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9:夜探城主府情况危急!/侯府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谨嬷嬷遇见这样的事情怎么能不着急,当初原城第一步行街如何从动迁开始一直到开业运营,这个期间谨嬷嬷是全程参与了的,而且原城就是叶家的大本营,做起事情来不知道多么的顺利。

可是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仅仅有城首大人的支持是不够的,况且这锦城还有李家这样的知府存在,没给搅合翻天了,已经算城首大人很不容易维持现在的情况了。

可是这一切都在城首大人倒下之后全乱了,现在连进城门都开始收费,一开始不过是一两文钱,现在都是二十、三十几文,闹得一片混乱。

所以谨嬷嬷才建议主子应该夜探城主府,谨嬷嬷顺便说了一些细节,“主子,这边的情况不容乐观,城首大人中毒一事非同小可,若是能救了城首大人的话,眼前的困局或许可解,目前为了第一步行街的产权问题,锦城商会还有畅联商会几个商会都要参股,”

“锦城商会就是李家在支持,畅联商会和循江商会在本地没有那么大的势力,但都想参合一脚,这些天之所以没有正式开业,也是因为这些原因,城首大人倒下之后,一些经营用的官方文书我们没有,老奴这几天也是愁得夜不能寐。”

思阳眼神一眯冷光划过,“哼,几个商会胃口倒是不小,就是不知道背后都是什么势力,慧阳商会的事情都想来参合一脚,真是太不给肃亲王府和本王放在眼里了,本王和王妃辛辛苦苦安排你们打理这里,他们倒是想的很好,想捡现成的便宜,”

“也不出去打听一下,我们夫妻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谨嬷嬷这些天你和福喜做的很好,慧阳商会的人无论走到哪里这骨气一定要硬,让他们知道我们可不是好惹的,大不了我们全部关了,就是建好了又能怎样,本王能建起来高楼,照样也能全拆了。”

思阳这话不假,想捡现成的便宜,自己不想努力,干什么都肖想别人的,做什么美梦呢,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沁慧也支持的说道:“对,本王妃能建,自然就能拆,我们可以他们行吗,谨嬷嬷这段时间你和福喜太辛苦了,从工匠学院过来的人还得用吗?”

说起这人员的问题,谨嬷嬷赶紧回道:“主子,这工匠学院原本老奴觉得出来很多人直接就能上手是很不错的,现在看来老奴当初看的还是浅了些,有了工匠学院的存在,老奴在培养新人的时候完全能比以前省了一大半的力气,工匠学院的人很得用,也很珍惜这工作机会,”

“还是主子有远见,这样我们就不会为了上哪里招人而苦恼了,这些人来了之后完全就能上手,他们大部分也都是要养家糊口的孩子们,也感念主子对他们的提携之恩,所以这些孩子们都很努力,那些建造房屋的工匠们也不错,跟工部的人合作得很好,工部甚至都想招收他们呢。”

说起工匠学院的人,谨嬷嬷倒是很开心,因为这是最近很多事情里面,最高兴的一件事,如果没有这些人,在这地方恐怕真是吃不开呢。

沁慧也觉得这人才不受到掣肘可是大好事,听见这个消息,沁慧的心情好了许多。

谨嬷嬷又说了一些账目和库存方面的事情,一个时辰之后,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思阳说道:“慧儿今个先说道这里吧,我们出去准备准备,幸好玄星这次跟着来了,我们今个晚上就要夜探城主府。”

接下来就是一阵忙碌的准备,大家换了衣服思阳安排好大家的行走路线,然后开始纷纷朝着城主府的方向飞奔而去。

城主府就在锦城的正中心,就在锦城衙门的后街,跟原城的城主府和衙门的布置都是相同的。

所以并不是很难找,但要想避过李家明里暗里的盯梢的,还要费点功夫。

正好今天晚上天空飘着零星的雪花,江南这地方就是这样,即使下雪也不会是北方那种鹅毛大雪,都是这种零星的小雪,暴雪的情况几十年也遇不见一回的。

借助这风和雪的天气优势,沁慧和思阳他们快速移动,就像在雪夜里闪动的精灵,十分灵巧的奔袭在夜色之中。

因此一个时辰之后,她们已经来到了城主府的一个角门处,上次谨嬷嬷也是在这个角门悄悄进去的,这处角门平时不仔细看到话,根本不会发现偌大的城主府里面还有这样的一个门,几乎和院墙合为一体。

谨嬷嬷按照三长两短短促敲门的方法敲门,之后大家都收敛起息耐心的等待。

过了大概一刻钟,门里有个苍老的声音说道:“江南春绿!”

谨嬷嬷对道:“白雪漫天!”

这处角门吱呀一声开了,里面有个头发老爷子正炯炯有神的看着门外的人,然后让开门位置,让大家进去,沁慧和思阳只带了玄星还有肖一到肖五,禾一到禾五,燕一他们正在打探李家的事情,这次没带过来。

这个老爷子说道:“谨嬷嬷你可来了,这几位是?”

