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5章 兴师问罪/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哇,村长要请我们吃传说中的‘满汉全席’吗?天啦,好期待!”埃里克森一听到“开席设宴”,立马激动道。

“是流水席啦,不是一个概念。埃里克森,你的Z国语还得加强学习!”伊娃敲了埃里克森的脑袋,谆谆教育道。

“呃,我是说神丹炼成,苏芩兄弟痊愈的前提下……”张保全心说,老外就是老外啊,听话都听不全。重点明明不是吃好么?

“所以,什么时候能炼成呢?”张保全不死心地再问。

“北说顺利的话明天……”

“这种事说不准!谢谢村长的关心!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请回吧!”何佳茹突然打断伊娃的话,冷脸道。

张保全讨了个没趣,虽然不甘心,可也知道现在说什么还太早,不如暂时回去,再等等。丑媳妇总得见公婆!反正事情已经闹得全村皆知,藏都藏不住。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苏北都没出过门。何佳如伊娃几个也深居简出,每天的日常就是在院子里种种花,晒晒太阳,偶尔接待好心探访的村民,下午没事再喝喝茶。反正安静的不像话。

张保全来一次被挡回去一次,贺家那边要他回话,半天憋不出一个响屁,处境别提多被动了。

不过,他跟儿子张大勇也越来越倾向于相信,苏北根本就没有真材实料,现在不肯露面,肯定是因为炼丹无果。一个小年轻而已,八成看了什么乱七八糟的野书,就妄想学会超凡技艺,从此飞黄腾达。篓子捅大了,又想当鸵鸟,把自己藏起来就没事,哪儿那么便宜!

张保全和张大勇琢磨到这里,便开始在村民中间散布诋毁苏北的言论,不停地给他安上“不学无术”“眼高手低”“草菅人命”“恶意欺骗”的标签。

何佳茹他们明显觉得上门表示关心的村民变少了,偶尔有人路过家门,看进来的眼神变得怪怪的。把这种情况说给苏北听,他却完全不以为意的样子。

这种状况维持到第七天,一大早,何佳茹明显觉得村里弥漫着古怪的气氛。吃早饭的时候,梨花过来,欲言又止地丢下一句话,“你们劝劝苏北哥,还是尽快把苏芩送医院治疗吧。不然真不是闹着玩的!”

“嘿!连梨花都这么说了。估计现在所有的人都认为我是个异想天开的骗子吧!自私任性,拿自己表弟的生命健康开玩笑!”苏北得知后自嘲一笑道。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你的确是个深沉的骗子啊!”何佳茹难得取笑他一句。

梨花回家没多久,院子门口就传来脚步声说话声,浩浩荡荡来了一大拨。

大门直接被推开,几十口人陆续进来站定,多数是张家村的村民,最后进来的是村长张保全,除他之外,还有五六个穿着体面,手抓公文包,气质明显不同于药农的中年人。村民们将这些人围在中间,很有些马首是瞻的意思。

“请问,苏北兄弟在家吗?”张保全中气十足地朝正屋喊了一声。

“哇!怎么这么多人!”

“不是找人打架来的吧?”

伊娃和埃里克森出来冒个头,就缩回家里了。被这阵仗吓住。

何佳茹走出来,眼光扫视来人,然后面露疑惑地问张保全,“村长这么兴师动众来访,不知道为什么事呢?”

“呵呵……我为什么来,何小姐难道还不清楚吗?”张保全这回不再惧怕何佳茹了,拿出村长的派头说话,“一个星期前,发生了什么?你们不会集体失忆吧?”

何佳茹挑眉,清冷的脸上浮现一丝嘲讽的笑意,“事情发生的有点多。比如这个村里有人仗势欺人,甚至有杀人凶手埋伏,不知道村长指的是哪一件?”抬头环顾一圈,问,“带着这么多人来,难道是想公开调查结果?给村民一个放心?”

“你……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们张家村一直太平的很。哪里有你说的这种?”张保全矢口否认,“何小姐,我这几天天天登门拜访,你怎么会不知道我为的什么?不过,你可能不大体会我的心情吧?”

当着众人的面,张保全感叹道,“我是张家村的村长,我得负责一村人的平静生活不被打扰和破坏。还要负责外乡人在这里的生命健康。我容易嘛我!”

“呕——”伊娃和埃里克森做出要吐的样子。不过,村民的反应倒是出乎他们的预料。不少村民附和,“村长真的很为大家着想的。为村子的事操劳十多年,真的不容易啊!”

何佳茹冷眼看着,问他,“所以呢?你有保证我们的生命健康吗?什么都没做,只知道助纣为虐,还好意思惺惺作态?”

“你!”张保全没想到自己还没正式朝对方开炮,对面倒开始机枪扫射了。顿时有些恼羞成怒,“你一个年轻人,不懂尊老也就罢了,怎么说话还夹枪带棒呢?我做什么了,你说我助纣为虐?”

“哼!你做了什么自己清楚!”何佳茹不屑跟他争辩。

“你们听听,听听啊!一个姑娘家,张口就朝人身上泼脏水!咄咄逼人的!你们还相信他们是好人?”张保全面向村民们,一脸愤怒外加痛心的说道。

立马有村民看不过去了,“何小姐,请你说话客气点!”

