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女房东来了/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老肥这么说,我一时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

老肥说完那些后,话锋一转继续在电话那端说道你跟大屌一个熊样儿,搬个宿舍都不告诉我们一声,你丫把我们当哥们了吗?

被老肥这么一说,我也感觉自己挺不对的。

其实我搬宿舍的时候也没想那么多,只不过是不想看到郭涛那杂种。

说真的我做梦也没有想到郭涛会住进我们宿舍。

等电话那端的老肥将话说完后,我在电话这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说不好意思老肥,其实我也没有想那么多,真的不好意思,一会儿你跟大鹏、石头,大屌他们说,晚上聚一聚。

电话那头的老肥嗯了一声,然后叹了口气!

紧接着老肥问我搬到哪里去了,学校其他宿舍,还是搬到学校外了?

我就如实说了,告诉老肥我搬出学校了,在学校外租了一房子。

说完这话,我脑海中又浮现出了女房东穿着睡裙在我面前走动的样子!

我要把房东是三十岁漂亮熟女这事儿告诉老肥,估计这货直接就搬过来了。

电话那头的老肥骂了句卧槽,紧接着他说道大屌搬出去是为了考研,顺带和他媳妇做爱做的事,我他妈就不明白了,你搬出去干什么?

这句话直接暴露了这小子丧心病狂兽性那一面,娘的这话让大屌听到了还不跟这货拼命啊。

就这样在电话里我跟老肥喷了会儿,等牛逼吹完了,喷也喷够了,我们就把电话给撂了。

上了大学后,才知道同宿舍的哥们才叫同学,大学不跟高中一样。

挂掉电话后,我在房间睡了会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我摸起床头上的手机瞄了眼,还来得及上下午的两节课。

我从床上爬起来,趿拉折拖鞋朝着洗手间走了去。

伸了个懒腰后,屁股顿时有了感觉。

想拉屎!

我转身将洗手间的门关上,而后坐到了马桶上。

拉完后,发现厕所居然没卫生纸了。

哎呦我去……不会这么巧吧?

我刚想站起来准备回屋去拿点纸来擦,但是不巧的是我听到看客厅的门居然响了。

紧接着就是女房东的声音。

女房东在喊我的名字:郑凯!

顿时我陷入了无比窘迫的境地,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女房东在屋外喊着我的名字,听上去很急!

我一下蒙了,怎么办?

我在想要不让女房东帮着拿进一些卫生纸来?

但是我立马否定了这个想法,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样不好吧--?万一女房东把我扫地出门咋办?

提上裤子现在出去?万一糊在裤子上咋办,妈的、更可恨的是今天我拉的还有点。。。

这要是糊在裤子上……也太恶心了!

然而女房东在外面还是喊着我的名字,嘴里一句一个郑凯,一句一个郑凯!

无奈之下,我朝着洗手间四周看了一眼。

我发现在一个架子放了一块毛巾。

看到毛巾后,我就在心里想要不然就用那块毛巾擦一下?不过我心里清楚,这毛巾是别人的,很可能就是合租房子的那个女生的!

但是反过来想一下,总不能不提裤子去见女房东吧?

万一女房东想歪了,以为我贪图她的美色强j她咋办?

万一把握当变态,报了警……?

仔细想想,还是擦了吧!大不了一会儿出去帮着女生再买一块毛巾。

这想法在脑海中瞬间闪过后,我弓着身子就朝着那个放着毛巾的架子走了去。

走到那个架子前,伸手将那块白色毛巾从架子上扯了下来。

三下五除二,我就将屁股给擦干净了。

擦完后,我将毛巾仍在了纸篓里,提上裤子就朝着洗手间门口走了去。

本来我想的是再洗洗那块毛巾放回到衣架上,不过感觉这样做太恶心了。

推开厕所门,我说道房东有什么事儿吗?

此时的房东已经转头看向了我,她哦了一声,然后说上厕所呢。

我嗯了一声后,继续重复刚刚说的话,房东有什么事儿吗?

女房东说对,你出来下,我刚刚买了几盆花,你帮我从楼上运下来。

听到这话,我在心里暗骂了句我操!

真你丫的,还真当我是免费劳动力啊。

不过房东一个女人,感觉拒绝挺不好意思的。

我应了一声,说没问题!

