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小舞的无奈/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猴子和狗子停了下来,并且转身看向了我!

我稍微皱了下眉头,然后说道:你们两个刚刚说的磊哥,是不是郑磊?

我的话说完后,猴子这时候非常肯定的冲着我点点头,猴子说:没错。就是郑磊,磊哥!

我说:你们从哪里见到他的?

猴子说:南城的一家ktv门口见过,就在不久前,原本我们想着跟着磊哥混的,但是磊哥根本就看不上我们……

说道这里,猴子的脸上露出了特别尴尬的表情。

我子啊嘴里重复了一下‘南城’这两个字,然后又皱了皱眉头说道:这个我知道了。那你们先回去吧。

猴子和狗子毕恭毕敬的冲着我点了点头。

而我说道:以后如果再见到郑磊,你们就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这时候猴子说:一定,一定!

从楼梯口到出租房,在这段走廊的路上,其实我在心里在想一件事儿。

我怎么说也是郑磊的亲弟弟,郑磊那小子明明知道我在这座城市的上学。要是他找我,应该早就去我们学校找了。

我突然感觉郑磊压根就没有要找我的那份心。宏医尽巴。

当然我并不怨郑磊什么,毕竟在这条路上混。让别人知道关于自己的事情越少越好,因为有些卑鄙的老大,要杀一个人。就会杀一个人的全家。

从侧面讲,郑磊其实是在变相的保护我。

推开门房间门,我走了进去。

进门后,我并没有看到小舞,整个客厅空荡荡的。

当然了,就这个点,小舞睡了也是应该的。

刚刚关上客厅的门,小舞就推开自己卧室的门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

转身见到小舞,我打了一个招呼,就问她:还没睡啊?

小舞嗯了一声,然后说道:心里愁得慌,睡不着。

小舞一边说,一边坐到了沙发上。

看到小舞忧愁的样子,其实我也挺为她感到忧愁的。

见小舞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我也朝着沙发走了去。

而后我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然后对小舞说道:有什么愁心事儿?说给我想听听看,我看看可以帮你吗?

这是我第一次见小舞这么愁眉不展。

就在此时,小舞突然问道:郑凯你是不是加入了什么组织?比如说电影里演的那种黑道,黑社会?

听到这话,我的心一颤。

其实我压根就没有想到小舞会问我这个问题。

我皱了皱眉头然,然后说道:问这个干嘛?

小舞说:今天我跟王超见面了,他说昨天晚上你叫了一帮黑社会,把他们金沙社团的人都给打了一顿。

“金沙社团?”我在嘴里重复了一下这几个字!紧接着我问小舞:“王超是金沙社团的?”

小舞说今天见王超的时候,我问王超怎么能够一下叫这么多人来,王超就说出了金沙社团的手下这句话。

其实听到小舞说自己又去见王超,我心里多少有点反感了。

我对小舞说:我不是告诉你了吗,王超他妈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不信!女生怎么都这样,压根听不进好话去呢!

我承认我激动了。没办法,是个爷们遇到这种情况都会激动。

我对着小舞说道:昨天晚上你知道我在ktv见到王超的时候,王超左拥右抱了两个小姐,他的我左手子在伸在左边小姐的胸罩里,而右手伸在右边那个小姐的胸罩里!你说这种人,你还跟他见面,你说你是不是傻?

听到我的话,小舞叹了口气,看那表情,脸上写满了无奈。

小舞说道:实话告诉你吧郑凯,很多事情虽然知道是错误的,但是还是会做下去。并不是因为傻、看不透,而是为了利益!

小舞说道这里变换了一种语气然后说道:现在我们周家的公司面临一些问题,我爸需要资金保住企业,就必须要有人投资,现在王氏集团的正在跟我们周家商谈投资的事儿,王超的妈妈非常看中我,于是想要我跟王超处对象。有时候我们觉得我们的力量非常强大,但是在真的面临一个重大问题的时候,依旧心有余而力不足。周家公司是我爸和我妈年轻的时候一起创立的,走到现在很不容易!我不想让我爸妈眼睁睁看着自己一手创立的公司倒闭!