“抱歉!我从来不浪费自己的感情!客气也要分人!”何佳茹不假辞色道。

一个干部模样的人摆摆手,排众而出道,“好了好了,咱们有事说事。不要兜圈子说这些没用的了!张村长,我跟陈局长还得去邻县进行成熟药材采样工作,你看……”

“哦好好好,我明白了,谢局长!”张保全赶紧点头答应。

转过来面对何佳茹,终于切入正题,“上星期苏芩兄弟意外受伤,当时我极力主张送医治疗,是他的表哥苏北坚持自己去治愈他。当时我苦劝无果,只好选择相信他一次,并且发动全村村民,把家里最珍贵的药材都拿了出来。可是现在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这两兄弟,一个救人一个等着被救的,到现在都没露过面,我想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不是跟你说过吗!苏北炼丹救人不能被打扰!”何佳茹不耐烦道。

“嘿!你不要告诉我,他闭关炼丹炼了一个礼拜!”张保全冷笑道。

“其实也没有这么久啦!只是苏芩的伤势很重,必须有人在身边护理。我们都不会炼丹制药,只有苏北可以啦。这有什么奇怪的?村长你好奇心很重哎!人家都说‘好奇心害死猫’哦!”伊娃怕何佳茹生气,会跟上次一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甩村长巴掌,于是抢着开口解释。

“自己炼丹制药?任何药品要在市场上流通必须有药品注册许可证,药品生产许可证,药品临床药理证明文件等等,这些你们都有吗?”被张保全称呼为谢局长的人皱眉开口。

“啊,这个,我不太懂哎!”伊娃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你知道吗?”谢局长问何佳茹。

“我……不知道!”何佳茹说话难得吞吐了一把。她出世修行这么多年,对于这些事丝毫不了解。心中突然有点担心苏北,不知道他这么做会不会触犯法律。想不到张保全有备而来啊,带来的几个人似乎不简单呢。

“那就叫你们的负责人出来回话吧!”另一位干部模样的人见状,发话道。

“他不太方便!”何佳茹拒绝道。心里不安,“小北到底想怎么样?故意铺垫这么久,现在的阵仗闹的够大吗?竟然引来了上面的人?这样还不露面?”她感觉自己要挡不住了。

“陈局长,谢局长,你们看到了吧?那小子就是这么滑头!前几天也是这样,每次拿一样的话搪塞我。唉,我前些天因为心急救人,也是一时糊涂了。竟然同意他们私自炼什么救命仙丹?现在真是悔不当初啊!要是那小子的表弟伤情恶化,我真是难辞其咎了!”张保全满脸懊悔的样子。

“村长,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你!我们当时都在场,他喂下几颗药丸后,受伤孩子的状况真的好了不少。所以,我们才会选择相信他呀!现在想想,他那时候喂的八成就是山参丸,除了这个,没什么药有那么快的效果!”

“是的!他当时说自己是隐世家族的传人,我们都信了!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闹半天,都是骗咱的啊!”

“唉,真是白高兴一场!我还真以为他是世外高人呢!家里最值钱的药都拿给他了!原来村长猜的一点儿没错,他真是个骗子!”

事情到这一步,村民几乎都不站苏北这边了。贡献了贵重药品的尤为气愤,被欺骗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

“苏北!快出来把事情说清楚!咱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你自己作死就算了!别拉上你表弟!快把他送医院去!”

“张家村不欢迎诈骗犯,请立刻离开这里!”

村民们开始激动地大喊。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冲进去揪苏北出来的架势!

“苏北,事情做了就是做了,错了也是错了。你不如坦白从宽啊!市林业局的陈局长,药监局的谢局长都在这里,这件事不说清楚,你不仅没办法在张家村待了,更会被逮捕起来,进牢房吃牢饭。你还年轻,不要自误啊!”张保全一副正义凛然,这个时候还为他人着想的样子。

“出来!出来!出来!”村民们整齐划一地喊着。何佳茹面对这阵仗,脸色都略微白了白。

“哎哟,我天啊!你们这是要干嘛?我一个病人想安静地歇一歇都不让啊?”正屋旁边的房间传出一个声音,语气委屈又无奈。

“我们肯定犯了大错啦!不然怎么会来这么多人兴师问罪?”又一道委屈至极的声音传出。

咦?怎么回事?

上门的人全部傻眼!

“哒——哒——”,有人拄着拐杖,慢腾腾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正是一个星期没见的苏芩和苏北。

“这不可能!”张保全喉头滚动,咽下因为紧张瞬间分泌出来的口水,一脸震惊。

“我的天!竟然真的好了!可是,伤筋动骨一百天,这小伙子可是差点残废啊!怎么现在不搁床上躺着,都能下来走动了?不可思议!”

“我上山摔下来骨折过一次,两个多月才敢尝试走路!他可是两条腿膝盖中枪!”村民一个个嘴巴大张,大白天见到鬼的表情。

“怎么?乡亲们都不希望我尽快康复吗?”苏芩眨眨眼,一脸天真地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