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4:如此大胆该当何罪!2(二更/侯府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肃亲王的暴怒让姬侧妃身子一抖,吓得咳咳咳咳的吐了不少血,眼里脸上都是过分震惊的表情,心更是抖动个不停,吓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再看看肃亲王将自己儿子给踢死昏迷的状态,姬侧妃担心自己儿子有个三长两短的,丝裂裂肺的喊道:“不要哇王爷……含哥儿……”

姬侧妃现在看着儿子已经昏迷不醒,她不知道这隐藏了二十年的秘密怎么就在这样不利的情况下被拆穿了,而且还是这么多人都在的情况下。

可是眼下的情况告诉她,她不能认了这个结果,因为认下了,她和儿子肯定没命了!

因此姬侧妃连滚带爬的赶紧捂着胸口滚过来说道:“王爷,这是谁在陷害妾身?这是谁在冤枉妾身?妾身太冤枉啦,王爷啊,您怎么能对待妾身这样呢,王爷您到底是偏听偏信了谁的话,来这样对待妾身啊?”

姬侧妃哭的是可怜兮兮梨花带雨,悲痛欲绝的,“王爷,妾身知道含哥儿的身子不好,让您行走在外都不放心,这些都是妾身的不是,可是不过是一块破石头,为何就这样对待我们母子啊,我们母子这么多年心心念念的就是和王爷成为真正的一家人啊,含哥儿平时对您多么的仰慕您是知道的,含哥儿是您嫡嫡亲的儿子,您怎么能这样对待他啊,你这是想让妾身伤心死啊……”

别说这个老白花还有点战斗力,沁慧在一旁看的是津津有味的,演戏演的不错,难怪就凭楚楚可怜这一招,唬的多年来肃亲王对他们母子照顾有加,而且还是不计钱财的照顾。

不过沁慧也明白,今天这样一件丑事被曝光,还事关肃亲王,如果以前肃亲王对他们有多么照顾和维护,今天就有多么的恼怒。

思阳和沁慧也是一个想法,这对母子每次出来都是哭哭啼啼,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谁虐待他们似的,父王每次不自觉的维护弱小,可以说当初多维护,现在就多恨!

果真肃亲王脸色极为难看的蹲下来,掐着姬侧妃的下巴,姬侧妃虽然疼痛至极,但还是本能的连忙做出最可怜的样子,肃亲王冷静至极的说道:“就是这张脸,这个楚楚可怜的表情,哄骗了本王二十年,现在还想用这招来蒙骗过去,姬尹秀好好好,你真是好样的,这辈子都没有和本王有过夫妻之事,竟然还能生下这么大的儿子,”

“而且这个儿子早前说早产儿,可是生下来比足月的思阳还大了一圈,现在有证据证实证实我肃亲王的庶子,竟然是列国皇族的血统,不仅是伤口不愿意好,还容易翻倍不说,更是连容貌都和列王一模一样,姬尹秀,这招瞒天过海玩的不错,来看看这张画像,这个人你可认识?”

姬侧妃心里咯噔一声,看见画像全线崩溃,差一点就尖叫出声,可是她再也不敢也不敢理直气壮了,她担心肃亲王一巴掌拍死他。

肃亲王看看姬侧妃说道:“怎么?怕了?这么多年用本王的银子给那个老白脸开药铺,给银子,养着列王的皇族是不是很开心?不过你放心,他是老白脸,你是老白花,你们是天生一对,这一次你放心本王不会弄死你们的,但列王既然算计了本王,算计了启国的皇族,过去拿了本王那么多银子家当积攒自己的财力,本王不让他倾家荡产,怎么能善罢甘休!”

“今个皇上老祖宗都在这里,你放心,本王明天就昭告天下,这列王做了什么,列国又做了多少小白脸吃软饭的事,本王可以告诉你,本王想开了,本王不怕丢人,那列王连儿子都愿意叫别人爹,他都不怕丢人,本王怕什么,你说对吗姬尹秀?”

