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心不悔青春作证 大结局下 已出版/药女晶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晶晶缓缓道:“不瞒您说,我与焱哥哥早就为咱们李家想到了一个去处,就是这里。”她手指落在了与福建道隔海相望的一片陆地上。

这片陆地在李晶晶的前世古代叫作琉球,现代称为宝岛,拥有山地、丘陵、盆地、平原四大地形,耕地占两成,降水丰沛,气候湿润,四面环海,海岸线总长达十六千米,除了没有矿产,森林树种及渔业资源都非常丰富,然而今世这里还没有被朝廷派军队前去占领,是片连名字都没有的荒地。

李炳眼睛一亮,忍不住大笑几声,道:“你们夫妻与我不谋而合。”

李晶晶道:“这是个极大的岛,听说里面有个日月湾,我和焱哥哥把它叫作湾岛。”

南海大片陆地至今为止没有建立国家,矿产沉睡在地下。湾岛没有矿产,可以到南海的陆地去寻找。

李炳兴致勃勃,激动地道:“好。我们李家以后就把家族迁到湾岛。”

“爷爷,几年后我与焱哥哥不会去北地。”李晶晶定定瞧着李炳,不容置疑地道,“我们会去鲁地。您与奶奶、我爹娘、兄弟都跟我们去鲁地,而后派奴仆到湾岛建族,等着焱哥哥在鲁地治理满十年,就全部迁到湾岛去。”

李炳坐下来闭目沉思。

李晶晶附在李炳耳边,道:“北地的土壤已有了质的改变,只要农民不偷懒,种什么都能填饱肚子。本朝人才济济,不是只有焱哥哥。北地就让陛下派别人去建功立业。”

她离开之后,心里暗喜,立刻去跟贺氏说了此事。

贺氏大喜,道:“长安虽是繁华,然伴君如伴虎。我们李家不可能世世代代拥有这般滔天的富贵,趁着还有圣眷,赶紧寻个安全的地方迁出长安,这才是上上之策。”

李晶晶激动地道:“娘,你刚当上女学的大博士,竟是也同意离开长安去湾岛,太好了。”

贺氏目光宠溺,笑道:“什么事都没有家族的事大。”

李晶晶柔声道:“娘,您得好好劝劝爷爷,别让他带着奶奶去海外寻宝。”

贺氏点头,道:“此次我要叫上你婶婶。”

李去病从金城书院调到了长安书院,他的家人自是跟他回到了长安。

次日,贺氏派大奴婢把狄玉蓉请来,妯娌之间的关系很好,狄玉蓉对贺氏一直心存敬意,凡事都以她为主。

两女去见了李炳,把该说的话都说了,也没见他点头。

不过,自此李炳不再跟李晶晶提去海外寻宝的事。

年初六,贺继业与邓琳大婚。

新人将住在贺宅,仪式也要在那里举办。贺宅就是贺家的老宅子,那是当年何敬焱与李晶晶定亲时下的聘礼。

新娘子邓琳从几千里之外的北地邓族而来,一路严寒,还被大雪阻了三天,前日刚抵达长安,还没有歇过来就要进行人生中最大的大婚仪式了。

她跟贺继业拜堂之后,就被送入洞房。

贺继业掀了盖头,见到邓琳的容貌,有些惊艳。

屋里屋外起哄的人有几个是贺继业的同僚,喊着让他去前面敬酒。

贺继业春风得意,笑呵呵跟着众人离开了洞房,竟是把邓琳抛下不管不问了。

“弟妹,稍后你要与业郎去喜宴上敬酒,快先把这些点心用了。”李晶晶奉贺氏之命,特意赶过来给邓琳送来几样点心,又是嘘寒问暖,令她心生感动。

邓琳眉眼非常清秀,一身喜服,楚楚动人,让人移不开眼睛,她小口吃着点心,柔声道:“谢谢姐姐。”

李晶晶低声道:“业郎性子古板,甚至有时迂腐了些,根本不懂温柔体贴。”

邓琳性子活泼开朗,跟族人学了一些武功防身。几年前邓族的叔叔、哥哥来长安参加科考,邓琳跟随而来,那次贺继业考取了长安县试秀才头名。她跟着叔叔、哥哥来到李家,见过有些书呆子气的贺继业。

