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安培晴明/绝望教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与安培定月的战斗依然在继续着,可以说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虽然在实力方面安培定月比我更强,但是我的三界鬼气要比他的人界鬼气更加强大。在这种情况下,战斗就变得焦灼无比。

五雷剑与天丛云剑在不断发生着碰撞,彼此之间平分秋色。经过改造后的五雷剑变得更强,而且我还加入了帝释天的眼泪。

我的右眼是帝释天的眼睛。我右眼留下来的泪水,自然是帝释天的眼泪,经过帝释天力量的改造,现在的五雷剑发出幽兰色的光芒。五种可怕的雷电在剑刃上不断旋转着。蓝色,红色,黄色,绿色,银色。

五种力量的雷电旋转在一起,让五雷剑极为华丽。而在华丽当中。威力也是相当可怕的。一挥之下,任何事物都要经历五种雷电的洗礼。

即便是天丛云剑,也无法彻底压制五雷剑。尤其是当帝释天的力量注入其中之后。

“我已经没有耐心了。受死吧。”我狂怒道,全身爆发出更加狂躁的鬼气,同时猛地一剑斩下。这一剑速度超乎寻常。

然而这一剑却丝毫没有击中安培定月。他轻飘飘的站在了我的五雷剑上。声音平静道:“你很强,可不一定是我的对手。不过我很好奇,为什么你的鬼气跟我的这么类似,我也想知道原因。”

“哦,你这么想知道吗?可惜,答案的代价可是很昂贵的。”我猛地说完,手中的五雷剑向上一挥。一道惊天的鬼斩直接斩下。

而在这一瞬间,安培定月却优雅的闪开,手中的天丛云剑,与我手中的五雷剑碰撞在一起。我站在地面上,脚步稍微下陷了一下。

然后我们两个的战斗又展开了,凭借着三界鬼气,我面对他有着极大优势。但是却根本无法让他受伤,因为他的速度太快了。

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分出胜负。我们只能陷入这场苦战当中。然而我跟安培定月。似乎都已经没有耐心了。

战斗到现在,我们两个已经不知道为何战斗了。只是面对势均力敌的对手,更加的兴奋而已。

虽然我比安培定月要弱很多。如果不是因为三界鬼气我早就败了。但是战斗就是这样,并不一定是战斗力高的就能获胜。

“不要搞这些无聊的事情了,来一场真正的对决吧。”我说完身后司马懿的虚影。逐渐的浮现而过。现在的我已经可以轻而易举的召唤出司马懿。

而这个状态的我,可以与司马懿分享鬼气。虽然这种状态维持不了多长时间。鬼气却极其的竟然,甚至可以越级而战。

因此一直以来,我都当成底牌一样。

看到我这副样子,安培定月也认真起来,在他身后也逐渐浮现起一个虚影。这个虚影的外表却不是人影,竟然是一个白狐的影子。

不过很快白狐化为一道人形,让这个人形出现的时候。围观的人都纷纷惊叹起来。

这是一个身穿白色神官袍,长相俊美的男子。他漂浮在半空中,目光孤傲平静。就仿佛一切存在都不被他放在眼中一样。

在他身上仿佛一尘不染一样,让人仅仅是看一眼,就感觉到心灵前所未有的平静。而最让人诧异的,莫过于他身上飘荡的淡淡樱花了。

面对这个一个人,很多人都惊叹着。而也有些人认出了这个身影的名字。

“出现了,安培大人的守护灵。”八神明日香激动喊道,在她身边其他女生也同样如此。

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因为安培定月的守护灵。可是一个相当显赫的名字。对于日本人来说,这是一个接近神的名字。

我的目光望向安培定月身后的虚影。声音冷笑道:“这么一身装束,看样子是一个神官,而你又叫安培定月。那么这个人还用猜吗?”

“安培晴明。”司马懿在我身后喃喃自语道。

说起安培晴明,即便是不了解日本历史的人,也认识他。安倍晴明是历代阴阳师中最优秀,最杰出,最伟大的一个,他的能力远远超过任何一代,任何一个阴阳师。从野史(古典)《今昔物语》的记载来看,晴明在出生的时候就曾经看见凭依在其家女佣身上的灵体。根据《宇治拾遗物语》和《古事谈》的记载,晴明的正体是位有很高道行的高僧的转世,在修业中又获得了操控鬼神和精灵的能力。

作为历代阴阳师一个不可逾越的高峰。传说他的母亲并不是人,而是一只白狐,因此世人称他为“白狐公子”。

“既然你知道安培晴明,就应该清楚你不是我的对手。”安培定月看向我说道。

“我不得不承认,我的确小看你了。你也姓安培,这么说安培晴明应该就是你的祖先吧?”我看向他说道。

“没错。”安培定月骄傲道:“我是安培晴明的直系,因此才可以继承安培晴明的力量。”

“果然如此。”我赞叹说道。这也算是他的幸运。因为一般来说。越强大的鬼越不会屈服与人类。他能成功,与他是安培晴明的子孙是分不开的。

毕竟鬼再歹毒,也很少会伤害自己的亲人。尤其是自己的子孙。

“那可就要领教一下了。”看到安培定月召唤出了安培晴明。我心中反而兴奋起来。我很想知道,司马懿与安培晴明到底谁更加强大。

不过说起来,他们两个都是在他们那个时代的人杰,全都是当时即便是君王,都要畏惧不已的人。

一个是世之鬼才,一个是世之人杰,他们两个的对抗肯定很有意思。

只是面对着我,安培晴明却缓缓开口了。他的目光望向我,然后缓缓用汉语说道:“好久不见了。司马懿。”

“的确好久不见了。不过直呼我的名字,未免太不礼貌。你应该叫我师傅才对。”司马懿的声音响起,然后司马懿也从我的身体当中钻出来,与安培晴明遥遥对视。

“哦,说起来我的鬼气,的确是你传授的。你也传授过我很多东西。但是你别忘了。当时我也差点因你而死。”安培晴明看向司马懿平静说道。

“没办法,我就是这样的人。我知道我罪过很大,但是我就是这样自私。你也是很了解我的。”司马懿坦诚说道。丝毫不掩饰自己的罪行。

“说起来也多亏了你,我才能来到这个世界。”安培晴明看向司马懿说道。

“你好歹是我教出来的,难道就不能客气一点吗?”司马懿说道。

听到他的话,其他人完全愣住了,就连我也愣住了。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原来安培晴明是司马懿的徒弟。

实际上这也是不可能的,司马懿比安培晴明早生了六百多年。他们两个根本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不过听到他们的谈话,我恍惚当中似乎明白了什么。

“好吧,师傅,虽然你差点让我死亡。但是我不会向你复仇。至于其他的存在,我可管不了。”安培晴明说道。

“既然如此,我也不为难你了。”司马懿叹息说道。

“说起来,师傅的计划似乎没有成功,看起来你跟我的处境,也是差不多嘛。”安培晴明瞥了一眼,就一眼看出了司马懿现在的状况。

“人算不如天算,即便是计划再周密,即便是再天衣无缝,结局似乎早就注定。”司马懿平静说道,脸上却也没有太多的表情。

“这样说来,师傅你最终还是失败了。这还真是万幸。”安培晴明望向他直言不讳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