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1章职业佣兵/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佣兵们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外界的人看到。他们这些佣兵虽然是为了利益不顾一切的穷凶极恶之人,但是他们却依然有着作为佣兵的道义。

身为佣兵也都有着自己的规矩,那就是绝对不会违反道义。只要他们接下的任务,就都会想尽办法去完成。绝不会拿了雇主的钱财,而却做不到雇主对他们的要求。

至于那些违反道义,违背佣兵规则的佣兵团。在他们佣兵之中,也是会为其他的人所不容。所以佣兵工会也放出话去,对于这样的宵小之辈,他们佣兵工会绝对不会允许他们存在。

因为他们的存在,就是对整个佣兵工会的侮辱。而佣兵工会也请所有的人放心,这种违背道义,对雇主出手的事情,也仅仅只是极其个别太过贪婪之辈才会去做的。

至于绝大多数的佣兵团,都会严格遵守他们身为佣兵的规则。但凡接下雇主的任务,就绝对会做到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不惜一切代价,也会完成雇主所交代的任务。

至于这些违背道义的佣兵团,一旦再次有出现,佣兵工会也会对此追究到底。绝对不会让那些违背道义的宵小之辈逍遥。并且表示会倾尽整个佣兵工会的力量,来惩处这些佣兵。

而佣兵工会的这一系列动作,自然很快地便传到了外界。一时间,这件事情也在外界造成了不小的轰动。而佣兵工会的这些话,也是同样随着传了出来。

只是,才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又怎么是杀一个佣兵团再说两句话就可以弥补影响的。所以虽然佣兵工会如此做了,但是佣兵工会所接任务量,依旧因此受到了影响。

不过显然,佣兵工会如此做法也并不是完全没有作用。至少比起最初时几乎没有人来发布悬赏的情况,无疑要好处许多。很多有急需的人,还是继续发布了悬赏任务。

而面对这样的情况,虽然各个佣兵团们都十分焦急。但是他们却也对此毫无办法,只能被迫减少所接的任务量。而他们的收入,也是陷入了一段从未有过的低迷期。

在这段期间,无论势力大小的佣兵团,都受到了十分巨大的影响。不过比起没有任务可接,这无疑已经是最好的结果。而这次事件所引起的不良效应,只能随着时间的推移来减弱。

而自那次事件之后,无论实力强弱,绝对没有一个佣兵团再做出如此违背道义的事情。即便也曾发生过此类的事情,但是却从未再有任何的消息传出过。

想必对于那些佣兵们来说,若是没有真的可以让他们心动甚至足以让他们疯狂的利益。在一般情况下,是绝对不会有佣兵团会做出如此事情。

毕竟对于他们这些佣兵而言,这样自毁名声自掘坟墓的事情,恐怕绝对不会有人傻到去如此做。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次事件也逐渐被人们遗忘。

虽然无论如何,这次事情都已经被载入神墟大陆的史册。但是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北漠佣兵团的名声,也早已越来越响。至于那些负面的东西,也逐渐被人们所忽略。

