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熟人出现各家各态!/侯府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258:熟人出现各家各态!

这个夜晚注定不平静,先不说皇上那边是什么动静,倒是这刚刚进京的长安侯府在一个三进的宅子里面难得的安静许多,不像其他人家那样人头攒动忙忙呼呼的,好像为了此次进京已经准备了许久一般。

此时长安侯邵竞州正在和两个嫡子女说话,如果仔细一看这对兄妹怎么眼熟呢?这是熟人出现了?

可不是眼熟么,这不是慧姐儿玉颜坊对面那个客栈两对兄妹中其中的一对吗!

长安侯邵竞州对女儿说道:“蘅儿,明天你要去你叔伯家做客,一定不要淘气知道吗,和你宜兰姐姐好生相处。”

邵芷蘅正摆弄从玉颜坊买回来的一个蓝色的胭脂盒子,想着明个应该在多买几份,让手里的人都去排队,给家里人人一份才好。

邵之源看着妹妹心不在焉的就说道:“妹妹,爹和你说话呢。”

邵芷蘅这才抬起头说道:“爹,您已经嘱咐很多遍了,咱们回京这事情我和哥哥已经提前回来了许久,您放心吧,这京城的事情,我和哥哥都明白了不少,不会惹出麻烦的,而且三叔叔家里家风很好,正二品的京官都察院御史,很厉害的。”

邵之源说道:“爹,您放心吧,我和妹妹一定和三叔家搞好关系,不会让人说嘴的。”

长安侯这才放心不少,他可是手里有兵将的侯爷,而且还是在敏感的羚中澜城,可以说是李家极力拉拢的对象,当然其他人家想拉拢的也很多,所以长安侯一直都是保皇党,更应该小心谨慎才是。

都察院邵御史和他是本家的关系,都是嫡系支脉延续下来的不同分支,不过这么多年大家不会大张旗鼓的联系而已,他们爷爷那一辈是两个亲兄弟,后来为了保卫族里的安全已经分宗,但是他们还是私交比较慎密的,邵御史那一支从文的多,而他们这支袭爵的从武的多。

当然两家有什么事情也会事先通气,邵御史不愿意让人知道他和长安侯府的关系,以免麻烦多,所以这么多年外界都当他们是普通亲戚,实际上关系是非常不错的。

长安侯听了儿子的话这才说道:“你们以为为父愿意说啊,还不是你们两个兄妹古灵精怪的主意多,别以为最近你们在京城的动静为父不知道,你们且都收敛些,这可不是澜城,你们可不能胡闹知道吗?”

兄妹二人点点头,尤其是邵芷蘅,可能是源自蜀中女子的血统,皮肤很好难得身高倒是不低,怎么也有一六二厘米了,尤其容貌娇颜如花,大大的眼睛像是会说话一般,一笑起来右侧的酒窝很迷人。

邵芷蘅今年已经十五岁了,还没有定亲,再过一个月才及笄,不过邵芷蘅在羚中澜城的名声很响,经常和她的母亲施粥赠药,而且的确也是心地善良的好姑娘,为人正直和善,像钟冰媛那种的赶着车都追不上人家姑娘。

而且邵芷蘅从十一岁开始就和母亲开始管家了,在羚中有很能干的名声,风评很不错。

邵之源已经十八岁,刚刚及冠,正式定亲的好时机,邵之源同样是文武双全的人,在羚中澜城已经是很有名的举人了还是文举和武举都中了,难得的少年人才,要说长安侯一辈子最开心的是什么,就是这一双儿女了。

长安侯邵竞州看着自己这对儿女,心里十分安慰,他子嗣并不多,邵家的子嗣从来都不是依靠数量取胜的,而是如何教导成才,看来这京城来了这么多的贵男贵女们,相亲估计是要忙死了。

邵之源说道:“爹,你放心吧,儿子心里都明白的,你看我和妹妹来了这么多天也都很安静,您就可以放心了,倒是娘的身子如何了?这风寒可大可小大意不得。”

邵竞州说道:“没事你娘睡了一会了,咱们说话小声些就是了,一会你在吩咐厨房送碗鸡丝粥过来,大夫说要用些清淡有营养的,很快就会好的。”

