逃脱自己的追杀。可是当看到苏北就那么等着他到来,实在让王级修士心中有些不爽。

当下那名王级修士也是暗自决定,一定要迅速将这个血族的小辈镇压,让他知道王者的力量绝非他一个小小的侯级修士所能想象的。而与之相同的,苏北亦做好了拼死一战的准备。

不过就在王级修士准备对苏北动手的时候,情况却忽然发生了转变。在苏北的身旁,突兀出现了一名同样散发着强大波动的王者。

而此人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竟然比之前那名王级修士更加雄浑。他的出现,顿时打断了对面王级修士的出手。不仅如此,在他出现的瞬间,苏北明显可以看到对方眼中的忌惮。

此人始一出现便开口对着追杀苏北的王级修士出声道:“奉修罗殿九长老之命,我要带这个小家伙走。”说完,他便是一拉苏北就要带着苏北离开。

听到此人如此开口,苏北顿时明白是修罗殿要出手庇护他。只是上次修罗殿不是说过,除了在修罗殿之中会给他一些优待,除此之外不会给予他任何帮助。

想到这里,苏北不禁暗暗思索起来:难道是修罗殿看在师傅的面上要出手相助,或者是师傅知道我现在的处境,暗中调遣力量想要帮我?

而正在苏北暗自思索之时,之前追杀苏北的鬼族王者也终于有些急了:“者王,你们修罗殿一向不参与任何势力的争斗,为什么这次九长老要出面处处护着这个小子。”

听到对方开口,者王则是顿时冷笑一声:“并非我九长老要庇护这小家伙,原因我想之前我修罗殿已经说道够清楚了。而现在,我就是奉九长老之命,要帮他摆脱一次危机。”

听到者王开口,妖族的王级修士则是再次出声:“可是修罗殿不是已经肃清了我妖族和鬼族的探子,我二族对此可是没有丝毫追究,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我好像没必要对你解释太多吧,总之我现在只是奉九长老之命办事罢了。”者王见到对方依旧纠缠不清,顿时似乎有些恼怒般微微皱起了眉头。

“九长老命我出来时曾吩咐过我,无论是谁,胆敢阻挡我行事便是与我修罗殿为敌。”说着,者王看向妖族王者:“你现在阻拦我,是代表着你们妖族,还是仅仅代表你自己。”

这么说着,者王已经放开了原本拉着苏北的手,而他的身上也在瞬间释放出强大的气息。见到这一幕,那妖族的王级修士顿时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了起来。

他知道,九长老是修罗殿最疯狂的一个女人。只要惹得她不高兴,别说他只是一个小小的王级修士,就是族中的麒麟皇来,恐怕那九长老也是会毫无顾忌的出手。

那九长老的爆脾气,可绝对是在整个神墟大陆都出了名的。甚至连那些皇级的强者,有的见了那九长老都是要绕着走。没有一定的必要,没有人愿意去招惹这个疯女人。

而九长老是狠茬子,她手下的九大王者也都各个不凡。这九大王者分别是临王、兵王、斗王、者王、皆王、阵王、列王、在王、前王九人。

此时在自己面前的,正是九大王者中精通空间一道的者王。他的脾性虽然与九长老不同,但是他的冷淡与对一切事情的漠然,同样是极其出名的不近人情。

除了九长老的命令,据说就是修罗殿其他的高层人物,这者王也是同样不卖面子。而此时看这者王的样子,很明显只要一言不合,便有着出手的可能。

而这九大王级修士,各个都是王级巅峰的猛人。妖族的王级修士默默衡量了一下双方之间的差距,若是动起手来,恐怕以者王的实力都可以在瞬间秒杀自己了。

而此时者王问出如此问题,妖族的王级修士又怎么敢说是代表自己。面对者王他都已经显出巨大的无力感,何况面对他身后那脾气火爆的九长老了。

可若是他敢说代表这妖族,那么恐怕者王回去之后。那九长老便会直接带人杀上妖族了,按照她的脾气,妖族王者相信她绝对敢做出如此事情。

现在的妖族即便和鬼族联手,面对一个血族都十分头疼。若是再与修罗殿对上,那么恐怕到时候就真的会吃力了。想到这里,妖族王者虽然不甘,但也只能暂时服软。

“既然是九长老的命令,那我妖族自然是要卖这个面子。不过就是不知道,九长老这次要保这苏北到什么时候。”妖族王者不得不退而求出想要探探者王的口风。

“相信我们与血族的关系九长老也知晓,这次是我们有错在先,所以我妖族也认了。只是若是下次这苏北再被我们捉住,不知道……”

不等妖族王者说完,者王便打断了他的话:“放心吧,九长老只说要护这苏北一次以做补偿,今日过后,我修罗殿也不会再干预你们妖族与鬼族任何事情。”

者王也知道,既然对方已经让步,那自己一再的强硬也实在太不给妖族面子。所以听到对方的问题,者王也是实话相告。解释完之后,者王便再不犹豫,带着苏北瞬间消失在远处。

妖族的王者看着原本到手的苏北就这么被者王带着离去,双眼之中满是不甘。不过再给他十个胆子,怕是也不敢上前再阻拦者王行事。因为那代价,无论他还是妖族,都承受不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