肃亲王说的越是云淡风轻,姬侧妃就越怕,因为早前肃亲王若是不高兴就会说她们母子,呵斥他们母子,或者吼他们母子,现在肃亲王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姬侧妃害怕了。

姬侧妃眼泪狂奔的说道:“不,王爷你听我解释,我也是什么身不由己啊,我只是列国中等世家姬家的庶女,因为早些年就随着父母来了启国,认了启国的姬家为宗族,当知道即将被送入亲王府做侧妃我是高兴的,可是在婚前阴差阳错的成了列王的女人,我是不甘愿的,王爷对我这样好,这些年我是爱着王爷的啊,您不能怀疑我的真心啊!”

“可是若是不配合列王,她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的,那么我在王府和含哥儿就没有半点立足之地了,王爷我也是逼不得已的啊,王爷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罚我吧,打我骂我杀了我都行,就是不要将含哥儿赶出去,也不要将这件事情说出去,或者我们可以走,明天什么不带就走,看在王爷爱护我们多年的份上,王爷就放我们自生自灭去吧!”

得,这个老白花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强悍啊,这样的时候还能想到这种借口,思阳嗤笑一声说道:“叭叭叭,本王真是给你故障了,姬侧妃你若是在京城唱戏,一个月就能成为最红角色,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还能这样演戏,本王真是佩服啊,楚贯含这种没脑子的东西,真是随了他爹的德行了,”

“若是随了姬侧妃这样的头脑,恐怕现在不是偷偷得不敢睁开眼睛,而是都要成精去了,你们娘俩配合的挺好啊,属于启国皇族的验亲石都能证明楚贯含是假货,你还在这里当苦主,咳咳咳本王给大家念念刚才护卫们从容翦院找到的信函,”

“列王吾郎,妾身秀儿爱你到天荒地老,爱你到海枯石烂……妾身愿意以一生的时间来爱你至呼吸的尽头,妾身喜欢你的身姿,喜欢你和妾身红被翻浪,喜欢你的一切一切,请吾郎放心,妾身一定竭尽所能的掏空肃亲王府,壮大我们列国王室,到时候我们便可以笑看江山,潇洒红尘,”

“现在妾身愿意为您养好儿子,虽然妾身极其厌恶那个肃亲王和这个府里的任何人,但为了银子妾身愿意忍下来,愿意去和这些人争斗,妾身愿意为您做任何事情,只为了我的列王我的郎能成为附属国第一,我们一家三口能永远站在最高点笑看一切……我的情郎我的爱,秀儿留书……”

“哈哈哈哈哈……”现在笑的竟然是肃亲王,其他人也笑了,姬侧妃这么肉麻的信被思阳给揭露出来,姬侧妃脸色涨红,验证了她刚刚说的都是屁话,被自己啪啪的打脸,别说看的还挺过瘾的。

肃亲王看着姬侧妃就像看没有生命的物体似的,肃亲王笑道:“收起这幅可怜样,来在演一演,看看还有什么戏一次让本王好好看看,这么多年深居浅出的姬侧妃竟然是这样的浪荡人物,列国打了一手好牌,本王也想看看,真想被揭穿之后,”

“列王要怎么面对周边国家的人,更怎么面对你们母子,本王很想看这场戏,不过你放心,本王已经拿到了你给列王的账本,本王会连本带利一分不差的全部寻回来,即使让列国灭族也不会善罢甘休,你可懂了?”

姬侧妃彻底的在发抖,牙齿都在嘚嘚嘚嘚的打颤,可惜没有任何人可怜他,沁慧看这个楚贯含也吓得不成样子,任由姬侧妃在前面顶着一切雷电,他在后面猫着,白长的五大三粗,就不是个正经爷们!

不知道列王知道自己的亲儿子这德行会不会被气死!

