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二男博奕之借力打击!重要通知/闪婚娇妻驾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173:二男博奕之借力打击!重要通知

老爷子们年岁大了,晚上睡得晚,早上起得早。

那怕现在是冬季,五点多,天还黑着呢,老爷子也是到点就起的。

照顾老爷子的依旧是那个乌文山,就住老爷子屋里。

老爷子这边一起,乌文山也跟着起来了。

“小乌呀,昨晚个儿,我快睡前,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昨天晚上动静那么大,楼下的门砰砰砰的让人砸开的,老爷子怎么可能一无所觉?

没出来看,是想着,有什么事儿让小辈们也处理好了,有事儿再说……

但这事儿还是落心里了,早起就想着呢,而且也知道自己睡下后,乌文山又出去了一趟,估计就是看发生什么事儿的吧。

乌文山把泡好的的枸杞水端给老爷子,笑言:“没什么,就是贝贝跟莫扬闹脾气呢,莫扬着急了,来哄咱贝贝呢。”

丁老爷子狐疑的挑眉:“是吗?”

乌文山笑容得体,挑着好话跟老爷子说。

老爷子听到夸自家孙女儿,那是打心底里舒服,好像什么烦心事儿都没了一样。

收拾完,简单的吃了几口面包,喝了杯热牛奶,穿上军大衣,就往大门外走了……

乌文山跟在后面,两人就这么出去了。

出了门,就遇上苏老爷子。

“得,小乌啊,你回去再睡会吧,老苏陪着我就得了。”丁老爷子一挥手,让乌文山再回去睡会儿。

乌文山跟着老爷子几年了,也深知老爷子的脾气,你不能逆着老头儿来,再加上也是有点困,所以就转身回了屋的。

可是,他这一回屋,客厅里就有人,冷面神一样瞪着他。

“老,老……老板。”乌文山脑子里那点儿困意瞬间就没了,结巴的打了招呼。

呼弘济不悦的皱着眉头:“你这天天困也不是个事儿,是不不年纪大了,觉反倒多了,那我不如找个年轻点的伺候老爷子呢。”

乌文山脊背都冒起了冷汗,乌文山原本是呼弘济的司机,曾经也是一个军人来着。

噢,不对,就是现在也还是军人,不过被呼弘济以外调的名义,放到了丁老爷子的身边,多给开了一份工资,收入还不错。

工作内容呢,就是照顾老爷子。

老爷子当兵的出身,没那么多讲究的。

乌文山跟着老爷子这几年,这身材都比以前发福了。

原本挺轻松一活儿的,可是最近是越来越吃力了。

因为大老板(呼弘济)下了命令,一天24小时的跟着老爷子。

最最重要的是,第二天还要把老爷子这一天都做过什么,见过什么人,说过什么话,全都汇总了交上去。

我去,这不就是监视了吗?

乌文山一时还没适应得了这节奏,所以总是丢三落四的,没少挨呼弘济数落的。

这不,被训了,还得把老爷子从起来到现在,说过的几句话复述了一下。

呼弘济听罢,皱了下眉头,吩咐着:“今天找人再来做一下静音处理,务必让老爷子的屋子里,安静到听不到一丝噪音的。”

乌文山站在原地赔着笑脸,目送呼弘济出去晨练,而他自己则打着哈欠想回屋。

这一回身,哈欠还没打完,就看到一身大红色睡衣的丁大小姐丁念涵。

丁念涵笑笑的唤着:“老乌呀,帮我倒杯水呗……”

乌文山听得这声音,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的。

你说能当上大老板的司机,他长的能差得了吗?那要跟老板出去,长的太丑吓着人了怎么办?

