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快速审问消息汇总!2/侯府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时间就是将大家打探的消息一起汇总,一个时辰之后,得出的结论和审问这两个人差不多,他们毕竟来锦城的时间商短,还不足以拿出更加有内幕的消息。

但也有一些特别的消息,比如肖五带回来的消息说道:“主子公孙家最近动作很大,而且跟锦城和络城的漕帮关系亲密,公孙家有一个姑奶奶早年嫁给了启国有名的船运世家窦家,现在是窦家大夫人,两家合作近期极为频繁。”

思阳对于这个消息比较感兴趣,便道:“接着说,你是如何得知他们合作的消息的。”

肖五说道:“回主子的话,这个消息也是属下意外得知,当天属下原本是打算在酒楼里面吃点饭,然后打探消息的,谁承想隔壁包间吵了起来,声音不小,属下仔细听了一番之后才明白,吵架的人就是广宁侯公孙岩,自从公孙柠歌离开肃亲王府之后,他和他爹先回来了,大概是觉得在京城公孙家越来越难混,”

“而且马上五国大赛,公孙家还指望研制出更好更细的盐来参赛,提高公孙家的知名度呢,另一个就是窦家家主窦时迁,抄家原因是窦家让公孙家弄出更多的私盐来,公孙家说现在管得严,做手脚很难,尤其是在前两年肃亲王已经收拾过公孙家之后,现在不大好做手脚,而且公孙柠歌这步棋现在去了列国,跟肃亲王府没有任何关系了,能留下一条命够不错了,”

“眼瞅着这慧亲王夫妇就来了,万一慧亲王夫妇开始关注这私盐的问题,两家的关系就暴露了,损失可不是一星半点,到时候弄不好惹出大麻烦,窦家大老爷不以为意,还损了公孙岩说他害怕两个孩子,还见天那套以小换大的理论也不嫌丢人,在京城待几年本事越来越回去了,就这样两个人一言不合吵起来了。”

沁慧和思阳听了这个消息还真是哭笑不得呢,这公孙家真真是有意思,以小换大不仅锦城人尽皆知,京城人尽皆知,大概启国基本有点水平掌握一些消息的世家大概都了解公孙世家的家风了吧。

就这样两个人不打架真是太难了,而且那水运世家可是江上一霸,跟沁慧他们在海域的霸主地位差不多,还是来往的进城和络城两个地方,这两个地方都是富庶繁华之地,江面湖面水面非常多,码头也特别的多,水运世家能发展起来,还能经久不衰的,那都是很有些水平的。

不过这窦家看样子也是想发这种私盐的钱,朝廷命令严谨走私私盐,抓住严惩不贷,可惜啊,这高额的利润太让人眼红,很多人铤而走险。

思阳说道:“嗯,肖五你做得很好,这个消息很有价值,回头你也要去查一下公孙家,现在公孙家在锦城蹦跶这么厉害不正常,这几天你主要盯着公孙家,有时间在打探一下窦家的事情。”

肖五听到了主子夸奖笑了,这次他们几个可是三长老夫妇精挑细选重重选拔才能有机会跟在主子身边,领略这和龙腾王朝不一样的风光。

所以他们几个是非常愿意来的,而且未来他们就是王女殿下封地的第一批护卫们,这可是非常高的起点,他们自愿一生效力于二位主子,因此自然是全心全意的为了主子打算和着想。

这启国不熟怕什么,他们在坐船来的路上,人手一张启国的各个世家和官家的名册,这个可是玄星传回来的宝贝,也是玄星在这边蹲点将近一年时间总结的,虽然不是特别的完美,但基本上该有的都有了。

没有的要么就是太过于低调,比如熊家那样的,要么就是看着不出奇,弄不好忽然间哪一天就撒欢的折腾开了,比如现在的邢家。

还有一部分是商户的资料,这次跟着主子出来,在金梭里面他们也更多的交流和了解启国的各方面的消息,以便于用最快的速度适应现在的生活,早早为主子们效力。

擎风和玄星功不可没,帮了很多的忙,擎翼在姑爷身边也帮了不少的忙。

总之现在他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随时为了主子可以执行任何任务。

这会子肖一说道:“主子,我这边还有一个消息,说是城主大人出事的那天和宋家的族支三族长在用晚膳,到了第二天早上这人就昏迷不醒了,虽然不确认这个消息的准确程度,但是锦城的宋家就像是原城的叶家都是族支之地,这边的族人很多,这个可以作为查证城主大人昏迷不醒的原因之一。”

思阳点点头说道:“好,现在我们刚刚到了这边,最缺的就是这些看着有些道理,实际上没有证据,一旦推敲起来还有些门道的信息,大家都记好了,我们这次出行恐怕会困难重重,但是我希望大家能一起努力抱成团,争取早日完成任务,然后我们回京城过年,但最重要的就是你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即使这消息我们不要了,也是你们安全第一,都说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我们在京城或许能吃得开,到了这外地怕不是那么容易,因此不管怎么样,大家一定要谨慎小心明白没有?”