肃亲王对外面说道:“来人给他们单独分开关在地牢里面,不许任何人接近,他们还有大用,带下去吧。”

很快有护卫将姬侧妃母子二人带走,姬侧妃还想说什么,触及到肃亲王冰冷的目光,再也不敢吭声了。

任由护卫们给带了下去,被刚才这事一闹腾,肃亲王坐在椅子上喘粗气,可见是气的不轻,皇上说道:“皇兄莫要被这样的贱人气坏了身子不值当的,虽然很多事情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已经超出了我们的预料,但朕认为对咱们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启国这么多年白白给人养儿子的事情肯定不少,可是过去老一辈都是吃了哑巴亏,以往皇族有不少被逐出宗族的,这里面未尝没有几件隐秘事,但是这一次,列国也好,景国也罢,既然已经证实了消息,敢对我们启国皇族下了这种黑手的,我们一定要狠狠还击,决不罢休!”

皇上这话说的杀气腾腾,可见皇上已经隐忍了多久,为了启国的江山妥协了多少,现在随着真相的面纱被一点点揭开,黄航不愿意在忍耐,一点都不像忍了。

因此皇上这对不会让这些动了这样歹毒心思的人有好日子过,门都没有!

思阳还想劝劝父王不要生气,肃亲王摆摆手说道:“本王的怒气已经发泄了,现在不会再为这些不相干的人生气了,今天的时间过于宝贵,不能为了这些阿物继续耽搁时间,提审朱侧太妃和老三吧。”

老祖宗看着肃亲王有些担心,但也明白自己儿子并不是在意姬侧妃母子对他的真假,而是恨自己眼光不够好,过去让王妃受了很多委屈。

所以老祖宗说道:“老大,母妃也不多说,你和王妃的日子日后长着呢,就算她知道了真相对于她来说,是减轻了负担,是好事,清婉应该比你想象中的更加坚强柔韧。”

肃亲王点点头,他不是好丈夫,不是好父亲,愧对他们母子的地方太多了,所以肃亲王看着思阳眼含愧疚,思阳说道:“父王,这件事情您亲自和母妃说吧,儿子想没有比父王的真心实意更好的言语了。”

肃亲王明白这是儿子再给自己鼓励,所以也心态稳了很多,因为这是肃亲王和肃亲王妃的事情,皇上和皇后也不能多说,但他们都清楚肃亲王妃是这么多年来王府最不容易的人。

这王府这么多年没有出大乱子,皇家宗族没有闹出过分的幺蛾子,都是肃亲王妃能力的体现,肃亲王妃对于楚家功不可没。

不过这场合皇上和皇后都明白不是褒奖肃亲王妃最好的时候,所以这件事情记在心里,以后机会还多的是。

沁慧倒是觉得这次皇叔和父王都要出大招了,不仅景国要大出血,列国弄不好都是倾家荡产,这也是纯属自找活该!

很快外面传来脚步声,朱侧太妃和三老爷楚珀被扭送进来,三老爷嘴里的帕子给拿掉了,他还是凶巴巴的一路嚷嚷一路叫唤的,“告诉你们客气点,本老爷可是王府三房老爷,是父王名下侧妃所出的庶子,你们这样慢怠我,等回头本老爷分家出去了,一定给你们都要走,天天打你们一万遍,看你们敢不敢了!”

朱侧妃也是高调的喊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刚才都问了一遍了,还要再问,怎么那么多事,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放手,我不去,我不去,去了也没什么可说的,你们松手让我回去,我不去不去!”

朱侧太妃一直保养的不错,所以这会子跟三十来岁的妇人也差不多,要是忽略了那披头散发和衣服的褶皱来说,还算是风姿绰约的妇人,只可惜朱家女子不管年纪大小,长得好看的真是太少了。

一样的麦色皮肤,圆圆的眼睛,五官就没有精致这两字的存在,不过朱家人脸色还是偏黄一些,大概是平常过于善妒,所以肝火旺盛,脸色就成了这样了。

朱侧妃本能的觉得今个二次审问没有好事,不愿意来,可是又走不开,这些和蛮牛一样的护卫压根就不管你说什么,只管给人抓来。

一路上扭扭捏捏的好不容易到了聚福阁的议事厅,护卫们松了一口气,这不能打不能骂的太烦人了。

朱侧妃进了议事厅看着启国最金贵的几个人都在,勉强懒懒散散的行礼,三老爷更是懒散,因为他觉得马上分家出去了,还怕个屁。

以往担心是因为要利益,现在也没啥利益了,都闹到这个份上了,估计日后也做不成亲戚了,现在已经撕破脸了,还要什么好态度!