毕竟这些年来,北漠佣兵团的效率,还是相当不错的。而且因为他们铭记那时的教训,所以导致这些年来,这些佣兵团的名声也是渐渐变得越来越好。

非但没有再传出为了利益而残害雇主的事情,而且还经常会有雇佣过那些佣兵团的人传出消息。在很多佣兵团接受任务之后,都是可以为了完成任务而不惜一切代价。

渐渐的,这佣兵团的行事准则也变成了一种文化或者说传承。经过一代又一代的佣兵流传,有很多规矩和行为准则,也都成为了烙印在每一个佣兵心里的律令。

对于那些刚刚成为佣兵的新人,总会有老一辈的佣兵不厌其烦地为其讲解各种佣兵所需要遵守的规矩。久而久之,这些规矩也都成为了每一个佣兵所必须知晓和遵守的。

就像是每一个职业都会有其准则和规则一样,佣兵也逐渐不再是一种走投无路的选择,而是成为了一种特殊的职业。甚至很多进入北漠寻求机缘的人,都会选择成为一名佣兵。

不过外界虽然也曾有超级势力想要模仿,成立了所谓的佣兵工会。但是却根本没有人愿意前去投靠,成为那些超级势力旗下的佣兵团队。

而佣兵这一职业,在当时出现的时候,也仅仅是因为北漠之中各种特定的因素。至于在外界之中,想要将这一职业还有风格模仿出来,却实在是有些太过艰难了。

所以直到现在,佣兵这种职业可以说是北漠独一无二的一种底蕴。这些佣兵是北漠最为庞大的一股力量,汇聚起来丝毫不弱于外界的一个超级势力。

只不过这些佣兵团各自分散,很难有什么让他们联合在一起。甚至一个佣兵团到了一定规模之后,不但不会继续扩张,反而会刻意地去压制,令团长的利益可以合理分配。

而至于统领这些佣兵的佣兵工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现在已经完全掌握在了神朝手中。这一点是绝对毋庸置疑的,光是佣兵工会的高层,就全部都是神朝的囚犯。

至于这一切,全部都是在多年前的那一次事件过后。越来越多的佣兵意识到佣兵工会的重要性,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桀骜不驯的佣兵,也逐渐开始认同起了佣兵工会。

因为若是没有了这佣兵工会,那么他们这些佣兵团无疑都会成为一盘散沙。各自为政的接取任务,绝对比起在这有组织的情况下难了不知道多少倍。

至于再换一个佣兵工会,相信没有人可以做到像罪恶之洲这般的实力。无论让谁来管理这佣兵工会,都绝对会有太多的人表示不服。

论实力,在这北漠之中,没有人可以与罪恶之洲的犯人们相比。论势力,虽然罪恶之洲的这些犯人,本身都是神朝的囚犯。但是没有神朝的首肯,绝对不会有人敢对付这些囚犯。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些囚犯其实也算是神朝中人。无论他们在神朝是什么样的身份,但是对外,他们都是受神朝的管制。而从另一点上讲,也算是受到神朝的庇护。

何况如今的他们,手中可是掌有北漠如此众多的佣兵团。这些力量汇聚在一起,即便是一个寻常的超级势力,都绝对是会感到震惊。

除了没有真正的顶尖高手,也就是皇者。这些佣兵团的力量,已经可以说绝对不弱于任何一股势力。在王者的数量上,恐怕只有拥有众多王侯的神朝,才能与之媲美。

一直到如今,可以说佣兵工会已经十分地成熟了。那些雇佣一支佣兵团为自己保驾护航的人或者势力,也绝对无需有任何的担心。

所以说,有许多财大气粗的人或者势力,为了可以在北漠之中尽可能地少遇到危险。他们会直接雇佣强大的佣兵团,来护送自己上路,进入北漠之中。

至于那些囊中羞涩,没有那么膀大腰圆的修士或者小势力。他们虽然雇不起一支佣兵团来专门护送自己,但却可以找上那些需要预出去做任务的佣兵团一起走。

在这佣兵团多的不计其数的北漠,想要找到一支目的地与自己一样的佣兵团,相对来说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情。而对于这样的佣兵团,一般只需缴纳给他们一些费用。