听到小舞的话,我赶忙说道:那你也不能因为这事儿跟王超那人渣在一起啊?

其实我一点都不懂那些有钱人,自己的账户里都有那么多钱了,还想拼,还想赚更多的钱,为什么要这样…?

这个世界上的钱那么多,什么时候能挣完?

无论身价是一百万,一千万,还是一个亿,一天不都是吃三顿饭,过24小时,睡一张床吗?只不过有钱消磨时间的方法是高尔夫,而我们是电脑游戏!我并没有觉得有钱人活的多么高尚,同样也没觉得没钱人活的多么狼狈!

可能因为有这种思想的原因,我就注定成不了有钱人吧。

当然就像是小舞说的那样,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身不由己的,很多错误的事情明知道是过错,还要一直坚持做下去。

想到这里,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朝着我卧室的门口走了去。

因为我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什么了,我是个混子,不懂商人的事情,我见过最多的钱,就是小舞银行卡里的那一串数字!

走到卧室门口,我对小舞说:早些睡吧,明天还有课。

转眼到了第二天,我乘坐公交车到学校门口站牌,刚下车就遇到了刘年。

刘年站在学校门口,手里捏着一根香烟。

从远处看,那小子确实沧桑了不少,可能是这几天在公安局里给熬的!

见我下车,刘年将手里的那半根香烟给仍了,然后朝着我走了来。

刘年这么一走动,我看到刚刚在地上蹲着抽烟的几个混子一下站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感觉情况有点微妙。

我靠,刘年不会找人打我吧。

不过我还是镇定住了,我也迎着刘年走了过去。

等我跟刘年相遇的时候,这时候刘年突然说道:小子上课去?

听到这话,我点点头说:嗯,是的。

其实我心里也蛮纠结的,总不能开口就说从局子里出来了这样的话吧?

就在这时候,刘年说道:前几天我是个什么情况,可能你也知道了。

说着,刘年叹了一口气说:唉,很多时候不经历一些是成长不了的,现在我被学校给开了,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儿。

听到刘年说自己被学校给开了的时候,我还是相当惊讶的。

当然这虽然在我的意料之外,但是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这件事儿已经惊动了当地新闻,学校也被这事儿给蒙羞了,前几天还有几个家长穿着办丧事时的衣服在学校门口闹!并且还举着花圈什么的!

刘年说:田琪是我妹妹,她喜欢你,我希望你能帮我照顾她,你也知道田琪是个什么样的女孩,非常简单、干净、又非常倔强!当然了我说的照顾并不是以身相娶什么的,而是别让她受欺负,我这个当哥的走了,估计过去的仇家会欺负田琪!拜托了!

被刘年这样一说,我明白了,这小子就是想让我帮他擦屁股啊。

我对刘年说:这事儿吧,其实兄弟我不是不帮,但是我跟田琪还没走到那一步呢!很多东西都不好说。

刘年说:他妈的郑凯,你他妈是男人吗?我妹妹那么喜欢你,你帮着照顾她,又不是让你娶她,不让她受欺负就行!我记得雷军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让我罩着你,我也没跟现在似的扭扭捏捏的跟娘们似的吧!还是一口答应了,当时咱们两个人可是没碰过一次面啊!第二天我还特地打听了你,在路上见见你,就是想罩着你,现在我的要求跟当时雷军让我罩着你的时候的要求一样,你他妈的有良心吗?

听到刘年这么说我,我感觉面上有点过不去了。

其实刘年说的没错,这小子还是非常讲义气的。雷军当时就一个电话,这个小子那天就找了我,然后说罩着我。

我对刘年说道:哥,别说了,刚刚是当弟的不会说话,以后你不在学校了,我绝对不会让田琪受到委屈。

听到这话,刘年笑了。

刘年说:我操,你这孩子就是一个贱骨头啊。不骂你两句你他娘的还不愿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