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命定之人歹毒母女!/侯府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 235:命定之人歹毒母女!

肃亲王府这边因为世子爷回来受伤被王妃发现,闹了半夜的热闹,最后好不容易挨到两个时辰以后,世子爷终于可以躺在床上之后,王妃才离开。

肃亲王妃陈氏刚刚离开,楚世子这边就忽的一下坐了起来,再也忍受不了这一身的味道,好好的沐浴了一回才躺在床上。

想想今天晚上的事情,一会笑一会皱眉的,不知道为何他每次遇见叶沁慧,最后都是最倒霉的是他,这是为何呢?

不过他想起今个自己那粗鲁的动作,也不怪叶沁慧收拾他,没喊来她那十八金凤给自己打出叶家去就不错了,哎也不怪人家生气。

楚世子想起慧姐儿的那种美丽,忽然见脸红了起来,好在是这会子屋子里面都暗了,没有人看得见,当她想起那个七星手镯真的能戴在慧姐儿的手上的时候,没有人知道那一刻他是多么的欣喜。

因为普济大师说过,这个镯子和他有缘,但是如果这个镯子能真的戴在一个女孩子的手上的时候,命定之人就会出现,所以那一刻楚世子整个人的心都是飞起来的,原来叶沁慧就是她的命定之人。

但普济大师也说过,命定之人出现可早可晚,好事多磨,楚世子想想也的确如此,这也是今天他为何没有说清楚的原因,因为他和叶沁慧之间还有很多问题,都不是眼下可以解决的,不过楚世子自己不担心,只要叶沁慧是命定之人,那么将来就会有结果的。

海升在外面心有余悸的轻声说道:“世子爷王妃已经回了院子休息了,您这边还有什么吩咐吗?”

楚世子淡淡的说道:“没事了,你去回炉半个月吧,这边暂时不用你伺候!”

紧跟着就听见了海升的哀嚎声,为啥他的命这样苦呢,当然他已经知道自己给世子爷弄得这样狼狈,还被王妃给抓个正着,肯定不会好了,没想到苦难来的这么快。

海升没敢多说,再刺激世子爷估计就是一个月了,可怜的他还没回来喘一口气,就给发配回炉去了,真是可怜啊,认命吧,谁让每次见到叶姑娘的时候,都是好死不死的自己跟着去了。

海升哀怨的走了,楚世子继续在思考一些事情,祖母很快就回来了,那么她也会跟着祖母回来吧,不知道为何想到这里的时候,楚世子满脑子都是慧姐儿,没来由的烦躁了一些。

算了算了不想了,到时候再说吧,不管是谁,什么原因,自己的婚事都不是轻易可以定下来的,想着想着楚世子就睡着了。

慧姐儿这边倒是一夜的好眠,清晨起来之后,当阳光穿透了床帐子,慧姐儿这才发现昨晚上的一切是真的,因为自己的左手手腕上的确是戴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玉的镯子。

而且还是一只超级牛的自带暗器还会变脸的镯子,慧姐儿玩心大起的躺在床上看着镯子变脸,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机遇,但是想起楚思阳那厮昨个被自己收拾的不轻,整个人心情都美丽好多。

哼,登徒子,日后见你一次就收拾你一次!

香珠轻轻的进来唤道:“公主您可是醒了,奴婢伺候您起床!”

慧姐儿轻声的嗯了一声,香珠香妆她们就进来伺候慧姐儿起床,自从慧姐儿当了公主之后,这穿戴打扮的比起以前来更加的在意了,即使她不在意,但是丫头们比较坚持。

就像香珠说的:“公主,您现在贵为二等公主,之前皇后娘娘就严厉警告过我们几个,若是伺候的不好,后面有的是人等着这个差使呢,外接那些人都是狗眼看人低的,公主若是不拿出应该有的仪态和风华去震慑那些宵小之辈,恐怕有一段时间是不得安静的。”

后来慧姐儿勉强同意了,不过条件是在自己家里差不多就可以,出去仔细装扮就是了,主仆们商议过后也觉得可以,这不是慧姐儿开始适应做公主的生活。

听说公主府已经开始修建了,就在靖安侯府的附近,正好几代前有个王府说是去了封地,既然去了封地,这个宅子按照规矩就要收回,而且启国如今皇子们都年龄小,还不到出宫开府的年纪,所以就没有人征用这快。

至于文芸长公主,她的公主府已经建好了,离着里有两条街,如果公主出嫁之后不愿意在婆家居住,就可以带着驸马在公主府居住。

所以慧姐儿是启国第二个有公主府的公主,这样一来可就是货真价实的公主了,标准的皇族。

最近几日慧姐儿来了几次这个未来的公主府,想着到时候怎么改建一下,草草的画了几张图纸,到时候要和工匠交代清楚,这次没有让内务府的李钦来办这件事情。

而是直接交给了肃亲王府楚世子来办这件事情,楚世子已经是内务府的三把手了,前天刚下的命令,听说楚世子领旨的时候,脸上还有淤青呢,不知道笑坏了多少人。

这回李钦在内务府可就掣肘的地方多了,楚世子这人多么不好相处,相信启国的贪官都是有体会的,而且楚世子上来就是三把手,估计很快就能威胁到他的地位。

故此最近几日,李钦在令国公府里面砸了不少砚台,对这件事情很生气很生气。

生气归生气,在生气是皇上下的命令也没用,李家越发的不受待见,似乎京城很多人家都发现了,自从姜家完蛋之后,李家的状态越发的低落了很多。

不少人在后面都说活该,多行不义必自毙,李家完蛋也是早晚的事情!

