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6章风波/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老七的这一举动,无疑让与他们坐在一起的其余几人面色都大惊。其中大胡子和另一个一身红衣的女性修士,更是直接对老七开口劝阻了起来。

那红衣女子先道:“老七,你这是要做什么。难不成你要对大哥动手不成,快将你的气息都给我收起来。”红衣女子此时也站起身来,对着老七一脸怒容地开口说道。

听到红衣女子开口,大胡子也是紧接着对老七道:“老七,你五姐在与你说话。听到了没有,还不赶快将气息收敛回去。”大胡子紧紧拉着老七的胳膊,也同样严厉地道。

听到红衣女子和大胡子相继开口,老七也终于是缓缓收敛了自身的气息。只不过他却并没有就此坐下,而是对着坐在黑衣女子身边的刀疤脸开口问道。

“大哥,为什么你总是护着这个贱人。六哥平日里对我们大家都不错,大哥的命令,六哥也从来都是第一个执行的。现在她这么说六哥,难道大哥你就如此放任不管?”

见到老七终于收敛了气息,红衣女子面上也是缓缓松了一下。而老七身边的大胡子和矮子,两人也都明显松了一口气。很明显,这三人与这老七,关系是比较近的。

因为他们这些人都明白刀疤脸的实力,别说是老七,就是他们其他几人一起出手,恐怕都难以奈何得了他。刀疤脸能坐上老大的位子,本身自然也是有着绝对的实力。

对于这一点,苏北的感应丝毫没有出错。那刀疤脸,也就是这一行人中的老大,其已经是一名王级中阶的修士。而在苏北看来,那老七不过才是王级初阶的修士而已。

两者之间在修为上,本来就是有着绝对的差距。而苏北所感应到危险的气息,却并不是因为刀疤脸的修为。在苏北的感应中,刀疤脸一定修习有一门十分阴寒恶毒的功法。

能够修习有功法在身的修士,本身就要比那些未曾修炼过功法的修士要强。在同阶之中,哪怕修习过最低级功法的修士,都要绝对强过一名未曾修习过功法的修士。

除非另一人修习了高阶的武技,至少想要与最低级功法相媲美的武技,最低都要是高阶的武技。而且这武技在高阶之中,都属于排在前列的那种。

而大胡子的身上,正是因为修习了功法的原因,这才然苏北生出些许心惊的感觉。而且苏北凭借自己对这气息的感应,还十分确定他所修习的功法,绝对是十分邪恶的。

因为血族天生对煞气敏感,对于煞气的研究和运用。这整片神墟大陆之上,恐怕都没有人敢说可以和血族相媲美。因为血族对于煞气的敏感,那全都是天生的。

而苏北在那刀疤脸的身上,隐隐感应到一种惊人的煞气。可是在刀疤脸的体内,苏北却并没有感应到有浓郁的煞气存在。

也就是说,刀疤脸自身并未曾携带太多惊人的煞气。在苏北的感应之中,这股煞气不同于自己身上的煞气。而是有一种阴寒、邪恶的气息在其中。

能达到如此效果的,除了一门邪恶的功法之外,苏北再想不到其他的东西。因为即便是最顶级的武技,也绝对无法让修习之人本身的气息有太大的改变。

毕竟武技只是对于灵力的应用之法,可绝对没有那个能力去改变一个人自身的气息。而功法则不同,功法是通过改变灵力的运行来达到对自身增幅的目的。

而功法本身则是带有各种属性的,就比如有些功法是火属性,那么此人的灵力运转,就隐隐会散发出一股火热的波动。

而有人修习的功法是水属性,那此人灵力的运转,就会自然而然地透出一股如水的气息。刀疤脸身上的气息显得格外的阴暗与邪恶,所以苏北才断定他一定修习了一门邪恶的功法。

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对那黑衣女子厌恶的感觉,虽然那是因为苏北的心智受到了干扰。但是清醒过后,苏北却对黑衣女子实在欠缺好感。

