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田琪被拍!/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阳当头照,傻逼的学校,老师随便讲,学生在睡觉,大学好,大学妙。大学坑钱哇哇叫!

说真的,上了这么久学,一次上课的快感都没有,我感觉高中是被学校强jian,大学是被学校迷jian。

通俗的说就是:其实你不是在上大学,而是你正在被大学上!

不过大学也算是个高级婊了,上完你,还问你要钱,也不管你舒服不舒服。

虽然讲师在讲台上说的是中国话,但是我依旧一句也听不懂。

我无聊的转着手中的圆珠笔,目光从教室门口看到教室窗户。又从教室窗户看到教室门口,再就是眼睛时不时的盯上田琪两眼。

我也在心里纳闷,就我这样的,田琪怎么就喜欢上了呢,还为我改变了那么多。

要知道一个比较保守的女生改变。需要勇气要非常大才行!

当我的目光再次看向田琪的时候,发现有点不对劲了。

哎哟我日,我正看到安琪身后一个男生正在用手机偷拍田琪,并且还试图偷拍裙底。

关于这一切,我坐在后排看的是一清二楚。

我假装咳嗽了下。声音很大。

其实我这样,就是告诉那小子差不多就行了,别他妈这么屌丝。

但是坐在田琪身后的那个男生给脸不要脸。

我有点生气了。

我感觉那个男生太龌龊了。

我用手碰了下身边的胖子,正在玩手机游戏的老肥将手机扔进桌洞里,然后抬头看向黑板,瞬间变成听课小王子了。

看到老肥一下变得这么正经,我皱起眉头小声骂道:哎呦卧槽,你装什么b啊!

老肥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老师没往这里看?

我将课本竖了起来,遮住了自己的半边脸,我小声说:看个叼毛啊看,那老头估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宏协肝划。

老肥小声骂了句卧槽。然后说:那你碰我干什么?

我斜着眼睛朝着田琪看了一眼,然后问老肥,我说老肥你知道田琪后面的那个孩子名字叫什么?

老肥朝着那个男生看了一眼,然后说:岳经!

听到这名字我愣了一下!我说:“什么?月经?”

我在心里酣畅淋漓的骂了一句,我日怎么还有叫大姨妈的。

老肥给我解释。是什么岳飞的岳,【四书五经】的经!

我说:得了,还四书五经呢,我看就是是月经的经!

老肥点了点头说:对啊,没错,就是那个。

我对老肥说:你看那孙子正在干什么呢?

老肥仔细的看了一眼,然后笑了笑说:我日这么骚气,这小子太猥琐了吧!饥渴坏了啊!

也就在这个时候讲师突然说道:田琪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听到这话,我的第一反应是,我靠老师这是助纣为虐啊,难不成这老师还是岳经的亲戚?真他妈的……

田琪从位子上站了起来,岳经的脸上露出了特别贱贱的笑。

而后那小子就拿着手机对着田琪裙底就开始拍了。

田琪站起来后,开始回答老师提出的问题。

至于讲师提问的什么问题,谁知道他在讲台上瞎扯的什么蛋呢!

后来我让同学叫了岳经那孙子一下,我小声对岳经说:不想死就住手,小心老子废了你。

岳经那孙子挺狂的,白了一眼,还用口型骂了我句:你麻痹、滚!

当时我就坐不住了,我拿起课本几朝着那孙子砸了去。

我扔出课本的速度很快,课本在空中发出了哗啦啦的声音。

也就一瞬间的事儿,我扔出的课本砸在了岳经的头上。

我立马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翻过自己的桌子,一下跳到了课桌和课桌间的路上!

讲台上的讲师看愣了,他冲我看了看。

当然我哪里顾得上讲师啊,走到岳经面前夺过那小子的手机就给他摔了!

我皱着眉头对岳经说道:你他妈怎么这么不要脸啊!

岳经被我的书砸到脑袋后,也站了起来!

我也没顾上自己的脸面,当时就跟岳经打了起来。

确切的说,因该是我打起了岳经那孙子来。

通过我摔手机,估计田琪也明白这事儿了。

岳经说:我说郑凯,你他妈是不是多管闲事儿?

我大声骂道:我管你妈!

顿时课堂就乱了起来,哄哄呀呀的,说什么的都有。

老师被晾在讲台上,用黑板擦敲了两下讲台,但是没有人屌他。

而后老师气呼呼的摔门走了。

其实大学老师和高中老师不一样,如果这换在高中,无论是班主任还是任课教师,这事儿都会管,但是大学除了班主任,其他老师就是该自己上课,就屁颠屁颠的上课,下课后就屁颠屁颠的离开。

可能是上了年纪的事儿,对打架都不理不问的。

没多久,我就被班长、体育文员他们给拉住了,岳经被其他男生也给拉住了。

一堂课就这样乱的不成样子了!

班长说,上课呢,你们打什么打,给老师点面子的行吗?要打出去打,或者下课打。

我对班长说:你问问这孙子刚刚拿着手机干什么呢?

岳经说:你说我干什么呢?你说我干什么呢?

我骂道:干你娘呢!

说完这话,我想挣脱开,再去打那个孙子,不过还是被拉着动不了。

后来这事儿被班长给调和了,虽然我保证不在课上打了,但是课下我一定要打那个不要脸的一顿。

一切平息后,讲师推门走了进来。

进门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哎,你们这些孩子。

而后又讲起了课……

其实我感觉这个讲师心态够不错的了,我记得医学院那边同学给我讲过一件事儿,就是他们学人体解剖的时候,那老师正在认真的揭破着,突然一女生大喊,那个尸体动了。

当时那个讲课的老教授心脏病突发,现在还中风着呢。

下课后,我和老肥他们走出了教室。

在走廊里,我对老肥说:上个厕所,一会儿你们把岳经那孙子喊出来,咱们打一顿。

老肥点点头说:行。

之后我和老肥他们几个就朝着厕所走了去。

因为是经济管理系,女生特多。

一般情况下,女生多的地方,醋意就大,嫉妒就多。

正朝着厕所走的时候,我听到几个女生一边朝着女厕走,一边在那里bb着,其中一个女生说:田琪怎么变得越来越骚了?穿那样,一看就知道是个婊子。

另一个说:他哥是个痞子,她骚很正常……

又有一个人横插一句说:八成是想男人想的饥渴了。

听到这话,我怒了。

我快走进步走到女生面前,然后拦住了她们三个。

我对他们三个女生说:你们刚刚说什么呢?不知道的事儿别乱说,小心出门被车撞!

三个女生互相对视了我一眼后,没说话,低着头从我身边就饶了过去。

现在的学校就是这样,穿的多一点,说你乡巴佬,穿的性感了,被人骂婊子!

看到三个女生从我身边走了过去,我在走廊里冲着她们喊道,记住以后嘴巴放干净点。

从厕所出来后,我走到门口就停下来了。

我跟身边的胖子说:把那孩子叫出来吧,我给他聊聊人生,说一说做人的道理。

老肥冲我点点头说:行,我这就把他叫出来。

听到这话,老肥走到教室门前喊道:岳经出来有人找……

过了一会儿,老肥又喊道:岳经听到没,赶紧的出来,有人找……

又过了一会儿,老肥又喊道:你他麻痹聋啊岳经,老子喊你呢,你没听到吗?

但是似乎老肥并没有叫动岳经。

老肥转头看向我说;哥,不出来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