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邪术/绝望教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长浩,你们六班应该也有班主任吧。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见到?”我看着他问道。

“哦,那是因为她早就死了。被翁炎彬整死的。”袁长浩急忙说道。

“死了,还是被翁炎彬整死的?”我皱着眉头,感觉啼笑皆非。六班的班主任,竟然死在了学生手中。这不得不说很可笑。

“没错。就在诅咒过去三天的时候,翁炎彬就带头推翻了班主任的统治。然后将她残忍的杀害了。据说在临死前她还被班同学轮了。”袁长浩说道。上他杂划。

“哦,你们班主任我记得是高娜娜吧,身材不错的女人。你们还真是大胆啊。”我看着他说道。

“嘿嘿,那又怎么样,翁炎彬再强不也是被你干掉了吗。”袁长浩一脸谄媚说道。他现在根本不敢违抗我的命令,不仅仅是因为我给了他不少好处。更是因为我比他们都强。

“之后六班就落入了翁炎彬的统治,然后他进行了改革,不过班级女生可就惨了。”袁长浩一脸坏笑道。

“我没兴趣听你废话,现在六班被李杀神占据了?”我看着他问道。

“是的。现在六班全都听李杀神的了。不过他对统治班级毫无兴趣,倒是那个樊诚诚对于班级统治很热衷。”袁长浩说道。

“樊诚诚?她是谁?”我皱着眉头说道。

“就是翁炎彬的女朋友,也是被称为王后的女生。这个女生跟翁炎彬一起狼狈为奸。但是她手段很厉害,班级当中除了翁炎彬。就是她最有心计。现在她跟李杀神联合了。你可要当心。”袁长浩说道。

“我知道了。不就是樊诚诚,不过如此。”我漫不经心说道。却感觉到一阵纠结。我现在的仇人还真是多。整个六班一大半的人想要干掉我。又招惹了一个可怕的女人。

“算了,你回去吧。六班一有情况你就告诉我。”我一脸慵懒的挥挥手,然后袁长浩就开始离开了医务室。

躺在医务室半天,又吃了不少药。我还是回到了教室当中。等我回到教室之后,只见王武扑过来说道:“张伟,我听说你在图书馆差点被干了,图书馆什么鬼这么强大。”

“只是道具没有冷却时间而已,毕竟跟你的不同。”我耸耸肩,然后随便坐在了一个座位上,声音骂骂咧咧道:“我调查了一些东西,整个学校真是邪门,鬼真是遍地都是。以后可不能瞎走了。”

“给你。”王武递给了我一瓶饮料,然后我猛灌了几口。王武说道:“你说的没错,我这回花了不少钱。调查个仔细。据说在五十年前,学校发生过一件大事。”

“是不是瘟疫?”我看着王武说道。

“没错就是瘟疫。”王武一拍大腿说道,然后一脸惊慌道:“听说这个学校因为瘟疫死了很多人。每个死去的人都无比痛苦,并且死状残酷。”

“真的是瘟疫吗?你们应该知道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在学校里出现。难道是有人故意在学校里面投毒?”我忍不住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但是五十年前的确发生过一场瘟疫。瘟疫之后学校就不断发生怪事。这一切归根结底跟五十年前的瘟疫脱不了关系。”王武脸色阴沉说道。

“是什么样的瘟疫呢?这种瘟疫跟鬼又有什么关系?”我看着王武,脑海中却陷入了沉思。五十年前的瘟疫,造成了无数人死亡,从而形成的诅咒?并且一直延续至今,还吞噬着我们的生命?

这不管怎么样,都无法合理解释。因为瘟疫跟诅咒,明明是两种关系。瘟疫这种事情,在古代经常发生。每一次瘟疫,都会死很多人。

“这就不太清楚了,我的调查就到这里。现在谁也不知道那场瘟疫是什么。反正死了很多人是真的。”王武说道。

“算了,就这样吧。”我挥挥手,感觉浑身充满了疲倦。虽然知道了一部分真相,但是我却更加疑惑了。瘟疫跟诅咒会有什么关系?

难道是?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喊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蛊术?”

“蛊术?就是电影里面的东西吗?”王武说道。

“没错,就是那种蛊术。如同诅咒一样,让人深陷其中。也许这跟蛊术分不开。”我喃喃自语道。

蛊术我听奶奶说过,是一种类似于传说的东西。

传说中制造毒蛊的方法,一般是将多种带有剧毒的毒虫如蛇蝎、晰蝎等放进同一器物内,使其互相啮食、残杀,最后剩下的唯一存活的毒虫便是蛊。

不过自古以来。蛊就被认为是能飞游、变幻、发光,像鬼怪一样来去无踪的神秘之物。造蛊者可用法术遥控蛊虫给施术对象带来各种疾病甚至将其害死。

因此蛊术对于现代人来说,就是一种邪术。不过这种事情,我只是听说。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在我猜测大概也就是类似于下毒之类的。

但是听到五十年前的瘟疫,我似乎想到了什么,整个人都振奋起来。如果真的是邪术,那么一切都行得通了。

五十年前有人对整个学校下了邪术,让整个学校死了很多人。而邪术形成了诅咒,开始世世代代诅咒这所学校。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一切都解释的清楚了。但是问题又来了。邪术是谁制造的?又有谁有那么大的能耐?说到底,蛊术仅仅是传说。

现代人对于蛊术根本是一窍不通,而我奶奶也曾说过,蛊术这种东西早就已经失传很久了。根本没有人真正见识过。

“可是就算是这样,是谁下的蛊啊,而且还能维持五十多年。这种功力已经逆天了。”王武忍不住咋舌道。他虽然对蛊术一窍不通,却也知道能将诅咒维持五十多年,这种实力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只是我的猜测而已,但是我有相当的把握。整个学校肯定是被下了邪术。这种邪术就是诅咒。而五班就是发源地。”我冷冷说道。

“这样的话,只要想办法找到下蛊的人就能解决。”我沉吟说道。

“已经五十多年了,就算是下蛊的人,也有六七十岁了吧。想要找难如登天。”王武叹气说道。

“也对,不过不管怎么样,还是去试试吧。”我认真说道。这一次我已经感觉到,我快要接近真相了。

“嗯。”王武点点头,然后叫了齐佳伟,转身走了出去。看来是打算去调查了。

五班现在人数已经很少了,大多数人都在嬉笑着。当然也有人急匆匆的背影。今天是没有投票的一天,根本不需要担心死亡。

因此大家心情都格外舒畅,尤其是一些有女朋友的男生。现在已经带着女生去开房了。在死亡的压迫下,女生也出奇的开放,就连赵明明这个屌丝,现在也有了一个女朋友。

叶若雪很快就回来了,她并没有找到那本书。这让我有些失望。不过随后我就并不在意了。而是仔细的翻开我手中的名册。

这份名册是王武花了很多代价才得到的。是这所高中的学生名册。毕竟每个人都有学籍。往上三十年的学生,在这里面都有记载。

不过之后的就没有了,因此我小心翼翼的查看起来。每个名字都有三寸照片。这些照片有些是黑白的,有些则是彩色的。

从五班开始,我小心翼翼的查看着。上一届的五班,我已经基本看完。上一届五班的人,根据这个名册毕业的真的只有一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