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5:小舞坏我好事儿/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电话那头的豹子这样说,我非常不爽的在心里骂了一句:豹子你个狗日的,卧槽尼玛!

虽然心里有一千个一万个不乐意,但是呢,豹子手里有我的把柄,这孙子我还要装下去。毕竟我也见识过叶峰的那股子狠劲。

在有口说不清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让叶峰知道的好。

其实通过颖儿那件事儿,让我明白了很多。

无论什么情况下,你跟一个女人发生了关系,让她男人知道了,她男人绝对会开启暴走模式,疯给你看!

我冷冷的回应电话另一端的豹子,我说道:这事儿我会尽力去办,但是你豹子也别欺人太甚,现在鲁斯已经离开了海州,我想你也知道,很多事情都要等鲁斯从上海回来。

豹子说:我操。鲁斯原来离开海州了,呵呵,这事儿我还真不知道。

电话那头的豹子,语言嚣张、刁钻,语气特别狂妄自大。

豹子说:难怪李六没安排他跟你见面呢,原来是这样……

其实关于鲁斯去上海这事儿,也是我今天晚上才听叶峰说的。

在‘大富贵’洗脚城的时候,我们两个一边让足疗师帮着按摩,一边在闲聊、扯淡!后来关于鲁斯我们两个就聊了起来,然后叶峰就跟我说。鲁斯去上海了。

豹子说:但是郑凯,15天后,你要是不把这事儿给我摆平,你就等着视频曝光吧。我把视频给叶峰,那小子绝对会弄死你!

听到豹子说这话,我心里就有那么一团火!

现在我真想一枪枪毙了那孙子,真他娘的是太贱逼了。

我压制住心中的怒火,对着电话哦了一声。然后说道:知道了。

电话那端传来了豹子张狂的笑。

而后电话就挂断了。

我攥着手机,手狠狠的砸了一下洗手间的门框。

轻轻叹了一开口气,我将手机放进了兜里!

我在心里念叨着:豹子你他妈的等着,咱两个最后谁死还不一定呢。

走出包间后,我发现在婷姐的房间里多了一个身影。

哎呦我去,这不是小舞吗?

看到小舞和婷姐在客厅里面聊天,我一下就傻在了那里。

我特别疑惑的问:小舞你怎么上来了?

小舞说:我上来看看你帮房东给那块钟表换上电池了吗?顺便来交一下下个月的房租。

我点点有说:哦,这样啊。

如果放在平时,我yy系统强大的时候,我甚至想要是跟房东和小舞一起来个双宿双飞,那该有多爽。

一个是成熟有韵味风情万种。另一个是年轻貌美,有活力、特带感!

这两辆车要是一起开,卧槽简直能爽到叼爆!

正在这时候,小舞说道:婷姐,你女儿呢,多大了。

婷姐说:五岁了。

我感觉这话就是小舞故意说给我我听的。

小舞对婷姐说:那快上一年级了吧?

婷姐说:幼儿园大班。

得了,我就不在这里听着这两个女人扯淡了。我走到婷姐和小舞面前,对他们说道:我先回房间了睡觉了,拜拜。

等我说出这话,小舞也对女房东婷姐说道:那我也回房间了。

而后我和小舞一起从女房东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我算是明白了,合着小舞就是来捣乱的!

我转头看向小舞,头斜了下,而后说道:你丫故意的吧?

小舞抬头看着我,她稍微皱了皱眉头,而后问道:什么?

得了,这是在跟我装聋作哑啊。

我说:没什么……

小舞说:难道你没有听到房东说吗,她孩子都五岁了,你还真想给人家孩子当继父啊。

我对小舞说:你丫想的还真够多的。

说完这话,我话锋一转,然后说道: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就是换个钟表而已。

小舞说:得了吧,要不是我去,你早就被女房东给攻陷了,说不定现在……

说到这里,小舞并没有说下去。

我问道:说不定现在怎么了?

小舞回答我说道:还能怎样?……就那样了呗。

说完这话,小舞话锋一转然后说道:不跟你扯了……无聊!

看到小舞想走,我说道:对了,今天晚上你回来这么晚,究竟是去干什么了?

不过小舞并没有回答我。

脚前脚后,小舞和我一前一后进了出租房。

小舞进了房间后,并没有逗留,而是进了自己的卧室,而我进去房间后在客厅的沙发里坐了下来。

最终小舞也没有跟我说,今天晚上她为什么回家那么晚。

在客厅里坐了几分钟,我也回了自己的卧室。

躺在卧室的床上,眼睛看着被灯光照的泛黄的屋顶,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

即便是大脑一片空白,但是还是有些事情会涌向心头。

人这一生只会不停的往前走,因为时间不会静止,我们不会停歇。

无论我们在人生这条路上碰到的人或者物是好的还是坏的,终究一天我们会失去一切。

到了第二天,我一早就去了学校。

原本想着跟田琪见一面,然后问问关于刘年的事儿。

但是田琪一上午都没来上课。

我问田琪的好闺蜜朱丹,我说:田琪怎么没来?

叶丹说:我也不知道,反正田琪昨天看着挺怪的,眼睛通红通红的。

说道这里叶丹话锋一转然后说道:你该不会把田琪给睡了吧?

听到这话,我差点吐血。

我说:小女孩家家的,你脑子怎么这么多不干净的东西呢?

叶丹说:切……大家都是成年人,你装什么装。

我说:得了吧你!

下午的课我没去上,而是直接去了兰花路上的那家鸿运大酒店,因为下午五点开始,九爷的寿辰就开始了。

哎,妈的,也不知道寿宴上有没有脱衣舞。

到了鸿运酒楼,我在门口看到了叶峰。

见到我,叶峰非常惊讶。

叶峰跟我说:小子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我对叶峰说:下午课程不喜欢,就逃了,早过来一会儿,看看哪有需要我帮忙的,我就搭把手帮一下。

听到我的话后,叶峰点了点头,叶峰说:行,早过来也挺好的。

关于九爷的这次寿宴,李哥非常重视,估计李哥是想通过这次给老爷子做大寿拉近跟他的距离吧。

毕竟在这条道上混,没有一点跟政府的关系,吃不开啊。

这年头黑吃黑,但是白也吃黑!

我们做大可以吃别人,但是跟白道那边几乎不能抗衡。

白道那边的人就是披着羊皮的狼,用李哥那句话形容就是永远喂不饱的狗!还不是一只狗,而是他娘的一群狗!

这时候叶峰跟我说:你穿这个样儿有点不正规啊。

我听到叶峰这样说,有点不解的问:什么?

叶峰说:你怎么也算是一个大哥啊,你见过哪个大哥出席正式场合的时候穿着体恤、牛仔裤的?

说到这里叶峰跟身边的一个小弟说:我看你们两个身高差不多,你把衣服脱下来,你跟凯哥换一下。

听到叶峰说这话,我赶忙阻止道:别,别,不用了,不用这么麻烦,现在还有点时间,我去附近的商店里买一件去。

听到我的话叶峰点点头说:那也好!

后来我就在鸿运酒楼附近的一家西装店里买了一件。

等买完衣服后,再去鸿运酒楼,我发现已经有很多汽车停在那里了。

我看了看时间,两点多钟。宏女匠巴。

没想到两点多钟就有人进场。

我赶忙整理了一下自己新买的西服,然后朝着鸿运酒楼的方向走了去。

人一多,整个酒楼里外就热闹了起来。

走进一看,我看到李哥和叶峰正在酒楼外招呼客人。两人和宾客之间有说有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