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矛盾/绝望教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外面关瑶拉着苟红云,一边微笑一边走着。谁也没有发现,一双冰冷嗜血的眸子正注视着她们。

女生之间,似乎有源源不断的悄悄话。

“张伟对你怎么样?”苟红云说道。

“还不错啊,怎么了?”关瑶说道。 宏讽讨才。

“你们两个睡在一个房间,就没有发生过什么。”苟红云一脸坏笑的看着她。

“没有拉。”关瑶羞涩的摇摇头。声音带着幸福道:“他说要结婚的时候在跟我做。所以我们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哇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约定。再说现在是什么时候,我们随时都有可能会死的。”苟红云一脸惊奇道。

“这也没有办法。”关瑶小声说道。她们两个说说笑笑,而在她们身后,跟着正是叶若雪。此刻的叶若雪身体玲珑,全身笼罩着一层神秘气息。

听着她们的对话,叶若雪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声音喃喃自语道:“哦,现在还没有做吗,这倒是个好消息。”

两个人说说笑笑的来到了走廊之中,这里是四楼。周围都是金碧辉煌的壁画。她们两个并没有注意道,身后有人跟着。依然在行走着。

“咦?你快看!”苟红云的声音突然响起。

“怎么了?”然后关瑶才抬起头,看见在墙壁上的图画。正画着一副耶稣画像,看起来格外逼真。

“没什么,我刚才看见这幅画的眼睛,似乎在转动。”苟红云小声说道。在她说话的瞬间。在墙壁上的耶稣画像眼睛似乎闪动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呆滞的状态。

“你肯定是搞错了。画的眼睛怎么可能会转动。好了时间不早了。咱们快点回去吧。”关瑶说完,拉着苟红云的手就要离开。

而身后的叶若雪躲藏到了一边,看着他们两个离开后。叶若雪才松了一口气。然后从暗处走出来。目光闪烁的看着她们的背影。

然后重新来到了这幅画像面前,果然如同苟红云所说。画像特别逼真,尤其是那双眼睛。想到这里,她伸出手,幽紫色的太刀从她手腕中一闪而过。

紧接着伴随着一道横扫。在画像的眼睛处直接被撕裂。然后画像上面竟然正慢慢渗出血液出来。不过随后,血液开始逐渐消失。而画像的竟然开始在逐渐愈合。这让她微微一愣。然后马上又道:“原来如此。”

说完她转过身就走,完全不在乎周围的画像全部都睁开了眼睛。

徐雅楠最终还是离开了我的房间。我躺在床上皱着眉头思考着。

在这场游戏当中,男生的生存率其实是远高于女生的。这一点是毋容置疑的。到现在全班还剩下二十五个人,而其中男生就占据了十二个人。

这说明在对抗灾难,或者说突发性情况,男生有比女生更高的生存机会。当然这也是仅此而已。因为这场游戏一个失误,就可能导致全灭的节奏。

“你这么高兴干什么?”关瑶走进来说道。

“没什么。”我摇摇头,自然不敢把我心中的想法说出去,不然关瑶分分钟就能灭了我。

“你说今天晚上还会出现昨天这种情况吗?”关瑶问道。

“应该不会了吧。我们已经把手机及时充好了电,并且还有备用的手电筒和便携式电灯。都已经准备好了。不会因为断电,而让鬼趁虚而入。就算鬼真的要强攻,我们三个可是都有可以伤害到鬼的道具。应该没有问题。” 我说道。

“可是万一还有纰漏。”关瑶说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能保护你和杨亚鑫她们,其他人的死活根本不在我的考虑之内。”我神色平静说道。

关瑶不可置信的看着我。那双眸子泛起一丝惊愕。随后转变为无奈。她轻轻看着我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如此的无情?想当初你可是要拯救整个班级的。”

“我什么都没有变,变得这场游戏而已。”我看着关瑶,声音冷冷道:“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你希望我能成为救世主。拯救班级里面所有的人。”

“但是你别太天真了,这个世界根本不可能有两全其美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这场游戏就是这么残酷。拯救一个人,往往会以牺牲另外一个人作为代价。李莫凡的死,就是最好的证明。”

说到最后,我的声音变得无比冰冷。声音也已经充满了恼怒。

“关瑶。也许我说的太过于残酷。但是这就是现实,无法改变的现实。倒是你,口口声声说要拯救所有人。但是到现在为止,你拯救过一个人吗?”我看着关瑶问道。

关瑶听到这样的话,完全愣住了。她那双眸子颤抖着看着我。想要开口,却不知道如何开口。经历了这么多游戏。

死亡传纸条, 狩猎游戏,死神游戏。那一次不是我出手,将整个班级从崩溃的境地当中拉回来。而关瑶,她近乎没有起到一点作用。

我的话如同锋利的刺刀一样,让关瑶说不出话来。她颤抖着看着我。然后突然捂住嘴,向着卧室跑了过去。然后伴随着痛哭的声音。

我重重的坐在了床上,神色无比的黯然。此刻我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也许我的话太过于重了。但是我却知道,我跟关瑶有着本能的观念上的差距。

我是农村出来的孩子,并且性格内向,因此性格自私。只要是我的朋友,或者说爱人,我才会去救助。至于其他人根本不被我放在眼中。

而关瑶不同,她出生于书香世家,天生就有一种使命感。特别是从小学到高中都是班长后,她就更添加了使命感。

我们两个的观念一直是对立的。我因为了解了游戏很多内幕,因此知道能逃离游戏的,绝对是少数人。就比如上一届五班,幸存者才一个。

所以我的目的就是希望把身边几个人拯救出来,至于其他人就顾不上了。而关瑶却固执的希望,我能把所有人都救出来。

尤其是对我冷血的一面,她更是发自内心的痛恨。我知道我必须说服她。或者让她说服我。否则理念相差这么多的人,是不可能成为情侣的。

这就是我跟关瑶必须度过的一段劫难,如果她最终离开了我。我也无怨无悔。带着这种想法,我坐在了沙发上。有些麻木的看着卧室的门。

因为宾馆有很多美食,因此大家过的都很欢乐。到了下午六七点的时候,大家都回来了,包括端木轩,他们都来到了卧室当中。每个人都奇怪的看着我。我蜷缩在沙发上,神色平静中带着倦意。

“我负责守夜。”我平静说道。

“好。”端木轩没有废话,然后其他人也同时坐在了地上。整个大厅全都招满了人。热闹闹闹的看起来相当壮观。

不过这毕竟是总统套房,空间相当的宽敞。周围的人热热闹闹的。因为有我们三个人在,所以她们相当的安心。最后干脆打起了扑克。

“来,我押五块钱。”

“草,才五块钱。”

“没办法,没带多少钱。”

“说的也是,这荒郊野岭,也没有地方买东西去。”

在热闹的环境中,杨亚鑫走了过来,声音轻轻道:“老大,你跟大嫂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闹了一点矛盾而已。”我平静说道。

“真的是吗,为什么苟红云进去以后。她一直在哭哭啼啼的。”杨亚鑫问道。

“总之你别管。”我无奈的挥挥手,然后杨亚鑫只能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