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7章 市领导的关注/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话音刚落,张保全的身体明显地抖动起来。

村民们被苏北提醒,更大的怨气爆发而出。

苏北的小院一时间热闹无比,这是一个契机,村民们仿佛受到某种鼓励一样,畅所欲言,越说越大胆。

大概二十来分钟过去,大家的情绪才慢慢安定下来。

这些淳朴的村民平时很少聚在一起讨论什么话题,多数时间在田里辛勤耕耘,面朝黄土背朝天。今天,因为苏北苏芩两兄弟的事,他们难得抽时间汇聚一堂,各自这么一发言,才发现大家想法的共通之处。

张保全带领下的张家村,这十几年来,真的变化不大。在其他地方的药材生意做得如火如荼,药农年收益稳步上升的时候,这里依旧一贫如洗。甚至好多年轻人都不得不外出打工谋生,放弃了祖传的种药技术。

张保全,他们的好村长,真的是在一心一意为大家服务吗?那怎么会是这种结果?

几乎所有的村民都后知后觉地考虑到这一点。对张保全的信任慢慢坍塌。

苏北正在琢磨时机是否成熟,他此刻提收购原药的事合不合适,就听L市药监局谢局长开口安抚人心,承诺回去后会向有关部门通报张家村的事,争取积极妥善的处理。希望大家稍安勿躁,回去该怎样就怎样,一切等上级的批复指示。

市领导都发话了,村民们自然满口答应。

很快,几十口人鱼贯而出,苏北的小院子恢复平静。

“有机会再说吧!反正这事儿也没有那么急!”苏北思忖片刻,决定先缓缓,他虽然有丹方握在手中,但如果想要大量炼制,条件显然还不成熟。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沟通过市场,炼出来的丹药也不多。离推出去还有不短的距离。

“呵呵,领导们把村民打发出去,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话单独指教呢?如果还坚持认为我做了什么违法犯罪的勾当,尽管带我去调查吧!”苏北转而面对谢局陈局等人,话说的极为敞亮。

几位干部迎着小伙子清亮的目光,反倒有些局促了。

今天被一个村官拉过来当枪,整出这样一场乌龙,他们心里也挺过意不去的。

“那个,我们到这儿来之前应该先调查下的。实在是这个村的村长太过言之凿凿,我们就半信半疑地跟过来看看了……”谢局长搓了下手,斟酌着话道。

“嗯!我明白!几位领导不辞劳苦体察民情,是没什么错的!”苏北声音响亮地回道。话是好话,可听上去就是透着几分不对劲。

陈局长性格更直爽一点,拎着话头就说了,“是是是!我们跟村长,领着一大帮村民过来搞什么所谓打假,这行为本身吧就欠妥。就算是打假,也轮不到我们不是?错了就是错了!我陈昂跟你说句对不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苏北定定看了陈昂陈局长一眼,有点意外。

做官久的人最擅长打太极,也就是打马虎眼儿,任何时候得端着自个儿的身份。这人这样降低姿态,是他想不到的。

“老陈都这么说了,我谢子文不跟着道个歉,好像在年轻人面前失了风度啊!”谢局长摆出亲和的样子,笑了笑,伸手在苏北肩膀上拍了拍,也算给面子了。

“我是省农业大学的教授郑渊博,小兄弟好像是叫苏北吧?我是最后到张家村的,他们直接领着我上这儿来,到现在都没弄清楚到底咋回事儿呢。你可不能恨上我!”另一位面膛黝黑,慈眉善目的大叔跟着解释道。

另外两位也是省市农副业部门的干部,都一一跟苏北进行了简单的自我介绍。

一时间,气氛还挺融洽。

苏芩,何佳茹他们都挺惊讶,不明白,这些领导为什么会对苏北这样客气。就算先前的事是个乌龙,他们也不至于吧。毕竟除了跟村长一起登门外,他们并没有出格的语言和行动,一直安静地做了旁观者而已。

“听说你两边膝盖都中了枪?”谢子文做出关怀的样子看着苏芩问。

“啊?哦,可不是嘛!刚到张家村的第二天就出事了!我可够倒霉的!”苏芩提起这件事,鼻子里还会呼呼往外冒气儿,跟犯了倔的小牛犊子一样,语气格外幽怨。

“对了!我何止膝盖受伤!我一个红彤彤的心脏都差点开花呢!我差一点点直接came over!”苏芩满脸后怕的样子。

“什么?心脏也中枪了?”几人互相对视,眼里都有震惊。他们脑中闪的第一个念头,这小小一个山村,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简直可以定性为恶性案件了!也没人来查一查?

第二个念头,咦?心脏都中枪了,人现在还活蹦乱跳?

谢局长跟陈局长听张保全简要复述了经过,只知道苏芩膝盖中了猎户的流弹,身上似乎也有伤。不过他说的含糊,他们也没仔细盘问,万没想到,他是心脏部位中枪,这样都还好好活着,简直堪称奇迹。

特别是没送医院,自己在家治疗的前提下,一周就达到现在的恢复水准,说出去包管吓倒一大片!

谢局长是药监局的,自然感触更深。抖着手就要掀苏芩的衣服看。

“喂,干什么呢小老头?非礼啊!”苏芩一把护住胸口,怒瞪谢子文。

“咳咳……”谢子文一把年纪的人了,着实尴尬一把。“你别误会,我只是想验验你的伤!”

