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七章,绝境中的逢生!/绝望教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你快点离开这里。反正你的生死我已经不在乎了。我只要他们两个就行了。”秀兰淡漠的回过头,声音不屑道。

听到她的话,杨亚鑫神色颤抖了一下,感觉满脸的纠结。现在我跟依依就在秀兰手中。但是他却只能看着。

“怎么你还不走?难道你想救他们?”秀兰不屑说道。

杨亚鑫摇摇头,神色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低着头,眼泪从眼眶当中流淌而出。

“快点走,离开这里。你不是她的对手!”我急忙喊道。此刻我已经不指望自己能活下来了。自然希望少死一个算一个。亚丰系扛。

听到我的话,杨亚鑫浑身颤抖了一下。然后带着哭腔开口道:“为什么你们都是这样?为什么我一个都救不了。你也是。苟红云也是。”

“因为这就是人生,人生是残酷的。”秀兰接过了他的话,脸色扭曲说道:“没有人会救你的,人都是要依靠自己的。”

听到她的话,杨亚鑫沉默着,浑身都在颤抖。但是却没有任何办法。因为秀兰太过于强大。仅仅是站在那里,他就感觉浑身都在瑟瑟发抖。

这是一股无敌的气势,即使是在秀兰平静状态下,依然可以爆发出无法形容的气势!

就如一头盘踞在地上的巨大猛兽,此刻就蟠踞在这里,其实非但令人心胆俱裂。甚至更令人感到窒息!任何人要呆在气势的范围内,被这股如恐怖般的恐怖气势璀璨。

而杨亚鑫更是感同身受!仅仅是踏进一步,他的血液流动速度就增加了十倍!一股无法形容的气势锁定了他。一种叫做绝望的情绪从他心中闪过。

如果你根本接近不了对手,你要如何打败他?

“离开这里吧,我放你一条生路。仅仅是一次哦。”秀兰冷笑道,长长的舌头还不忘在我脸上又舔了一下。我在她怀中想要挣扎,却被一股巨大的力气牢固的扼住,根本动弹不得。

杨亚鑫却苦笑了一下,脚步缓缓的向前走去。看来他是准备离开了。

“这样才对,抛弃别人而活下来。这就是人的本性。就连夫妻也是一样。要不然怎么叫做夫妻本是林中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呢?”秀兰自嘲说道。

杨亚鑫沉默不语,一步一步走了过去。低着头没有人能看清他的表情。但是很快我就发现了,他的路线并不是离开。而是走向了赤火剑。

“你难道妄想用那把剑击败我?实话告诉你,就算是你得到了赤火剑。也不是我的对手。”秀兰声音漠然说道。

顿了顿,她声音自嘲道“更何况。以你的能力根本无法拔出赤火剑。”

杨亚鑫并没有说话, 在秀兰面前,他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在狂暴的气势肆虐下杨亚鑫,缓缓走向赤火剑,只走了十几步便觉得脚步越来越重,而前方只有着数十米的距离,却是那样的步步惊心!

一股恐怖的灼烧,在他身上扩散来开。他停下脚步,眼神满是痛苦。汗液大滴大滴的落了下来。在他面前被烧的通红的赤火剑,依然遥不可及。

这种温度已经很高了,他感觉身体灼热无比,皮肤甚至感觉到了痛苦。如果不是因为意志。恐怕他已经倒下了。

温度实在太高了,简直仿佛将人活活烧死一样。让人感觉到惊恐与窒息。

“放弃吧,你不可能拔出它的。”秀兰望着苦苦支撑的杨亚鑫,眼神略带一丝叹息道。

“不可能?”杨亚鑫咬牙再迈了一步,眼神中流露出极为怨毒的愤怒。

那是不屈,是不甘,是仇恨!

“对啊,我就是个废物,连女朋友也保护不了。我亲眼看着她活活烧死。”杨亚鑫自嘲着,一丝鲜血至嘴角流下,他却不去理会,更不管自身的周身百骸恐怖的灼烧感,让心脏超过了负荷。血液几乎要爆裂,他又再踏出了一步。

距离赤火剑越近,他就感觉越炎热,就仿佛进入了一个太阳一样。在没有特殊装置的情况下,这样的温度已经足以致人死地。

秀兰眼神浮现起一抹不可思议,重新审视了眼前的少年,这是一个很平凡的少年,但是任由身体在灼烧,任由脸上的表情痛苦无比。他依然执着的迈着步子,从来没有停下来。

“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杨亚鑫抬起头问道,这一次她是与眼前的少年平视,此刻她的眼神,竟然有些敬意。

“为什么这么做?我也不知道,”杨亚鑫苦笑的摇摇头,坚定的迈着步伐,即便身体已经摇摇欲坠,他依然毫不停息的走去。而在他身上血液不断的留下,零落在地上,他的皮肤已经快被燃烧了。在这种恐怖的火焰当中,他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他的身体在如此可怕的温度下,已经趋于崩溃。但是他依然没有停止自己的脚步!

