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皇上的处罚结果!/侯府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296:皇上的处罚结果!

荆王爷楚荆深知今个想渔翁得利的人多了,在这样打下去,肯定会让别人钻了空子,故此躺在地上抹了嘴上的白沫子,嚷嚷喊着:“叶铎,你这厮好生无理,对我这一等王爷大打出手,有本事我们进宫评理去!”

叶老爹硬气的说道:“呸,进宫就进宫,谁怕谁!就不信这还没有讲道理的地方了。(ziyouge.com)”荆王爷说道:“哼,死鸭子嘴硬,看时候谁倒霉!”

叶老爹无限得意的道:“谁倒霉也不是我叶家倒霉,我儿都好好的呢,就是那不良用心的人才最倒霉!”

荆王还吩咐护卫说道:“抬着三郡主,咱们进宫!我们不和那粗俗的人一般见识。”

这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浩浩荡荡的进宫了,街上好一会才恢复了平静。

而刚才对面客栈那个屋子,思阳一个飞镖暗器打过去,二郡主楚燕手臂就中招了,这会子咬着牙忍着冷汗正准备拔掉这暗器,暗骂这偷袭的人无耻。

但和楚燕在一起的,确是一个打扮特殊的人,怎么也不像启国人,对方说道:“燕儿你怎么样?这暗器是三菱刺,刺上有细微的钩子,我必须给它拔出来,你且忍一忍!”

楚燕咬牙切齿的说道:“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何况是个暗器,你来拔了吧!”

“啊......”强忍着的楚燕还是尖叫了一声,这个三菱刺勾掉了一块皮肉,这个男子赶紧将止血散敷了上去,并且用最快的速度包扎好,心疼的说道:“燕儿,委屈你了。”

楚燕如狼一般的油绿的眼光抱着对方说道:“瀚,我没事的你放心,但是今天没有将那个贱婢斩杀了,这机会浪费了太可惜了,否则后续我们不知道能得到多少,还是小看了这个贱婢。”

这个叫瀚的男子说道:“后天就是太后寿宴了,到时候你们荆王府就是另外一个天地,这两日你好生休养,不要出来了,到时候我会在殿上亲自求娶你为妻的,我们以后就能永远在一起了,我出来的时候,父王和母妃都同意了,这次来的职官也是因为这件事情,你就放心大胆的等着做我的新娘子吧。”

楚燕如此凌厉的人,都沉浸在这温柔里面,只是没看见这抱着她的男子温柔也并未达到眼底,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个时候的他们不曾想到,他们的一举一动已经被隔壁的楚柒给看个正着,同时惊讶于这个男子的身份,眼里闪过震惊很快恢复了平静,大概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怪不得刚才被楚世子给袭击了,原来如此,那三郡主楚菊不过是个炮筒子外加炮灰,点火的人在这里呢!

楚柒就是想看看这个房间有何古怪,而且这件事情和他无关,他不能随意进宫找不自在,所以就来到这个隔壁的房间,正好观察隔壁是谁,结果真是很意外!

先不说二郡主楚燕这里如何,就说最近德云殿似乎是格外的热闹,宗亲一多了,用处也多了不少,这不是慧姐儿刚出去没多大一会,现在又回来了。

沁慧看着荆王爷先下手为强的唧唧歪歪很大嗓门的嚷嚷一阵,无非就是慧姐儿如何如何歹毒,叶老爹怎样怎样多管闲事,当街打人云云,总之让皇上不给个说法他就不走了。

另外被抬到担架上的楚菊全身都包上了,瞧这样子像是打好包装的快递要邮寄了似的,都看不出来人模样了,这荆王府还真能整事,还时不时的哎呦几声。

荆王爷大声的喊道:“皇上,我是一等王爷,那叶铎只不过是个一等侯爷,竟然当街对我大打出手,还给我的女儿打得遍体鳞伤,这样的人怎么能配做官?怎么能配做侯爷,皇上本王恳请皇上严肃处理!”