“明白!”主子的话让护卫们都觉得心里暖暖的,即使他们很清楚启国这边能伤到他们的人少之又少,但也不排除类似于神秘的回音门,或者是传说中的各种海外消息,最让他们感动的是主子的心意,不会勉强大家做什么,重要时候保重自己,这样的主子给全了大家颜面和尊严,他们心中如何不感动?

余下的时间大家在仔细梳理一下一些消息,发现还是大家来的时间太短了,所以没有什么特别的了。

因此沁慧说道:“好,既然没有特别新鲜的消息,大家各自散去,有任务的执行任务,没有任务的在街头巷尾人多的地方随意溜达一下,看看能不能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尤其在李知府和城主府的周围多打探一下,”

“另外护卫们也要换班休息一下,这几天舟车劳顿,大家都很辛苦,你们自己分两个班次轮换休息,晚上我们还要有任务,会夜探知府府上,还有玥嬷嬷再去一趟老地方茶馆,告诉他们今个我们不去连家村了,过两天在过去。”

“是主子!”所有人听到命令之后都跃跃欲试,这不熟悉的环境才能显示出大家的能力来。

一时间留下生火做饭的禾黄还有禾绿,其余的人都走了,大家很快决定了休息的人和出去的人,很快厨房的热水供应上来之后,大家开始沐浴更衣,这在金梭上都是不方便的事情,有的还有乔装改扮的药水也要抓紧时间洗下去才行,待会出门正好可以换另外的装束。

沁慧也折腾了好几天,有些乏了,这些天在金梭上面睡得也不踏实,沁慧也趁着这个时间休息一下,今个晚上估计不能消停了,要夜探城主府呢。

若是时间来得及,还要夜探李知府府上才行,沁慧沐浴更衣之后,一身清爽的躺在床上还在想着晚上如何布置更合适,结果想着想着沁慧就睡着了,等思阳进屋子的时候,就看见他的亲亲美人睡的正香。

思阳看着沁慧熟睡的容颜,眼底有些青影,这段时间折腾够呛,即使有金梭助阵,那也是长途奔袭,所以思阳动作放轻去耳房沐浴去了,等梳洗干净绞干头发之后,抱着沁慧和衣而卧。

禾黄禾绿看两个主子都休息了,轻轻的掩上房门,然后退下去赶紧准备膳食了。

这些天在金梭上不方便开火,所以大家吃的都是干粮,吃了好几天了,现在应该改善一下。

幸好肖一他们提前来了之后,准备了不少粮食蔬菜等物品,禾黄跟禾绿去了厨房开始忙碌起来。

沁慧和思阳这边安静的不行,各司其职,休息的休息,出去忙碌的忙碌,但此时城门口算是乱套了,那扒皮甲和扒皮丁一去无影踪了,这么长时间也不回来,这在以往可是很少见的。

所以扒皮乙忐忑此时在城门口一直在张望,然后说道:“老三你说这大哥和四弟怎么还不回来,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扒皮丙心里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但他不能说出来影响两个人的情绪,便道:“应该无事,没准跟着的时间需要长一些,或者这两个娘们走的是闹事不方便下手呢,大哥和四弟也做了不少这样的事情了,还是有不少经验的,不如我们在等等。”

结果一直等到了下午城门都要关了,才发现人还没回来,今天他们当值,不过晚上不是他们守门,所以留下的几个人才开始慌了,可是他们也不敢声张,扒皮丙的心眼多一些的说道:“老二,你说老大和老四没回来,不会是东西太多,他们先跑到哪里藏起来了吧?”

以往有这种事,大家都是平分,但是主要提供线索和出力的人要拿大头的,所以他们在分钱的时候都会趁着没到地方给自己留点私房,这个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但像现在这样人出去了,一直没回来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

所以两个人都有些不大好的预感,只能找一些托词告诉自己他们没事,或者有什么事情绊住了,或者干脆就是拿着银钱偷偷的密下不想分给他们了。

扒皮乙忧心忡忡的说道:“老三我怎么觉得这心里不托底呢,要不在有一刻钟有人就来换班了,我们先遮掩过去,然后去老大和老四家看看,若是有什么问题我们也好想个对策出来。”

扒皮丙说道:“那连家村的牛车已经出城了,我们没有看见那对母女,这马车来的时候和回去的时候也不是一拨人,多了不老少,咱们也不方便问,哎早知道我就拦着他们问问好了。”

连十娘人缘好,尤其是在这样进城费飞升的时候,他们夫妻一般不会随意涨价,实在是亏得很了,才会让大家在回去的路上补齐,因此连家村附近的几个村子的人都愿意坐他们夫妻二人的马车。

连十娘今天回去的时候,亏了牛车比较大,足足有十三四个人,还有两个男人跟着连十娘的丈夫在地上走,女人们都坐车,看着这么多人,出城门不需要给钱,这些扒皮兵也不能随意拦着,以免真给百姓们欺压的太狠了,闹起来就不好看了。

