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4章:勉强凑齐赶去救人!/侯府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春家老家主恨不得一巴掌给这个蠢婆娘给扇醒了,以往就是因为小六长不大,他们就格外的溺爱,现在更是闯下这么大的祸,并且还私藏了这么多的东西。

简直是几个哥哥姐姐全绑在一起都没有她的资产三分之一多呢,这让她面对几个孩子的时候,也是很惭愧的。

因此现在也不管那么多,所有东西一样不留全部抬走,绝对不能再让小六这样张狂下去,她已经得罪了全家的人,日后就继续住在这个院子,给点简单的家私一直到出嫁娘家也不会给一分嫁妆,全凭她自己了。

春家老家主说道:“今天小六闹到这个程度,我们做父母的有责任,所以等她回来了以后,还是继续住在这个院子,但以后内宅和外院的库房钥匙都交给我,你这个做母亲的太偏心,”

“以至于四个儿女中的三个都比不过一个,长久下去这就是败家的征兆,日后内宅跟银钱财务打交道的事情超过三百两的都要到我这里签字,以免你这妇人继续糊涂下去,给我这个家毁了,哼!”

春家老家主夫人这回倒是不敢吭声了,这么晃瞎眼的结果放在眼前,还有什么争辩的意义?

反倒是日后在内宅之中,她能做主都不超过三百两,看来自己老爷是对自己要采取策略了,她这个当家主母日后有可能要成为笑柄了。

所以第一次春家老夫人对于春六心里有了不一样的感觉,难道对小六的喜爱和照顾真的是她做了?

今天她遭遇的一切拜这个女儿所赐,今天的一切给三个女儿的眼里和心里都种上了一根刺,这种刺日后在关键时候每每会扎的她很心疼的。

反倒是小六自己不声不响的攒下这么大的财富,自己这个当娘的却什么都不知道,现实的巴掌是扇的啪啪响啊,亏了自己刚才还在外面死活拦着,可那些东西都不及这里的十分之一,真是讽刺啊。

所以春家老夫人闭上眼睛,不在说话,再睁开眼睛之后语气平静的说道:“一切谨遵老爷吩咐。”

春家老家主对外面说道:“还愣着做什么,外面的护卫大队赶快进来,将这里彻底的清理干净,一点什么都不要剩下,并仔细检查一下看看还有什么暗格没有,没有的话就将这些东西都抬到外面看管起来,等一下老太爷过来收走。”

按照春家老太爷的脾气,长房这边准备完毕之后,立刻全部收走绝对不会拖泥带水的,因此准备的时间越短越好,谁让老爷子脾气最急呢。

“是,家主大人!”春家老家主跟前得力的大护卫开始安排起来,忙的满头是汗的,还在一个最角落的暗格里面发现了三百万两银票,这一次春六的所有东西价值就在一千五百万两了。

现在还差一半,春家老家主安排好大护卫在这里守着,并且让春六的大嬷嬷照着以往的册子全部登记下来,看看还有没有缺少的。

春六的大嬷嬷心知自己这次结果可能不会太好,争取站好最后一班岗吧,等明天一过,她就去找家主夫人,他们一家子还是早早离开绾纱城得好,否则春六会顾忌别人,但肯定会弄死她一家的。

所以春六的大嬷嬷还是比较靠谱的开始干活,春家老家主带着老夫人返回了自己的院子,然后开始收拾东西。

春家老夫人的嫁妆一共价值是一千万两,春五自己有一千五百万两,春家老夫人想起来自己一共给春五有十几个铺子,经过了十几年的发展,已经有四五十个了,宅院庄园什么的都不少,这些年从她和老爷刮走的东西更是有很多很多。

而春家老夫人手下虽有几个能人,但这些年消耗特别大,儿子娶媳妇,女儿嫁人她这个做娘的肯定都要给,还有以前曾经跟婆婆斗气一段时间,什么都要比,那段时间消耗也特别大。

再加上前年铺子出过一次事情,损失非常大,所以现在她将给春五预留的嫁妆拿出来,自己在稍微留一些,其余的搬到了院子里面来了,价值一千万两。

现在是两千五百万两,再算上330万两银子,一共是2830万两银子,族里给出一千万两,现在各房支持刚刚送来了,一共是260万两,距离六千万大数字,现在一共凑到4090万两银子,还差1910万两。

这可给春家老家主犯愁坏了,这可是将近两千万啊,绝对不是小数目,所以他硬咬着牙,不仅拿出了将近上百个铺子、庄子和宅院的,还将自己平时的私藏都拿出来了,这也只能凑够1600万两。

其余的都是春家不能动的产业,而且自己在秘方里面的股份更是不能动的,这些年春家老家主几乎将自己的私产全部利滚利的投入到了春家秘方里面去了。

所以现在现银根本没有这么多,更抽不出来,春家老家主也自己不想抽出来,否则他的股份一旦变动,将来他做下一任家主的时候就麻烦大了。

心中无数次的骂春六这个逆女,恨不得现在一巴掌能拍死她了事,可现实和想象终究是有差别的,因此春家老家主不得已去了自己爹那里需求帮助。

春家老太爷只出了200万两银子,剩下的110万两,任凭春家老家主怎么求助,老太爷就是不管。

最后春家老家主不想动用自己的股份,也只能舍了脸面跟长老们拆借了,可以不客气的说春家老家主的老脸都给丢尽了,更是对于春六恨得无与伦比。

春家老太爷跟前的人觉得老太爷是不是太无情了,这最后的110万两老太爷很容易就能拿出来,可是偏偏不拿,让家主去拆借,这个让人看不明白。

春家老太爷说道:“你可能觉得我无情,但有那个大事上拎不清的儿媳妇的存在,在加上你们家主这人耳根子有点软,所以这一次亏吃了得让他记住一辈子,否则不出半年就会固态萌发,所以这一次狠药必须好好的下,要不根本就是不管用的。”

------题外话------

今日投月票的亲们是:

依依一分 投了1票

zbl681119 投了4票

心丝路 投了4票

samlz 投了5票

slc0513 投了1票

zhanyihua1984 投了1票

亲们支持继续谢谢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