他喃喃道:“我本来想过,就这样过一辈子。没有目的,没有未来。先上完大学,然后随便赚点钱……最后和苟红云结婚生孩子。”

“但是诅咒改变了这一切,我们在地狱当中挣扎。苟红云死了。我没有保护好她。看着她死在了我的面前。”

杨亚鑫寒声道,他的嘴唇哆嗦着,嘴唇已经干裂的炸开,浑身上下没有一块没有剧痛。他却拼命的再走了一步,即便身体已经不堪重负。

“这样惨痛的经历,我再也不愿意承受了!”

但是他依然咬牙坚持喊道,他的眼神带着仇恨,红色的眼眸突然释放出无比的戾气!

杨亚鑫猛然抬起赤红的眼眸,咬牙再次迈了一步,而他的全身已经快要燃烧起来。

“所以,你要打败我?”秀兰一脸匪夷所思问道,

杨亚鑫无声的点点头,他的喉咙已经干涩无比,浑身已经近乎燃烧。已经让他的脸色苍白,脑袋也出现了短暂的昏迷,神志不清就像喝醉酒一般,整个世界仿佛在他面前颠倒,他摇晃的身体终于支撑不住,摔倒在地上。但是他却依然固执的用双手抓住地面,向前缓缓的爬过去。

“住手吧,你已经尽力了。如果你在前进,恐怕绝对不可能存活。”秀兰叹息道。

“回去?我不会回去的!”杨亚鑫执着的喃喃道,地上的身体依然在奋力的先前爬着。眼神无比坚定,哪怕眼睛已经睁不开,他依然凭借着执着向前爬着。而距离赤火剑,只剩下几步。此刻的温度,已经到了常人难以理解的程度。

“不要再做无谓的抗争了,接下来的温度,你根本无法承受。因为你只是一个凡人。”秀兰叹息道,

杨亚鑫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依然在地上爬着。

距离赤火剑越来越近,他的心脏已经承受不住那样的压力,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爆裂。全身的血液也凝固在那里,血管在他的脸上凸起。让他显得分外狰狞!

细小的几乎听不见的声音从杨亚鑫的口中说出,他的神志已经不再清晰。

“我……不会……回去……的,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后退……的话,我……曾经……重视的……诺言和约定……就会全部消失,然后,再也不会……回来这个地方了。”

杨亚鑫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扑向尽在咫尺的赤火剑。赤火剑恐怖的温度,在一瞬间近乎将他烧为焦炭。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似乎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这是苟红云的身影,她的面目已经变得丑陋无比,但是那双手却抓住了杨亚鑫。

“红云,是你吗?”杨亚鑫一脸激动说道。

“不要说话,跟我一起拔出这把剑。”苟红云说道。

“是!”杨亚鑫咬牙切齿道,然后伸出手缓缓将这把,已经变成了赤红色,温度已经无法想象的赤火剑,逐渐拔了出来。

赤火剑上面闪耀着红色的光芒,这把燃烧着火焰,温度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长剑。竟然被他握在了手中。

而伴随着赤火剑拔出,大量的火焰开始在杨亚鑫身上流淌着,但是却并没有伤害到他。他原本破损的身体,竟然在逐渐的恢复。

火焰带来的灼烧感在消失,而身后的苟红云,身影已经越来越弱。杨亚鑫知道,在最后一刻是苟红云拯救了他。

否则他意志力再强,也会被火焰灼烧成活人。但是这一切都被苟红云承受了。苟红云的声音缓缓响起:“赤火剑已经融入你的身体,成为你的力量。这是我唯一能帮助你的了。”

“红云,你到底在那里?我想你。”杨亚鑫声音痛苦的喊道。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回复,周围的火焰,已经在逐渐的消失。

秀兰睁大了眼睛,声音惊愕道:“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拔出赤火剑。赤火剑承受了五十年的地火,火焰温度足以连铁都化为铁水。”

“因为有一个女人,在死后依然保护着我!”杨亚鑫咬牙切齿说道,眼泪从眼眶当中流淌而出,在他的手掌心当中,一把赤红色的长剑静静流淌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