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1章疯婆子/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苏北则是感觉者王拉住了自己,然后自己的眼前一黑。下一刻当苏北再次睁开双眼,他们已经完全离开了之前的地方。而至于那妖族的王级修士,则没有再跟来。

苏北也感觉到,妖族那王级修士落在自己身上的锁定,几乎是在一瞬间便消失了。至于原本他们还在东海之滨,而现在,苏北也已经不知道自己被带到了哪里。

直到这时者王才第一次对着苏北开口:“好了,我们现在已经远离刚才的海滨了,那妖族的王级修士现在已经彻底无法感应你的气息。”

听到者王的声音,苏北这才从震惊中醒来,开口对着一旁的者王表示感谢。对此者王倒是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告诉了苏北最近一段时间了来发生的一切。

而听了者王的讲述,苏北这才明白为什么修罗殿会派人来保护自己。原来自从当日苏北离去之后,修罗殿便开始有所动作,首先便是拔出了所有隐在修罗殿之外的所有势力眼线。

其中当然是以妖族和鬼族之人居多,毕竟几乎在每一座修罗殿分殿之外,妖族和鬼族都安插有眼线。而目的,则是为了守株待兔,找寻苏北的踪迹。

至于血魔苏霸,一个皇级修士想要隐藏自身的气机,躲避其他人的查询。除了同阶的皇者亲临,恐怕就是从其他人的眼前走过别人也休想感应到。

苏北原本也不至于这么容易便被妖族的眼线所发现,一切都只是因为他大意所致。上一次在进入修罗殿的时候,竟然没有丝毫的掩饰,就那么大摇大摆便走了进去。

若是苏北隐匿自己的气机,然后再略作掩饰,想来也不会那么一瞬间便被妖族和鬼族的探子发现。自此苏北才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行踪会如此快的暴露。

当然在修罗殿所清除的探子之中,也有其他势力派来的。而他们所进行的,几乎全部都是和妖族还有鬼族一样的目的,同样都是想在这里等到己方势力想要找到的人。

不过在一座主城的修罗殿行动的时候,竟然意外发现了一名王朝的王侯。考虑到这其中牵扯巨大,所以修罗殿之人并没有如其他人一般将此人杀死,而是捉住带了回去。

毕竟无论谁都知晓,在神朝身后,隐藏了一个巨无霸一般的神族。在这神墟大陆之上,恐怕还没有哪个人或者势力可以将这神族无视。

所以对于那名被捉住的王侯,修罗殿也是以最快的速度通知了九长老。毕竟这个命令是九长老传下的,其中有什么问题自然是要上禀之后等她定夺。

不过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在九长老得到手下禀报,告知捉到了一个神朝的王侯之时。九长老并没有因为其身份特殊而有所迟疑,十分果断地下令将其直接杀死。

对于九长老如此杀伐果断的决定,修罗殿之人也是没有任何迟疑。在得到命令的当天便将那名神朝的王侯直接杀死,而修罗殿从上至下,并没有任何人站出来对此进行解释。

这一下,几乎神墟大陆上过半的超级势力,都是在修罗殿如此迅捷地杀伐之下所有损失。不过与妖族和鬼族相比,其他势力的损失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至于神朝的那名被捉住的王侯,也算是这一次除妖族和鬼族之外,唯一的一名超级势力之中的王级修士。对此神朝之中自然不能无视,很快便有了动作,要向修罗殿要一个解释。

至此,修罗殿九长老这才亲自开口放出消息。定下了修罗殿又一绝对不允许被触碰的规则,那就是今后无论哪一方势力,都不得派人盯住修罗殿任意一座分殿。

“触犯规则者——杀!”当九长老这句话被修罗殿中人传出,几乎在第一时间,所有的超级势力便噤声下来。对于修罗殿这位九长老,可以说无论任何一个势力都不愿轻易招惹。

她的这凶名,可绝对是没有任何水分,是真真实实在神墟大陆之上杀出来的。而对于她那常人难以琢磨的脾性,也是让很多同为皇级的强者头疼不已。

这九长老可以算是主管修罗殿对外的一切事务,但是尽管这么说,都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她都没有真正管理过修罗殿中的各种事务了。

即便是那些超级势力,在与修罗殿接触的时候,都是九长老派出门下九名王者去。至于她本人,按照她手下九名王者的说法,就是懒得去管这些乱七八糟的烂事情。

不过对此,那些超级大势力却是没有丝毫抱怨。他们巴不得永远都可以不跟她接触。虽然她手下九大王者也同样一个比一个脾气怪,但是与九长老比起来,可不知道要好上多少了。

这九长老上一次出手,还是因为一个超级势力的皇者将其手下的斗王打伤。而原因只是因为其在与斗王接触时,斗王的脾性太过高傲,因为让这名皇者生怒所以才出手教训一番。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名皇者忌惮斗王身后的九长老,所以只是将其教训了一番,却并没有伤其性命。但是对于九长老而言,这就已经是绝对不能忍受的事情了。

于是随后九长老便带领手下九名王者直接杀上了这个超级势力,在对方已经展出出些许底蕴的情况下,依旧将那名打伤斗王的皇者险些打废。

对此九长老只是在临走之前,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不杀你是因为你没有杀我手下。既然你看不惯我的手下教训了他,那我自然可以看不惯你来教训你。”

