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去上海前夕/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赵颖儿突然说自己有了男友,我的心咯噔跳了一下。

怎么说呢,不仅仅是惊讶和诧异,还有一些莫名的伤感。

或许是因为脑海中那若隐若现的5年的恋爱吧。

从高中到大学,从学校到社会。从幼稚到稍微成熟一些,从17岁到23岁,原本以为可以相守一辈子的人,最终还是成为了陌路。

我对着颖儿淡淡的笑了一下,而后点点头。

看到我笑,颖儿也冲我不自然的笑了一下。

而后我跟颖儿道别,颖儿跨过马路,然后朝着马路对面走了去。

等颖儿穿过马路到了马路对面,我朝着左边马路看了一眼。我看到郑磊的车来了。

看到郑磊的汽车,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举起右手拍了下自己的头后,自己清醒了许多。

当然我也清楚,过去的再美好。那也是过去。

就像是一个发了霉的蛋糕,曾经无论多么美好。但是现在却已经馊了。

郑磊的汽车开过来后,他将头伸出驾驶座旁边的玻璃窗外,然后给了我一个上车的手势。

郑磊的车子并没有熄火,只是停在了我的面前。

见到郑磊的手势,我赶忙上了汽车。

钻进郑磊的汽车后,郑磊对我说:等很久了?

我说:没多久,我也刚刚过来。

听到我的话,郑磊嗯了一声。

而后郑磊说道:请你吃饭,想去西餐厅,还是中餐厅?

我呵呵一笑,我说:要不我请你吧,去我们学校餐厅。

我的话说完。郑磊抬头看了一眼车内的后视镜。大概是在郑磊那个位置。后视镜上能够看到的后排座椅上的我吧。

而后郑磊说道:臭小子学会贫嘴了。

我嘿嘿一笑,然后说:真的。

郑磊开着车离开了学校门口,车子驰骋在笔直的路面上。

汽车到达市里,天已经黑了,周围很冷,凉风不断,道路旁边路灯也已经亮了起来。

其实对我而言,西餐、中餐都一样。

但是当郑磊将车开到西餐厅的时候要,我当时改变了主意,然后说:咱们还是去吃中餐吧。

因为郑磊带我到的这家西餐厅,就是曾经我跟鲁斯一起吃饭的地方。

妈的那真是属于我自己的一段黑历史啊,在我的脑海中,也形成了一片不大不小的阴影。

怎么来形容呢?

就像是一辆崭新的汽车,车身被刮蹭掉了一块黑色的漆皮。

见我反应这么强烈,郑磊问:你怎么了?不是说都可以吗?何况这是海州市最好的西餐厅,还他妈有美国和欧洲那边的服务生,非常带感。

听到郑磊这话,我说:哥啊,你懂英语吗?

郑磊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什么水平的学历,什么英语,懂个j8!

听到郑磊这么说,我嘿嘿一笑然后说道:这不就得了吗?免得闹笑话……我也不懂,咱们还是吃中餐吧。

而后郑磊叹了一口气说:好吧,既然是请你,让你吃的开心才行。

车子在西餐厅门口停滞了半分钟后又离开了。

大概过了15分钟,郑磊将车开到了一家中餐厅门口。

我坐在汽车后排,稍微低了下头,朝着周围看了几眼。

熟悉。

感觉非常熟悉。

当郑磊的汽车停下来后,看到中餐厅的名字,我恍然大悟:这地方就是当天李哥遇害的地方。

想到这里,顿时我的心海泛起了一股子悲伤的波浪。

关于那天的情景,我还是非常清楚的记得。

说真的外婆忘不了那天李哥中弹后躺在血泊中的情景,同样也忘不了那天我的绝望和悲伤。

就像是原本风和日丽的天空,一下满是黑色和阴霾。

车子停下来后,郑磊说:走,下车!

我坐在汽车的后排,想到当天的一幕幕,我赶忙抬头看向了郑磊。

此时的郑磊把车子在路边停稳后正在揭安全带。

就在这时,我喊了一句郑磊,然后说:哥,咱们能再另外找一家吗?