所以乌文山年轻时长的还凑合。

就是现在四十岁了,也还是保持着不错的身材,样貌嘛,就那么回事,不是美男,也不是丑的让人看不下去。

乌文山开始给呼弘济当司机时,还没结婚,追过丁念涵的。

丁念涵是长的不错,但也没美的跟天仙似的让人过目不忘。乌文山开始纯粹就是想攀高枝儿,所以就追过丁念涵。

不过,那时候丁念涵一心念着苏鹏,没给过他机会。

可是,这丁念涵最近总是这样,似有若无的撩拨着他,弄的乌文山全身发毛。

他平时在这个家里,就是陪着老爷子,所以家里的一点点动静,他可都看着呢。

就丁念涵跟方葵那龌龊事儿,还是有一次,他陪着老爷子去晨练,半道拉肚子就回来了。

结果,客厅里,丁念涵那脸都杵方葵大腿上呢,干什么事儿还用说吗?

自从之后,乌文山就觉得忒毁三观了,怎么着也是一千金大小姐对吧,怎么就那么下贱呢!

乌文山去厨房里倒了杯水,拿给丁念涵。

丁念涵这女人吧,虽然没长脑子,但这身材还是不错的,凸凹有致,肌肤赛雪,又是特意穿成这样故意撩人来着。

乌文山那手就没忍住,递水杯时,直接擦着前面,把水杯送到丁念涵的嘴边了。

丁念涵那媚眼一勾,就着喝了一口,嘤咛一声,蹭着乌文山,一副发春的模样。

但是这女人也骚得没边了,上去就抓住了他,吐气如兰的喃喃着:“乌哥哥……”

“呃,那个,你,我……你自己喝吧。”乌文山不敢乱动呀,他就是有色心,也没这色胆。

丁念涵却是不放过他的,抓紧了就不放的。

乌文山一副快哭的神色,有把柄在人手上的感觉忒吓人了点,苦着一张脸说:“那个,小姐,你快放开我吧,让人看到了不好。”

这真说起来忒尴尬了点,你说哪儿不好抓的,丁念涵偏偏抓那地儿。

丁念涵还那样,单刀直入就问:“我哥刚才跟你说什么呢?”手上了微微使了一点力,大有乌文山不乖乖说话,就捏碎了他的节奏。

好吧,乌文山总算是知道丁念涵的目的了。

乌文山也不瞒着,不过,这人也精着呢,就拣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说了。

丁念涵有点不太满意,嫌弃的敛眉,把玩着,有点不太情愿的说:“如果,你以后能把我爸的动向,都告诉我,我可以帮帮你,但不能到最后,其它的随你……”

乌文山贼眼亮了:“当真,那……也可以吗?”一只手已经抚在丁念涵的唇边,起了邪念的。

丁念涵几时听过这样粗鄙的话,也就跟方葵亲热时,方葵会说几句,不过,方葵说,那是情趣。

现在乌文山说,她觉得是羞辱,不过还是咬着牙忍了。

方葵这几天又去越X了,那边听说挺乱的,她也担心呀,所以就想着,早点知道那事儿的结果,方葵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她也细细的想过这事儿,她哥对她爸那么好,肯定别有所图。要不然她妈怎么会说以后没她一个子儿的,如果她爸就现在这点家产,没有矿的话,有个屁的好争的。

最可气就是她妈现在中风了,时好时坏的,又见不得气,她也不敢多说什么,真怕把她妈给气死了,以后才没自己好果子吃呢。

“当然,乌哥哥,你要是想的话,妹妹可以帮你的哟……”丁念涵忍着恶心,就答应了。

这可不得了,一下就把乌文山那腿都给吓软了的。

这尼玛的,到底是闹哪般呀,这一个个的都来找他打听消息,呼弘济那是他老板,他说了也就说了。

可是丁念涵也这样,这兄妹俩莫不是在争家产?老爷子不就京都一桩老宅子吗?至于吗?

抱哪颗大树这事儿,几乎不用去想,乌文山就做出了选择。

一本正经的推开丁念涵道:“念涵呀,我都结婚了,你看你要喜欢我。也不是会事儿呀……”

丁念涵瞪圆了眼,喘着粗气,手中的水杯,冲着乌文山就砸去,狠狠的骂着:“什么东西,以后别让我再看着你了!”