这对母子懒懒散散的行礼之后,皇后忽然出声说道:“跪下!”

朱侧太妃和三老也本能的扑通一声跪下了,跪下的一瞬间还觉得怎么就这样丢脸,让贵下就跪下?

所以朱侧太妃勇敢直视皇后说道:“皇后娘娘,不知道本侧太妃犯了什么错误,这来来回回的审问,要知道本侧太妃可是朱家人,即使朱家现在只是朱磙伯,但朱家姑奶奶在京城可是有不少的,难道皇后不要自己的贤名,管起肃亲王府的事情,让我和老三准备什么都不要就离开吗?”

得,这朱侧太妃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大祸临头,三老爷倒是害怕皇上和皇后,拽了拽朱侧太妃的衣袖,让她少说话,省着影响自己的利益。

大概朱侧太妃明白儿子的意思,暂时安分了一些,不过眼睛可是滴溜溜的转的快。

老祖宗忽然吩咐道:“不用浪费时间了,给老三验证一下吧。”

朱侧太妃母子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要验证什么,刚要说话结果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护卫们抓着三老爷用小刀在食指上一划,顿时三老太爷嗷嗷的叫唤说道:“你们放开我,你们要做什么,我可是肃亲王府的三老爷,你们放开,母妃你好狠毒的心,不就是这么多年我和大哥针锋相对吗,但你现在这样打压我们母子,若是父王知道了,一定会为了他儿子做主的。”

验亲石上快速闪现出红色,验证三老太爷为假,老祖宗淡定的说道:“如果你父王知道你是朱家朱放的儿子,恐怕第一个要弄死你的就是他!”

三老爷彻底的傻了眼大声喊道:“不,不可能不会的,不会的,你们在骗我啊……你们都在骗我,骗子你们都是骗子,都是骗子,啊……”

这些年无论何时何地,三老爷都以是王府除了王爷之外,太王爷最金贵的儿子自居,结果现在告诉他并非王府子嗣,这个结果他怎么能接受,除了撕心裂肺的喊之外,不知道应该能做什么?

朱侧妃忽然间睚眦欲裂的看着老祖宗,吓得她完全慌了傻了,然后想走姬侧妃那个路线,大声叫喊道:“姐姐,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老三可是太王爷最金贵的庶出儿子,即使姐姐要给我们净身出户也不用找这样的借口,我要,我要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否则我和老三日后怎么在世人的眼中活下去,姐姐你好狠毒的心啊!”

这番扮柔弱因为有了姬侧妃的表现,朱侧太妃半老徐娘的没有让任何人同情,只觉得恶心。

所以朱侧妃唱了闹了半天,老祖宗就回了一句,“想死赶紧死,别浪费时间!”

哈哈哈,今个云也是拼了,二更一万哦,亲们云最近是不是很努力啊,看见你们这样支持,云的战斗小细胞都嗷嗷的呢,目标350我们一起加油哦,吼吼!

今个部分投月票的亲是:

x1at1an 投了1票

baily1997 投了5票

红色火焰龙宝妮1 投了1票

诞诞 投了1票

zzfb 投了1票

aspd89 投了2票

yharkz 投了1票

薛晓宇 投了3票

各位送花送钻打赏的亲们:

18668710126 送了3颗钻石

冰枫雨雨 送了2朵鲜花

敏与玮 送了5朵鲜花

敏与玮 打赏了100潇湘币目标350哦,加油哈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