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诡异的死亡/绝望教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也不会想到,竟然会有人头气球这种可怕的东西存在。第二天,当关瑶听到父亲的死讯后,顿时大哭起来:“张伟,我爸爸死了?”

“怎么回事?”我正在沙发上闲坐,听到这样的话。立刻脸色大变道。

“我也不知道,听我妈妈说,爸爸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死去超过六个小时了。”关瑶脸色失神说道,感觉心中一阵痛苦。

我看到她的样子,心疼不已,急忙说道:“先别着急。你慢慢说。”

“总之我要回去了,”关瑶泪流满面说道。这一次她赌气离家出走,原本就只是暂时逃避,但是想不到却成了最后与父亲的诀别。

“我也去。”我急忙说道。我已经有预感了,这件事情很不一般,说不定跟灵异事件有关。想到这里,我急忙叫来了叶若雪,然后我们三个一起出门。

现在外面已经大雪纷飞,大雪在城市里面到处都是,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雪,在我的记忆当中,这样的大雪根本不存在。

但是现在却发生了,在道路上人数寥寥无几。大家都停止了外出,一个个呆在屋子。可以说这一次的大雪,真是相当可怕。

一路上关瑶都没有说话。她看起来还沉浸在失去父亲的痛苦当中。而叶若雪正在安慰着她。我却跟司机闲聊起来。因为我感觉他似乎知道些什么。

“这次的雪真大!”我看着外面一片冰天雪地说道,这次的雪如同鹅毛大雪一样,而且几天几夜都没有停息,虽然有人一直在扫雪,但是道路还是很堵塞。

“谁说不是呢?我在这个城市都呆了二十年了,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雪。以前快过年的时候,都不怎么下雪的。”司机喃喃自语道。

“如果是这样,也许是一件好事。”我看着外面说道。

“对啊,瑞雪兆丰年嘛,不过出行就麻烦了。经常会有人出车祸。据说还有可怕的事情发生呢。”司机说道。

“哦,你跟我说说?”我忍不住问道。

“那就跟你说说。当然那只是传闻而已,我一个开夜车的哥们说。他在大晚上的时候,看到了可怕的一幕。有一个巨大的气球漂浮在半空中,看样子很吓人。”司机说道。

“气球,气球能有多大?”我问道。

“不知道。但是听我那个哥们说,气球足足有十米大,并且还跟人头一样,看样子极为可怕。当时我哥们都吓坏了。”司机说道。

“应该是快过年了,一些人放的氢气球吧。”我说道。

“嗯,应该是这样。”司机说道。

我点点头却沉默不语,心中感觉一阵的怀疑。经历了这么多的生死折磨。现在的我早就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懵懂少年。很多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其实也跟灵异事件,有很大的关系。

而这一次的事情,也许并不是偶然的惨剧。而是有鬼神作祟。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关瑶的家,关瑶的家在一个高档小区当中。并且是高层楼。只是当我们从楼下去后,却发现很多人正围在一起,并且在议论纷纷着。

我走下车之后,有些好奇的走了过去。而这群人正在议论纷纷着。

“这不是老高吗?怎么死的这么惨?”

“谁说不是呢!老高可是个好人。”

“是啊,他从来没做过亏心事,怎么会死的这么惨?”

“哎,为什么会这样。”

这群人议论纷纷着,目光都望向了房顶上,而当我拉着关瑶的手,走进去之后。关瑶突然脸色大变,然后惨叫了一声,身体瘫坐在地上,目光正惊恐的望向楼房。声音颤抖道:“爸爸,怎么会这样!”

而我同样脸色大变,因为我看到了令人惊恐的一幕。

在六楼的窗户上,一个人正吊在窗外。这是一个中年人,眼睛微闭,看样子已经死去多时,上吊用的钢索,一端不规则地缠绕在墙外的电线上,另一端则死死勒住他的脖子。因为身体的重量,使得辉美的颈部好像随时会因承受不住摇摇欲坠的身体而断掉,这真是一副令人惧怖的惨景。

“这很奇怪啊。”我看着眼前的中年人说道。脸色有些怀疑。因为这个男人死的很奇怪。如果是上吊而死,那么不可能在外面上吊。吗厅央亡。

而且他竟然是从六楼的窗户外面吊死,这种匪夷所思的手法,实在让我极为诧异。从他的死亡方式,根本看不出是他杀还是自杀。

但是如果是他杀,为什么要用如此奇怪的手段。如果是自杀,那么跳楼或者在屋内上吊,不比这个更简单吗?

关瑶痛哭着,声音喃喃自语道:“爸爸,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进去看看。”我拉着关瑶的手说道,然后我们三个人,就向着楼上走去。楼上已经有很多的警察到来,一个个脸色严禁。

这一次发生的死亡惨案,绝对是让人惊叹的。而且最可怕的,还是这个人死在了楼房外面,被不知道多少人看到了。让小区里面的人,一个个惊悚不已。

当关瑶走进房间之后,却看到一个美妇坐在沙发上,正在哭泣着。而在她面前一个警察正在记录。

当关瑶走进屋子之后,这个美妇激动的站起来,然后哭着向着关瑶冲了过去,声音悲愤道:“你怎么才回来!”

关瑶也泪流满面,浑身颤抖的搂住她的母亲。然后一脸疑惑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爸爸会死?”

“我也不知道,昨天你走了以后,你父亲就气冲冲的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等晚上的时候,我敲门让他吃饭,也不见他回声。我以为他还在生气。但是当警察到来的时候,我才发现,你爸爸竟然吊死在了窗户外面。”关瑶的母亲关冷凝哭泣着。声音都在颤抖着。

而关瑶听到这样的话,更是失控的摇摇头,那双眸子满是不可置信:“到底是谁杀了爸爸?爸爸也没有什么仇人。”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等我看到的时候,你爸爸就死了。”关冷凝颤抖说道,眼神已经泪流满面。

而这个时候,我让叶若雪去安慰关瑶。然后转身走向了窗户。在卧室当中的窗户上,我隐约的感觉到了有一丝鬼气。

这让我眉头一皱,不过当我走进去之后,却看到几个警察正在调查取证。看到我的时候,他们其中一个人皱着眉头道:“对不起,请不要进来。”

“我只是来看看。”我平静说道,目光却望向了窗户。在我眼中的窗户外,正是一个尸体吊在外面,看起来极其的可怕。

从这个人死去的动作来看,应该是自己走出窗外,然后将自己吊死在电线上。但是这样做非常困难,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

以四十多岁的身体,根本做不到这种事情。很明显这是他人作为。但是普通人不可能做到,看来应该是灵异事件了。

如果是灵异事件,那么普通的警察根本没用。

想到这里我摇摇头,转身走了回去。而当我回到卧室当中的时候。关冷凝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目光看着我道:“你是谁?”

“我是关瑶的同学,送她回来的。”我并没有承认我跟关瑶的关系,因为关冷凝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我不想刺激她。

听到我的话,关冷凝冷冷道;“那就多谢你了,你可以离开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这个女人。就在这时,一个警察走了过来,皱着眉头道;“初步判断,死者应该是自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