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9章 不安/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我的朋友,你被罗茜看上了?”鹰听到这个消息简直惊讶的无以复加,甚至还有一点喜出望外,“那我们安全了,绝对的安全了。”

“老实说,你是不是查到我跟罗茜的交情,才特意把苏北安排在她眼皮子底下的?”琼没想到自己许久没见的老朋友现在变得如此狡猾。

“哈哈哈……老朋友还是你懂我啊,罗茜这孩子什么都挺好,就是比较孤高自傲,太容易的任务不接,与其让她满世界去找苏北,我不如把苏北带到她眼前。”鹰为自己的聪明才智高兴不已。

苏北听得云里雾里的,怎么?原来那晚约自己的女郎竟然是奥利集团派来杀自己的杀手?

那自己岂不是等于在生死线上走了一圈?!

“喂!鹰!你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不告诉我啊?我要是真的跟她出去了怎么办?”苏北有些无奈的问道,这个人还真的是放心自己。

鹰摇了摇头,说道,“要的就是逼真,没想到真的让我猜到了,像罗茜这种见惯了各种男人的魅力女郎对于苏北这种初出茅庐的,或许能引起她的兴趣。”

琼轻笑一声,“说你胖你还喘上了,真当自己是救世主啊?”

苏北无奈的摊了摊手,“下一步怎么办?如果是要杀我,那应该不是奥利集团派来的,而是Amos打着奥利集团的名号吧。”

“你怎么这么确定?”琼虽然查到了苏北跟奥利集团之间的种种联系,但是也只是猜测而已,没想到他真的得罪了那头受伤的野兽,当然,关于牙勾的事情,琼还是一无所知。

“什么?!”琼的下巴掉在了地上,“你,你,你身上有牙勾?”

苏北点了点头,脱掉了手套,展示给琼看。

“那,那你不就是奥利集团的少主吗?怪不得老头子不要Amos了,原来是找到你了!”琼有些喜出望外,搭上奥利集团这棵大树,自己以后还愁没好日子过吗?

鹰摇了摇头,“朋友,不是每个人都向往金钱和权力的。”这句话更是让琼摸不着头脑。

“喂!奥利集团的继承者!要是我身上能长出这玩意儿我立马滚去管那老头喊爸爸!”琼认真的模样逗笑了苏北和鹰。

“不是,你们笑什么啊!”琼有些生气的说道,她与苏北不一样,自幼丧父,母亲不知道是那条灯红酒绿的街道里哪一家的妓女,从小是一边乞讨一边打零工,这个世界的艰险,她在太小的时候就体会到了。

金钱和权力能给人绝对的安全感,这一点是什么都无法替代的。

后来来到了赌场打工,到渐渐有了自己的势力,开了这家地下赌场,这一路走来,只有琼知道自己有多么不易。

“琼,”鹰拍着她的肩膀说道,“我无意打击你的梦想,只是苏北兄弟之前从来没有来过格鲁比亚,而且他有自己的人生计划,那牙勾,可能与苏北兄弟特殊的体质有关系,他根本从来没见过那老头,当然也不想要奥利集团这个*烦背上身,这么解释,你能明白吗?”

苏北点了点头,“我是从那里逃出来的,说起来好笑,我是Amos请去给那位老者治病的,发现牙勾纯粹是一个意外。”

琼还是有些不解,“既然你确定自己不是,为什么不给他们说清楚?他们也不能强迫你啊?”

鹰和苏北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

“啊!我忘了!”琼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有的人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任由你怎么解释也不会听,更何况奥利集团之间还有利益牵扯,一定有人是想拉拢苏北,从而把Amos拉下马!”

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琼深吸一口气,“现在你们可以高枕无忧了,罗茜就是这里顶尖的杀手了,她失手的别人不敢接,她看好的猎物,别人也不敢动。”

被称为猎物的人有些不满,“那我们能出去走动一下了吗?”苏北问道。

“可以,但是有一点,不要去任何报刊亭。”琼嘱咐道。

“为什么?”苏北不知道这有什么讲头。

“我怕你看到悬赏自己人头的告示,会害怕,哈哈哈哈哈……”琼一边笑一边走了。

苏北叹了一口气“鹰,你的这位朋友还真的是‘风趣’啊……”

接下来的几天除了罗茜每晚都来这里报道,其他没什么异常。

“哎,我说你小子,拿什么谱?人家看得上你是给你面子,还是个东方人,有什么了不起的!”一个似乎喝醉了的大汉步伐摇摆的走了过来。

罗茜已经走了,出于礼貌,苏北会每天陪罗茜聊一会儿,大多都是在聊罗茜,聊过去接的有意思的活儿,聊那个或者惊险或者精彩的一桩桩一件件,但是唯独不会聊到苏北自己。

“为什么不说说你自己?好像一晚上都在讲我的事情。”罗茜把杯子推给苏北。

“想灌醉我来听故事吗?”苏北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可惜我没有故事,不过我很好奇。”

“什么?”罗茜听到这话来了兴趣,“对我好奇吗?”