就这样过了几日,虽然慧姐儿也会去那个准备修建的府上,但是一直没遇见过楚世子,其实楚世子倒是偷偷的看见过慧姐儿,只不过他不敢上前,现在的慧姐儿若是再弄个什么麻醉的,到时候这人可就丢不起了。

慧姐儿这几日继续研制酱油,忙得不亦乐乎,整个董家村因为酱油厂落户到了那里,高兴得不得了,只不过暂时没有对外宣布,首批一百多个大缸已经准备就绪,这几日已经开始生产了,估计十多天,第一批酱油就可以生产出来了。

所以连续几日,慧姐儿都去董家村,有时候就在董家村的温泉庄子上住下了,忙得不得了,这不是谨嬷嬷拿来一个账本,香珠在后面端着茶盘,谨嬷嬷说到:“公主,休息一会吧。”

香珠将茶放在桌子上,就退了下去,谨嬷嬷说道:“公主,秀雁刚刚过来了,说是上个月的账本和这个月十天的账目已经出来了,请公主过目。”

慧姐儿大略的翻了翻,可自己预想的差不多,玉颜坊真是日进斗金的好买卖,短短的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赚了七十多万两银子,平均每天是两三万的营业额,出去成本大概也有六十万两银子,再给皇上三成十八万,净赚四十二万两银子,真是太好了。

果真努力就有收获,慧姐儿笑呵呵的说道:“嗯前几个月的营业额能好一些,估计到了第三个月之后能稍微平静一些,不过一般咱们的产品设计的使用量也差不多到了,等到快要四个月半年的时候,还能在火爆一些,总之这一年下来循环肯定是不少的,而且玉颜坊现在是一个店,若是在启国能多了几个店,到时候咱们就都是富婆了!”

谨嬷嬷笑着说道:“公主,老奴觉得这胭脂水粉利润高,但是眼下这食料的问题若是解决了,那可是细水长流的好活计,只要咱们将这两项抓住了,不愁日后没银子赚的,公主真是有福之人啊。”

慧姐儿听了也很高兴,总算是打开了局面了,如果将来自己的产业做大了,会不会遇见其他两个姐妹呢,慧姐儿始终相信,她肯定会见到的,一定会见到的,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这两个目标,也要足够的努力,胜利的小手已经在朝她挥啊挥啊的了。

忙了六七天之后,慧姐儿才回到靖安侯府,今个都是五月初九了,慧姐儿刚刚回府,就见到叶二婶过来说道:“哎呦,慧姐儿你可是回来了,这几天一直有个姑娘,说什么都要拜访你,已经递了好几回的帖子了,今天还来了一回,留下了这个请帖,说是家里有事,希望明天你可以去参加宴席。”

慧姐儿拿过帖子一看是邓晶家里的,原来是邓晶的祖母,邓家的老夫人要过五十七岁寿宴,希望慧姐儿去参加,邓晶这人还是不错的,慧姐儿笑呵呵的说道:“没事的二婶子,这是我的一个朋友,那日我公主宴席的时候,她是来过的,麻烦二婶子帮我准备一份寿礼,明天我要去邓家参加宴席。”

叶二婶一听就高兴了,慧姐儿这意思是带着她去呢,这可是好事啊,以往叶二婶子一直不在京城,四处求医问药的,极少出现的大众的眼里,这么多年也没有几个相熟的夫人。

眼看着叶辰远越来越大,这亲事也要提上日程,叶二婶就开始着急了,但是她也都不熟悉了,这是慧姐儿在提携她呢,叶二婶赶紧问了邓晶家里的情况,然后高兴地去准备了。

当叶二婶子将这件事情告诉叶二叔的时候,叶二叔感激的道:“夫人,你看见没有,慧姐儿这孩子就是个好样的,都是卢家那些瞎眼的不善待慧姐儿,咱们慧姐儿这是感谢咱们呢,你赶紧去准备,慧姐儿现在晋升为公主,能带着你去参加宴席,那也是告诉很多人慧姐儿是尊敬咱们的,明个夫人万万不能丢了慧姐儿的颜面才是知道吗?”

相比于叶二叔的激动,蓝氏已经激动过了,赶紧说道:“你放心把老爷,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咱们第一回跟着慧姐儿出门,若是搞砸了,日后怎么又脸面再跟着出去,这回你放心,妾身一定谨记一切规矩,不会让人挑了错处!”

蓝氏毕竟是大家闺秀,做姑娘的时候,虽然身子不好,但是该学习的,该懂得一点不少,只是身子不争气而已,但是现在蓝氏的身子已经大好,慧姐儿还这样照顾她,若是她不好好表现,都成了什么人了?