乌文山一瞪眼,心里反骂,你才什么东西,骚的贴上来,老子也不稀罕要你的。

两位老爷子训练场里溜弯呢,就遇上晨练的呼弘济了。

苏老爷子笑笑的说:“大哥呀,你看看,你这没儿子,比我这有儿子的幸福呀,弘济天天陪着你呢。”

丁老爷子脸上笑呵呵的,但那笑意却不达眼底,摆着手,一副撵小狗的模样,让呼弘济到一边去跑去。

呼弘济一走,丁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抚在心口处,跟苏老爷子说:“老苏呀,我这怕是时日也不多了,也就几件没了的心愿呀……”

苏老爷子脸上的笑容也没了,换上担忧的神色,一脸不赞同的神色道:“就你操心的事儿多,跟你说了车到车前必有路,你说说你天天想什么呢?”

丁老爷子苦笑一下,继续说他想说的。

“贝贝这孩子呢,聪明着呢,可惜太感情用事了,我最不放心的就是这孩子了。比起老方,我更相信老苏你教育出来的孩子,所以替贝贝作了主,选了莫扬当丈夫。可是老苏呀,你得保证这一辈子都不能让莫扬回意大利的,那个黑坑,进去了,就别想出来的……”

苏老爷子点点头,心里也是恨死前儿媳妇莫月华。你说说,他们这种家庭,你把孩子带到一个黑道头目的身边养。

这得亏莫扬自己争气,未曾参与过。

既然回来了,苏老爷子就没打算让孙儿再进黑坑里去的,所以才在莫扬回国第一时间,就给弄部队里了。

这点想法,丁老爷子和苏老爷子倒是一致的,以他们的家底,就算莫扬一事无成,再养几辈人都没事儿的。

“老方最近在游说他家老大呢。”苏老爷子失笑的摇头。

如果说方家没几个上得了台面的孩子,那么丁老爷子的大孙子方桦算得上一号人物。

家里都从医,这孩子也是医学院毕业,愣生生改行做起了生意,做的那也是风生水起的。

因为生在这样的家庭,你出门做事儿,就是让人打上标签的。所以,不能说完全就是靠自己创下来的,但也算小有所成。

再加上方桦压根就没有避讳家里的这些资源,做生意也是做的医疗器皿方面的。

丁老爷子早先是考虑过方家老大的,就是吧,方家老大这岁数有点大,方家老大今年都34了,而且还离过一次婚的。

离婚不是重点,重点是比孙女儿大了这么多的,而且方家老大性子也有点冷。

之于丁老爷子说,给郝贝选丈夫,就一定要选个爱她的,这样才能护她一生周全的。

所以才选了莫扬的,但是莫扬吧……丁老爷子觉得不如他姐苏莫晓性子好。

两位老爷子说着话,呼弘济就在训练场上跑步呢,这话峰一转就到了呼弘济身上。

“其实弘济这孩子像你家老大,本性不坏的。”苏老爷子这么说时,丁老爷子暗叹一口气:“他有那样的娘,再好的基因也得让败坏掉一半的。”

苏老爷子哈哈大笑,这话说的不错。

而且当年苏韵的事,苏老爷子可还记恨着呼弘济呢,自然不会帮呼弘济说好话的。

天色从朦朦亮,到完全放亮,丁老爷子和苏老爷子一起回到家属院,各回各家。

丁老爷子刚进门,就听到客厅里有小娃儿的吆喝声音。

“小瑜弟弟,下来玩儿呀,你说说你这么大了还睡懒觉呢?”

