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不计前嫌/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我看到叶峰手里拿着一个u盘的时候,我的心也是猛地揪了一下。

我心想这下坏了,怎么那东西会落在叶峰的手里。

刚刚叶峰在糖果ktv打群架时候的生猛,还在我脑海中,应该说是历历在目。

我记得刚刚在糖果ktv的时候,在一片黑压压的混战中。叶峰提着棍子打爆了很多混子的头。在那厮杀中,叶峰就像是一个巨人一样,那些混子都是弱不禁风的渣子。

当然一方面我脑海中想的是叶峰的牛逼和手段残忍,另一方面则是在为自己担心,我也怕叶峰对我下手,毕竟他的残忍是有目共睹的。

听到叶峰的话,我还是从车子上走了下来。

下车后,我对叶峰说道:峰哥,你这是?

叶峰举着手里u盘,他直截了当的冲着我说道:你知道这里面的内容吗?

见叶峰都当面把话说道这里了,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再假装的了。

我点点头说:我知道。

叶峰说:知道。呵呵,原来你一直在骗我?

说着叶峰居然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

看到这一幕,我的一下哇凉,胳膊上的毛孔都竖了起来。

原本还算是淡定的我,一下不淡定了。

我真没有想到,在叶峰的手里居然还有那玩意儿。

因为紧张,我说话有点断断续续的,我对叶峰说:峰哥,咱们有话好好说,别,别……

倒吸了一口冷气,我继续说道:别这样……兄弟我胆小。

看着叶峰将黑色的枪口对准我,手扣在扳机,我真怕叶峰手的手指不小心动一下,我这命就一命呜呼了。

额头上冒气了一层冷汗。

叶峰说:小子我一直把你当自己人看。你他妈还骗我?

我对叶峰说:峰哥,事出有因,我也不想骗你,但是如果我不骗你,我就会死。

叶峰说道:难道你没有想到你骗我也会死吗?

我冲着叶峰说:想到过。

听到我的话后,叶峰呵呵冷笑一声,朝着我的方向就走了过来!

看到叶峰朝着我走了,我的心悬在了嗓子眼上。

走到我面前后,叶峰抡起手里的那把枪,狠狠的砸在了我的脸上。

因为叶峰的力气比较大,我一下就躺在了地上。

而后叶峰死死的盯着躺在我上的我,对我说道:这个里面的视频我看了。我能够看的出你是被迫的,被豹子给坑了。

说着叶峰将手中的u盘扔在了我的脸上,叶峰说:这一次我就放了你,你帮我找到了孙梦洁背叛我的证据,出计策弄死了豹子和那个贱人,咱们就扯平了!我气愤的不是你上了孙梦洁,而是你在骗我!像孙梦洁那样的婊子,上了也白上,当我在那个天的寿宴上流泪的时候,我就已经对她死心了。

叶峰顿了顿说道:为了一个婊子,杀我一个兄弟。不值!

说完这话后,叶峰朝着我伸出了手,然后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叶峰将手里的枪又放回了口袋,然后从另一个口袋里摸出了一盒香烟。

叶峰从烟盒里抽出香烟,递给了我一根,自己点了一根叼在嘴里。

叶峰吧嗒了两口香烟,然后说道:小子,我记得一开始的时候。我就让你跟我混,现在怎么样?可以考虑一下。

听到叶峰这样说,我呵呵笑了一下。

我对叶峰说道:峰哥,我这不一直在跟着你混吗?在学校被群殴,打电话找你,搭救王子含也是让你来……

叶峰呵呵笑了一声,他将指缝中夹着的香烟放进了嘴里,然后朝着我伸出了手。叶峰说:以后要好好合作,尽心尽力帮李哥办事儿。

我伸手猛地一下攥住了叶峰的手,然后说道:一定!

看到叶峰没有对我下太狠的手,并且还跟我称兄道弟,我在心里想,叶峰这个哥们我交定了。

而后我蹲下身子捡起了地上的那个u盘,用力一掰,咔嚓,u盘被掰断了。

而后我将那坏掉的u盘扔向了远方。

叶峰将我送到小区后就离开了。

下车后,我并没有先回出租房,而是一个人沿着小区门口的道路走了起来。

整个小区有五六幢楼,每幢楼都有20多层。

现在一眼望去,楼上亮灯的用户几乎没有。

此时此刻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但是一天之内经历了这么多,就像是一个人吃了太多的宵夜,撑的睡不着是的。

不知不觉走了一个提款机前,我的手刚好摸到了小舞给我的那张卡。

闲着无聊,索性我就朝着提款机走了起。

我将银行卡放进取款机,在取款机上查看了一下银行卡上的钱。

当我看到银行卡上显示的余额时,我被吓了一跳。

因为在提款机的显示屏上,显示了一串数字。

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

居然小舞给我的那张银行卡里有240多万人民币。

看到这个数字,我着实被吓了我一跳。

原本还有点犯困意识的我,一下又清醒了。

当我从提款机里取出那张卡,想到那张卡上的数字,我的手觉得那张卡好烫手。

小舞不差钱,但是为什么要跟王超那种渣子在一起呢?

当然我立马就想到了,是不是他的父亲或者母亲想要跟王氏集团拉关系,然后让小舞嫁给王超?

当然这种想法有点狗血,但是富贵人家的子女有时候就是被这样利用的。

中国古时候不就有昭君出塞,太平公主远嫁匈奴吗?

建立一个商业帝国不容易,守住就更加不容易了。宏亚叨血。

很多人不都是现实的牺牲品吗?

其实见到那么多钱,我并不开心,而是觉得在我眼前的咫尺的小舞,其实跟我的距离还有十万八千里的距离,仅仅从这个社会地位上,我们的悬殊就很大。

钱可以将人划分等级,分作三六九等,虽然这个时代没有在你的身上贴上标签,但是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出入场所,已经潜移默化的将人与人分出了等级。

握着手里的那张银行卡,我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我原路返回,进了小区,进了出租房。

进入出租房后,我见到了小舞。

推开门见到小舞还在沙发上坐着,我说道:你怎么还没睡?

小舞说:你没事儿吧?王超他……

还没等小舞说完,我回应道小舞:没事儿。

小舞说道:你身上怎么这么多血迹……

我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叹了口气说道:没什么。

说着走到小舞身边,将那张银行卡放在了小舞的手里,我对小舞说道:谢谢你的银行卡。

说道这里,我又想起了今天在ktv的一幕:王超的两只手,分别伸在两个小姐的胸罩里。

我皱了皱眉头,然后对小舞说:王超不是什么好人,你以后别跟他交往了。

说着我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小舞说道:我知道。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被逼的,很多事情都是无奈的。

社会像是一个打磨人的机器,把一个有棱有角的人,慢慢的打磨成一个圆滑、识时务的人。

将银行卡递给小舞后,我就转身回了房间。

当然我也没有提我看了银行卡里存款这件事儿,其实我心里清楚,很多话不能说,因为一旦说出口,性质就变了。

即便是我心里清楚我和小舞身份上有着很大的悬殊,但是只要小舞不说,我不说,我们还是可以这样快快乐乐的住在一个房间里。

钱可以拉近一个男人和一个爱钱女人的距离,也会硬生生撕开一个穷小伙和一个富家女的距离。

回到卧室我就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二点多钟了。

我草,居然错过了上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