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9章 就着深坑坑涂腾/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鲍飞燕在古武门地位特殊,其父鲍正霖其母秦淑红乃是门内实力最强的两位长老,而她自己于乔装术一道天赋卓绝,深受器重。可以说,他们一家在整个古武门是举足轻重的存在。

而现在,矜贵如一国公主的鲍飞燕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惨死敌手,涂腾竟然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切发生。

这一瞬间,天空都仿佛暗了下来,什么理想抱负什么人生规划,尽皆付与流水,十多年的努力付出,眨眼之间化为梦幻泡影。

不仅如此,现在的涂腾已经是光杆司令,明叔没有保护好鲍飞燕,已经是自身难保。面对宗门的调查,难免会把罪责往他身上推脱,到时候他是有口难辩。想想鲍秦两位长老的可怕之处,涂腾就难免心如死灰。

出了这样的事,就算他的恩师和向来对他青眼有加的掌门有心袒护,他也吃不了好果子了。鲍飞燕父母的怒火,他根本无力承受!

涂腾痛!涂腾悔!涂腾更恨!

“啊——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涂腾早已飞掠至鲍飞燕的死尸边,看一眼她死状之惨,他就更疯狂一分。

一脚踏前,抡起胳膊,便是一记铁拳砸来。

真气汹涌,劲风浩荡。拳印打出,隐约传出兽吼之声,风暴中心幻化出一头雄狮,虽然形体朦胧模糊,肉眼看不真切,但那种山林称王的气势却丝毫不虚。

“好厉害的灵源!”苏北也是阵阵心悸。

灵源是修为突破到灵武境的标志能力。

当达到这一境界,武道修炼者会去凶险的莽荒之地历练,挑选适合自己的灵源。灵源通俗理解就是灵力的来源,也就是力量的源泉。

武修者根据自己修行需要去选择,可以追求力量的极致,速度的极致,或者是敏捷性变通性极致等等。

选好某种生物后,必须不停地跟它对战,并且是压制实力,赤手空拳,平等相斗。一直打到领悟它的战斗精髓,用特殊方法收取它的战魂为己所用,才算大功告成。

灵源可以是一种,也可以数种并存,因人而异。一法破万法,多重法叠加,不好说哪一个方向更好。

不过毫无疑问,对战的生物实力越高,灵源就会越有潜力。吴锐告诉过苏北,灵武境是一道坎,不少武修野心过大,不自量力,一不留神就嘎嘣脆了。但是如果太过惜命,害怕挑战的话,获得的灵源没什么杀伤力,实力提不上去,也容易被淘汰。

灵源境算是初步感悟自然,模拟自然之力的一个境界,这个境界基础打牢,对于日后修行则大有裨益。

当今地球,要说动物界的话,还属狮虎最猛,普通人要是对上的话,一个照面就得歇菜。武修不动用内功心法,压制实力,只用外功拳法招式,想要取胜也是不易。

所以,苏北第一次见到师父口中的灵源之力,心境还是颇受影响的。就像个学习上进的孩子,看到成绩甩自己很远很远的同学,心里总是不大对味。

不过,如果他现在没有修成暗影瞬杀术的话,就不会有这种心思了。因为他逃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逃掉。

这种禁忌秘术难以学成,但是一旦学成,就会有无穷好处。

苏北调动全身真气,连连施展这一集保命与攻击为一体的术法,在涂腾拳印及身前从原地消失,让他无论使多大力气都碰不到自己的身体。

“缩头乌龟!我不知道你哪里学来的邪术!不过,以为这样,我就对你束手无策了吗??你太天真了!拿命来吧!吼——”

涂腾见一时捕捉不到苏北的形迹,突然停下来,仰天一声大吼,这一声吼可谓惊天地泣鬼神,音波除了让听者头痛欲裂,像是会随时爆开,更是犹如实质,像架了小型机关枪一般扫射四面八方。

许多树木在这一波攻击下千疮百孔,甚至根断倒地,绝灭生机。

位于城郊的这片枫林并不是很大,除了枫树外没有其他景致。平时不太有人到这里来。不过,现在这里动静太大,已经有路过枫林边缘的人报了警。

“这是涂腾的狮吼功??不对呀!如果那小子的师父还没现身的话,他不该用到这门功夫的!难道有什么变数不成??这小子为什么还不给我发信号呢??”明叔在小城边缘的一座高楼上待命,感应到枫林里阵仗不小,心里忍不住起疑。不过,暂时还是没有妄动。

“嗯,人呢??怎么不见了??”涂腾觉得这场战斗应该已经有结果了,可是凝目四顾,并没有如预想的那样见到苏北的尸体,而且他总觉得还有其他不妥之处。

“我的老天!为什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涂腾突然意识哪里出问题了!

苏北不见了!伊娃不见了!何佳茹不见了!最最关键的是,为什么连死去的万芊、王宝正、鲍飞燕三人也不见了!

前三个能从自己的绝杀狮吼功下逃脱已是不可思议,而后三人明明死地尸体都僵透了,何以能自己站起来离开这里??

难不成他的狮吼功惊了亡魂??于是他们爬起来跑了??