丁老爷子进门时,就听到卡米尔这么喊着,当下眉头就是一蹙。

裴家那个小娃儿昨晚住在他家了。

“怎么回事?”丁老爷子黑着一张脸问随后进门的呼弘济。

呼弘济一脸茫然,开口就唤方蔷薇。

方蔷薇从厨房里出来,想替郝贝解释,隐瞒一点也好,但丁老爷子现在生气了。

敢情昨晚上的动静,是领家来一个小娃儿呀。

也不是他老头子跟小娃儿闹脾气,实在是这小娃儿身上留着裴家的血,那就不是什么好的。

之后,就跟三堂会审一样。

郝贝顶着大大的黑眼圈儿,抱着还没睡醒的小娃儿就下楼来了,昨晚上小娃儿一直哭,睡着了还作梦,这把郝贝给熬的,不知道几点才睡的。

丁老爷子心疼孙女儿,看到郝贝这神色,就更加来气了,大声的呵斥着:“那小子是没长腿,还是怎么的,这么大了还让人抱的。”

裴瑾瑜是真让这几天发生的事儿给惊着了,昨晚上又被裴靖东给揍了,现在是听到点大声儿就怕,身子一抖,紧搂着郝贝的脖子,小腿跟蚌埠一样,卡郝贝腰上,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老爷子就是一大粗人,粗了一辈子的,这也精细不了的,你说你说男娃娃哭个什么呀!

所以那就是火冒三丈的了,也不顾孙女儿什么想法了,指着黏在郝贝身上的小娃儿就吼吼:“赶紧的,你们一个个干什么的,快把这小娃儿给扒拉下来,哪来的送哪去。”

客厅里,老爷子的怒吼声,小娃儿的哭声,交织在一起,郝贝的眼当下就红了。

你说她就是心疼这娃儿,爷爷就是这么不通情理的。

“爷爷,你小点声儿,你吓着他了。”郝贝一边哄小娃儿一边让丁老爷子小声点。

人们常说呀,老变小老变小,老了有时候就跟小孩儿一样的。

丁老爷子现在不就这样吗?

一听孙女儿偏心着那臭小子,脸色当下就臭了起来,吼吼的更急了:“快点,没听到老子说的话吗?这个家还是不是老子作主了?”

这么一来,自然就有人上前,这还不是别人,是乌文山走过去,小声的说:“贝贝呀,你先把孩子给我。”

呼弘济给方蔷薇使了个眼色,方蔷薇也跟着上前,劝着郝贝:“贝贝,妈妈帮你抱他,你先去跟你爷爷道个歉去。”

郝贝不领情,小娃儿更是不松手。

这边闹着呢,卡米尔则悄然的往后退了几步,走到了门口,小眉头一皱,看到郝贝和裴瑾瑜此时被人‘围攻’的模样,凤眸暗了一些,却也是无奈的转身走出了小院。

客厅里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丁老爷子和郝贝身上。

呼弘济则是状似无意的往门口瞧了一眼,看到的正是卡米尔离开的身影,眉心轻拧两分,周身散发出不悦的气息来。

“我还就不相信了,养你们这些人是做什么吃的。”丁老爷子气呀,就自己上前去扯小娃儿。

小娃儿处在这样的环境中,你想吧,多可怜,就是死抱着郝贝不松手。

郝贝也是心里难受,你说就一小娃儿,你们一个个的至于这样不放过一个孩子吗?

所以老爷子来扯小娃儿时,郝贝就冲老爷子吼了:“爷爷,我要连个孩子都接受不了的话,那连我也一起赶出去吧,他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丁老爷子一听,脸就更黑了。

心想,这丫头这点不好,得治治她。

你说要是你生的娃,爷爷就是再恨裴家,也就这么回事了,可是不是你生的对吧,别人的孩子,你敢这样威胁你亲爷爷的。

火大的结果就是撕扯上了,郝贝就觉得这会儿,这家哪里是家呀?

简直就是赶尽杀绝的地狱还差不多。

“你这丫头怎么好赖话不听呢,你听爷爷说,你以后还会有自己的孩子,你说说你把人家的孩子自己养着算怎么回事儿?”