扒皮乙也是越想越不对劲,正好这会子换班的人来了,他们两个给两外两个遮掩了一下,然后也不敢多说什么,先给今天的银钱交给知府府的领头的高婆子,让她带回去,然后两个人就匆匆的跑了。

结果去了两个人家里都没有人,这回两个人有些吓傻了,锦城这么大上哪里找去啊,他们能遮掩一两天,还能遮掩三四天吗,所以现在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倒是扒皮丙说道:“二哥我们一定要给这件事情瞒着,或许是他们两个人在哪里吃酒吃多了不好回来呢,等他们回来了,我一定好好捶他们一顿,让人不省心的。”

其实这话都是心理安慰,但眼下他们也不能说他们去抢劫人家钱财才被人给弄得无音讯的,否则他们四个干活之余还开小差,这不是盯着丢了差使呢吗。

先不说扒皮甲的兄弟们的忐忑不安,彻夜难眠,现在沁慧这边可是热闹多了。

基本上所有人都已经休息了一番,用过了午膳和晚膳,现在大家聚在一起各个满面红光的,再也不是早上有风尘仆仆憔悴的样子了。

沁慧这会子也很高兴,因为谨嬷嬷和福喜趁着天黑,在禾一他们的掩护下,已经顺利了的来到了这个宅院。

一番见礼不说,谨嬷嬷真是看到了主子激动的就流泪了,快要半年没见到主子了,看主子还如此容光焕发的,谨嬷嬷这才觉得心里已经踏实了,原来在不知不觉中,沁慧的地位和她自己女儿素秋的地位早已经部分上下,甚至已经有些超越了素秋在谨嬷嬷心中的地位了。

谨嬷嬷和福喜配合能力不俗,谨嬷嬷严谨谨慎,福喜有本事和手段,两个人配合的不错,这不是谨嬷嬷正在汇报这工作,“主子,锦城第一步行街在一个多月之前已经彻底建好,现在按照主子的吩咐是试运营阶段,不过我们郡主街的产业刚刚开业就非常火爆,”

“不过在建造这个第一步行街的时候还是很麻烦的,那个李知府想要为难我们,让我们一次性出齐这购买八条街和所有街边周围动迁的费用,为了给这李知府一点颜色看看,老奴当场就让人抬进来一个箱子,箱子里面是购买这八条街的银票,还有我们和锦城城首签署的这条街一百年的使用权还有其他几项重要信息,当场这李知府就脸色十分难看,后期我们在建设的时候增添了不少阻力,”

“这些都被老奴和福喜一一化解,最后也就是前几天,李知府狗急跳墙,不知道哪里抽风,在郡主街大放厥词,要福喜姑娘进府做妾,呸就他那样的老男人还这样不要脸,所以我和福喜当街就给他打了,那个李知府就说三日之后过门,要不就拆了这一条街,正好这几天城首大人病的不轻,这李知府猖狂极了,老奴还在和福喜商议怎么办更好,谁承想主子就来了,我们两个心里踏实了啊。”

主子来的消息对于谨嬷嬷和福喜来说,简直就是天籁之音,没有比这个消息更好的消息了,所以谨嬷嬷能不高兴吗?

这李知府欺负的不就是她们主子没在跟前就想作践她和福喜吗,呸没门,即使主子不在,也不能让他好过了,前几天用叶家的横劈十二式,李知府和知府家丁都被她们二人打得不轻,最后直嚷嚷什么反了反了的就逃了,真是没出息。

沁慧听了眼色冷冰冰的说道:“哼,一个小小锦城的知府不知道天高地厚,还敢肖想福喜,简直不知所云,揍他活该,大家都听着,你们是我叶沁慧的人,以后遇见这种人渣不用忍着,往死里揍,出了事情我担着!”

沁慧这霸气的样子让大家扑哧一笑,顿时议事厅里面一阵热闹,谨嬷嬷有好多话要和主子说,所以热闹了一会子之后,沁慧和思阳就单独和谨嬷嬷还有福喜说话,锦城的有些事情怕是她们二人知道的更多,刚才在外面当着大家是方便说的,现在说的就是不方便大家全部都知道的了。

谨嬷嬷说道:“主子,若是可以的话,今个晚上最好去城主府一趟,现在城首大人有些不好,福喜在这边也不敢暴露会一些医术的事情,关键是福喜用的都不是寻常大夫的手段,所以我们这几天正在焦急该怎么办呢,城首大人是中毒了,而且还是一种无色无味只溶于酒的毒,”

“若是在过几天不能清醒,锦城是真的要乱了,城首夫人韩氏这些天不眠不休的照顾,险些就倒下了,老奴也过去偷偷的帮了帮忙,可惜老奴不善于医术,这几天这是焦急万分啊,幸好主子来了。”

今个部分投月票的亲是:

alinda砚子 投了1票

冰冰123123 投了4票

紫色风信子fgwwhy 投了1票

dexiuladmao 投了1票

zlj130986 投了1票

亲们支持继续走起,有票票的别忘了给云扔两张过来,云都接着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