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自家地盘就是舒坦啊!/侯府商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街上的百姓越来越多,似乎原城已经许久没有这样大的热闹了,百姓们一个个洋溢着笑脸,现在对他们来说,迎接郡主进城就是大事。

而且纯慧郡主已经多年没来过原城了,曾经来的时候还是和城首夫人一起来的,现在应该都是大姑娘了。

所以好奇的百姓们也更多了,出于安全的考虑夜影对前来迎接的百姓们说道:“谢谢大家对郡主的迎接,郡主一路车马劳顿需要休息,还请大家让出一条路来让咱们过去,你们的心意不管是城首大人还是郡主都是记在心里的!请大家让一让!”

人群真的自发的让出了一条路来让这一队人马快速的通过,沁慧在马车里卖都看得见,外面看不见自己而已。

所以沁慧越发的觉着原城的百姓们很实诚,马车快速前进,在两刻钟之后到达目的地,城主府的大宅。

慧姐儿是在大门处下了马车,因为她看见三婶子了,也看见了很多人站在城主府的正门口迎接,慧姐儿带着面纱从马车上下来,这些人就都跪在地上齐声说道:“恭迎纯慧郡主,郡主大安!”

沁慧也分不清这些人谁是谁的,便说道:“都是一家人无需多礼请起吧,天气很冷,都各自散了吧。”

人群中有些人自然想抬头看看沁慧容貌气派如何,不过叶老爹在一旁,这些人终究不敢放肆的打量,所以大部分人看到的都是沁慧的衣角,只知道衣服料子非常好,声音也非常悦耳动听,至于容貌没看见。

原城多年以来,女子最高的级别也就是郡主了,曾经原城还有过县主,那都是好几代之前的事情了,所以想看的人很多,但是碍于规矩,都恭敬的迎接着,这总不会出错的,

现在能跪在这里的人都明白,纯慧郡主是城首大人的眼珠子,凭谁也不敢有半点不尊敬得罪了去,否则就等着侯爷治罪吧,郡主要是能为自家说句话,怕是能抵上别人的千句万句去,所以这些人的态度越发的诚恳了些。

叶老爹也说道:“好了都是自家人,不讲究那么多,慧儿一路车马劳顿需要休息,今个晚上就不用准备家宴了,过两日是慧儿的生辰,到时候在一家人在聚一聚。”

叶老爹的话都放在这里了,自然大家都明白的,故此前来迎接的人这才按照长幼尊卑的次序离开了。

叶老爹这样的吩咐正好符合慧姐儿的心意,沁慧出京到原城一路精神高度紧张,这会子也没心情应酬她们,所以在外院坐着暖轿,直接去了她的院子。

不过城主府主院的伺候的下人还是要见一见的,这不是益管家已经带着大家跪在二门处,沁慧看见头发已经有了银丝的益管家,心里顿时暖暖的上前让叶朗扶起他们。

沁慧高兴的说道:“益叔辛苦了,这么多年亏了你照顾我爹爹,你们一家都是忠心的。”

益管家终于看见了担心了一年多的姑娘,好好稳妥的站在自己的眼前,益管家抹着眼泪说道:“老奴当不得姑娘这般说,只要侯爷和郡主安好,就是老奴最大的幸福。”

益嬷嬷也眼含热泪的说道:“老奴给郡主请安了,郡主大安!”

后面跪着的很多人也都跟着说道:“奴才(奴婢)给郡主请安,郡主大安!”

沁慧说道:“都起来吧,大冷的天气,今个就不多说了,日后你们都仔细办差,不管是本郡主还是我爹城首大人都不会亏待大家的,谨嬷嬷看赏!”

谨嬷嬷端上来一个托盘,这个是之前就准备好了的,谨嬷嬷交给了益嬷嬷,益嬷自然明白所以按照级别大小的发了下去,又让这些人下去了,并吩咐都老老实实的办差,郡主现在需要休息。

很快城主府主院伺候的人都欢天喜地的拿了赏赐下去了,叶三婶子在后面看的清楚,所以对叶梦秋说道:“秋姐儿,日后多和你长姐学着点知道吗?”