后来她听说贺继业将四书五经倒背如流,觉得他傻到迂腐。

再后来贺继业创造了标点符号,成为载入定朝史册的人物,一下子改变了在她心里的形象。

邓琳轻声道:“他的心思都用来做学问了。”

李晶晶见邓琳护着四弟,心里很高兴,笑道:“你若是受了委屈,不要放在心里忍着,直接跟他说出来。”

李晶晶跟何敬焱成亲十年,曾经与他为陇北政事及攻打土番、回纥、匈奴等发生过一些矛盾。

何敬焱像许多男人一样选择沉默,不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李晶晶就逼着他说出来,而后跟他沟通。

李晶晶认为,夫妻间不要有隔夜仇,有了矛盾,当天就要解决,不要拖到次日,更不要冷战回避或是向长辈告状闹得人人皆知,伤夫妻感情。

邓琳点头道:“我听姐姐的。”

李晶晶离开洞房时,贺继业满身酒气正好进来:“姐姐。”

李晶晶嘱咐道:“你好好待琳娘,稍后不许让她多饮酒!”

贺继业笑着点头,搓着手快步走到邓琳身前,有些激动地道:“我带你去前面认亲。”

邓琳寻思到了夜里再跟贺继业好好说说把她抛下不管的事,好让他不再犯。

前来送嫁的十几个邓族人跟李家人都熟悉,特别是跟曾经在北地打仗的李炳、李云青、何敬焱更是有些亲昵,因此在喜宴上轮流上,要把三人灌醉了。

邓家人笑道:“焱王,听闻公主不让您多饮酒,可今个是公主的四弟大婚,这样大喜的日子,想必公主不会管着您了。”

“我稍后还得带三个儿子,不能喝太多。”何敬焱把三个孪生子抬出来做挡箭牌。

众人原来听说何敬焱带小婴孩并不相信,今日从他本人嘴里听到,算是信了,万万没料到定朝大名鼎鼎的阎罗王还有慈父的一面。

次日,贺氏、贺慧淑作为贺家的两位长辈,喝了新媳妇敬的茶,在贺宅设有祖宗牌位的房间举行了认祖仪式,将邓琳的名字写进了族谱。

贺继业已为人夫,气质里又多了一分沉稳。

邓琳跪下磕头,肃容道:“媳妇定当为家族开枝散叶,协助夫君振兴家族。”

贺氏、贺慧淑为了贺家努力了这么年,激动落泪,期盼着小夫妻生儿育女,兴旺贺家。

宫里下了圣旨,何义扬竟是册封贺继业为从三品的侯爷,同时册封邓琳为从三品诰命夫人。

定朝帝国建朝以来,只有立下赫赫战功的人才能封侯。贺继业没有参军,从未上过战场,得此殊荣,实在是让人出乎意料。

一些官员嫉妒无比,在早朝时上了奏折,联名劝何义扬撤了贺继业的侯位,以平众怒,显示公平。

“本朝已进入昌盛时期,无仗可打。”何义扬停顿一下,道,“贺侯创建标点符号,有利于我朝向天下推广文字。贺侯年龄虽小,已有大儒风范,立下此等大功,朕封之侯位有何不可?”

狄玉杰、秦敏业等官员纷纷出列赞同,把那些官员说得哑口无声。

贺继业得知后,十分感激,去皇宫拜谢何义扬。

“业郎,几年前你献出标点符号时,我就想封你为侯,那时你还只是个举人。”何义扬伸手拍拍贺继业的肩膀,道,“如今你已有了状元的功名,又在书院里任了师长,我封为你为侯,阻力就小多了。”

贺继业激动地道:“臣多谢陛下赏识厚爱。”

“我有个想法,要让天下人人皆知本朝。”何义扬笑道,“这件事,你看看有没有法子实现。”

贺继业带着艰巨的任务回到府里,跟邓琳说过之后,去见了贺氏、贺慧淑。

贺慧淑道:“本朝国力今非昔比,特别是军队已经名扬四海,然而各国知道本朝的人都是出自皇室及贵族,百姓是不知晓的。”