叶老爹也不客气的骂道:“你放屁,你是什么王爷,说话如放屁一般,是你纵容你女儿当街先诛杀我孩儿,难道我们一家就该死等着让你弄死不成?你们做的那不要脸的事情,我还没找你们一家算账,王爷怎么了?王爷一家就能草菅人命了?”

“你那女儿不过是个郡主,我们家慧姐儿都是公主了,不论从哪个道理上讲,她有何权利结束我女儿的生命?现在你还好意思在皇上面前如此不知羞耻的告状,天下间竟有你这样的王爷,本侯爷真替你汗颜!”

说着两个人有打到了一起,还是皇上摔了一个砚台说道:“够了!再打都滚出去!”

两个人这才不打了,皇上面色难看的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都不用说话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朕已经听栗公公全部说清楚了,这件事情两家都要罚。”

荆王爷哼了一声,瞪了叶老爹几眼,心想这次不给你个狠狠的教训,绝对不罢休。

叶老爹也懒得理会这种人,真不知道先帝怎么就看上他了,这王爷当的不像,那荆云城也治理的一般,跟土匪恶霸之城似的,回到京城竟然敢对慧姐儿下手,真心欺人太甚!

皇上说道:“后日就是太后寿宴了,这几日不宜见血腥,但这次事情闹的整个京城不安,带来的影响太坏,故此荆王府从一等王府降到三等王府,荆王这已经看在先帝的面子上了,如果你不服气,就等着做郡王或者国公吧!”

荆王爷很想大闹,但是他看见皇上的神色非常不悦,也就不再吭声,日后弄死这碍眼的一家有的是机会,所以荆王爷翻了翻眼皮表示无声抗议!

皇上继续说道:“三郡主楚菊胆大妄为,胆敢当街诛杀朕亲封的公主,念在先帝给你册封的郡主,念在太后即将过寿宴,这次就饶你性命,但死罪以免活罪难逃,从今日起削去郡主的头衔,贬为庶民,不在享受任何皇家俸禄和尊荣,若有不服,降为罪民!”

楚菊猛然抬头,没想到没给那贱蹄子扳倒,自己到先折进去了,不仅对方没损失什么,她遍体鳞伤不说,引以为傲的郡主头衔都没了,这让她无法接受。

她的郡主头衔可是先帝给的,这么多年这个名头似乎已经融入了她的骨血,如今告诉她,她和街上那些平民百姓一样,这结果她无法接受,一出生就骄傲无比的她根本不能放弃郡主的头衔,否则她将怎么活下去?

所以趴在担架上的她挣扎起来,手臂锁骨的伤口又裂开了,隐隐的血液渗出来,想说什么,忽然失语了,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沁慧这才明白刚才楚思阳给的那粒药丸是什么。

思阳也趁机挤挤眼睛,就知道这楚菊嘴巴坏,这样坏嘴巴的人,最好一段时间不能说话,思阳暗恨没戴那一辈子不能说话的药,不过日后这人若是还这样毒辣,定给她来点更厉害的。

楚菊一瞬间感觉天塌了,忽然回头瞪着慧姐儿,看着慧姐儿甜甜的笑,顿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呜呜呜的一阵喊,结果没有声音,就呜呜的,气的楚菊不停的捶着担架泄愤!

这会子皇上看慧姐儿爷俩道:“叶铎和纯慧,你们爷俩虽然是正当防卫,但是同样在百姓面前带来了不好的影响,这荆王爷一家人也伤了,所以要罚你们父女两人每人拿出一千两银子当医药费作为赔偿,并且闭门思过几日,太后的寿宴就不要参加了!”

沁慧和叶老爹瞬间抬头,不明白皇上这个惩罚是什么意思?不过好像没有那么简单,难道是让叶老爹在宫外守着,以防万一?

同时慧姐儿发现叶老爹和皇上相互看了一眼,最后叶老爹说道:“皇上,微臣甘愿受罚,今天是微臣气急了,若是在晚来一点点,慧姐儿就、就......”

皇上抬手说道:“朕明白,所以这件事情到此为止!”