不说苏北对黑一女子的第一感觉,单就是她无形之间对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人都出手,苏北就觉得无论怎么看,都看这个黑一女子不爽。

而这刀疤脸又为黑衣女子出头,所以连带着,让苏北对他的感官自然也差了许多。加上他本身所携带阴寒的气息,更是加重了苏北对其的厌恶。

不过厌恶归厌恶,至少表面上,苏北并没有表露出内心的丝毫想法。在外行走江湖,这一点隐藏自己内心真实想法的本事,苏北还是绝对有的。

而不说这个,但是人家对面光王级修士就有足足八人。随便一人前来,都可以瞬间将苏北秒杀。就是苏北再傻,也绝对不会对其中任何人露出厌恶的神色的。

而那刀疤脸听到老七对他的质问,自从进入客栈以来,脸上也是第一次露出些许笑容:“老七,我知道你与老六关系亲近。这次老三如此说话,也的确有些过了。”

说着,刀疤脸转头看向自己身边的黑衣女子:“老三,你说话一向都这么不经大脑,早说了让你改一改这毛病,你一直不当回事。这次你如此说老六,就连大哥我也有些不喜了。”

一边说着,刀疤脸抬头扫视过面前的其他几人:“至于老七,我也明白是护着老六心切,所以他今天如此冲动行事,我也完全可以理解。”

说着,刀疤脸看向身边的黑衣女子:“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对于这件事情,我做的决定就是老三你要开口对老七道歉。至于老七如此冲动行事,我也就不再追究了。”

说着刀疤脸看向老七,似是在询问他的意思。但是之前刀疤脸说的话,又完全是一副已经确定要如此的口气。在苏北看来,这个刀疤脸还真是够虚伪的。

听了刀疤脸如此说,之前那红衣女子也是急忙开口:“大哥已经做出了决定,那我们这些弟弟妹妹自然不会再多说什么。”

一边说着,一边也抬头看向老七。同时她的俏脸上也是出现一丝怒容:“老七,还不快谢大哥。无论怎么说,你今天顶撞大哥都是你的不对。”

红衣女子说完,老七身旁的大胡子也是紧接着开口:“是啊老七,你五姐说得没错,还不快向大哥道歉。”大胡子说话的时候,将整个脑袋都转过来看向老七。

所以这样一来,在他身后的其他人就无法看到他的表情了。而就在大胡子说话的时候,他也一直在不断地对着老七眨着眼睛,那意思分明在劝老七听自己的话。

此时的老七一张脸涨得通红,他的这条命,是他的六哥救回来的。所以对于他的六哥,老七一向是绝对的尊敬。即便是他如今不在了,老七也绝对不允许别人说什么不好听的话。

但是如今面对这样的情势,刀疤脸摆明了要保那黑衣女子。老七也明白,即便有红衣女子和大胡子站在自己一边,也绝对无法从刀疤脸的保护下伤得了黑衣女子。

况且若是他真的对黑衣女子动手,那么到时候恐怕刀疤脸就不会是这种态度了。他清楚地知道,之前自己对刀疤脸不敬。按照刀疤脸的性格,恐怕已经对他不满了。

若是自己再执意闹下去,恐怕到时候就不光是自己会有危险。就连向着他的红衣女子和大胡子,恐怕都会因此而遭到什么不测。

想到这里,老七虽然心中依旧不忿,但是却也不敢再继续闹下去了。当下老七便是对着刀疤脸拱手说道:“大哥,六哥才走,我心中始终难以接受,方才我也是有些激动了。”

说着老七端起面前的酒:“这碗酒,我敬大哥,若是弟弟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还希望大哥可以多担待。”说着老七端起酒,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