明明是荒诞不经的假设,涂腾想着却是一阵恶寒。连同林中吹过的阵风,都叫他毛骨悚然。

他从来不是胆小的人,但短短片刻发生于眼前的诡异事件,实在让人无法淡定面对。

“苏北,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就在附近!快给我现身,不然被我找到的话,我一定让你死的无比痛苦!”涂腾壮着胆子喊了一句。

林中无人应答。只有风越刮越大,地上火红的落叶被风卷起,一簇簇地飞往高天,再抱团簌簌下落,透着一股肃杀冷清的气氛。

“腾哥哥,你还不走吗??我一个人害怕!”突然,一个女声突兀响起,声音不大,淡淡的语调,不知道是不是受林风的影响,声音有些飘忽不定。

“鲍飞燕!”涂腾一下就分辨出声音的主人,理智如他,竟然腿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这不是真的,一定是我的幻觉!对,是幻觉!”涂腾倒退几步,背靠上一棵枫树,一双眼睛四处打量,耳朵更是竖直了,倾听四面八方的动静。

安静,风突然又停下来。

“腾哥哥,你为什么不理我嘛!人家在等你一起走哎!”鲍飞燕的声音突然从涂腾的头顶上方传来,说到“一起走”就犹如在他的耳边。

涂腾一蹦而起,向前奔掠而去,中途回身,随手打出几掌,林中劲气迸射,又是几棵枫树倒塌。

“飞燕,别来找我!不是我害的你,不是我啊!”涂腾仓皇丢下这一句,什么都顾不上了,转身就要往枫林出口跑。

就在此时,他忽然感觉身后有气息突然出现,下身一松,差点直接尿出来。

“噗——”的一声,涂腾还没来得及开口向“鲍飞燕”求饶,就见她常随身携带的那把匕首从自己后背扎透前胸而出,透心的凉。

“苏北,是你!”这一刻,涂腾的脑子终于清醒过来。

原来一切都是苏北在装神弄鬼!

可笑自己一直以谨慎稳重的性格而被宗门看重,被赞有大将之风。今天竟然被人用鬼神之计给乱了方寸,被阴地这么惨!涂腾几近绝望!

“既然是这样,你也为我陪葬吧!”涂腾怒吼一声,抬掌就要往苏北身上拍。

可随着他动用内力,身体突然产生一种奇异的灼热感。涂腾低头去看,骇然发现自己竟然在燃烧!蓝色的火焰瞬间将他死死包围!

“我不明白!你做了什么!”涂腾自知回天无力,今日注定要死在苏北手上,只是心里的疑问无法解开,他是怎么都不会瞑目的。

苏北淡淡一笑,“很简单啊!我对于精神攻击是免疫的,嗯,我师父说我是灵体,应该是这个原因吧。所以,你的音波对我没什么杀伤力。”

苏北说着,指了指自己满是血洞的身体,道,“当然了,我说的是精神层面不受伤害,身体还是挂了彩的,你也不用觉得太失败。我赢你主要赢在脑子好!”

“……”涂腾差点被气吐血。

“你一定想知道我刚才躲在哪里吧??说实话涂兄,你真的太笨了!战斗经验太弱,你的师父没教导过你吗??战场上一切因素都可以为我所用!”

苏北说着,手指向地面,积满落叶的某一处。

“记得你搞破坏炸出来的深坑吗??我就躲那里喽!活的带进来,死的也不能放任在那里,被你折腾个尸骨无存啊!所以,就是你看到的那个结果!”

苏北指着涂腾的鼻子笑道,“你是觉得对不起鲍飞燕所以心虚吗??正好我就利用这一点啦!声音是佳茹发出的,我呢,跟师父学习画符的时候,画了很多低级风符,于是就给你声音来源飘忽的感觉。怎样??感觉刺激不??”

“还有,这个是封火符,你不是第一个享用的啦!你们那位叫年叔的老家伙想杀我,也是这么被我干掉的!好啦,解说完毕!”

苏北冲涂腾眨眼,虽然全身都是鲜红的血迹,但精神仍然饱满。

“呵呵,我一直以为他们死在你手上是大意的缘故,看来,你的确有过人之处,不然也不会在宗门追杀下潜逃这么久的时间。不过,我说过的,你得为我陪葬!”涂腾突然一抖手,一枚红色的信号弹飞上天空,轰然炸响。

苏北心里咯噔一声,知道自己失算了某处。

“我死了也好!反正什么都没有了!苏北,你也好好感受下在乎的人在你面前一一死去的滋味吧,何佳茹,伊娃,她们都要因你而死,哦对,我还要提醒你,宗门内似乎也有人因你受过呢,你真是个灾星!哈哈哈……”涂腾仿佛看透了苏北的过去未来一般,在笑声中灰飞烟灭,点滴不存。

“宗门内有人因我受过??什么意思??“苏北心头震动。在他的记忆中,古武门都是一帮自私自利,自尊自大之辈,居于世外久了,已然泯灭人性。他想不到还有谁会为自己出头,因此而遭受宗门惩罚。

“北,你没事吧??”

“小北……”

两道女声在苏北身后响起,苏北连忙甩掉这些杂念,就当是涂腾故意编造出来,想让他回宗门送死的吧。

涂腾临死前放了信号弹,那个藏匿暗中的明叔肯定就藏在附近,他必须立刻带两个女孩子离开这里。不然就危险了。

“这么多人死在这里??你不觉得这样离开有些过分吗??既来之则安之啊年轻人!”一个沙哑的男声由远及近而来。

苏北暗呼糟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