“我就不,大不了我以后不生孩子了。”

“不生孩子,你同意,莫扬能同意,莫扬就是同意了,你让人家老苏家绝后呢?”丁老爷子吹胡子瞪眼晴的,真想一巴掌打醒这丫头的。

“那我不嫁莫扬不就行了。”郝贝张嘴就来,这完全就是话赶话,赶到这份上了。

“不嫁?不嫁莫扬,你嫁谁?就裴家那祸害的家里,能生出什么好东西来……你嫁那孬东西的?”丁老爷子是早就看出来了,这爱屋及屋呀,孙女儿这是舍不下裴家那小子的。

郝贝不爱听这话,直接就说:“爷爷你说话就说话,别夹枪带棒的。”

丁老爷子就见不得有人为裴家的人说好话,而且他也没说错的,这裴家从老到小,就没一个好东西的。

“我说他们裴家没一个好东西,都是孬种就都是孬种,你要还认我这个爷爷,就把这小东西给扔出去。”

郝贝的身子僵直住,脑袋轰轰作响,小脸也从红转成白,她很想回一句这是个小人娃儿,不是什么阿狗阿猫的,可不可以照顾下孩子的感受。

裴瑾瑜自郝贝的肩膀处抬起头来,小眼红的像小免儿眼一样,嗷嗷的冲丁老爷子吵道:“我不是孬种,你才是坏东西,你欺负我妈妈。”

小娃儿一边说着,还伸手冲老爷子那边比划着,大有要跟老爷子打一架的模式。

老爷子让气乐呵了,你个小东西的,还想跟老子打。

“爷爷,你别生气,贝贝不是有意说这些话惹你生气的。”一道温润的嗓音自门口响起,是莫扬。

莫扬不知何时走了过来,连他什么时候来的,估计都没人注意到。

郝贝听到莫扬的声音,茫然的抬眸,想寻一丝支持。

可是莫扬没有看她,就扶着丁老爷子去那边沙发上坐,并把带来的专业医药箱放下,给老爷子量血压。

看着仪表器上的数字,莫扬皱了下眉头,尽量放缓了语气开口说了结果。

“爷爷,吃点降压药吧,高压139,低压88,不能再生气了,我再给你听听心脏。”

莫扬这边说着,呼弘济就吩咐方蔷薇去拿老爷子的备用药去了。

丁老爷子喘着粗气,已经是尽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了,但这身体哟,就跟不是自己的了一样,无法自控的。

方蔷薇拿了药,莫扬看了,挑了几样,给丁老爷子服下,这才松口气一样的,站起来,冲丁老爷子一鞠躬道歉着:“爷爷,对不起,都怪我不好,昨天是因为……”

莫扬说话不急,方式也用的好,上来就道歉,说是他的错,又把昨天晚上的事儿简单的说了一下。

最后才说:“所以,爷爷,你别怪贝贝,贝贝会这样做,也是因为她心底善良……是我没有考虑周到,我这就把孩子带我家去,保证不让爷爷你看到的。”

说罢没给老爷子说话的机会,又走到郝贝跟前,要从郝贝的怀里把小娃儿抱过来。

小娃儿却是不领情的,啪的拍开莫扬的手:“你别碰我,我不喜欢你,就是你想抢走我妈妈的……”

原本这事儿,爷孙俩吵,再吵也是一家人的,就差一个台阶下的。

这丁老爷子跟郝贝都是倔强的主,没人指望他们谁能低头认错,所以莫扬刚才番作为,算是把这个台阶给他们摆这儿了。

可惜呀,小娃儿这一不领情。

丁老爷子就跟让点了的炮竹一样,蹭的一下站起来,指着小娃儿就吼吼:“你个小东西,我告诉你,我的孙女儿,绝对不会嫁给你家裴家的任何一个人!”

小娃儿吓的瑟瑟发抖,但依旧是一脸战斗的神色,不服气的回击道:“可是我妈妈就是喜欢我爸爸。”

轰隆隆!

郝贝让雷的外焦里嫩的,又成了所有人眼中的目标物了。

莫扬的眼底忽明忽暗的,让人辩不清他此时的想些什么。

方蔷薇一看莫扬这样,心中就直怦怦的,真是恨死了这女儿的不争气,你说为个别人的孩子,你至于伤害这些对你好的人吗?