思阳看出来这个老爷子是练家子,而且功夫是很不错的人,之前听谨嬷嬷说这是宋家给城首大人的管理暗卫的管家,否则也不能听见敲门声,这么快的赶到这个位置来。

谨嬷嬷说道:“这里说话不方便,这几位是我找来给大人看病的,都是自己人。”

在这个乌漆麻黑的角门处,虽说安静也不敢保证这附近没人关注,万一走漏了消息,今天晚上可就危险了。

这个老爷子大概明白什么意思,而且他本能的认为这里面有几个人怕不是普通人,再看谨嬷嬷的态度,有些明了,或许这里面有谨嬷嬷的主子。

很快这个老头带着几个人到了城主府的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子,敲门的声音也格外的特殊,门从里面忽然打开了,然后有个护卫抱拳说道:“弢老您怎么来了?”

这个弢老没多言,让大家进去,沁慧借着夜色也无法看出城主府的主院和这里相差的多远,但沁慧猜测这里面或许是城首大人的养伤之地。

等大家都进去之后,大家先站在厅里,护卫留下,弢老走进了内室,然后很快一个女眷出现在大家眼中。

这是一个中年美妇人,确实有韩皇后那种端庄大气的范,即使现在有些狼狈憔悴,整个人似乎消瘦了一大圈,但一举一动也不失大家风范,韩氏看见了谨嬷嬷勉强笑了笑说道:“谨嬷嬷深夜来此,可是有什么治好我们家老爷的消息了?”

韩氏虽然是内宅女子,但是多年来在锦城的贵妇人圈子里面也是有口皆碑的人物,接人待物温婉大方,夫君也不是那贪图享乐之人,孩子们也懂事听话,这些年日子过的很不错。

只是这次城首大人一倒下,韩氏坚强的顶住所有的压力,不放过任何一个能救治自己丈夫的希望,因此现在见到谨嬷嬷还是很高兴的。

这会子韩氏才看见沁慧她们,看见沁慧和思阳的天人之姿和那不亚于任何名门的气场,韩氏顿时手都激动的有些哆嗦,看着谨嬷嬷说道:“可是,可是…。可是慧亲王夫妇?真的是吗?”

谨嬷嬷点点头,韩氏泪如雨下的直接跪下说道:“锦城城首夫人韩氏给慧亲王请安,给慧亲王妃请安!我们家老爷遭此大难,二位能这样不顾危险的看我们家老爷,妾身替我们家老爷给二位磕头了。”

沁慧赶快将韩氏扶起说道:“城首夫人何须行此大礼,我们是今天刚刚到了锦城的,费了一番力气锦城,所以深夜来访多有打扰,主要是担心城首大人的身子,所以冒昧就过来了,还请夫人勿怪才是。”

韩氏太明白现在整个锦城都在抓慧亲王夫妇,这李家狗贼就怕慧亲王夫妇到了坏事,所以在锦城的沿途县镇都布置了埋伏,在锦城其他几个入城口布置了不少人,就等着捉住这对小夫妻呢。

而这小夫妻今天刚来,晚上就过来看他们家老爷了,韩氏怎么能不激动,这些天她吃不下喝不下,整个人瘦了一大圈,更是一睡着就梦见自家老也不好了,所以现在不是困极了,根本没法睡。

现在能见到慧亲王夫妇,韩氏这心踏实了一些,这可是找到主心骨了,因为她经常会和韩皇后通信,今年她在思阳和沁慧大婚的时候去了,虽然停留时间不长,但是皇后告诉过她这次若是没有慧亲王夫妇,皇上凶多吉少。

虽然内情皇后并没有说一个字,但这次她的丈夫遭遇了这种危险,她才深深的感觉到这富贵荣华都是过眼云烟,人好好的活着才是正经。

这才不过十来天的时间,那些平日里的墙头草跑了个干净不说,她们家老爷这情况还不知道哪一天就真的麻烦了,李知府那个狗贼在锦城兴风作浪,她一个妇道人家连个信都送不出去,就是送到京城也要十天左右的时间,这各种焦急可想而知。

韩氏想起来京城的皇后表妹最难的那几个月,皇上昏迷不醒,外面一团乱,若不是叶铎和贞烈夫人从海外归来,启国怕是现在都变天了。

他们家老爷将慧阳商会的一条街引入进来,韩氏不知道多高兴支持,这样就不用安排人去京城买年货了,但是这建设的时候,她就和知府夫人熊氏明里暗里的争斗。

她自然是帮着慧阳商会将这个步行街建起来,而熊氏则是搞破坏,所以这几个月锦城的贵妇圈子也非常紧张,好多夫人都避开不敢跟着后面瞎凑热闹,以免惹火烧身。

现在韩氏见到沁慧和思阳一时间感觉自己有好多话要说,却不知道从何说起,还是沁慧说道:“夫人,时间不等人,我这次出行带着海外的名医,赶快给宋城首看看吧。”

韩氏眼里划过惊喜,瞬间叫做欣喜若狂的心情蔓延在心间,赶紧说道:“好好好,妾身这些天照顾老爷都有些糊涂了,快,快这边请。”

