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颖儿上车/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老肥他们走后颖儿朝着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走到我面前,颖儿说:刚刚我在宿舍看到你们在操场打架,我下来看看你。

我呵呵一笑,然后说是看热闹吧?

颖儿赶忙说不,颖儿说:不不不,不是。我只是下来看看你有没有受伤,你受伤我会心疼。

我斜视了颖儿一眼,我心想,你伤我伤的还少吗?

无论是心里的伤,还是身体上的伤,真的少吗?

我永远也忘不了我给颖儿打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男人的声音,我永远也忘不了,我在学校里走路,颖儿被坤哥包养,车子开过去后又倒回来管我要分手费。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天我被坤哥的手下在校园里追着打!

这一切都是颖儿带给我的,即使我走进的那条不归路,也是拜颖儿所赐!

我对颖儿说道:这点伤算什么,这种疼又算什么,当然了我也不需要你关心。我甚至感觉你都没有心,何来的关心。

说完这话,我自嘲的笑了笑。

颖儿说:我真的是关心你的。

颖儿顿了一下继续说:以前是我做的不对,我知道错了,但是不可能没有人不犯错啊。你给我一次机会行吗?

关于颖儿,现在我懒的说话,当然也懒的生气。

“呵呵,一次机会。”这话我在嘴里脱口而出。

颖儿跟我说:对,一次机会,每个人都有一次被原谅的机会,郑凯我求你给我一次机会。

我对你颖儿说:给过了,是你不知道珍惜。

这时候我想到了那天晚上在情人桥上,颖儿跟我说的那些话。

那天颖儿跟我说她的母亲病了,那天颖儿跟我说她再也坤哥来往了,那天颖儿跟我说对不起。

而这一切,那天我都信了。

但是呢?

这一切不都是谎言吗?

我对颖儿说:有的人你骗过一次。或许会原谅你,因为他喜欢你、爱你,但是你接二连三的欺骗……你想过他的感受吗?

颖儿说:对不起郑凯!

说完这话,颖儿话锋一转然后说道:其实我还会来找你,是因为我忘不了我们相爱的那五年。我记得是高三的时候。你在我们学校紫藤花架下给我带上了一个项链,我记得是高二的时候,你用石子在我们操场边上的那棵大树上写下了郑凯爱赵颖儿,我记得大一的时候我们去爬泰山,你在泰山上为我们的爱情祈福,我记得高中时每天早晨一下晨读你就把饭送到了我们班的门口,我还记得那个时候你会对着我唱歌,跟我聊天,不经意间还会偷偷的拉我的手,亲吻我的额头。

当我听到颖儿这些话的时候,我的脑海中也浮现出了高中时候的场景!

但那又怎么样呢?

不是依然曲终人散了,不是依然人去楼空了,不是还是没走到一起吗?

我对颖儿说:别说了,已经过去了,曾经再美好,那也只是曾经。我们不可能都活在曾经,人还是要往前看,通过你背叛我,也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经历再美好那也是过去,时间不会倒转,爱情不会倒转,人心也不会倒转,就像是奔流如海的江水永远不会倒流。颖儿其实你还能记得那些我为你做的事儿,我很高兴!但是我明白,无论我做的再多,无论让你多么感动,我做的这一切都不如一个陌生男人的lv,都不如一个陌生男人的豪车豪房!甚至我一天到晚对你说的我爱你,都不如陌生男生人解下裤腰带对你说的那句我操你!

其实颖儿刚刚描述的那个场景,让我回忆起了太多的东西。而那些东西虽然已经距离我很遥远,虽然我只能把它当故事来看待,但是那种曾经的美好,还是印刻在了我的心里。

闭上眼睛,好像我的高中好像还没有毕业,闭上眼睛,好像郑磊,雷军,强子,大头都在我的身边,闭上眼睛,好像还在被英语老师叫到黑板上默写英语单词,闭上眼睛,好像一切都没有改变。

然而这一切,在转眼间变得物是人非,什么爱情,什么永远不分离,什么天长地久,怎敌得过流年,怎敌得过一句好聚好散,怎敌得过一句再见。宏东场巴。

如果同学聚会的时候,他们都还没有变,我真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但是每个人都变了,除了我知道他们的名字,剩下的一无所知。

其实当我第一次坐火车来到这座城市、读这座大学的时候,我想过我的未来,会有很多种,可能会普通到没有人会知道我的名字,也可能会大起大落,也可能在这座城市里扎根,但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跟李哥、叶峰、豹子这样的社会大哥认识,并且自己还走上一条不归路。

在这座城市生活了三年,感觉这座城市的楼房就是棺材,而人也成了活死人,为了虚荣,戴上面具,骗人的骗人,装孙子的装孙子!

我对颖儿说:咱们两个分手了,即便是做不成朋友,但是我也不想跟你做敌人,我们还是当形同陌路的两个人,你以后也不要打搅我的生活,我也不会进入你的世界。

颖儿说我发誓以后我再也不会犯这种错误了,如果我再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就让我的子宫癌,就让我得白血病,就让我被车撞死!

其实听到颖儿这样说,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

等颖儿说完,我在心里问了一句:这个能信吗?

正在跟颖儿聊天的时候,一辆车开了过来。

那车子我认识,是坤哥那孙子的。

得了,我还是闪了吧,可别扰了他跟颖儿。

当然我并不是怕坤哥,而是嫌恶心的荒。

我对颖儿说:那坤哥又来了,估计是听说你流产了,又想跟你好吧。

颖儿转身看向了那辆黑色的轿子车。

颖儿说:郑凯我求你,能不能帮我赶走他,我不想跟他好了。

其实并不是我不想帮颖儿,但是现在我的身份在那里,应该说我代表的是ktv,真的跟坤哥那边闹矛盾,估计又要有一次大的血拼。

我可不想看到因为这点事儿,我的兄弟伤残无数。

我对颖儿说:你自己种下的孽缘,谁都帮不了你。

车子停下后,我看到坤哥提着一个女士包包朝着我们走来了。

看到坤哥后,我将手放在口袋里,然后转身朝着另一条路走了去!

我在心里想,颖儿你要还是个女人,就别再接受那个包包了。

走了一段路后,我转身想看向了颖儿和坤哥。

我无奈的笑了。

我看到颖儿接受了坤哥的包包,并且跟着坤哥上了车!

我感觉自己特荒唐,特可笑!

这时我想到了颖儿刚刚在我面前发的毒誓,得子宫癌,得白血病,被车装!

呵呵,哥们我就在这里祝你早死早托生了。

听颖儿说话,就当听狗在放屁吧,听个响就行,何必再当真。

正朝着学校门外走的时候,在学校中心路上,我被几个人给堵住了。

不,不是几个,确切的说应该是二十几个。

我见到了被我用牙齿咬破脸的男生!

见到他们堵在我前面,我停了下来!

我知道那个男生会报复,没想到居然这么快就喊人来了。

我抬起头特淡定的对着那个男生说:哎呦这么快就找人来了。

那个男生说:别装逼,今天让你爬着出校门。

我对男生说:要不我打个电话,把今天打架的那帮人都叫来,让你们二十几个人一起把我们打了。

被我咬脸的男生说:我知道你想叫人,今天就打你。

似乎带头的那个挺狂,他对我说:行,你叫,我还真就不信你叫到人!

我说:你认识刘年吧?

那人说:那小子是我罩着的!

我心里就有数了,现在给刘年打电话没用啊……我说:我把老肥他们叫来,让你们一起打!

带头人说:麻痹的赶紧的!

我拿出电话拨通了叶峰的电话!电话接通后,我对叶峰说:你们来吧,我被人在学校里围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