“贝贝,听莫扬的话,这孩子呢,不能养在咱们家里,你跟裴靖东已经没有在一起了,就别再掺合着了。这几天你跟莫扬就去看看房子,就是墨香苑选一套,当作你们的婚房,结婚后就搬过去住。”

墨香苑是距离家属院不远,就隔了一条马路的高级公寓小区,方蔷薇这昨晚上就有这想法了,搬到高档小区里,隔的远了,兴许郝贝的心就不在裴靖东身上了。

“你们怎么就听不懂,我妈妈是不会跟莫叔叔结婚的。”

裴瑾瑜这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节奏,又扔了这枚炸弹出来。

生怕别人不相信他说的话似的,又补充了一句:“昨天晚上,我妈妈跟我爸爸说的。”

这还不算完,又把昨晚上郝贝原话重复了一下。

连郝贝当时着急,说的那句他妈的都带出来了。

那效果,可想而知,所有人看向莫扬时,都是带着一种安慰和同情的。

郝贝无力的垂下头来,觉得特别的无力。

既然这样了,那就这样吧。

莫扬站在那里,满脸受伤的神色,这话他自己听过一次,和在众人面前又听一次,那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吞了下口水,觉得嘴巴里的味儿都是苦的。

伸出舌头舔了下有点干掉的唇片,叹了口气,看着郝贝问:“贝贝,你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我吗?”

郝贝抬头,就看到莫扬这样,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难受,你说她当时就是着急,大脑一热,就说了那话……

“莫扬,我……”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莫扬又是一叹气:“贝贝,今天当着爷爷和方姨的面儿,我就要你一句话,你真的没有想过要嫁给我吗?告诉我实话,如果没有,那么我们的婚约就取消,你放心,我不会再缠着你。”

郝贝有点懵了,不过她遵从心的安排,开口道:“莫扬,对不起,我是真的真的有想过要嫁给你的,但……”

“不要说,这样就足够了。”莫扬倏地上前,把郝贝给抱在怀里,连带着把小娃儿也抱在了怀里。

深情无限的说:“只要你想过嫁给我就可以了,如果婚姻中的爱情,一百分是满分的话,那么你只需有这一分的想嫁给我,其它九十九分,我来完成。”

不得不说,莫扬很懂郝贝。

知道郝贝的所有喜好,潜移默化在也在让郝贝慢慢的习惯他。

是个女人都矫情,喜欢一些酸酸腐腐的爱情宣言,为此,莫扬还专门去百度了很多这种,类似于最容易感动女人的爱语,这样的贴子,去看了许多,记在心间,时不时的就来上这么一句。

你别说,效果嘛,莫扬自认为还是有的。

就如这会儿,郝贝没有反对他的话。

那就等同于默认了。

因为莫扬的安抚,郝贝静了下来,抱着小娃儿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又去厨房给郝贝和小娃儿拿了点吃的东西,让他们在这儿吃。

莫扬则去跟丁老爷子谈判去了。

谈判的内容自然就是关于裴瑾瑜小娃儿的归属问题。

莫扬的意思是,郝贝喜欢,而且小娃儿也很可爱,能不能让爷爷通容一下的。

丁老爷子这就有点看不透莫扬了,你说有人会大度到像莫扬这样的吗?

帮情敌养孩子,还当亲儿子养,这就是惯着郝贝,也没有这样惯的呀。

郝贝听着莫扬的话,那真是越听越内内疚的。

她就是喜欢这两个小娃儿,她第一眼看到裴瑾瑜时,心里就是暧的,总觉得跟前辈子的缘份一样。

于是小声音的跟裴瑾瑜说:“小瑜,待会儿要跟莫叔叔道歉知道吗?你刚才那样很没礼貌。”

小娃儿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低了头,小声的说:“妈妈,我就是不喜欢你跟别人在一起。”

郝贝失笑:“小傻瓜,妈妈就算是别人在一起了,也会一直爱你的。”她以为孩子是在争宠。

不妨小娃儿会抬头叹气地说:“可是我怕别人会打你呀,妈妈一直跟我在一起,我不会打妈妈的。”

“啊……”郝贝惊呼,这从何说起呢?