沁慧和思阳带着玄星和谨嬷嬷进了这个屋子的内室,内室并不大,只是这里建了一个暗室,韩氏带着大家进了暗室之后,沁慧才看见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城首大人宋义。

几个月前还活蹦乱跳的人,现在奄奄一息的躺在这里,而且面色苍白如纸,整个人似乎感应不到生之气,沁慧到了这回看了饲养一眼,两个人都觉得这次恐怕要很棘手,问题很严重。

沁慧说道:“玄星你去给城首大人看看,城首大人是我们慧阳商会的重要伙伴,若是需要什么你尽管提。”

然后沁慧看着韩氏说道:“这是神医玄星,是救助我母亲那个神医家族的传人之一,这次因为我们要回启国,神医家族安排他出来历练,玄星救治人的时候,我们万万不要出声打扰他的思路,需要什么配合他会告诉我们的。”

韩氏连连点头说道:“是是是,劳烦神医给我们老爷看看,若是我们能救我们家老爷,让我们倾家荡产都行。”

沁慧觉得韩氏是个好妻子,遇见这情况只想着能散尽家财保住丈夫一命就行,玄星并未出声,沁慧将韩氏拉过来轻声说道:“神医不是那看中钱财的人,如果能救他一定会尽全力救治,否则就不会跟我们来了。”

韩氏心里的感激无法诉说,这些天她是多么提心吊胆她自己最明白,老爷是她生命中多么重要的人,这并非和钱财地位有关系,而是他们青梅竹马长大,顺利的成亲走到现在,即使有个把妾室,也都算安安分分的,对比其他人家的鸡飞狗跳来说,他们家的生活就是平淡和祥和的。

现在老爷被不知名的毒药所伤,而且生死不明,她真是心都要碎了,但她不能让李知府那帮狗贼看出破绽来,白天她还要处理事情,安排城主府正常运转,然后就悄悄到这里护理老爷,现在能有神医相助,韩氏语无伦次的说道:“谢谢,谢谢……”

韩氏是一边说话,眼泪一边的掉,沁慧能理解她的心里,所以安排她在旁边坐下,大家都仔细看玄星诊治。

在京城玄星没事的时候会乔装一番去杜家医馆义诊,正好也拓展他的所学和所用,一般都是上午过去,下午要研究他从龙腾王朝带过来的医经,因此这大半年的时间,玄星觉得自己成长的更快,尤其是在给没有灵力看病的普通人看病这一块,有了很大的进步。

这会子玄星眉头紧皱,大家都不敢吭声,屏住呼吸,一刻钟之后,玄星站起来说道:“城首大人非常不好,这种毒我也只是在一本书上见过一次,如果没猜错的话,这种毒的名字叫白酒仙叠,顾名思义就是只溶于白酒,混合白酒吞服的话效果叠加,”

“一旦中了这种毒,就会不明所以的昏倒,然后面白如纸,像是随时可以飞天一样,昏睡不醒失去对外界的一切感知,若是二十天内不能解毒,人就……关键是此毒解起来非常的麻烦,必须要给当初那口毒酒逼出来才行,所以过程非常非常危险,后续还要将养好长时间才能恢复,而且三五年之内不能人道,这也是此毒的歹毒之处,关键是日后再也不能有任何子嗣。”

韩氏听了玄星的话顿时泪如雨下,失态的从椅子上跌落下来,然后跪坐在地上对着玄星磕头说道:“求求神医救救我们家老爷吧,我们家老爷和其他几个城首一样,兢兢业业的为了百姓做了很多事情,并没有什么贪赃枉法之举,顶多有些私心参与了一些经商只是,但没有巧取豪夺,那些也都是本夫人的嫁妆扩大经营,”

“现在我们家老爷被歹人害成这样,若是不能救回来,我们一家人可要怎么办,神医说的这些事情妾身都明白,但是妾身还是选择您救救我们家老爷,我们老爷已经有了两个嫡子,日后没有子嗣也不怕,几年不能也不怕,大不了妾身将两三个妾室都打发了,一家人老老实过日子也挺好,还请神医帮帮忙,救救我们家老爷吧。”

玄星对着韩氏说道:“夫人请起,现在不是我救不救的问题,现在有最关键的一味药材并不在启国,而是在海外,叫觅仙草,所以这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夫人可明白?”

玄星说完韩氏瞬间就撅了过去,刚刚有些希望可是一味主药在海外,海外啊那得多长时间能过去,就是能过去,老爷如何能等得了?

即使等得了,谁能出海呢?这全部都是问题。

韩氏就这样厥过去了,沁慧赶紧吩咐谨嬷嬷她们给韩氏抬到另外一个床上,沁慧对玄星说道:“麻烦神医给这位夫人诊治一下才是。”

玄星给韩氏把把脉说道:“是操劳过度急怒攻心所致,一会就能醒来。”

今个部分投月票的亲是:

zhanyihua1984 投了1票

188**5185 投了1票

qquser6750441 投了3票

19670730 投了5票

licui冰麒麟 投了4票

柯锋 投了1票

亲们支持走起吼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