荆王爷还想说什么,皇上威严的道:“荆王你还有异议?不要忘了这件事情是你们荆王府挑起来的,若是朕论起来道理,主动挑衅者打死活该,既然楚菊还有性命,而朕看在太后要过寿的面子上,并没有对她这种无法无天当街诛杀公主的行为处以极刑,你们荆王府应该庆幸才是,若是在想说什么,朕就不客气了!”

荆王爷忽然发现皇上已经不是十八年前那个皇弟了,此时散发这帝王的气息,竟然连他都有些不自在,所以嘴唇拱了拱最终也没出声,但是想着叶家那对父女两人连宫宴都不能参加,这才是大大的丢面子呢。

所以荆王说道:“本王愿意领罚!”

“呜呜呜......你愿意我不愿意,我要杀了那个贱婢!”楚菊激烈的挣扎,只可惜怎么说出来的话都是呜呜呜的,谁也不知道这个女疯子要做什么。

但是慧姐儿知道,慧姐儿还专门走到她跟前,丢下一千两不对,两千两的银票,用银票砸在她包的跟粽子似的脸上说道:“楚菊,这可是给你的医药费,你以后不是郡主了,可得省着点花钱啊,平民百姓就得适应平民百姓的生活,日后好生珍重啊!”

这句话说完,楚菊声嘶力竭的呜呜了几声,喷出了一口血昏迷了过去,看着这般的楚菊,沁慧真有种他娘的太痛快的感觉,贱人敢对我出手,气不死你不罢休!

最后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沁慧先回了靖安侯府,叶老爹留在了宫里,而荆王也在除菌晕死过去的第一时间走了,没出两刻钟,处理结果就传的沸沸扬扬的,但是大部分人都骂荆王府活该,不打杀了就不错了。

也有一小部分声音说皇上偏心,对叶家父女过于纵容,惩罚太清,不过因为人数很少,所以淹没在讨论的大潮中。

沁慧刚刚一回到府里的香院,叶二婶子红着眼睛就跑来了,后面跟着叶二叔,叶二婶立刻上来说道:“慧姐儿你怎么样?那个贼人有没有伤到你,真是吓死二婶了!”

沁慧看叶二婶子脸色非常不好,都有犯病的迹象,赶紧拉着叶二婶蓝氏坐下说道:“二婶子我没事,就是吓到了,你放心我就是衣服刮坏了,真的没事。”

二房独子叶辰远也蹭蹭蹭的跑进来说道:“长姐,你怎么样?可是伤到了?我要去为长姐报仇,那荆王府欺人太甚!”

沁慧赶紧喊道:“回来辰远!”

叶二叔也赶紧给这个小子给拽回来,沁慧说道:“都先别着急,我给你们说说具体怎么回事!

等慧姐儿全部都说清楚了,叶二婶子气的心口起伏的骂道:“不过是个外地的破落户,就算先帝封了王爷又能如何,庶出的人还肖想那大位真心不知羞耻,回京之后竟然做了这样不要脸的事情,还敢对我们叶家的金枝玉叶下手,真是气人!”

叶二叔忙着给叶二婶蓝氏拍背,蓝氏的因为心脏的原因,情绪不能过于激动,沁慧将圣上的处罚结果一说,蓝氏才好了一些的道:“哼,那两期那两千两银子就是喂了狗都好过便宜这家人,不过慧姐儿你做得对,气死那毒崽子是正经,小小年纪如此狠毒,算什么玩意,没教养的蛮荒破落货!”

沁慧又将怎么在街上给楚菊花了个鞋印的,叶老爹如何出现的,沁慧怎么给了对方几剑的,叶二叔和二婶子才好多了。

沁慧说的一头汗啊,别看二叔二婶身子不好,但是这两人外加辰远堂弟,绝对都长了一颗霸气的心,不给她们说清楚,估计这一家人都睡不好觉。

不过对于二叔一家的关心,沁慧心里觉得暖暖的,真好,这才是真正在乎你的家人,不管什么原因,总之自家人不能被人无缘无故的给欺负了。

叶二叔说道:“慧姐儿,这件事情真是太险了,最近几日不要出去了,二叔看皇上的意思也不想让你在卷进去,寿宴不参加就不参加吧,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了,还不如家里安全,你放心二叔一定加强府里的护卫,谁敢再来,二叔必定留下对方一个物件,我们叶家人才从来不是被欺负大的,”