之后老七便坐了下来,看也没去看那坐在刀疤脸一边的黑衣女子。显然,对于刀疤脸所说的道歉,老七根本都懒得去听。

而刀疤脸听到老七的话,脸上也顿时露出一丝笑容:“不碍事的老七,我们兄弟一起出生入死,我这个做大哥的哪会跟你计较这些。”

说着,刀疤脸也端起眼前的酒一饮而尽。之后便再次转向旁边的黑衣女子:“老三,怎么对大哥做得决定不满,还不快向老七道歉。你也知道,我们之中,老七就和老六最亲。”

说着刀疤脸的脸色也是略微沉了下来:“而且,同为兄弟姐妹,你这样说话,也真的是有些过了。”说完,刀疤脸一动不动地盯着身边的黑衣女子。

听到刀疤脸的话,黑衣女子脸上瞬间露出了一丝不甘。但是这么多年来对于刀疤脸的惧怕,同样让黑衣女子丝毫不敢违抗其的命令。

于是黑衣女子只有面带不甘地看向周围,从在座的几人面上一一扫过。她也同样看到了,在座的其他人,对她也同样有着不满甚至是不屑的神色。

但是对此她却丝毫不在意,最终也将目光定在了老七的脸上。黑衣女子的脸上,始终带着冰冷的神色。看向老七时,眼中更是闪过一抹寒意。

“老七,三姐这说话不过大脑的毛病你也是知道的。刚才说话是我有些过分了,三姐在这里跟你道个歉,你也别再生三姐的气了。”

说这番话,仿佛让黑衣女子用了很大的力气。说完之后她也是终于不动声色地松了一口气,同时她的眼光,也瞟向坐在自己身边的老大。

看到刀疤脸的脸上并没有再露出任何其他的神色,黑衣女子也算是终于放心下来。只是对于这黑衣女子的道歉,老七却是仿佛没听到一般,丝毫不为所动,自顾自地喝着自己的酒。

至于桌上其他人,也同样仿佛没听到一般,始终都没有拿正眼瞧过黑衣女子一眼。仿佛在他们眼中,这黑衣女子就像空气一般。对于她之前的道歉,所有人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

对于这一幕,黑衣女子的眼中终于是出现了一抹波动。只不过她的眼中闪过的,却是一抹仇恨的寒芒。显然对于在座的这些人,黑衣女子心中是藏有很深的怨气。

只不过不知道是碍于身边的刀疤脸,还是因为自己实力不如人。所以黑衣女子虽然心中不忿,但是却并未多说什么。而她眼底的寒芒,则是清晰地被苏北捕捉到了。

对于这黑衣女子,在苏北的眼里显然已经成为了蛇蝎般的女人。在苏北看来,自己永远都不想跟这样的女人打交道。

而黑衣女子的话说完,刀疤脸却是同样再次露出了笑容:“这就对了嘛,兄弟之间和和气气的多好,何必要搞得一个个如同仇人一般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刀疤脸显然也看到了众人的反应,但是对他来说,却仿佛丝毫不在意一般。不仅如此笑着开口打着圆场,同时这话中,也是还有着其他的意思。

只不过在座的有几人能够明白,确实不得而知了。至少,苏北在这刀疤脸的话中,明显听出了他对那老七的不满。

毕竟,之前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可只有那老七一人。而刀疤脸如此话语,显然是在说给那老七听。至于他究竟只是想要警告一番老七,还是有什么其他意思,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而苏北则始终一言不发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对于之前他们这边发生的一切,全部都看得仔仔细细。甚至在苏北的眼中,对这一群人已经有了简单的认识。

而苏北之所以敢如此做,原因就是在这客栈之中,像他这样一直坐在一边看戏的远不止他一个。正是从黑衣女子开口起,几乎整个客栈之中所有热的目光,都被这一行人吸引去了。

而对于这些围绕在周围的各种目光,无论是刀疤脸还是其他的人,都选择了对此无视。显然在他们的眼中,并没有将这些囚犯放在眼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