接下来蓝氏就赶紧准备一番,然后拿着礼单给慧姐儿看,慧姐儿还挺意外的,二婶子还真是挺厉害的,这么快就准备好了,慧姐儿说道:“二婶子,这些礼物准备的不错,像是这百年人参,咱们给了两颗,这可是有钱也不好买的东西,二婶子真是心细,这些没问题,我看很不错。”

慧姐儿这样说,蓝氏就放心了,刚要走想起一件事情又返回来说道:“慧姐儿,这几日你不在家里,每日那个邓小姐都会派人来问一下你回来没有,有时候亲自过来找你,但是门房说有一个成王府标志的马车,也出现了好几次了,每次都是特别耀武扬威的从叶家门口来回的走,不知道是何意,咱们家也没上去搭拢过。”

沁慧这才问道:“二婶子,门房能确定是成王府的马车吗?”

蓝氏说道:“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因为成王府的标识和其他人家的相聚甚远,是一个长相很奇怪的鸟的图案,所以应该不会错的。”

慧姐儿不明白那个新贵跑到叶家门口来做什么,但是应该让二婶子知道这里面的事情是真的,所以慧姐儿将那个新贵的底细给叶二婶也说了一遍。

果然叶二婶听完之后,立刻站起来说道:“呸,皮子厚的两个贱人,明日千万不要让我碰见她们,否则少不了让她们难看。”

慧姐儿好笑的拉着二婶子的衣袖说道:“二婶子,你放心,现在我是二等公主,她们就算是从泥腿子进了王府,不过是个侧妃和一个记名的嫡女,见到我也是要行跪拜大礼的,二婶子你说有什么能让人气得半死也不得不忍下来呢,哈哈哈!”

二婶子也反应过来说道:“对,慧姐儿说的有道理,那个什么罗媛的自视甚高,但是遇见你还是小丑一只,就是气也气死了,这个主意很好!”

这边都打点妥当,到了晚上的时候,谨嬷嬷说道:“姑娘,二夫人说的是真的,老奴亲眼看见那成王府的马车在咱们靖安侯府的大门口走了三圈,还去了那个公主府的门口停顿片刻,老奴一路跟着他们,见到他们回了成王府才回来。”

慧姐儿心情不错,悠闲的看着账本喝着茶,“嗯,单独派人去成王府盯着点,就罗氏那对母女给我盯紧了,省着惹事,我有种预感,那对母女是不会安生的。”

慧姐儿说的没错,因为同一时间钟冰媛回了院子,看见了罗氏一脸的不开心,对着罗氏咬牙切齿的说道:“娘,为何那个贱人那么好命,为何她成了公主,为何那么大的院子住着还不要脸的巴巴的建什么公主府,这就是拿了平民百姓的民脂民膏在修建她的院子,而父亲给我请封个县主都要被嘲笑,娘我不服气。”

罗氏如今也不是曾经的罗氏了,一身的珠宝环绕,绫罗锦缎的,让罗氏这个二十七八的女人多了一些成熟的风韵,似乎罗氏的命不错,女人最美好的年龄如花绽放的时候,遇见了成王爷。

当初还是成王府主动看上了罗氏的,所以现在百般的爱护,对于成王妃穆氏压根就看不上眼了,当然成王妃穆氏那种冷冰冰的人,也从来没把成王爷给看进眼眶里面去。

罗氏如今还得到了一半的管家的权利,手里有人有钱,有了男人的帮扶,这心也开始野了。

这不是罗氏看着气哼哼的女儿说道:“媛姐,娘跟你说了很多回了,你现在是成王府的嫡女,不管是记名的还是什么,总之是嫡出的嫡女了,你现在要拿出大家闺秀的风范,那个叶沁慧当初给咱们娘们的耻辱,总有一天咱们是要全部加倍的还回去的。”

“上次那流言事件,让你父王有些不高兴,咱们还没有计划好就贸然出手了,日后我们行事就要更加的谨慎,你知道吗,她现在是公主,正是得意的时候,我们不能这个时候动手,如果要真的动手那么就要有完全之策,以免像上次一样,被王府这群贱人给笑话,房夫人也见天的过来闹腾,所以你见到她不用多理会知道吗。”

罗媛也就是钟冰媛不甘心的说道:“娘,难道我们就这样一直忍着,到时候什么时候是头?那个贱人我一天都不想让她存在,我看她一眼都想让她死,娘你有没有办法,能一下子让这个贱人死掉,娘,娘,娘我要这个贱人死掉!”

罗氏眼神冰冷的说道:“媛姐你放心,娘答应你,一定让你亲手了解了她好不好?”

哼哼,歹毒母女出现了,亲们一定要用票子砸死丫的,明个这对新贵就要出现了啊,亲们赶紧扔点票票,让云也有充足的动力好好‘迎接’她们一回,哈哈哈!

今个部分投票的亲有:zsb520lx 投了6票

王chao 投了1票

笑笑文静 投了1票

勇者无敌 投了1票

乱世中的淡定 投了4票

qquser6396218 投了3票

亲们月底倒数第二天了,月票一定要继续哈,能前进最好哈哈哈,票票票票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