眼前的房东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上半身穿着一个短袖体恤,下本身是一个稍微短一些的牛仔裙,两根纤细的腿被肉丝色的丝袜包裹着,看上去非常性感。

没想到我也是一个御姐控啊。

值得提的一点是,女房东上身穿的那件体恤是白色的,儿里面的内衣是深色的,那胸口的轮廓还是非常明显的。

其实这并不奇怪,我们班里有很多女生也这样穿,但是不同的是,女房东胸口有料,他妈看着绝对是a片的视觉感。

男人嘛基本上都这样,都喜欢看漂亮的!不过看归看,但是关键时候要挺住,这才牛逼!

房东说说行,你把裤子拉链拉上,跟我出去吧!

拉链?

当我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顿时头脑蒙了下。

我赶忙低头去看身上那件牛仔裤的拉链,果真拉链敞着口,都看得非常清晰。

我靠,刚刚太着急了,牛仔裤拉链居然忘了拉。

这让我想起了高中的时候,一穿牛仔裤的女老师也是裤子拉链忘了拉,那是我们班男生第一次全部都上课看向黑板!

我同桌更是个奇葩,妈的居然拿手机拍下来了。

我问她拍那个干什么?

那小子跟我说,记录美好瞬间。

我真去他妈的记录美好瞬间了。

当然自从听了那小子说‘美好瞬间’这几个字,现在一有人说这个,我他妈都往这件事儿上想。

我赶忙伸手去拉裤子的拉链,哎,真他丫的尴尬的要死!

拉上裤子拉链后,我抬头看向了女房东然后说,房东你买的花盆在哪呢?

房东说楼下。

回答完我后,房东紧接着话锋一转说,对了以后别喊我房东了,听着就跟地主婆似的。

听到这话,我顿时一愣!

不过愣神的时间很短,不到一秒钟。

我缓回神后嘴角抽动了下,嘴里不自觉的吐出了一个‘那’字!

其实我想说的是,那我喊你什么?

不过还没等我将这话说出口,女房东就打断了我的话!女房东说告诉我她的名字叫张雨婷,以后让我喊她婷姐!

女房东的话说完,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我在心里默念了女房东的名字两遍,感觉这名字还可以。

我笑着说,你这名字不错,一听就是个处女!

这话说出去后,顿时尴尬无比。

卧槽就不该嘴贱,原本我打算是夸女房东是个淑女的,不知怎么到了嘴里就成了处女。

妈的三十多岁了如果还是处的话,可真真就成老尼姑了,我这不是典型的骂人吗?

我刚想改口,说自己说错话的时候,女房东说道我有女儿已经六岁了。

我用手抹了下后脑勺说,不不不,别误会,淑女、我说的是淑女!

说‘淑女’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特地把那个‘淑’字加重了语气。

我这次真是无意识的。

女房东点了点头说行了,别解释了,赶紧帮我搬东西吧。

而后我跟在女房东婷姐的后面下了楼。

到了楼前,我看到四盆植物就放在那里!

其中三盆小的,一盆大的。

三盆小的估计自己能搬得动,凑三趟就能搬上去,而那盆大的,我估计我和婷姐一起也不还搬。毕竟是花盆,不像桌子还有个用手提或者太的地方。

婷姐说咱两先把小的搬上去,然后再一起搬那个大的。

听到婷姐这话我点了点头说好的。

说着我朝着一个白色瓷盆子的植物走了去,而后搬了起来。

女房东婷姐则是弯腰搬起了面前的一盆植物。

婷姐搬植物的时候,我已经把自己要搬的那盆植物搬了起来,并且目光看向了她。

其实看ting姐并不是有意识看的,只是看一下ting姐是否能搬动那盆景了吧。

不过让我感到意外的是,红姐弯腰搬东西,我居然看到了不该看的。

红色的。

这时候婷姐已经将花盆给搬了起来,直起了腰。

估计是看我傻站在那里没有动,转头对我说喂,愣着干什么呢?

听到这话我缓回神来,看了眼婷姐。我从嗓子里挤出了声非常不自然的声音。

这声音就当是应声婷姐了。我搬着那盆植物,朝着单元楼门口走了去。

这时候婷姐搬着那盆植物已经走在了我的前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