叶梦秋看着那么多人的笑容,再看看接人待物一派从容的沁慧,若有所悟的道:“是,娘说的秋儿记住了。”

叶三婶子带着梦秋和梦霜从后面走过来,高兴地说道:“慧姐儿,终于给你盼来了,三婶子这一路着实是担心你呢,你让我运过来的东西,我已经给你放在院子的库房里面了,这大冷的天气,赶紧回屋子去,休息休息是真的。”

益管家也赶紧说道:“快快,郡主快些去院子安顿吧,老奴已经吩咐好准备热水,至于伺候的人,老奴知道郡主带来的都是能干的人,所以就没在多安排人,天冷郡主快些回屋子吧,这院子里面小厨房已经炖好了燕窝粥,等郡主安排好了就暂用一些暖暖胃,等到了晚上,主院一家人会给郡主接风洗尘。”

益管家态度诚恳,一心一意的为了慧姐儿着想,所以沁慧也给他们体面的说道:“那好一切有劳益叔和益嬷嬷了,等这两日忙过去了,我在找你们聊聊。”

益管家高兴极了,乐呵呵的带着益嬷嬷他们下去了,沁慧也吩咐叶朗可以回家休息几日在过来当差,叶朗高兴地应了,交代好下面的叶四做好护卫工作之后,就赶紧小跑去追着益管家一家去了。

沁慧也进了自己的小院子,叶老爹刚才就有事,这会子在外书房处理事情呢。

这个香玥院虽然比不得京城的那么大,但是胜在精致,景色也非常的不错,二层的小阁楼也非常的漂亮,进去之后窗明几净光线充足,暖意融融的,沁慧几乎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

屋子里面的布置也是按照慧姐儿的喜好来的,低调的精致,无论是摆件还是挂件都不是很多,但是件件都是精品,上好的割绒地毯,烧的红彤彤的铜质的暖炉,整个房间温暖舒适。

沁慧恨不得大笑几声喊几嗓子,自家地盘就是舒坦啊!

不止是沁慧觉得满意,就是谨嬷嬷和四香也觉得这个院子和布置非常好,这次沁慧给十八金凤都带来了,大家已经开始各司其职的对这个院子的布置开始忙乎起来,她们都跟着过来了,就不用这边的奴婢伺候了。

省着不了解主子,伺候的不经心,虽然这城主府是侯爷的地盘,但是这内宅毕竟侯爷来的少,所以这香玥院谁来伺候十八金凤都是不放心的。

三婶子杜氏跟着忙碌一阵子,热水准备好了,三婶子就出去看今晚的晚膳去了,梦秋和梦霜也跟着过去了,谁都知道沁慧要沐浴休息,来日方长没什么可着急的。

此时沁慧已经洗上了美美的热水澡,沁慧对沐浴间的设计也比较满意,基本和京城的房间差不多,在这个地方都不需要适应,这一洗就是半个时辰,最近赶路,一路上提高警惕,而且在那些客栈,慧姐儿觉得浴桶太脏了,所以几乎就没用。

所以现在洗个美美香喷喷的澡,真是太舒服了,沐浴过后谨嬷嬷就赶紧端来了燕窝粥,香珠和香黛在暖榻上给慧姐儿擦干头发,沁慧如精美的绸缎一般的长发就披散开,散发着柔和的光泽,迷人耀眼。

用过了燕窝粥之后,沁慧真是累极了,或许还有一点是在自己家里完全放松下来了,所以脱了外面的袄子,沁慧就进了内室,躺在了散发着阳光味道的床铺上,柔柔软软的很快就睡着了。

谨嬷嬷落下一半的床帐子,给沁慧掖好被子,将内室的门都关上之后,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然后带着十八金凤,将她们住的地方很快的收拾出来,其实叶三婶子已经收拾好了,床铺什么也都是新的,四香她们是两个人一间,六丹是三个人一间,八紫是四个人一间,安排的稳稳妥妥的。

就差她们将随身的物件自己摆放了,谨嬷嬷自己一间,离着慧姐儿的房间最近,护卫们都住在外院,谨嬷嬷也都过去看过了,这些都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她们也都沐浴简单的休息一下,毕竟都是常年习武之人,速度快,休息恢复的也很快。

谨嬷嬷带着四香将院子里面全部都看了一遍,布局已经了然于心,又将库房里面托叶三婶子杜氏带来的东西都简单收拾了一下,将主子穿戴打扮的东西都拿出来,准备一会子放在房间里面。

另外就是将带来的礼物也放在了房间里面,以备不时之需,做完这些,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

香珠看看时辰就问道:“谨嬷嬷,是不是该叫主子起来了,毕竟是第一日过来,若是自家的家宴去晚了怕是不好。”

谨嬷嬷说道:“嗯,是这个道理,不管侯爷多么宠爱姑娘,但是大面上还是应该过得去的。”

正好这会子叶老爹忙完了过来,听到了谨嬷嬷和香珠的对话,二人察觉了脚步声看见了叶老爹就赶紧行礼,叶老爹说道:“今个都是自家人,慧儿一路劳顿,多休息一会吧不碍事的。”