小娃儿这话,丁老爷子和莫扬也听到了。

丁老爷子本来有点松动的神色,又坚绝的不同意了。

昨天裴家发生那事儿,别人不知道,住邻居,丁老爷子还是听到动静了的。

裴家那女人(贺子兰)让抬出来时,听说被打的挺惨的!

丁老爷子的脸顷刻间就乌云密布,带着股咬牙切齿般的恨意,一锤定音:“不行,坚决不行,必需送走。”

好了,如此强硬的态度,莫扬也表示很头疼。

丁老爷子就这模样,方蔷薇过来劝,说是先吃早饭,吃完了再说……

老爷子不干,气得早饭都不吃了……

呼弘济一直没有说什么,就任这争吵继续,一直到丁老爷子说早饭也不吃时,呼弘济就火了。

拿出手机就给裴靖东打电话。

“过来,把你儿子带回家去,我们丁家不欢迎裴家的人过来。”

裴靖东接到电话时,也是刚起来,这通电话来,把他也给惹火了,带走就带走。

直接顺着丁家的三楼就下来了。

你说他这么大摇大摆的从楼上走下来的,可把丁老爷子给气得胃疼。

客厅里,莫扬跟郝贝还裴瑾瑜坐在一起,颇有点一家三口的架式子。

裴靖东瞅着眼有点疼,心中却是有点飘飘然的,莫扬你丫的别得瑟,郝贝现在跟你坐一起又如何?她这心是在爷这儿的!

可惜呀,裴靖东估计有点没睡好,这会儿还在作梦呢。

因为刚才莫扬已经跟郝贝说了,老爷子现在的血压已经是高血压的前奏了。

一般正常高压130,低压85,到140和90时就是高血压了,老人家本来就身体不好,血压要再蹿起来,随时都可能有危险的。

莫扬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郝贝你要真是为了一个孩子,把你自己亲爷爷气出个好歹来,你心里能好受吗?

所以,郝贝这会儿出其的听话了。

不闹了,不吵了,因为莫扬说了,他会处理好的,她就相信了莫扬。

却不知,莫扬这是打算把裴靖东给气死的节奏!

丁老爷子指着裴靖东就开骂:“没教养的东西,谁准许你走我家过的,我家的钥匙你怎么会有。”

裴靖东最讨厌别人指着他骂了,不过这是郝贝的爷爷,他也就忍了,可老头儿那副鄙视的神色,他是看不过眼的,故意气人一般的就开口了。

“噢,钥匙呀,贝贝,钥匙我还给你了,以后你别再找我了。”

“……”郝贝猛然抬头,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她什么时候给过这男人钥匙了。

得,她为自己刚才的犹豫而脸红,这男人哪儿好了,哪儿值得自己留恋了,这又一比较起来,还是莫扬好呀。

呼弘济则不管他们这些的,直接就跟裴靖东说了,你那纸法院给的判决书的事儿,咱们得重新来弄。

这不是郝贝生的孩子,凭什么把抚养权给了郝贝的。

裴靖东点了根烟,大大咧咧的坐在丁家的客厅里,也不搭话。

临到最后了,人家才大爷似的说了句,这是法院判的,郝贝同意的,你们要能让法院改判,郝贝没意见,那儿子我就接走。

裴靖东这嚣张的态度,真是把丁老爷子肺都要气炸了的。

不过,好在,裴瑾瑜被暂时的接走了。

小娃儿泪眼汪汪的,被裴靖东抱走时,还一直拽着郝贝的衣角不松手,母子俩就哭的跟生离死别了似的。

郝贝一直送到小院门口,裴靖东这才吐了烟头,闷声的说了句:“郝贝,你记得你自己说的让我把小瑜给你养,你自己说的你不会嫁给别人的。”

“……”郝贝哑然,养小瑜这事儿,是她说的。可是她什么时候说不嫁给别人了。

裴靖东看她这神色,心间瓦凉一片,瞬间就怒了,果真是个没心肝的女人!