“没有拿我的脑袋回去交差,你是怎么跟Amos交代的?”苏北问的非常坦率。

罗茜也没有藏着掖着,“我说我看上你了,准备把你弄到手,然后就带你去我的国家,诶塞俄比亚,并且保证你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到格鲁比亚。”

“就这样?”苏北问道。

“还有补充协议,”罗茜沉了沉声音说道,“如果三个月内你没有答应我,我还是会杀了你,完成任务。”

“哦,这样,”苏北点了点头,“今天还喝‘漾月’吗?”

“这就是你的反应?”罗茜似乎有些不满意,“你觉得我舍不得杀你吗?”

苏北摇了摇头,“我知道你有自己的职业素养,我很尊重。”

“那为什么?”罗茜其实更恨这个男人听到自己的死期就要到了,竟然也不愿意向自己低头。

“我相信命运,比这个更‘死到临头’的时刻我都经历过无数次,怕了太多次,就像你躺在铡刀下,它却迟迟不肯落下,每次都是晃一下就放过了你,你也会有我这样的想法,这次铡刀落不落下,也不是我能控制的。”苏北平静的解释道。

这种奇怪的“铡刀论”她还是第一次听到,一直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的罗茜不是很明白这种理论,但是又隐隐觉得苏北说的是对的。

“你好像真的把她迷住了。”鹰敲了敲吧台说道。

苏北看到是鹰来了,忍不住抱怨了起来,“今天凯伦休班,这里就只有我一个人,你也不知道来帮忙,去哪里花天酒地去了?”

的确是这样,来了琼这里已经有半个月了,每天鹰都是早出晚归,苏北呢,则是睡到下午,浑浑噩噩的被琼刺耳的敲门声喊醒。

“起床了!快来帮忙擦杯子!一个就知道睡,一个就知道往外跑!”因为对内对外,他们都是一副打工仔的模样,自然不能驳了老板的面子。

“冤枉啊……”鹰接过苏北手里的杯子,“过几天你就会感谢我了。”

“什么啊?”苏北觉得鹰这个人就是太爱卖关子了,许多事情原本是为了自己好,但是却事先从来不通知自己,弄得每次都措手不及。

地下赌场因为罗茜每日的到来,生日越来越好,大家只是听说过第一杀手以及她让人过目不忘的容颜,但是真正见过她的人却不多。

罗茜也在这里接了好几笔生意,似乎大家都是各取所需的样子,但是苏北没忘了罗茜之前对自己说的话。

“不跟她在一起,三个月之后还是要杀你?”琼简直要被自己这个姐们弄懵了,这是什么路数。

“不会吧,她能舍得吗?琼,你说呢?”鹰问道。

“这个,我还真的说不好。”琼回身说道,“我只知道一点,这么多年来,罗茜接手的没有一个失败案例,你说,她会不会允许苏北成为自己唯一一个失败的案例呢?”

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上感觉太差了,入夜以后,苏北悄悄来到鹰的房间,“琼这里我们也待了不少时间了,不然过几天我们就换个地方吧?”

鹰打着哈欠,有些不解,“怎么?就因为那个美女?”

“那是美女吗?得不到的就要毁了,蛇蝎妇女还差不多!”苏北提到那个罗茜很是愤慨。

“哈哈哈……”鹰哈哈大笑,“也不能怪人家啊,本来你的命在一周前就该被她拿去换钱了,现在已经拖了一周了,这一周都是白赚来了,偷着乐吧你。”

“谢谢你啊,你的安慰很有效。”苏北不满的说着反话,他不明白为什么鹰这么执着一定要住在这里。

“难道……”苏北有些怀疑的说道,不过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可能。”

“我的朋友,早点休息吧,”鹰很快翻身上床,似乎下一秒就要睡着了,“明天你还要早起洗杯子呢。”

“啊!该死!”苏北只好悻悻的回了自己房间。

这一切都被另一个人看在了眼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