叶老爹上午才来看过这个院子,这会子再看一遍,心里比较满意,这么快都打点妥当了,沁慧的人还是有几分本事的,若是别人刚刚入住,没有两三日都弄不清楚的。

当然叶老爹怎么看自家姑娘都是天下最好的孩子,谁家孩子再是明珠星辰的,也比不过自家孩子一个手指甲。

叶老爹也进了屋子里面,发现温度什么的都不错,屋子里面摆设比较清贵,附和慧姐的喜好,这样一看心里就放心多了。

沁慧这会子已经醒了,这一觉睡得太好了,香黛听见了动静就进来伺候慧姐儿穿衣梳头,另外将谨嬷嬷她们布置快速的说了一遍,香妆也进来将床铺收拾好,很快沁慧穿着云锦银红色海棠花的交颈褙子,和同色系的十二幅的裙子,原城的冬季很冷,这次带来的衣服都是棉的,就是薄厚不同,头发也挽成了流云髻,简单大方贵气高雅,戴了白玉的海棠花的首饰,清爽利落,新鲜的小美人出炉了。

尤其是沐浴过后美美的睡了一觉之后,脸上的颜色也更加的红润了许多,正好慧姐儿一出门就见到叶老爹主屋的正堂正等着自己呢,沁慧高兴地过去道:“爹爹是不是等的久了,是女儿不好起晚了。”

叶老爹一回身就见到自家越发漂亮的慧姐儿,这样的精致的容貌和气度,在京城也是拔尖的,在原城也是极为少见的,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喜悦感蔓延在叶老爹的心间,不是第一次有这个感觉。

几乎每年都会有,但这次感觉特别的明显,叶老爹笑道:“是不是她们吵了你起来了,我刚刚还吩咐让你多睡一会的。”

然后叶老爹凶巴巴的对后面的香妆和香黛说道:“是不是本侯爷的话你们都不听了,不告诉你们不准叫慧儿起来让她多睡一会么,是不是你们谁嚼了舌根子了,告诉你们这原城的城主府谁说话也不能代表本侯爷,你们日后再敢这样,小心本侯爷不给你们脸面。”

香妆和香黛赶紧说道:“奴婢不敢!”

沁慧上前挽了叶老爹的袖子说道:“好了爹爹,是我自己醒来的,不是她们叫我的,你凶她们做什么,再说了爹爹这不是让人说我没规矩呢么,来了第一日家宴就迟到,这个可不好,传出去了有损爹爹的英明!”

叶老爹被沁慧一哄,立刻就开心起来了,心知沁慧肯定是自己醒来的,否则肯定要叫上一阵,自己才能醒的,也就不再和香黛和香妆过不去了。

香黛给慧姐儿披上了轻便羽绒的斗篷,这是慧姐儿特意吩咐谨嬷嬷她们做出来的,又轻便有暖和,沁慧还给叶老爹带来一件呢,并给叶老爹也披上,如此轻薄暖和的物件,叶老爹顿时开心的问道:“还是我闺女对爹爹最好了,这是什么做的,这样轻薄,这样的寒冷的天气会不会很冷?”

沁慧踮着脚给叶老爹系好了缎带,青色暗花的云锦斗篷衬得叶老爹更加魁梧挺拔,中年美大叔一枚。

沁慧的则是鹅黄色的斗篷,如春季的迎春花一般朝气蓬勃,不过料子是蜀锦的,爷俩出了房门,外面的空气乍然一冷,这会子斗篷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保温效果良好。

叶老爹这一路都是美美的,都说孩子是自己的好果然就是真理,只有自己的儿女才不会计较那么多,时时刻刻的孝顺恭敬,他叶铎也是幸福的人,日后谁敢对他女儿不利,他叶铎可不是吃素的。

很快到了安居院的主院的花厅里面,叶三婶子一家已经到了,慧姐儿赶紧给三叔三婶子见礼,三叔如今脸色还是白了一些,还需要将养一段时日才能彻底的恢复。

叶三叔可不敢接受慧姐的大礼,偏着身子只接了半礼然后说道:“慧姐儿客气了,三叔可不敢接你的大礼,你可是折煞三叔了。”

三婶子也说道:“慧姐儿不可如此。”

沁慧笑眯眯的说道:“三叔三婶子,我这公主郡主的位份上上下下的,你们也是知道怎么回事的,所以咱们一家人在一起,没有旁人在这里,咱们就是家里,有外人再说不是,一家人弄得那么客气多么不自在,不管我的位份如何,三叔和三婶都是我的叔叔和婶婶,爹你说是不是?”

叶老爹已经入座说道:“叶钢,咱们是一脉相承的家人,不需要那些俗理了,再说慧儿说的有道理,这没有外人的情况下,咱们还客气那就是疏离了些,日后就这样,有外人在的时候,咱们该如何便如何,若是只是咱们自己一家人,再算上老二一家,就行家礼即可!”