邵之源说道:“放心吧爹爹,一会我亲自给娘端过来,食材我和妹妹已经吩咐管家提前三日就开始准备了,如今什么都不缺,府里正常运转没有问题。”

邵芷蘅说道:“爹爹你放心,家里大小事我和哥哥都处理差不多了,不会让娘累着的,祖母那边我们还特意安排了人买些温补的食料,伺候祖母的人也比其他院子的多,都是老人了应该问题不大,”

“倒是爹爹出去要注意安全,这天子脚下也不是那么安静的,至于我们会和三叔叔家友好相处,而且宜兰姐姐在京城的名声很好的,相信也不是难以相处的,明天我还约了宜兰姐姐一起出去逛逛呢。”

长安侯邵竞州说道:“嗯,你们都是好孩子,爹爹很欣慰,家里现在你们照顾的很好,我和你娘休整几日就好了,到时候你们明天出去多带些银子,看上什么就买点,这次咱们在京都要停留差不多半年,银子我们家里都是带够了的,不过你们不能肆意挥霍知道吗?”

兄妹两个人都点点头,表示明白了,邵竞州才让两人回去,这会子刚刚休息好的长安侯夫人傅氏说道:“老爷您有给那两个皮猴上课了?这两个孩子提前来了那么多天,估计是不好出去,两个人收敛了许多,老爷放心这两个孩子都是有分寸的,不会有问题的。”

长安侯拉着傅氏的手说道:“夫人一路舟车劳顿的,您现在身子还有点烫,还是先歇着,都是那天不小心淋了雨,才让你这样的,这次进京一路夫人辛苦了。”

傅氏脸色还有点苍白,羚中澜城到这边是最远的路程,路上就要走一个多月,若是天气不好,时间更长两三月也是正常的。

所以傅氏终于在临近京城的时候不小心淋雨生病了,看见丈夫这样关心自己,傅氏虽然脸色苍白,但是很高兴的说道:“老爷放心吧,妾身自会保重身子,不会有问题的,都安顿下来休养几日就没事了。”

傅氏也出去羚中澜城的名门世家的人,所以相夫教子很有自己的一套章程,长安侯很尊敬她,他们夫妻感情很不错。

长安侯说道:“夫人时候不早了,休息吧。”

傅氏说道:“嗯,老爷也早点休息。”

长安侯就大步走出去,去书房休息了,这几日傅氏病了,担心过了病气给他们,所以就在书房休息,羚中的几个妾室就带了两个,长安侯没打算过去,总之长安侯府这边是一切正常。

只有西郡王府那边有点热闹,已经很晚了还能听见抱怨声,这不是又是一对熟人,还是另外一对兄妹。

这不是西郡王府整个内宅还没有休息,院子倒是打扫过了,可能他们太久没回来了,这个院子需要休整的地方很多。

所以西郡王府的西郡王楚西正在书房里面,听着外面乱糟糟的就吩咐管家说道:“管家去让他们各司其职,谁在闹腾就板子伺候,不愿意呆的就滚回封地去。”

管家一头大汗的下去了,西郡王闭目养神,没一会就安静多了,西郡王睁开狭长的眼睛,仔细一看和范氏那狭长的眼睛还真有点相似,不过两个人倒是没啥关系。

此时西郡王府的世子爷正一脸冷峻的看着不听话的人,西郡王府世子爷楚星说道:“凡是今个闹事者一律打上二十大板,已经到了京城就要按照京城的规矩办事,收起在封底那些野性子,今个就算是给你们的教训,省着你们不知道天高地厚,都散了吧。”

西郡王府的嫡女楚月说道:“哥哥,这些奴才真是瞎眼了,这是京城,房子不好明个修缮就是了,还当是封地呢,想如何就如何,这逼仄的院子是那皇上安排的,也不是咱们愿意住进来的,那些老人家闹什么?不愿意就别跟着来啊?”

