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4章 心脏长歪?/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梨花跟她的母亲罗素霞也来过了,因为一大早就去田里忙活的关系,苏芩的事很晚才知道,一老一少又是震惊又是恐惧,更有浓浓的担忧,所以,但凡家里有存货,也不管有用没用,一股脑儿全给带过来,一个劲要何佳茹全部收下。

苏北从房间里出来,就见正屋摆了一地药材,当地产的居多,比如北沙参,牛夕,白芷,也有栽种范围有限的,比如接骨草、虎尾兰、空心花等等,甚至有产自南方的药,比如裸花紫珠。品种繁多,门类齐全,堪称小型原药展会。

“手术做完了?”何佳茹惊异于苏北速度之快。她脑子里有印象,医院做手术动辄要好几个小时的,而且是在先进仪器的辅助下。

“完了啊!苏芩那小子没什么大事了!”苏北笑着道。

“这么简单?家里什么都没有,你怎么取的子弹?”何佳茹再问。

“山人自有妙计!你好奇的话去问伊娃吧。”苏北蹲下身,开始检验地上的药材品质。

“既然都好了,那要这些药材来做什么啊?”何佳茹抹了把脸上的汗,不解道。

“这不是村长大人强行要送我的吗?盛情难却呗!”苏北越看越是满意,嘴角含笑。

“Z国的古话怎么说来着,‘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北,你不知道,刚才那讨厌的老头又来过一次,不敢跟佳茹说话,就拉着我打听你的事情,跟查罪犯似的。”埃里克森开口,话里话外透着对村长的厌恶。

“呃,前面的谚语用的很好。最后一句错了,不是查罪犯,是查户口!”苏北纠正埃里克森的说法。

“他举全村之力支持你炼丹救苏芩,其实是不信你有这个能力,想让全村的人看着你闹笑话,然后信誉崩盘,在张家村待不下去?是这样吧?”何佳茹总结道。

“哼,他给我药,我就笑纳。至于其他,恐怕就不能如他意了!我倒想看看,接下来他们还要怎么对付我!”苏北眼神微冷。

“那你想好炼什么丹了吗?”何佳茹和埃里克森齐齐开口,都对下一步很关心。

“有这些药材,炼子息生肌丸足够!”苏北眉头舒展,心情大好。子息生肌丸是苏北向师父吴锐阐述了未来打算后,吴锐一口气给他罗列的七种丹药之一,都十分适合普通人用。

所需药材也不难找,再加上苏芩有炼假死丹和羡忘丹的经验,暗影瞬杀术自带的暗影步法已经修至大成境界,炼子息生肌丸这类丹药根本没多大难度。

吴锐说过,世间的原药远比它们现如今展现出来的价值要大,用所谓的医药科技提炼植物的药性元素,再根据实际需要,将这些元素融合在一起制成药丸,是流于表面的做法。

炼丹,在短时间内,用最纯粹的真火熬炼出每种草药的精华药性,在合适的时机加料,一步步融合,这样才能将药效发挥到最大。

当然了,一件事想要做得完美,就必须付出同等代价。投机取巧不可行。炼丹也是如此。

一枚丹药的炼成,固然需要好的药材,上等的丹炉,以及炼丹师过关的炼丹技艺,但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

苏北炼丹的时间很短,基本算刚入门,可他也能清楚地感受到,一纸丹方的珍贵。

那是前人无数经验的总结,是智慧和心血的结晶。

吴锐跟苏北科普过,即便在修行界鼎盛发展的时期,丹方和炼丹师都是极少见的。因为,炼丹这事儿极耗资源和精力,往往会影响自身修行进境。所以,不是精神力强大,具备炼丹天赋的人轻易不敢尝试。

苏北今天之所以能走上这条全能武修之路,都是获取了十二道天阶这等至宝的缘故。

子息生肌丸,去腐生肌,化瘀养血。对人体创伤治疗再好不过。

苏北有信心,此丸炼成,苏芩的恢复速度会快的惊人。这样的话,也算为他做了次活体广告了。不愁未来没人找上门。

省城医院。

“什么?那小子没死?你搞什么啊?先前不是信誓旦旦跟我爸保证过吗?怎么给办砸了!怎么回事儿,快给我说清楚!”贺绍辉本来优哉游哉准备用午餐来着,接到这个消息后立马不淡定了,差点碰倒手边的银盏。

他皱着眉头,一边在偌大的总统病房里踱步,一边仔细听着电话线那头的汇报。

“没送医院?那小子有神丹妙药?你他妈不会给我说梦话呢吧?”贺绍辉怒了,顺手抄起一个高脚杯,直接摔在贴着华美壁纸的墙上,“砰”的一声,碎玻璃四溅。

“还什么隐世家族的传人?要炼丹救人?我去他妈的,那小子竟然这么逗!”贺绍辉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你说他到岗岭,是为了收购原药炼丹?你确定?”贺绍辉重新走回餐桌前,一只手拄着桌面,语速缓慢地问道,好像没听太清的样子。

“嗯,事情我大概了解了。不管这小子说的是真,还是另有目的,故意在这儿放*,总之他惹毛我,我就不会让他好过。你也别说给那高个小子留的是致命伤了!我压根不信!这世上哪儿有能起死回生的仙丹灵药?你儿子应该是手抖打歪了吧!”