贺氏道:“可以将本朝的事编成通俗易懂的故事、歌谣传到各国去,这样民间就能知道。”

贺慧淑补充道:“如果是书籍,最好是图文并茂。”

李晶晶听说贺继业准备用十年时间将本朝的诗歌、传说翻译成各国文字再配上图画,道:“天下各国的文字都不同,四弟要将所有国家的文字都学会,这份差事看着容易,实则极难。不过,如果成功了,四弟的名声将远播天下。”

何敬焱道:“有志者事竟成。四弟毅力远超常人,又极守诺言,为夫认为他能成功。”

“你倒是没有小瞧他。”

何敬焱将李晶晶搂入怀里,笑意浓浓,道:“他是娘子的四弟,为夫从不曾小瞧他。”

没过几日,李云飞与牛煜丽大婚。

牛族的人几乎都到了长安,便连外嫁到皇室的牛老王妃也特意从南地赶回来参加。

牛老王妃已经年过六旬,因保养得好,满头乌发,眼角的皱纹不多,看上去顶多四十几岁。

前些年她为了儿孙的亲事及封地操碎了心,如今儿孙都大婚了,她终于可以松口气享享清福。

她看着曲氏、贺氏忙得团团转却是满脸的喜气,跟慕容英笑道:“先生家里的喜事一桩接着一桩,下一个要定亲事的就该是曼娘了。”

李曼曼是李去病的长女,也是李坤的堂姑,今年刚十岁,向她提亲的人已经踏破府门。

慕容英凑到牛老王妃耳畔低语道:“我想让国郎娶曼娘。”

“那可得抓紧。”牛老王妃想到刚才看见的那个容貌普通却浑身透着机灵劲的少年,心说:以先生的眼光,只怕瞧不上木思国,不会把孙女曼娘嫁给他。

慕容英面色惆怅,道:“我与你大哥带着国郎去金城住了几年,都没能说服先生。”

牛老王妃只能劝慰道:“儿孙自有儿孙福。大嫂,国郎是有福之人,他的亲事肯定会是好的,你莫多想了。”

少时,鞭炮齐响,李家人将牛煜丽迎进府门,新人拜堂成亲。贺氏、李老实受了新人一拜。

李晶晶瞧着贺氏眼睛隐有水光,知道是喜极而泣,心说:娘共生了我与哥哥弟弟五个儿女,直到今日我们才全部大婚成了家。这几日四弟五弟先后大婚,娘实是累狠了。

贺氏像是感应到了,抬头望向站在人群之中美艳动人的女儿,欣慰地一笑。她操持儿女的亲事,不以为苦,反以为乐。

“娘,把这杯参茶喝了。”李晶晶亲自端了一杯茶送到贺氏嘴边。

一晃眼便到了开春,长安书院开学,万众瞩目的女学迎来了第一届女学生。

一百二十七名出自定朝权贵人家的女学生穿着统一的紫色长裙,参加了入学仪式。

出自皇室的何盈、何湘湘、何玲玲及一字并肩王府的李曼曼赫然在列。

女学除去传授四书五经、琴棋书画,还有骑术、射箭、基础医药知识等。

李晶晶带着三个小宝宝,没有工夫前来传授基础医药术,这件事就由何义芸去做了。

次年秋季,何敬焱一家人去了封地鲁地,哪知刚走不到一个月,匈奴王朝暴发内乱,几支匈奴军队为了存活下来,潜入定朝帝国的边境抢劫。

何义扬下令何敬焱带着虎奔军前去匈奴王朝平乱。

何敬焱带着年仅八岁的长子何煜、二子何腾出征。

焱王府设在了鲁地的胶州(现在的青岛),紧挨着大海。

胶州附近有许多的海岛,隐匿在几座海岛里面的千余名倭寇是几年前从倭国逃出来的流兵。

他们得知虎奔军不在胶州,便起了抢劫焱王府财宝的心思。

这一日深夜,天降大雪,海风刺骨,寒冷无比。千名倭寇上了岸,潜进村子,正要屠杀村民抢了衣物好明日混进胶州城,突然间四面八方传来几千名男女愤怒凶狠的吼叫。

“吾等奉护国公主之令斩杀倭寇!”