因为西郡王当年是嫡子,嫡母去世之后被庶母给使计谋赶出家门两三年呢,后来被老西郡王给寻回来了,这个仇怨也就结下了,所以西郡王府有三房,长房是正室嫡出袭爵,其他两房多有不满,尤其是那个庶母经常挑事,这内宅也就乱了一些。

楚星说道:“切,咱们还说京城一直这乱遭样,岂不是咱们家也是如此,一如既往的折腾闹腾,还真亏了咱娘厉害,否则都压不住这些有病的。”

西郡王的郡王妃也是在当地娶得望族之女秦氏,秦氏也是很泼辣的女子,若不是她这么多年西郡王府的后宅会很乱的。

楚月说道:“真是烦死了,算了哥哥这些人都死皮赖脸的跟着来了,咱们也不用多管,犯了事交出去就算了,左右在封地丢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呸真真的皮厚的玩意,就算这爵位争了已经是最后一代了有何用处?”

楚星说道:“妹妹,慎言,这爵位没了他们自然争得就是银子了,且看吧热闹多着呢,时间不早了,咱们早些休息。”

西郡王正好出来走动,将一双儿女的话听了进去,西郡王此时背着手,略显单薄的身子不知道为何让人有种爆发力的感觉,狭长的眼睛遮住了里面所有的精光,让人看不出来情绪,倒是看着皇宫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呢,总之黑夜遮住了很多东西。

要说今个晚上最热闹的还应该是明王府,明王爷进京时候的财大气粗,让人大骂土鳖一只,但是明王爷楚茗自己很开心啊,这不是和江侧妃喝着小酒开心的不得了。

江侧妃生的明王府二姑娘楚菱笑眯眯的说道:“父王,侧母妃,我们一家进京的时候让多少人羡慕啊,真好。”

江侧妃就爱听这话,所以笑眯眯的不吭声,倒是明王府三公子楚说道:“父王侧母妃,趁着现在季节这样好,不如我们一家出去游玩一下如何?”

江侧妃身材就是江南女子的那种软糯娇小,而且长相过于妖艳,江侧妃估计笑的咯咯咯的对明王爷说道:“王爷您看呢?”

明王爷只要美人在怀就很开心的说道:“如此甚好,正好我们一家让京城百姓看看咱们的气度风采才是。”

这边一家四口开心的不得了,好像这明王府只有他们不曾有别人一般。

至于明王爷的正妃邱氏在明王府只有王妃的名分和一双儿女,其他的就没有再多了。

谁让邱氏的娘家不错,但是没有商户江家那么多银子呢,所以在王府难免被掣肘。

明王府的正派嫡女楚和嫡子楚松在王妃邱氏的房间里面,看着对面江侧妃房里的热热闹闹的,他们这边着实的冷清。

楚说道:“母妃,都到了京城了,还让那江氏如此得意吗?”

明王妃邱氏说道:“那个贱人已经得意多年了,不差这些日子,待你们世子爷和县主的身份落实了,在收拾他们也不迟。”

楚松说道:“母妃,这话你都说了很多年了,可是不管是我的世子之位还是妹妹的县主之位,都没有着落,父王的心就是偏的,母妃还是抱有希望吗?”

不知道是不是楚松的话让邱氏有些难堪,邱氏呵斥道:“松儿不得对你父亲无理,要说有错也是那贱人的错。”

楚松不想打击母亲邱氏,但是也不得不说道:“母亲,现在已经是不得了的事情了,听说昨个面圣时候,父亲竟然说想要立三弟为世子爷,皇上每答应,毕竟祖制难以更改,所以现在保不齐那江氏和两个子女准备抓了咱们的辫子,好给他们让位呢,母亲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需要隐忍吗?”

楚也说道:“母亲,不如去找祖母说说吧,还有族里那么多人,还有外祖母一家,总不能让那个江氏如此得意,回头这明王府真的没有咱们娘三个落脚的地方了。”

邱氏看着一双儿女期盼的眼神,在看对面的灯火阑珊和笑声,想着这么多年的委屈,邱氏积蓄了很多不满,尤其此时江氏像示威的声音一样传来的时候,邱氏坚定的对一双儿女说道:“好,咱们娘三个就与她们斗一斗!”

各家都先拉出溜达溜达,明个就开始热闹了,亲们票票都飞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