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扑朔迷离/绝望教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且这个叫做夜青璃并没有上大学,而是在这之后就没有记录了。看来夜琉璃的姐姐果然是失踪了。除了夜青璃之外,整个五班还有六十二名学生。

但是她们毫无疑问都死了,这些人的照片都是极度惨白。脸上发出惨然的微笑。要不然就是脖子被扭断,总之看起来让人头皮发麻。

不过对于我来说,这已经是很平常的事情了。我并没有太害怕。仅仅是看了一眼。然后就收回目光。整个名单人数非常的多,多的让人无法想象。

但是我察觉到了,有些人莫名其妙就消失了。而且消失的很彻底。再也没有出现过。也没有他的后续记录。这说明她们可能已经死了。

我仔细算了一下,这三十年加在一起,怎么也有数千人。这个数量已经让我的脸色惨白到无法形容了。

数千人,这可是一场战争才有的人数。除非是大灾难,否则数千人的死亡,已经可以震撼整个国家了。

但是事实却是,没有人知道这所学校,有很小一部分人根本无法活到毕业。他们会在高二或者高三就消失,然后永远不会再出现了。

如此可怕的诅咒,还真是让我头皮发麻。但是当我翻开名单。偶然之间一瞥之后,整个人猛地愣住了。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仿佛不可置信一样。整个人竟然如同喝醉了酒一样,身体摇晃着就要倒下。

“你怎么了?”叶若雪急忙走了过来,将我轻轻扶住,然后我拉着她的手,将她直接搂在怀中。看着我霸道的动作,叶若雪眼眸浮现起一抹痴迷。

不过看着我那张惨白的脸,和缓缓晃动的身体。她捏着我的脸说道:“你怎么了?看你的样子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没事。”我摇摇头,将叶若雪搂在怀中,有些放肆的捏着她的脸。她也不恼怒,而是坐在我的大腿上,搂着我的怀中跟我说着话。

旁边的女生一个个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叶若雪。声音顿时窃窃私语起来: “不会吧,叶若雪竟然跟张伟搞在了一起。”

“这也难怪吧,他们原本就是男女朋友。”上他双弟。

“这是要旧情复燃吗,哈哈这回可有好戏看了。”

“该不该告诉关瑶呢。”

“还是算了吧,得罪了张伟,整个五班你都混不下去。”

无视这群人的议论,叶若雪搂着我的脖子。那张俏脸贴着我的脸,轻轻在我耳边吹着气:“今天晚上要不要我去你家,给你做饭,顺便陪你睡。”

“你自己随意吧,”我轻轻说完,然后皱眉的伸出手,让她站起来。叶若雪有些不满的看着我,却只能站了起来。

“我现在还有事情,你去一边呆着去。”我直接挥挥手道,叶若雪气鼓鼓的,那张小脸看着我,声音愤怒道:“哼,不理你了。”

说完她转身就走。我看都不看她一眼,回过头脸色惨白的看着我面前的名单。在我面前的桌子上,这张名单上正写着一个名字李莫凡。而在照片上,正是李莫凡那张惨白的脸。

“李莫凡难道已经死了?”我看着照片,声音喃喃自语道。我简直无法相信,我竟然从十年前的学生名单当中,找到了李莫凡的身影。而且那个时候的他。跟我所碰到一样。无论是身材相貌,还是年龄似乎都是一模一样。

而画面上面的他惨白着脸,露出毛骨悚然的笑容。这一切都让我深深疑惑着。甚至心底当中充满了恐惧。

谁能想象,在自己身边的好朋友。竟然已经死去了十几年。那么这两年,一直陪伴在我身边的同桌是谁?因为我的失误,而死在笼子里面的又是谁?我的心中极端的疑惑着。根本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

“李莫凡,你到底是人是鬼?”我看着名册说道,李莫凡的资料很明显,就是在十年前。十年前的他考入这所学校。并且成为这所学校的牺牲品。因为在这之后,他并没有上过大学。

也就是说李莫凡在十年前已经死了,但是那前段时间,死的李莫凡是谁?难道有两个李莫凡,或者是双胞胎兄弟?

不过不管怎么样,我认真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叫来了杨亚鑫。

“走吧,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查。”我神色严肃的看着杨亚鑫,杨亚鑫的面孔现在很麻木,看样子还没有从打击当中恢复过来。听到我的话,他仅仅是点点头,然后就跟我一起走了。

走出校门,我拿着一张纸条,然后看着杨亚鑫问道:“李莫凡跟你谈过他的家庭吗?”

“从来没有,他似乎并不愿意提及家庭。关于家庭的事情,我根本一概不知。”杨亚鑫回答道,然后奇怪问道:“他怎么了?你怎么会问这些?”

“他可能已经死了十年了。”我一脸认真的看着杨亚鑫,然后将我看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奇怪了。”杨亚鑫脸色略带惊恐道:“李莫凡跟咱们的关系你也知道,我跟他也经常出去玩,每次他都跟我告别回家。如果他真是鬼,难道要回坟墓吗?”

“这个可能性是有的,不过不管怎么样。去他家里看看。”我拿起手中的纸说道。这张纸正是记载了李莫凡的家庭住址。

“嗯,不管怎么样,还是去看看吧。”杨亚鑫说道,然后我们两个打了一辆车,开往一片棚户区。这里是城中村。

在这里生活的人,无外乎是打工仔,或者是工人。生活都很一般。而且根本没有楼房,最高的也不过是二层楼。很多人在这里已经生活了十几年。

当我们来到李莫凡的家里时,这里正锁着门,而旁边的妇女正在洗衣服。我看了一下门锁,然后皱了一下眉头,目光不由望向洗衣服的女人。

“阿姨,请问这户人家现在去那里了?”我看着他问道。

“你说这户人家,这户人家现在早就没人了。”这个女人说道。

“那么你应该认识他们吧,我跟这户人家的男孩是朋友。”我微笑说道。

“你别开玩笑了。这户人家都已经死了十年了,哪来的朋友。” 这个妇女讪笑说道。

“死了十年?怎么回事?”我看着这个妇女问道。

“是这么回事,十年前这户人家刚搬过来。他们是打工的,儿子上了高中。当时他们有三口人。除了儿子之外,还有父亲跟一个老婆子。但是自从十年前,她们的儿子出事以后,这个家就毁了。”这个妇女一边叹气,一边开始洗衣服。

“出事,能出什么事情?”我看着她问道。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我当时记得,那户人家的儿子不知道怎么死了,然后他的奶奶就天天哭。哭的那个伤心欲绝,然后很快奶奶也死了,只剩下儿子的父亲了。”

“儿子的父亲是一个打工的,因为失去了儿子跟母亲。整天借酒消愁。然后在工地的时候,出现了意外事故。结果也死了。这下这一家子算是完蛋了。”这个妇女说道。

“怎么会这样?”我脸色惨白的喃喃道,看来事情跟我想的一样,李莫凡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那么跟我们一起上学,一起承受诅咒的人到底是谁?

杨亚鑫同样脸色恐惧,不过他还是急忙问道:“这么说这个房子就废弃了?”

“是的,这个房子原本是租给他们的,但是她们死了以后。这个房子就没有人敢再租,简直成了凶宅,结果房东干脆一怒之下,将门锁了起来,现在已经整整十年了。”这个妇女说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