叶三叔这才笑道:“谨遵大哥的吩咐。”

叶三婶子也笑眯眯的,侯爷和慧姐儿这样抬举他们一房,他们自然是高兴地,这下远近亲疏的就一下子体现出来了。

很快叶老爹吩咐开宴,这一道道小型家宴的流水席就都上来了,一顿饭吃的是热热闹闹的,小家伙叶梦霜还给大家用古筝弹了一首曲子,虽然技巧都很青涩,但是假以时日这一项肯定是梦霜能拿出手的技能。

这顿饭一家人吃的舒心,叶老爹因为慧姐儿来了多用了一碗饭呢,给一旁伺候的益叔高兴够呛,姑娘来了就好啊,侯爷就会更加在意自己的身子,按顿吃饭的。

席间叶三叔和叶老爹推杯换盏的,好不热闹,吃了一个时辰才结束,叶老爹都有点醉了,沁慧吩咐益叔给老爹扶回院子仔细伺候,三叔也喝的高了一点,被三婶子给弄回去了。

益嬷嬷这边撤了席,沁慧也带着人慢慢的往香玥院走,天空已经开始飘着雪花,看来冬天是真的来了,原城的四季分明,冬季要比其他季节长一些,气温也比较低,沁慧主仆几人慢慢的往回走。

谨嬷嬷和四香陪伴在沁慧的跟前,感觉自家姑娘今个格外的高兴,亲人之间的情感的确不是任何人可以替代的,夜晚的城主府格外的宁静,同时也和人少有关系。

主仆几人也不着急,沁慧每天也有散散步的习惯,路过一簇花丛的时候,听见里面有两个小丫头唧唧咋咋的说道:“冬梅你今天见到郡主没有,真的好漂亮啊,我看比最出名的叶家五金枝任何一个都好看。”

冬梅说道:“小凤是真的啊,你好有福气能见到郡主,我今天就没看见,就是看见了也不敢看啊,再说郡主人家是郡主,听说是为了来原城看城首大人才降级到郡主的,人家以前是公主呢,那通身气派的谁能比得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郡主,若是见到了指定脚软。”

小凤说道:“可不是,我今天就远远的看了一眼,就不敢多看了,可惜了之前还以为能进了香玥院伺候呢,现在没机会了。”

冬梅说道:“为什么啊,郡主身边得有多少人伺候啊,这东西南北四个院子,谁不想过来伺候啊,听我们二姑娘屋子里面人说郡主肯善待身边的人,曾经的郡主身边奶嬷嬷的女儿秀雁现在都是大掌柜了,没看这次都没跟着过来么。”

小凤说道:“你知道什么啊,我听三姑娘跟前的椿湘姐姐说郡主这次来带着都是自己身边伺候惯了的人,哪里能用得上咱们这样粗手粗脚呢,今个主院那些人都得到了赏赐,好羡慕啊,有人拿到了二两银子那,咱们几个月才能赚了那么些钱啊,三姑娘之前就敲打过我们,说是郡主是金贵的人,万万不能冲撞了,谁不长眼就赶出去,你看我们三姑娘想的多周到啊。”

冬梅说道:“我们二姑娘也敲打过,不过最严厉的是南偏院那边的大姑娘,说是有了错处直接全家都赶出去,现在南偏院的人都不敢来溜达了,否则这次咱们一班的小丫头们聚会,她们一个都没来,真是扫兴,罢了咱们也都赶紧回去吧,这大冷天的,姑娘们指定是要热水要炭盆的勤一些,咱们走吧!”

两个小丫头就走了,沁慧倒是来了兴趣,吩咐道:“四香你立刻带着咱们的人给这府里给我打探一边,什么消息都行,只要是和城主府有关的,事无巨细的都报上来,估计这东西南北四房住了这么多人,明天咱们就要忙了,去吧。”

香珠立刻飞身而去,谨嬷嬷也带着慧姐儿走的快了些,不到一盏茶就到了院子,进了屋子除了斗篷和厚的袄子,慧姐儿坐在暖榻上,谨嬷嬷沏了热茶过来问道:“郡主是担心住在城主府不安静吗?”

沁慧说道:“不是觉得,而是肯定,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之前咱们的重点都在京城,对这边不甚了解,正好趁着这次机会,也帮我爹爹一回,当然没有就是最好不过了,都省心!”

谨嬷嬷说道:“放心吧姑娘,老奴一定会用最快的时间将这个府里的一切都弄清楚的,到时候在报给姑娘。”

哈哈哈,终于到了自家的地盘了,休息几日就要开展经商大业了,亲们的票票都在哪里咩?已经是月底倒计时了,亲们有票票的一定要给云哦,这个月咱们争取名次上在前进一两名,一切都靠大家啦,大喊一嗓子票票……

票票都飞来吧,月底倒数第二日了,在不飞来就浪费鸟,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