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刘年/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小舞略带委屈的脸,里赶忙说道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小舞说那你是什么意思?

听到这话,我也是哑口无言,我在心里想,难道非要什么东西都刨根问底吗?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我对着小舞淡淡一笑说没什么,反正你明白不是那个意思就可以。

小舞说好吧,虽然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后来我和小舞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两人坐在沙发上谁都没说一句话,我的眼睛瞄两眼电视后,又不自觉的瞄小舞两眼。

怎么说呢,也不是我故意的,就跟条件反射一样。

或许看的次数多了,小舞觉察到了。

小舞说你说你,坐在沙发上不好好看电视,老是瞄我干什么?

我不自然的抽动了一下嘴角然后转头看向了周晴舞!

同时小舞的眼睛也一直在盯着我。

我的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小舞。我说这不能怪我,你看你穿的,一身睡裙,裙底还那么短,脖领那么低,但凡是裤裆里面有个把的,能正常起杆的,都会偷瞄的!

当然还有一点就是小舞的胸部的高峰确实笔挺,那么大的胸罩都可以驾驭,想想就知道一定挺有货的。

我的话刚刚说完,小舞斜视了我一眼,她用手下意识的遮挡了一下胸部,之后站了起来。特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嘴里吐出了‘禽兽’这两个字。

看着小舞想走,我也站了起来,我说电视剧还没完呢……

小舞说我不看了,明天看重播!

我赶忙伸手去拉小舞,希望她能看完。

我想着大不了我回房间睡觉就是了。

我的手刚碰到小舞,小舞猛然甩了一下手,他的手刚好打在了我受伤的肩膀上。

卧槽针扎似的疼痛传遍了我的全身各处。我痛的叫了一声:哎呦!

小舞立马转头看我,原本有点冷酷的脸一下变了,变得非常温柔。从小舞的眼睛里面可以看出,这丫头还是在为我担心。

小舞说你,你怎么了,没事儿吧?

我忍着疼痛对小舞说没事儿,没事儿……

说完这话后,我赶忙补充道,我回屋,你在这里看吧。

此时小舞的手已经扶在了我的胳膊上,她低下了头用手抚摸着我的胳膊。她说谁打的你,这么狠?是那个王传奇吗?

王传奇?……我心里一阵苦笑。

我心想王传奇算个屌啊!

我低头原本想要看小舞一眼的。

但是这一低头不要紧,小舞胸口的两个肉疙瘩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我日这么大!

过去吧是不识庐山真面目,现在直接一目了然了。

我说你穿睡衣还不穿胸……

听到我这话,我无抬头猛地瞪了我一眼,嘴里骂道你这个禽兽!

说着又推了我的胳膊一下。

嗷嗷嗷……疼……大姐你能温柔一点吗?

我的话刚刚说完,小舞斜视了我一眼,然后说不能!

说着就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我站在客厅里定了定神,等手臂不那么疼了,我关掉电视也离开了客厅,朝着自己的屋子走了去。

躺在床上后,我将脚上的鞋子一提,然后轻轻的让身子在床上动了一下。

我睁着眼睛,目光盯着白色的天花板。

我在那里想在车上李哥跟我说的那些花话。

是啊一个男人应该先有一番事业,不然就会被别人看起,那些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或许在顷刻间全都背叛你。

关于颖儿那事儿,如果现在我有一百万,颖儿估计就不会离开我了。

因为我能满足她的虚荣心,因为我比那个老头帅气。

但是呢,没钱就没什么蛋用,照样受欺负,照样被压制。

想了一段时间,还是感觉李哥说的没错。

但是李哥也说了,要想成功,人一定要学会狠!如果我继续这样优柔寡断,那真就没有前途了。

想到这里,我在心里默念了三句一定要狠,一定要狠,一定要狠!

第二天醒来后,我收拾了一下书本,在冰箱拿了一盒奶就离开了房间。

坐公交车我到了学校,正朝着教学楼走的时候,突然一拨人围了上来。

看到这一幕,我怕确实心有点慌张。

经历了昨天的群殴事件,我的身体弱成狗,现在如果再被打一次,我估计这一学期我都恢复不好。

那群人朝着我围了过来后,一个一米八多的高个走在最前头问周边的人说:就是那小子吗?

一个人说对,就是!

高个走到我面前,冲我一笑然后说郑凯就是你吧?

我点了点头说没错。

高个说狗日的雷军那天打电话说让我罩着一个叫郑凯的,妈的当时我不认识啊,我心想我他妈连认得都不认得,罩个鸡⑧啊!

听到高个这样说,我心里一下有底了,原来是雷军那次打电话,让他罩着我的那个人啊。

高个伸出手说我也介绍一下自己。

高个的脸上一副痞子样,十足的痞子气。

顿了一下后,高个说,我叫刘年,刘是刘老根的刘,年是过年的年。

看到高个朝着我伸了手来,我赶忙将手迎了过去。我说郑凯,我的名字叫郑凯!

刘年说哪个班的?

我说大三经管系国际贸易3班。

听到这话刘年说好熟悉啊!国际贸易三班,怎么这么熟悉……

这个时候身边一个黄毛说哥你妹子田琪被不也在那么班里吗?

听到田琪这个名字,我也是一惊!我们班里的田琪居然是刘年的妹妹,真没想到!但是为什么刘年姓刘,田琪姓田呢?

同母异父?

田琪在我们班上虽然调皮一点,但是挺老实的,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会有这样一个哥哥!

不会是小姑娘在学校里认的干哥哥吧?

现在的女生都喜欢认干爹,干哥哥什么的。

不过我也没问,这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我干嘛闲的蛋疼去管那个。

我和刘年握了下手后,刘年说那天谁打的你们?

我说一个穿西服、戴墨镜,抹发蜡的,我也不知道名字。

刘年皱了下眉头说:米斌那孙子啊。

我说听说他爸是处长!

刘年说他妈还是处女呢!

说完这话刘年话锋一转,然后以后谁敢在学校里再欺负你,报我名字。他们如果听了我的名字还他妈动手跟我说。

听到这话,我点了下头说行!

后来我就上了教学楼,进了教室!

幸亏那帮混子不是跟我干仗的,不然……

不然我真就惨了。

进了教室没多久,我看到田琪和一帮女生成群结队的走进了教室。

之后几个女生坐在了前排,并且都坐在了同一排。

因为田琪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作业一般都交给她。

我拿起作业本朝着田琪走了过去。

走到田琪身边,我将作业本放在了她面前,我说有人交作业吗?我抄一下,一个字还没写呢!

田琪说我写完了,给你……

我拿着田琪的作业本就回到了座位上抄了起来。

等人全了的时候,田琪走到讲桌上说赶紧交作业,会计的作业现在收!

一天的课程结束后,下午四点钟我从学校坐车去了李哥的ktv,李哥那天说了,如果我真的想跟他混,就让我去找他。

今天必须去找他,我不想一辈子碌碌无为,我更不想被欺负,被羞辱,当然我也不想下一个女友再因为我没有钱,没有权利抛弃我。

车子到了本色ktv的站牌后,我下了车。

下车后我本着ktv门口走了去。

进去后,一个服务生说还没营业呢,要等到下午五点钟!

我说我不是来唱歌的,我找你们经理李哥。

那个服务生看了我一眼,然后说我打电话问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