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信任危机(上)/绝望教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种可能性是有的,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却不容易。”端木轩冷静分析着:“如果我是国王,根本不需要亲自跟这个内奸见面。我会有无数种办法,将命令传递到他的手机当中。”

“没错,与其指望内奸能说出什么。到还不如指望其他人。”杨亚鑫说道。

“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我低着头,脑海当中总是感觉到不安。

“别管了,继续玩。这种事情以后再说。”杨亚鑫拉着孙正义说道,他们两个倒是很无聊,竟然在跟荆依波玩斗地主。

“嗯。”孙正义也抽回脑袋,然后继续玩着斗地主。在这个风雨飘摇的学校当中。也只有这里才能有短暂的平静。

毕竟在绝望状态下的人,总是暴躁易怒。学校里面因为打架可是挂了不少。谁也不希望成为下一个。

“我赢了,给钱给钱。”杨亚鑫得意说道,然后顺手搂了一大把。虽然全都是零钞,他却乐此不疲。

“都这个时候了,还想要钱。”孙正义白了他一眼,然后将一张十块钱递给了杨亚鑫。

钱这种东西,在学校已经失去了意义。因为旷日持久的封闭。钱也根本花不出去,最开始还有人收集钱。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人干这种事情了。

很多家长都是带着钱来的,他们死后这些钱就飘荡在操场上。刚开始不少学生疯狂的捡钱。不过后来就无所谓了。

当钱什么都买不来的时候,那么钱就是一张白纸而已。

“咱们早晚要出去的,到时候我用这些钱买个房子。”杨亚鑫得意的摇晃着脑袋说道。现在学校的钱保守估计也有七八十万。

因为学生和家长那么多,都是不缺钱的。所以他随手就能收集一大堆。

“这些钱哪够买房子的,你肯定想多了。而且能不能出去还两说呢。”薛俊雄忍不住讽刺道。

“肯定会出去的,不然还能怎么样?一辈子呆在这里?”杨亚鑫指了指窗户说道。从窗户外望过去,学校静谧诡异。

就仿佛一个死校一样,平时根本没有人走出去,大多数人都呆在教室里。一个个如同发霉了一样。

“你们没发现吗?最近救援人员怎么不炸墙了?”关瑶问道。

“因为他们知道没用了吧,我估计他们除非把原子弹砸过去,才能把学校炸开。”杨亚鑫说道。

“闭嘴吧你。把原子弹仍过来,咱们还能活着吗?”我白了他一眼说道。不过正如他所说,救援人员这几天的确动作放缓了。

原本随时都能听到外面传来的各种声音,比如挖掘机的声音,比如挖地道的声音,但是现在外面却一片平静。

我们根本出不去外面,只能通过手机来了解情况。而手机里面的情况,无外乎救援还在进行当中。全都是一群毫无营养的话语。

“别管了,开饭吧。我有点饿了。”我说道。关瑶点点头。跟着一群女生走了出去,看来是打算做饭了。

现在我们这群人,已经隐隐跟一个小家庭一样。每个人都在各司其职,每天都有站岗的人选。

“我也饿了,今天吃什么。”杨亚鑫说道。

“吃涮羊肉吧,正好有好多羊肉卷。在冰箱里面呢。”端木轩说道。

“还真是佩服你,想得周到,连独立的发电机都能搞来。否则我们就算有食物,也会腐烂的。”杨亚鑫说道。

“有备无患嘛,反正也用不了多少钱。”端木轩依旧一脸平静,只是说出来的话,却依然让人气人无比。

“这个猜疑游戏,其实就是利用人性的弱点而已。不过有蒋人杰那番话。今天应该不会有人死去。”我说道。

“没错,出去也是死。还不如留下来呢。我相信谁都能分辨的。”杨亚鑫说道,对于蒋人杰他也有些佩服。

“现在大家估计都在猜疑当中吧,谁怕其他人会杀死自己。”我冷笑说道。

而在学校里面,我所说的事情正在变成现实。自从国王那番话后,大家一个个心中都忐忑起来。目光开始警惕的望向周围的人。

就连彼此亲密的朋友,这个时候都多了一丝防范。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谁也不知道下一刻,身边的人会不会对自己下毒手。

就算有蒋人杰那番话,也难保不会有丧心病狂的人。因此虽然表面上,大家还是十分和谐,但是暗地里,却已经暗涌浮现。

很多人都看护好自己的食物,一个个根本不敢出门。至于一些原本就有私怨的人,更是不相往来。在这种敏感时刻,大家的心都冷静了下来。

整个学校变成了一个黑暗森林,每个人都是猎手,只要趁机不备,对其他人下毒手,就能离开这里。这种诱惑无疑让气氛更加紧张。

毕竟谁也不知道,身边的人到底会怎么做。

观看直播的人,也在讨论着。

“这个猜疑游戏,还真是跟它的名字一样,现在学校里面的人,都在不断猜疑当中。”

“是啊,猜疑会产生恐惧,到时候可能会引发什么事件也说不定。”

“说的没错,”

“其实这场游戏,一个人都可以不死的。只要大家不对其他人下毒手。”

“应该不会吧,毕竟都经历过教育,都是成年人。”

“谁知道呢,现在是没有发生,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就在网络上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时刻,学校里面依然是诡异的平静。这个时候,也没有学生学习了。很多学生近乎泄愤一样,不断烧着自己的书。

比如在初中,一群人正在用课本来烧水。只要搭上两块砖就可以。非常的简单。

而老师们,也已经维持不了大局。只能放任自流。毕竟学校里面除了学生,还有很多的家长。这些家长都是成年人。

他们的破坏力可比学生要可怕很多,因此必须要想尽办法,限制他们在学校的活动。

在学校里,最可怕的人,莫过于一些死了孩子的家长。他们一个个也没有什么可以保护的。一个个聚集在操场上,抽烟聊天。竟然完全没有任何生涩。

“来,老张给你一根。”一个中年人,将一根烟递给了旁边的人。旁边的人点点头,接过烟然后点着,脸上浮现起一丝苦涩:“你最近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呆着呗。儿子也死了,还能怎么样?”这个中年人苦笑说道。他跟这个老张是旧相识,他们两个儿子也是很好的朋友。

但是现在他的儿子死了,死于昨天的方块游戏。老张的儿子死的更快,可以说他们两个是同病相怜。

“是啊,早知道就来开什么家长会。把自己也搭进去了。”老张苦涩说道。然后抽了一口烟。

“说的没错,现在后悔也晚了。不过儿子没了,我也不指望出去了。”中年人脸色灰暗说道。

“既然如此,你就帮我一个忙呗。”老张小声说道。

“什么忙?你直说。”中年人说道。余吉团圾。

老张在他耳边嘀嘀咕咕了几句,然后中年人马上说道:“这也太缺德了吧,这种事情我可不能干。”

“反正你就当帮帮我了,怎么样?到时候有你好处。”老张说道。

“这个,让我想想吧。”中年人说道。

“那就快点想,现在时间可不等人。”老张说道。

而学校里面,其他人也在各自密谋着。虽然短时间内依然和谐。但是这份平衡是极为脆弱的。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打破。毕竟人与人的信任,本身就是太可笑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