狠狠的剜了一眼郝贝,冷哼一声音抱着小娃儿回家了。

郝贝站在原地,的想着裴靖东临去时那一眼,怎么就有种怨妇的味道呢。

客厅里,丁老爷子已经开口了。

“弘济呀,昨天家属院出了那么大的事儿,军区政治处就没人知道吗?”

呼弘济一脸茫然的神色,问出了什么事儿。

乌文山就把昨天裴家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

呼弘济一副恍然大悟的神色,跟丁老爷子说他知道了。

莫扬倚在门口处,把这客厅里和小院外的景色全收在眼底,心中则是冷笑连连:裴靖东,你顾老又顾小,总会有一失的。

两天后,周一。

集团军政治处就来了两个人,把裴红军给带走了,说是关于个人作风问题的一项调查。

裴靖东接到柳晴晴的电话时,一下就懵了。

电话里还传来柳晴晴的哭声:“裴哥哥,怎么办怎么办?奶奶刚才差点晕过去了……”

办公室外,苏莫晓看着找过来的集团军纠风办的人,皱起了眉头,不过人家手里拿的有审查令,自然是带着去了裴靖东的办公室。

裴靖东电话还没放下,看到来人,心中啪嗒一下,这他妈的谁干的损事儿!

“裴靖东同志,这是关于你父亲生活作风问题的审查表,这张是关于你……”过来的两个工作人员,把两张审查表往裴靖东办公桌上一拍。

裴靖东跟裴红军都被约谈了,名义上是约谈,可实际上就是那么简单的了。

上次秦立国出事儿,就是这样的约谈,之后好在没事儿,也去封闭性又学习了一个多月。

裴靖东轻眯了虎眸,眼中是深不见底的墨黑之色。

虽然家里是出了点事儿,但这种事儿,也不是什么罕见的。

谁能保证其它人没有过类似的违纪情节的,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没闹开就没人管。

贺子兰的事儿,他自认为跟医院那边的关系已经处理好,而且贺子兰现在也对外说是撞的,没敢说是家暴。

一切都妥妥的,而且他查的事儿,也有点眉目了的,却在这节骨眼上,要来拘他,可见这背后之人的手伸的够长的呀!

展翼是送了两个小娃儿去学校后,才回办公室的。

刚到单位就听人们议论纷纷,说什么裴家这次是要他大霉的了,各种的说。

展翼脑袋一下就懵了,一路冲到裴靖东的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

裴靖东就站在屋子中央,那两个工作人员,已经在把裴靖东办公桌上的电脑,还有一些文件全部装了起来。

办公室的外面还围了不少看热闹的同事。

展翼红着眼扒拉开人群,怯生生的喊了声:“哥……”

两个工作人员,看到展翼,皱了下眉头,提醒裴靖东这个时候,最好别跟任何人多作提示的,以免连累他人。

裴靖东笑了笑,说知道了,就跟展翼交待了下,让带好两个孩子,并嘱咐一个星期后是其母裴静的忌日,让展翼带两个娃儿回南华去。

片刻之后,裴靖东被带走了。

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展翼颓废站在那里,身影落寞又悲切。

苏莫晓是来锁办公室门的,看到展翼时,叹了口气道:“你还是听老大(裴靖东)的话,一周后带孩子们回江州吧,我会帮你申请调令。”

展翼狠狠的白了苏莫晓一眼:“不用你假好心。”他要想办法救他哥。

依旧是0点,大家多多留言O(∩_∩)O哈哈~

已经和编辑说好改书名的事儿了,先提前通知下:如果顺利,周一可能就改成新的书名《闪婚后爱之娇妻难为》大家到时候别找不到地方啊~(>_<)~记清了静哥的笔名【心静如水】这么好记的笔名是吧,\(^o^)/~记清了哟,千万别下架~\()/~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