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国王游戏的起源/绝望教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国王游戏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在灵异档案局当中,不少人问出了这个问题。

“不清楚,但是根据我们目前的资料,国王游戏最早,可能是在60年代,阿拉伯和印度地区出现的。不过因为那里交通不发达。加上通讯混乱。因此根本没有流传出去。我们也是在最近才发现的。”一名看样子如同专家的男人说道。

“也就是说起源地是在阿拉伯或者印度了?”有人问道。

“不,这是最早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说目前我们的资料,最早只能断定为60年代。但是死国成立的时间,可远远不止60年代。”男子说道。余狂向号。

“这么说谁也无法追踪起源,我们也无从得知了。”一个老人说道。他长相不怒而威,身上穿着一件袍子,周围的人都下意识不敢看他。

因为他正是灵异档案局的创始人之一,在灵异档案局当中,有着极高的地位。

“其实国王游戏也不一定叫做国王游戏。它有着各种各样的名字,比如说恶魔游戏,权力游戏。当然实际上,就是以命令与服从而定论的灵异游戏。”专家一本正经说道。

“没错,根据我们的调查,已经有数十个学校发生过类似事件。有很多学校死亡人数都超过三分之一以上。”旁边一名专家说道。

“三分之一,真是可怕的数字。”旁边的人员忍不住惊恐道。他们可都清楚,随便一个学校人数都在几千人以上。

按照道理来说,三分之一的死亡率。那么数量将可怕到一定程度。

“这还是保守估计,根据我们目前资料,最惨烈的是一年前,张伟他们所经历过的绝望教室。死亡率为百分之九十九。”专家说道。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想办法把他们救出来,才是我们应该做的。”老人声音沉闷道。

“我们当然知道,但是我想用数据来说明。根据我们目前的数据。国王游戏这种东西,在外部是无法攻破的。也就是说想要活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支撑到游戏结束。”一名专家说道。

“真是荒谬。灵异档案局这么多人,难道连一个人都救不出来吗?”老人皱着眉头说道,在他身体当中涌动着强大的鬼气,足以让人感觉到惊恐。

这个老人,是灵异档案局目前最强战力之一,名字叫做皇甫毅,也被称为白虎。是整个灵异档案局的元老之一。拥有极强的战斗力。

“我知道你很担心叶侗谷的安全,但是目前情况就是这样。”专家无奈说道。而老人脸上浮现起一抹叹息,最终摇摇头。也没有任何办法。

在秘密基地里面,孙正义正发出由衷的感叹:“当初我认为高三生活就已经是噩梦了,现在我才知道,这哪里是噩梦,根本就是天堂。”

“你现在这么说已经晚了,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杨亚鑫懒洋洋躺在一块说道。

“你不害怕吗?”孙正义望向他说道。

“对于你来说,也许值得害怕吧。但是对于我来说,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早就习惯了。”杨亚鑫调整了一个睡姿,然后摆弄着手机说道。

看着他一脸无所谓,孙正义是哑口无言。然而仔细想想,却真如杨亚鑫所说。他们以前的日子,过的也是这样。

“这样的生活,真的难熬。早点过去就好了。”孙正义唉声叹气说道。除了他以外,其他人也一脸痛苦。这种心中忐忑。随时可能会死的感觉。实在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

在这种高度紧张的情况下,大家不是沉默不言,就是望向窗外。下午的操场格外的宁静,如果是以前,放眼望去应该是一片人群。

但是现在,放眼望去却空荡荡的。在教室里面,到处都是家长和学生。这些人汇聚在一起,显得格外热闹。

“你们又在说什么呢?”我回来说道。

“没什么,老大你回来了。”杨亚鑫站起身,望向我说道:“外面现在什么情况?”

“情况?还是那样,没什么改变。”我一脸淡漠说道。对于外面的情况,实在不愿意多说。

杨亚鑫也懒得去问,倒是孙正义仰起头望向我:“张伟,你也是经历过的。你说我们还有没有活下去的希望?”

“当然有,虽然可能会死很多人,但是肯定会有人活着出去的。”我望向他说道。我知道现在的他心情忐忑,自然出言安慰。

“但是我没有信心,我实在太弱了。”孙正义自嘲说道。而旁边的人,听到这样的话,脸上也满是失落感。

如果是在过去,大家根本感觉不到失落。毕竟对于学生来,实力这种东西就是学习成绩。但是现在整个学校变成了弱肉强食的黑暗丛林。

那么自然实行丛林法则,弱肉强食将变成真理。

“你说外面的人会救我们吗?” 夏瞿问道。原本她是最信心十足的,但是这几天的经历,让她对外面的救援人员产生了不信任感觉。

外面的通讯虽然没有断开,但是学校里面的人,已经隐约感觉到了。虽然救援人员不断的在电话里面安慰。但是当大家问起救援进展时。他们要不然就是支支吾吾,要不然就是说快了快了。

这已经让大家感觉到了,外面的救援人员已经不可靠了。

“他们肯定会来救我们的,但是问题是,他们估计也办不到。”叶扶摇摇摇头说道。

“何以见得?” 夏瞿焦急问道。

“你看看这条信息。”叶扶摇将手机递给了夏瞿,然后一帮人顿时凑过来看着。在手机里面,官方已经承认,救援失败,现在正在调集更多的人手和工具前来救援。

“这样的话,我们该怎么办?”夏瞿惊慌失措说道,她的母亲死在了学校当中,朋友也死在了学校当中。剩下的只有他自己了。

每天她都要跟父亲通电话,每次她都要失声痛哭。但是她可以隐约感觉到。父亲对此也毫无办法。

“别担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杨亚鑫懒洋洋说道。

“你们跟我们又不一样,这种事情,你们应该经历过好多次了吧。我才是第一次而已。”夏瞿啜泣着说道。

“经历过几次又能怎么样?第一遍是绝望,第二遍也是绝望而已。没什么区别。”杨亚鑫一脸麻木道,对于她的说辞,根本是不屑一顾。

就算是经历过一次又能怎么样?上一次八千多人,死亡了那么多。光是尸体足以铺满整个操场。我们最后不也没有办法,只能灰溜溜逃出来了吗?

这一次结果难道就会有不同?老实说,就连信心满满的我们,都没有太多的信心。

“话说,你们难道就没有什么后路吗?”孙正义问道。

“后路?这种事情我还真不知道。以前我记得还可以挖地道。但是现在估计不行了。”我一脸慵懒说道。

“挖地道是不行的,我们也没有办法飞到天上去,这不是活活被困死吗?”夏瞿沮丧着脸说道。

“困死只是一种最简单的死法而已,比这个死法更恐怖的可是有无数种。等后面你就知道了,什么叫做人性的丑恶。”我摇摇头,然后转身去安慰赵萌萌去了。

“老公,这几天人家都乖乖的。”赵萌萌躺在我的怀中,声音娇嗔道。

“那就好,现在我们的处境很麻烦,你可别跟我胡闹。”我看着她那张俏脸说道。

“知道了,这几天你辛苦了。”赵萌萌将我的头拥入怀中说道。我微微点点头,然后闭上眼睛,竟然沉睡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