“是啊!心口受伤可不是闹着玩儿的!还是给我们验验吧!”陈昂帮腔。他也实在好奇。

“切!你们又不是医生,能验出个啥?我相信我表哥的能耐,我也能感觉到自己现在一切都好,身体健康着呢。最多休养半个月,就一切如常了!”苏芩说着,在胸口上拍了拍,以验证自己说的都是真话。

“苏芩,不要那么小气,领导们想看,你就让看看吧。都是大男人,又不会少块肉!”苏北心头一动,对几个大人物的要求变得上心起来。

“我不要!都是大男人才膈应呢!换几个辣妹来,我肯定乐意之至!”苏芩才不管什么领导不领导,总之让他不自在,就不能答应。

苏北没办法,只得低低说了句,“你这几天被我看地还少吗?我还给你擦洗身体,每天做肌肉复苏按摩呢……”

“啊——停!”苏芩大叫一声,一张俊秀阳光的脸瞬间涨红。愤愤盯了苏北一眼,才妥协道,“看吧看吧!反正爷身材好,看过的人一般都自卑而死了!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十多个人移步房间,苏芩脱了外褂,眼睛一闭,随大家是看前还是看后。这回,连何佳茹跟伊娃两个女孩子都忍不住好奇,跟进去观摩了一把。

心脏偏厘许的位置,果真有一处印记,红红的嫩肉凸起来,圆形,跟膝盖的枪伤恢复进度差不多。

“不可思议!”几位看过以后,眼里的震惊掩饰不住。

他们其实就想看看伤口是否真的存在,并且靠近心脏位置。这时候亲眼见到了,自然没什么可怀疑的。

几个人出了房门,苏北没说话,等着他们表示。

果然陈昂第一个忍不住了,“能把你炼的药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吗?”

“不能!”苏北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为什么?”几个人齐声问他。

“因为我没有药品注册许可证,药品生产许可证以及药品临床药理证明文件,拿出来,你们会没收掉吧?还会到法院告我的罪?”苏北一脸怕怕的样子。

“呃……那是药品进入市场流通的前提。你这药又没有拿去卖!”谢子文额头挂了黑线,苏北分明是用自己先前说的话挤兑他们啊!

“哦!也就是说,如果我的药进入市场,就得办好这几样证件,是吗?我记下了!”苏北舒了口气的样子。随后返身回自己房间,从储物囊里翻出个小玉瓶,再走回到众人眼前。

“就是这个?”所有的人都眼巴巴地望着。

苏北微微一笑,打开瓶口,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药香溢出,直往人鼻子里钻。

这种药香不同于平时煮中药的那种浓烈刺鼻的味道,而是纯粹的香味,闻着通体舒爽的那种。给人陈年老窖般的沉醉感。

谢子文想伸手去接,苏芩一把给夺过来,“这是我要口服的,你们没洗手,可不能随便捏!”

几个老家伙心急火燎地跑到外边,从院子中的一口小井里,扯水上来,洗净了手,总算可以捧着药丸在手里看。、

这颗圆圆的光溜溜的药丸,通体棕黑色,看着真心像麦丽素之类的东西,可是把它放在鼻尖,那股飘溢而出的味道,实在让人喜欢,闻起来就不是凡品啊!

“这丸子叫什么名字啊?”陈昂问道。

“子息生肌丸!”苏北回答。

“嗯!名字不错!有什么讲究呢?”陈昂再问。

“就是去腐生肌的良药啊!”苏北说的简明扼要。

“嗯……方便透露都什么药材制成的吗?”农业大学教授郑渊博也没办法淡定了。这些人研究各种植物药草小半辈子,见这方面有突破性的东西问世,比谁都感兴趣。

“领导都开口问了,我肯定是方便告诉你们的。这里头有裸花紫珠,空心花……”苏北如数家珍一般把用到的草药全部列举出来,惹地陈昂和郑渊博急急从口袋里找出纸笔记录。

记完以后,又生疑惑,“这些药草很常见啊!把它们排列组合,制造出来的药物多达几十种,好像都没什么特别稀奇的呀?”

“那我就不清楚了!我说了,我是隐世家族出来历练的,现代社会我不是非常熟悉呢!”苏北打哈哈道。

“对现代社会不熟悉?明明说话做事都透着精明啊!”几人在心里腹诽。

“那你可以让我们观看你的制药过程吗?”一位姓赵的干部有些唐突地问苏北。

“抱歉!家传技艺不能外传!”苏北言简意赅地拒绝。

这种丹药不入品阶,治疗的是俗世普通人所受之伤。也是因为十二道天阶包罗万象,所以才有。

修行界法宝,灵器给修士造成的创伤,需要更高级的丹药医治。所以,苏北放心大胆地炼出来,也计划日后上市销售。

不过,用丹炉炼丹还是不能被人亲眼目睹,保留神秘感最好。他的丹炉外壁刻有古武门的图徽,被人瞧见,传出去就麻烦了。而且,除了神棍,拿丹炉炼丹一般都是修行之人做的事,他要暴露自己的炼丹过程,本身也具备很大风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