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颖儿换男人了?/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这事儿怨我,但是我也没想到刘年那小子居然会打死人啊。

我心里清楚,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人已经死了,刘年已经警方带走了。

我非常无奈的叹了口气,目光扫视了田琪一眼。

田琪还是那个样子。面如死灰,眼睛通红,泪珠子在她的眼眶里来回的打着转转。就在田琪一闭眼的时候,两滴泪还是从眼眶中流了下来,泪珠滑过,田琪的脸上留下了两道浅浅的泪痕。

就在这个时候,田琪呜咽着对我说道:你知道我爸妈知道这件事儿后有多伤心吗?我妈直接坐在了地上大哭了起来,看到我妈哭,我的心太疼了。在警察局里,我爸问那个警察,人家都爱搭不理。我们家没权没势没钱,就是一镇子上的普通百姓,这下倒好,所有人都知道我爸妈生了个杀人犯儿子。

听到田琪的一番话,我的心为之一颤。

其实我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跟其他人都是路人,我们是他们生命中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甚至十万分之一,但是我们每个人在自己父母那里却是唯一。

田琪说完那话后,她的话锋一转,而后说道:最后一个警察跟我们说,即便是误杀。也会判刑。

说完这话,田琪一下推开我,一边擦泪,一边离开了。

听到田琪说的那些话。一时间我的心情也是不能平复下来。

我在心里问自己,这……这一切怎么会成这样?

毒辣的阳光下,田琪一边走,一边用手抹着眼角和脸上的泪水。

看着田琪离开时的失落背影,我也是够恨我自己了。

我紧紧的攥着拳头,走到商务楼前的一棵树前,我抡起拳头狠狠的砸了一下那棵树。

最终田琪的身影消失在了商务楼这边的路上。

其实一个人牵扯出的就是一个家庭,我有些恨自己,就不应该自己嘴贱说那些话给刘年听。

打了一拳头树后,我将拳头摊开,将拳头放进了口袋里。

正巧这时候一辆车开了过来,我又看到了颖儿。

看到颖儿下车,我在心里呵呵一笑。为什么只要来女生宿舍这边就会看到她呢。

颖儿坐的这辆车,并不是坤哥的,而是一辆白色的日本丰田!

开车的也不是坤哥了,而是一小伙儿。

透过挡风玻璃朝着驾驶座看去,那小伙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脖子上带着一条金色的粗链子,长得非常帅气,头顶发型很酷,也不知道用了多少发蜡定型。

见颖儿下车,我转身朝着另一条路走了去。

我不想跟颖儿见面。

我认为两个人见面没有什么意义。

不过我还是在心里想,难不成坤哥把颖儿介绍给了这个男生?

呵呵,从宝马到丰田先降低的不只是一个档次。

下午上课,我发现田琪没有进教室。

我问叶丹怎么回事儿,叶丹也是冲我摇头说不知道。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挤到一块了:鲁斯手里的货,豹子手中关于我的把柄,九爷的寿宴,叶峰女友背地私通豹子,当然还有就是刘年进了局子。

转眼下午两节课就那样不疼不痒的过去了。,

收拾了下课本,我离开了教室。

在下楼的时候,我碰到了叶丹,我给叶丹说:如果没事儿你去看看田琪。

叶丹冲我点点头。

刚走出教学楼,我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这手机一响,我赶忙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看了眼。

是叶峰的电话。

叶峰说:下课了吗?

我说:下了。

叶峰说:好,下了就好,一会儿过ktv一趟,李哥有点事儿跟你讲。

我应了声,说行,我马上就坐车去。

到了学校门口,我上了公交车。

没多久我就到了ktv,在大厅里我遇到了叶峰,然后我和叶峰就一起去了李哥那里。

进了李哥的办公室后,我和叶峰分别给李哥打个招呼。

我喊的是:李哥。

叶峰喊的是:老大。

这时李哥冲我们点点头,他指缝间夹着的半截香烟放在了烟灰缸上,而后又从座椅上站了起来。

李哥站起来后,弯腰拉开了一个抽屉,,而后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两份红色的硬纸,那纸张的大小就跟我们平时考试时用的试卷似的,不过是红色的,跟请柬差不多。

李哥将两红色的硬纸扔在说桌子,而后对我和叶峰说道:这是九爷寿宴时的来宾名单,你们看一下。

听到李哥这样说,我和叶峰朝着那张桌子就走了去。

而后我和叶峰各拿一份名单,然后看了起来。

名单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一些人的名字,说真的我认识的人真不多。

李哥说:九爷的这次寿宴大家都非常重视,特别是九爷,毕竟人到了60岁,很在乎这个。

说道这里,李哥叹了一口气。

而后李哥又说道:你们要给我记住,寿宴的时候不允许出任何岔子,别让人看了笑话,背后还戳咱们脊梁骨。

听到李哥的话,我和叶峰一起点点头。

叶峰说:老大,一定!

我说:谁敢闹事儿,我就废了他。

听到我们两个的话,李哥严肃的脸上露出了微笑。李哥呵呵笑了一声,然后说道:有你们两个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我握着名单看,从上看到下,又从下看到上……

在一个不经意间,我看到了‘郑磊’这两个字。

看到郑磊的名字,我的手不由得颤了一下。

居然有郑磊?!这让我感到非常吃惊。

或许是发现我有所变化,站在一旁的叶峰问道:喂,怎么了。

我不知道在这个名单上看到郑磊这两个字是应该开心呢,还是应该紧张。

我真怕郑磊那小子知道我不好好学习,跟了李哥,打我一顿。

因为郑磊是我哥,我还是比较了解他的!

郑磊也算是一个暴脾气、强迫症,很多东西他要做,那就要马上做,并且还要做的比任何人都漂亮。

记得上高中那会儿,有一次语文老师让他背文言文,这小子光顾着玩了,压根就没有背。

上课的时候老师让这小子起来背,他站起来向左边看看,又向右边看看,最后实在没辙,然后跟老师说:不会。

语文老师抓住了郑磊的小辫子,那节课也没上,直接喷了郑磊一节课。

刚下课的时候,语文老师想走,郑磊就喊住了他,然后把那片文章倒背了下来。

当时老师脸被憋得通红,八成感觉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其实我家也是个普通家庭,老爸老妈拼命赚钱供我们哥俩上学,郑磊是哥,没考上大学是因为他这几年在监狱里,我考上了,快毕业实习的时候,自己把这条路给走偏了。

估计郑磊在监狱里受了教育后,思想觉悟了,会把我批一顿!

但是我感觉这种可能不大,这小子估计也没觉悟到哪里去,不然怎么可能一出来就进了黑社会呢。

不过不管怎么样,看到郑磊的名字,我也有点宽心,毕竟郑磊是我的亲人,这小子再狠也不会对我怎么样。

离开了李哥的房间后,叶峰跟我说:郑凯今天晚上有事儿吗?

我说:没有。

叶峰冲我呵呵一笑,然后说道:你来这么久了,当哥哥的也没有请你吃顿饭,不然今天晚上请你去‘大富贵’。

听到‘大富贵’这三个字,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大保健’,想起了按摩的妹子,想起了这城市的红灯区。

我斜着眼睛疼看了叶峰一眼,然后说:峰哥你真是我亲哥,没想到居然带我去那么高档的地方。

叶峰说道:你小子见好就收,别得意忘形,一句话去不去?

我说:峰哥请客,哪有不去的,不过说好,我可是良民,咱们只按摩不叫小姐!

听到我的话,叶峰顺嘴骂了句:我靠!宏引系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