“不过慧姐儿你做得对,二叔支持你,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人,我们不招惹别人,不代表我们叶家人好欺负,对方若是打上门来,一定给对方打得下次见到你都躲着走,看以后谁还敢如此不要脸。”

辰远干脆的说道:“长姐,我要和大伯学功夫,日后就可以保护你了,谁敢欺负我长姐,我就和他没完没了。”

“呵呵呵!”一屋子人都笑了。

沁慧看二婶子精力有限,今天过度紧张太耗神了,所以说道:“二叔二婶子,还有辰远,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没事的,二婶子需要静养两日,日后万不能这样劳心费神了,对你们身子无益,这几日三叔肯定马上回来了,二婶子都将院子收拾好了,赶紧好好的歇息歇息是真的。”

蓝氏这心放下来,也觉得身子乏的不行,所以也没多说就和叶二叔回桂尘院休息了,看着二叔二婶远去的身影,这一刻慧姐儿觉得很幸福,一家人如此足够了。

叶家不知道比多少人家都幸福多了,一家人和和气气的,财产分割的清明,兄弟友爱,妯娌谦让,下面的弟弟妹妹们基本没有什么摩擦,这样的人家哪里找去?

二叔和二婶子回去之后,沁慧赶紧沐浴检查了一番,身上的确有不少的淤痕,更多的是擦伤,看来楚菊那什么破铁片子修炼的不到家,就是看着吓人,不过对于自己这种没有内力的人来说,也还是危险系数很高的,真心是日后遇见荆王府这帮疯狗得绕着走才是,因为看见一眼都恶心!

谨嬷嬷伺候沁慧沐浴过后,小心的上了伤药,就害怕主子这冰肌玉骨的在留下什么疤痕,所以在心里给那个楚菊骂的不得了,看着姑娘很快睡着了,谨嬷嬷给姑娘掖好被子出来了。

但是谨嬷嬷这心难以平静,所以叫来八紫中的紫晓,第一次以内院大嬷嬷的身份让紫晓盯着荆王府,有什么消息赶紧来报。

思阳这边和慧姐儿分开之后,忽然发现叶老爹来了,最多不过到了傍晚叶三叔也该来了,怎么太阳都要下山了,还没有见到进城门的押送药材的队伍呢。

所以叫来了海升问了一下,海升说道:“世子,不如我们出城看看吧,属下担心这些金贵的药材让人眼红。”

思阳说道:“你速速去清点三十个人,跟本世子出城!”

这批药材里面,还有给老祖宗的药材,所以楚思阳已经格外注意好几天了,尤其对方还是慧姐儿的三叔,故此思阳觉得和叶家人搞好关系都是好事,会离着他的梦想越来越近。

所以思阳悄悄带着三十人风驰电掣的出了城门,城门有几个人影速速去给自己主子报信。

而此时的叶三叔一家被逼到一个树林子里面,叶三婶杜氏保护几个儿女在马车上躲着,马车上已经都插满了箭雨,十分的危险。

叶三叔大喝道:“来者何人?速速现身!在此地埋伏偷袭算什么英雄好汉?出来!”

今天的情节依然热闹啊,亲们咱们已经成功进榜了,不过还不算特别稳定,继续再接再厉,月底了我们要冲刺,这样才不枉费前几个与的努力啊,谢谢每一位给云投票的亲亲,感谢你们的支持,云看见票票的数量,浑身都是动力啊,亲们票票继续嗨起!

荆王府一家惩戒了一番,后面还有,亲们不用着急,有木有担心也三叔一家的呢?

亲们今个部分投票的亲是:kexin84 投了5票

[20140924]dreameralice 投了1票

[20140924]lindaweng2004 投了1票

[20140924]tyrc121327 投了1票

[20140924]olj 投了1票

[20140924]1314520777 投了3票

票票飞来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