用佣兵们的行话来说,就是缴纳一路上的保护费,那么你就可以被允许与这支佣兵团一起上路。到时候遇到什么危险,他们自然也会极可能地帮你一把。

而这样可以说是最为划算,也是很多进入北漠的修士都会选择的方式。毕竟只需要付出一些稍显昂贵的保护费,就可以得到这些佣兵一路上的保护。

同时跟着这些佣兵团一起上路,自然是可以避过许多可能有危险的地方。同时若是遇到那些经验丰富的佣兵团,有很多地方的路线,他们也十分熟悉,绝对可以避过许多绝地。

如此一来,这自然是当下最为便宜方便,也是最为安全保险的方法。不得不说,在开始碰到刀疤脸一行人的时候,苏北几乎在第一时间便已经有了这样的打算。

可是当苏北发现,这支佣兵团虽然强大,但是其内部好像并不如其他佣兵团一样和谐。明显存在很严重的内斗,甚至他们之间的矛盾,也可以说相当不小。

至少,在那老七看向那排行老三的黑一女子时,其眼中的杀意是绝对不加掩饰的。甚至那老七隐隐所散发出来的煞气,也说明他对那三姐,绝对有杀意已经不止一天两天了。

这样一个充斥着内斗的佣兵团,让原本还有些兴奋的苏北,顿时便有些心凉了下来。他可是很明白,一个内部不和谐的佣兵团,前去执行任务之时,充满的变数实在太多。

更何况在这危机重重的北漠,一个不小心就会有丧命的危险。更别说在外完成任务的时候,很有可能,在你面临危险的时候,站在你身后的队友,就会毫不留情地对你下杀手。

而且之前苏北看得清楚,在刀疤脸这支佣兵团中。那大胡子二哥、红衣女子五姐绝对是和那老七站在一边的。

至于与之相对的黑衣女子,也就是那一行人中的老三,是绝对与这三人之间不睦的。而至于那刀疤脸,也就是这些人中的大哥。

虽然他无论何时都表现出一副公正无私,对谁都不偏不袒的样子。但是苏北还是在他的重重细微末节的态度上,判断出他与那老三是站在一边的。

只不过身为大哥,尽管对这些人中的谁略有偏袒。但是面上却绝对不能表现出来,因为若是他做的太明显,恐怕也是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服和反抗。

当然,苏北相信其他的人也都不是傻子。他们那个所谓的大哥究竟是怎样的态度,想必他们每个人心中都应该有所明了。只不过碍于面子,或者其他一些原因,并没有人点破罢了。

至于剩下的三人,那个坐在老七身边的矮个子,也就是与大胡子一起阻拦老七出手的中年人。在苏北看来,他应该算是属于中立的,并没有偏袒向任何一方。

不过虽然这么说,但是苏北从他的眼神中,只看到了对于那个刀疤脸老大的尊敬。至于那黑衣女子,这一行人中就没有一个拿正眼瞧过她的。

还有两名浑身包裹在刺客服中的黑衣人,两人一男一女,浑身同样散发出冰冷的气质。这二人对于发生的一切,可以说从头到尾都并没有任何表示。

似乎发生在他们面前的这些争吵,压根就与他们无关一般。无论是对他们的老大刀疤脸,还是对那老七,这二人的脸上都没有露出任何的神色。

他们两个人与那黑衣女子的外表冷艳不同,他们二人的冰冷,是浑身上下散发出来带着血气和杀气的冰冷。苏北知道,这绝对是因为杀人太多才会自主凝结出来的冰冷气息。

只是虽然他们表面看上去保持中立,并不对任何一方有偏袒。但是苏北却也心细地观察到,他们二人在看着老大刀疤脸的时候,脸上却不如老四那矮个子那般尊敬。

相反的,自始至终,他们都没有抬眼看过他们的老大刀疤脸。相反的,在那老七发火之前,也就是那黑衣女子说完话的时候。他们二人的双眼,尽皆不经意地扫过黑衣女子。

虽然当时苏北的心智因为黑衣女子的魅惑有些影响,但是这细微的瞬间,还是被苏北捕捉到了。而且苏北还记得,在最初提到所谓六哥的时候,这二人的眼中,也是闪过了悲色。

尽管当时他们所表露出来的情绪,并没有老七那般浓烈与真切。但是苏北却可以肯定,对于那死去的六哥,这两人也是与老七一般对其绝对的尊敬。

至少,在黑衣女子如此说那老六的时候。在这二人看向黑衣女子的一瞥间,苏北认为那绝对是因为他们的心绪产生波动。想来,对于那黑衣女子,这二人也是有所不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