之后九长老便带着九名王者转身离去,而那名悲惨的皇级强者。拖着残破的身躯前去闭关,直至百年之后才恢复出关。

从此九长老的凶名就更加大盛,而她也因此被外界冠以一个疯婆子的名号。不过这名号,也就只有那些与九长老一样,身为皇者的几人才敢叫。

事实上,当那些超级势力得知这一次修罗殿的动作是九长老下令执行时,便已经打消了想要再讨个说法的想法。毕竟他们所损失的,只不过是一些作为眼线的小角色罢了。

损失这几个力量,对于那些超级势力而言甚至算不上什么问题。而先前他们有所行动与声音,只不过因为此次修罗殿动作太大,搞得各方皆知。身在其中,他们的面子过不去罢了。

这九长老的声音刚一出来,他们便直接不去再讨所谓的面子了。要知道这众多势力当中,恐怕还没几个人会为了自己的面子而去惹九长老那个疯婆子。

即便是丢了面子,这次也是如此多的势力一起丢面子。如此一来,这丢失的一点面子,对于这些超级势力而言反而算不得什么了。

而且虽然九长老并没有给出任何解释,但是对于修罗殿下面的那些人。其他各方势力却总有办法从他们那里了解一些情况,于是苏北的名字也就再次不胫而走。

几乎用了仅仅不到一天的时间,各大势力都是知晓了这件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九长老巡视到一处分殿,遇到了因为进入修罗殿而暴露行踪的苏北。

也不知道九长老当时究竟是怎么想的,反正这件事惹得九长老十分不满。而不满的原因,就是那名守在修罗殿之外的妖族之人,也是当时那座分殿所在城池的城主行事嚣张。

至于究竟如何嚣张,其他的势力却并不知晓。总之最后事情的结果,就是九长老直接下令,立下了修罗殿的一条新的规矩,然后修罗殿才有了后来的动作。

如此一来,在这整件事情当中,最丢脸的当然要属妖族和鬼族了。因为也不知道他们的人究竟做了什么,惹了九长老。结果最后还牵扯出一条新的规矩,而损失也是他们最大。

九长老立下这条规矩,其实于其他势力的利益并无冲突。所以对于九长老如此张扬霸道的行事,也没有人去多说什么。反正对于她这古怪脾气,其他人也早已见怪不怪了。

而在这件事情当中,除了妖族和鬼族,神朝也同样十分不好受。不仅损失了一名王级的修士,而且竟然被传出一座城池的城主,竟然是妖族之人,这让神朝脸上十分难看。

当然与其他所有超级势力一样的,神朝对于这件事也自然选择了不了了之。面对那疯狂的九长老,即便是有神族在背后,神朝显然也不愿过多地招惹。

而除此之外,神朝也同样做出了一系列大的动作。首先,就是那名城主所属的王侯被神朝免去封号。其次神朝更是全面行动起来,对手下王侯进行了大规模地排查。

而那些隶属神朝的王侯,自然没有一个被查出有其他势力之人。不过那些王侯也同样没有闲着,而是再次展开了大规模的打击严查,对手下各个城主进行严查。

此时,在这一系列行动之中,原本应该满是怒气的讶风,却是悠然坐在自己的寝宫之中。而此时他的面上,更是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对于神朝的这些动作,自然是讶风下令做出来的。但其实真正的讶风,却远没有外界所猜的那样生怒。相反,对于这件事情,讶风却仿佛丝毫不在意修罗殿的无礼。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之前传出修罗殿这一切动作,全都是因为苏北的原因。讶风对于苏北自然是熟悉得很,能让自己的女儿回来之后茶不思饭不想念着的人,讶风又怎么会忘。

而既然修罗殿做出如此举动是为了苏北,讶风自然没有再对修罗殿不满的道理。在讶风看来别说是损失一个王者,就是再多损失几个,讶风也绝对不会对修罗殿动手。

而这原因却并不是因为讶风对修罗殿有所忌惮,毕竟他这神朝,从某种角度上来讲代表着神族。神朝颜面无光,神族自然也跟着不会太舒服。

若是讶风执意要因此与九长老为敌让她做出个交代,那么神族也一定会派人出面的。而现在讶风选择息事宁人,神族自然不好多说什么。这一切的原因,只因为修罗殿帮了苏北。

讶风可不去管修罗殿这样做的目的,或者说讶风也懒得去想九长老如此做的目的。对于修罗殿传出的这些说辞,讶风一直持着怀疑的态度。

不过无论怎样,修罗殿或者说九长老这次算是帮了苏北。那么讶风也自然不会与修罗殿为难,除非他想回家被讶风揪着耳朵天天数落。

另一边,者王将这一切告诉苏北之后,便带着苏北再度挪移,进入一座主城之中。而后更是将苏北亲自送上主城中的大型传送者,待得苏北离开后,他又抹除了这次传送的痕迹。

者王可是精通空间一道的顶级王者,他有着绝对的自信。凡是经他的手抹除了空间传送的痕迹,只要不是精通空间的皇者,其他的皇者来都无法再查探到丝毫痕迹。

做完这一切,者王也算是完成了九长老交给自己的命令。原本冷冰冰的他,脸上也是露出一抹古怪的神色。不过随即他也没有多留,站上传送阵同样离开了这里。

而苏北为了以防万一,在者王将自己送上传送阵后。虽然一再保证绝对不会再被任何人查探到,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苏北还是选择了大陆的南方传送而去。

虽然每次使用大型传送阵进行长途传送,所消耗的灵液都绝对会让苏北感到肉疼。但是为了自身的安全起见,同时也为了血族不会暴露,苏北只能忍痛如此。

而传送到这里之后,苏北并没有急着再次传送。而是迅速离开了这里,隐在了苍茫的夜色当中。苏北准备在这片区域停留两个月的时间,直到可以确定并没有追兵才可以。

而者王离去前表情怪异的原因,正是因为苏北传送的这个地方,距离南山已经不是很远了。苏北传送到这里,者王难免会想起苏霸和苏战当年的传奇。

“也不知道苏北究竟会不会如血魔与血罗刹一般,进入这南山十万大山之中。”这是者王在知晓苏北传送的地方之后,脑海中的第一想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