“行了行了,人没死,解释那么多有毛用?不过,你总算办对了一件事,叫那些没脑子的药农拿出点儿药材,给那爱吹大气的小子炼丹。嘿,炼不出来的话他表弟一样非死即残,他自己也是变相的杀人犯!哼,典型的自掘坟墓!唉,本来我还想派人继续动手的,现在看来没这个必要啊!你盯着他们,时不时地去看一下丹成没成,人有气没气就行了!”

贺绍辉说完,也不管对方还有没有话说,直接挂断通讯器。

“爹,他怎么说的?没让我再动手吧?”张大勇看父亲放下通讯器,立刻开口相问。眼神透着几分紧张。

“他没说!只让我们经常上门盯一盯炼丹进度就可以了!”张保全回道。

“那就好!”张大勇暗暗吐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种直觉,只要他再动手一次,肯定会被苏北抓个现形。跟那个比自己小十来岁的年轻人打交道,不知道为什么,会令他产生一种非常不安的感觉。好像自己做的事在他眼里无所遁形一样。苏北太精明与可怕了。

张保全目光放空,思索一小会儿,仿佛自言自语地开口说道,“这小子好像真有几分不同寻常呢。我们这样跟他对着干,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

张大勇没想到他爹也有这种感觉,立马点头,好意思承认了,“爹你知道的,我的枪法向来很准,不然当年也不能在关键时刻打中熊瞎子的命门。我真觉得今天没有失误的地方,那个叫苏芩的小子能活下来,真是奇迹!您说,那小子的丹真有那么神吗?”

张保全又是一阵沉默,半晌才道,“有没有这种可能?中枪那小子的心脏没长左边,要么长在右,要么位置偏了,跟常人不同。所以才能侥幸不死。叫苏北的那小子或许就是因为知道这点,所以在大家伙面前故弄玄虚呢。”

张大勇顿时眼睛一亮,脸上的红疤都似乎更加鲜艳,“爹推测的很对!不然那个叫苏北的怎么一个劲儿不让送医院呢!肯定有这样的隐情呀!”

“哼!是与不是,接下里会有分晓。看他这几天什么表现就知道了!”张保全看自己儿子的丑脸一眼,叮嘱道,“我们这几天就督促他炼药的事儿。药不成,苏芩那小子一残废,苏北欺诈的罪名坐实,我们就能顺理成章地赶走他们。也算报了太子爷和贺刚少爷的仇了!到时候自然少不了我们的好处!儿子哎,这一笔做成,是时候给你买个媳妇儿回来喽!”

“真的啊?那真是太好了!谢谢爹!”张大勇喜形于色,脸上的疤更显恐怖。

父子俩打定主意,午休过了没多久,就一起去了苏北家。

一进门,就见伊娃,埃里克森,何佳茹三个人围坐在一张小桌子边,正在悠闲地喝着下午茶呢。两个女士啜饮碧绿的茶汤,样子十分享受。埃里克森则喝一口皱一下眉头,感觉像是在喝药似的。

“呵呵,都在呢!”张保全老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打了声招呼。

何佳茹朝他看一眼,就跟伊娃说道,“这天都这么冷了,为什么还有苍蝇飞进来啊?”

伊娃懵两秒才反应过来,强忍笑意道,“大概……总有些生命力特别顽强的吧。”

张保全瞬间涨红了脸,心里又羞又怒。他好歹是个村长,村民见了他向来都还算尊敬的,怎么这几个黄毛丫头黄毛小子这么不把他放在眼里!

早上挨一巴掌,现在又被说是苍蝇!他的老脸算是丢尽了。

偏偏有任务在身,受天大的侮辱都要忍住,不能撕破脸皮。

“院子多蚊虫的话,烧点艾草会好些的!”张保全保持笑容开口。

何佳茹望他一眼,懒得再跟搭理他。伊娃吐吐舌头,开口问他,“不知道村长大人来做什么呢?不是送过药了吗?”

“哦!我就来看看进展。苏北兄弟不在这里,是去炼丹了吗?”张保全也不兜圈子,直接问道。

“对啊!不是说‘救人如救火’嘛!乡亲们这么真诚的心意,不能被辜负啊!所以北挑好药材,立刻就闭关炼药了!”伊娃知无不言。张保全突然觉得这个外国妞儿看着顺眼多了。

“欸?这个丹到底怎么个炼法儿呀?难道跟神话传说中的太上老君一样,用八卦炉炼?”张保全故作好奇地问道。

“村长不是不信苏北会炼丹吗?现在何必多问?”何佳茹冷冰冰开口。

“呃,不是我不信!只是这种事情听着太匪夷所思了!不过,苏北小兄弟既然信誓旦旦地说了,又收了乡亲们的药,按道理是不会骗人的吧。苏芩兄弟还等着神丹救命呢!这种生死大事可开不得玩笑!”张保全一番话既摘清自己,又在无形中给苏北施加了压力。

“啊,我还想问,神丹什么时候能炼成呢?我想让所有村民见识见识啊!想想看,苏芩兄弟服下神丹立刻药到伤愈,这该多么激动人心!到时候,我肯定要为这两兄弟开席设宴,好好庆祝一下呀!”张保全继续打探他们的口风。话净往夸张了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