郑磊看向我,他皱了下眉头,然后说:什么?

看郑磊的表情,我知道这小子有点生气了。

我顿了顿说:哥,不好所以,我曾经在吃过饭,感觉这里的饭不好吃,所以……

其实我心里明白,真的进了这家中餐厅,估计我也没有什么胃口吃饭了。上围贞技。

现在我满脑子都是那些凌乱不堪的画面。

就在这个时候,郑磊说:我看不是吧!

郑磊说完这话后,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如果我没记错,这个地方是李六遇害的地方。

听到这话,我一愣。

我说:哥,你怎么知道?

郑磊转头看向我说:现在新闻这么发达,像这种命案,传播的速度快的惊人。

说dao这里,郑磊说道:我不仅仅知道这个,而且我还知道你们小区里发生了碎尸案,被杀的那人还断了一根手指头。

听到郑磊这样说,我不得不佩服现在媒体的牛逼力量。

说完这些话后,郑磊话锋一转说:下车吧,你应该跨过心里面的那道坎,老是让自己不去面对,你说有什么意思?

我摇摇头说:我真的不想去那家餐厅!现在看到那家餐厅的大门口,我的脑海中全部是李哥当天遇害的场景。

说到这里,我摇晃起了自己的脑袋。

就在此时,郑磊一下推开车门走了出去,然后拉开后排座位上的车门说:郑凯,李六已经死了,你应该试着接受这个现实。

我对郑磊说:这个现实我接受了,我已经接受了,但是我不想在这个地方吃饭,我不想回忆起那天的情景。

见我执意不肯下车,郑磊非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而后他关上了车门,自己回到汽车驾驶座上。

车子又慢慢的行驶了起来,穿梭在霓虹闪烁,凉风凛冽的都市中。

很多东西就像是伤疤,不去轻易的触碰,就不会疼。

哎,有些伤疤即便是愈合了,还是心里的一道坎。

李哥死后的几天,我就像是吃了药似的暴走,或许就是害怕、懦弱!

当时李哥死后,其实我的内心就已经崩溃了。

说白了,我是接受不了那个现实的。

最后我们到了一家酒楼,上了二楼雅间后吃点了饭菜。

郑磊因为要开车没有喝酒,见郑磊没有喝酒,我也没喝。

在两个人聊天的时候,饭菜都已经上齐了。

郑磊告诉我,李六已经死了,让我别在去想这件事儿了。

听到郑磊这样说,我也给他说了很多我自己内心的感受。

在吃饭的时候,郑磊将一串钥匙给了我,然后说:这是冯巧家的钥匙,有上海房子的,有海州房子的!我感觉你最好尽快的跟冯巧接触一下,了解一下她的喜好,然后陪她去上海的时候就不会闹笑话了。

听到郑磊说的,我啊了一声。我说:还真人让我当她保姆啊?

说完这话,我又问郑磊:哥你怎么不跟着去呢?

郑磊说:这边的生意还没有谈完,另外过两天我还要去东南亚一趟,那边出了点小状况。你小子好好表现……

听到郑磊这么说,我也不知道怎么来推辞了。

我冲着郑磊皱了皱眉头,然后说:好吧。

郑磊说:在上海那边你一定要把人给保护好了,如果有什么大哥,什么土豪找冯巧陪酒、陪睡,千万别答应。

我说:会有道上的?

郑磊说:难说。

听到这话,我顿时我有点不知所措了,我说:那个地方的黑道可是人吃人的社会,你就不怕我走在路上,别人开车把我故意给撞死啊?

郑磊说:哪有那么恐怖!

虽然那话被郑磊一下就给反驳了,但是我还是有点……

郑磊说:好好干,当个历练,学会跟人打招呼,我会找三四个雇佣兵跟着你们,当你们保镖。

说完这话后,郑磊说:表现的好,让你跟冯巧也好好玩玩……

郑磊的话没有说透彻,但是我明白这话的意思,就是我可以玩冯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