“一个不留!”

原来何敬焱还未到鲁地时,就开始想办法除掉倭寇,早在去年就派出细作混入倭寇住的海岛。

这次他走之前布置好兵力,下令细作去说服倭寇头目出海岛攻打胶州,来个引蛇出洞。

今晚前来剿灭倭寇的正是两千名虎奔军及五百名护国公主的亲兵队。

倭寇虽凶狠,然比起虎奔军就差远了。

亲兵队在陇北时,曾轮流被李晶晶派到边防打仗,有杀敌的经验,又配有天下最好的兵器,战斗力远胜倭寇。

一个时辰之后,千名倭寇九成被斩首。

几十名倭寇逃得快,跳进了海里,不过这样冷的天气,方圆几十里的海岸线被封,又没有海船与食物,他们也只有死路一条。

李晶晶下令将倭寇的人头割下来,堆在胶州城门外七天,彰显焱王府威严。

鲁地的百姓恨不得食倭寇的肉,听闻此事,个个拍手叫好,甚至有人赶百里的路来拿石头打倭寇的人头泄愤。

焱王夫妻刚到鲁东,就除掉了千名倭寇,一下子在百姓心中树立起威望。

次年春季,何敬焱与两个儿子班师凯旋,这回虎奔军直接把匈奴王朝打得请求撤回国号归属帝国,只要每年给点粮食糊口就行。

又过了一年,李晶晶的堂妹李曼曼与木思国大婚,堂弟李云风与白族嫡女定亲事,而后她的大侄子李坤与狄玉杰的女儿狄珍县主定亲。

狄珍的生母何盼公主乃是何冬嫡亲的孙女。何盼的生父何义轩在世时是李炳的大弟子。狄珍与李坤的亲事正是由李炳定下的。

何敬焱一家返回长安参加李曼曼的大婚仪式。

李晶晶已从贺氏的信里得知李炳看中的是木思国的才华及对李曼曼锲而不舍的态度。她亲眼见到李曼曼上了花轿,心里默默祝福。

贺氏跟哭得稀里哗啦的狄玉蓉笑道:“一晃眼,孩子们都大了。”

李晶晶有些感慨地走出大厅,见何敬焱眉飞色舞,后面背着一个小宝宝,肩上坐着两个小宝宝,正在院子里飞跑逗他们开心,还旁若无人地高声道:“娘子,你信不信为夫能再背着你。”

何凯疯得满头大汗,尖叫道:“娘,让爹背着你,你再背着六弟。”

屋里传来曲氏、贺氏、狄玉蓉的笑声。

“人来疯!”李晶晶可丢不起这个人,嗔怪地白了何敬焱一眼。

何敬焱把三个小宝宝逗开心了,赶紧过来哄李晶晶。

“娘子,你怎的不说话?”

“我在想,几年后儿女该定亲的事。”

“那还早着呢。”何敬焱俊脸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眼睛晶亮,道,“姻缘天定。当年为夫的亲事难得很,后来娶了娘子,人人都道是天作之合。”

李晶晶想着成亲这些年无论是在何敬焱跟前还是在婆家,都未受过一点委屈,还有了六个聪明可爱的儿女,不由得莞尔。

何敬焱紧紧握住李晶晶的柔荑。

------题外话------

我们的《药女晶晶》终于成功出版,出版名《君心不悔,青春作证》,内含独家2万字的番外及漂亮书签,在当当网自营店有销售,6。5折,51。9元,现在是新书正在冲榜,需要大家支持购买。当当网送货不到的,可以到淘宝天猫悦读纪官方网站购买。

我2008年到的潇湘,一晃眼过去7年多,这本书能出版是我们大家一起的努力成果!非常感谢姐妹们!

我在新浪有认证微博,http://weibo。com/u/2735334415大家可以去加一下。

请wsj77、qianjing、倪嗳850218、12345lory速联系我的微博并私信发潇湘会员名字的截图,我有事找你们。

==

推荐我的新文《厨后灵泉》,1对1美食宠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