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到上海/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冯巧的话,我斜视了她一眼。而后我冲着她说道:无聊!

冯巧说:喂,你怎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啊?这人太没意思了吧?

我转头,眼睛看坐在我右边的冯巧,我说:你几个意思啊?我这里失恋,心情哗啦啦就跟下雨天一样失落。你倒好,说话专门挑着那些有刺的说,我还想问问你,你到底有意思没意思呢?

说道这里我停顿了下,我的目光和冯巧的目光对视了几秒钟后,我说:你知道你这种行为叫什么吗?

“什么?”

我对冯巧说道:你这种行为叫落井下石,典型的的小人。

当然我和冯巧对话的时候,声音比平时而言都押的非常低。

冯巧特不屑一顾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了句:切……

冯巧从嘴里出了句‘切’对我说道:你才是小人呢。

当然我也没有理会冯巧,毕竟现在冯巧是我的头,我就他妈是个助理,简单说呢,就是一保姆!

我将后背依靠在座位上。闭上眼睛,懒得再去管眼前的冯巧。

耳根刚刚清净一下,冯巧突然凑到我耳边说: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女生?

我有点不耐烦了,我皱起眉头说:你到底有完没完了?

冯巧说:有,有完……

我说:有完那你就闭嘴。

当然冯巧并没有闭嘴,而是放低声音说:我真明白……不明白啊不明白……

我说:不明白什么?

冯巧说:你跟郑磊真的是兄弟两吗?

听到这话我就纳闷了,为什么冯巧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我皱着眉头问冯巧:什么意思?

冯巧说:郑磊精明的就跟猴子似的,无论做什么事儿都能够算到了,为什么你这么傻?整天傻乎乎的,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

听到冯巧说这话,我心里有点不服气,更多的是不爽。

不过我承认郑磊比我优秀。我能够感觉得到郑磊是个非常精明有心机的人!但是冯巧骂我傻,这一点就太说不过去了。

我看了一眼冯巧,然后对冯巧说:你知道为什么范冰冰比你火吗?

冯巧说:她在娱乐圈混了多少年?我才混了多久?

其实听到冯巧这回答,我非常满意!

我点点头对着冯巧说:没错,跟你说的一样。郑磊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想多久,而我在社会上才走了多久?我感觉自己不是傻,我只不过比起郑磊来更有良知。

其实我心里明白,郑磊做事儿非常绝,甚至有时候不给别人留任何去路。

说道这里,我对着冯巧说:郑磊的原则是斩草除根、赶尽杀绝,而我不是,两个人对待事情的态度和原则不一样,又怎么可能会有同样的结果呢?

听到我的话,冯巧说:狡辩,明明是你傻。不过我挺喜欢你这傻里傻气的劲的,你或许求我一下,让我当你女友。我会答应了。

听到这话。我对着冯巧呵呵一笑,然后小心的将嘴巴凑到他的耳边,我说道:我对女友的第一条要求就是处女,所以你……不够格。

说完这话,我呵呵笑了一声。

听到我的话后,冯巧转头瞪了我一眼,然后裂开嘴巴说道:什么啊?你说我不是处女?

冯巧说这话的时候,就跟扯开嗓门喊的一样。

顿时整个机舱里的人都看向了冯巧。

很多男人的嘴角都不约而同的挂上了一丝猥琐的笑。

得了,这一下所有人都知道冯巧不是处女了!

我说:说话就说话,你吼个鸡毛?

感觉到很多双眼睛都在看着自己,冯巧一下自觉了不少。

空姐听听到了冯巧的声音后从机舱门口走了出来。

空姐看向想冯巧然后说: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被空姐一问,冯巧的脸上露出了尴尬之色,顿时冯巧说话的声音有点断断续续的:不,没,没有。

这个时候空姐说:还有就是提醒您一下,飞机正在想飞行,机舱内不允许大声喧哗。

听到了空姐的警告后,冯巧点了点头说:不,不好意思。

等空姐走了后,冯巧转头看向我,她用非常惊讶的语气说:你竟然说我不是……我告诉你,小姑奶奶我是22岁的姑娘一朵花。

听到这话,我呵呵一笑然后说:残花败柳吧?

冯巧看我的那气愤眼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冯巧说:你爱信不信,反正我还非常干净,我这身子除了你看过,还真没让其他男人看过。

我说:得了吧,那天你我、郑磊、还有你一起去陪酒,最后是你跟行长进了宾馆吧?

冯巧说:是啊,但是我们什么也没有发生。

说完这话后,冯巧继续说:那天你也见了,那个行长烂醉如泥,喝的就跟一孙子似的,拉进宾馆就呼呼大睡了,后半夜又是吐,又是说梦话的……

说到这里,冯巧说:别以为那个人进了宾馆就有事儿,你脑子里都盛了一些什么东西~!

关于冯巧是处,我发誓打死我我都不信!

这年头在娱乐圈混,没被几个男人上过才怪。

当然我也不想跟冯巧讨论这件事情了。毕竟这事儿拿在这种场合说,不被人嘲笑才怪。

我赶忙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我对冯巧说:咱们就此打住,别在这里谈论这种话题了,你不嫌丢人,我I还嫌不好意思呢。

冯巧冲着我鄙视的看了一眼,而后从嘴角吐出了一句“切”!

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我们就从海州的到达了上海。

虽然我到了上海,但是我的心里还是忧着海州的田琪。

其实关于田琪这么突然莫名奇妙的就说分手,让我非常担心。

毕竟郭涛、孙晓月、还有鲁斯,都有过对田琪不轨的想法和做法。

在电话里我没有去着直接问,其实是我自己的一种躲避。亚岛宏号。

我生怕田琪告诉我一些让我接受不了的现实。

当然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对于一个女生,如果发生了那种事情,被人坑了,我想她们也不会再想提那件事儿。

想到这里,我深深的吸了口气。

然而就在我想这些事儿大风时候,冯巧对我说:喂,愣什么呢?

我看了一眼田琪,也么怎么搭理她。

而后我们走出了机场。

刚刚从机场走出来,冯巧跟我说:晚上我带你去外滩,去徐家汇,去南京路步行街……

没等冯巧说完这话,我马上说:没兴趣。

冯巧的话被我打断后,她看了我一眼,然后说:得,你没兴趣是吧!

说着冯巧说道:刚刚我还兴致勃勃,现在被你这么一说,我也没有什么兴趣了。

而后冯巧朝着一个方向走了去!

因为这是我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因此对路啊什么的一点都不熟。

就在此时在前面走路的冯巧说:赶紧赶上,一会儿把你弄丢了,我我可不负责找你。

听到冯巧的话,我紧走了两步,然后跟了上去。

就在此时,一辆那黑色车子突然停在了冯巧的面前。

车子上下来三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他们各个人高马大,虎背熊腰。

不仅仅我被吓了一跳,冯巧也被吓了一跳。

我心里明白,这可以大庭广众之下,周围又有那么多摄像头,不可能绑架吧、。

三步并作两步,我一口气冲到了冯巧的面前。

我看了一眼冯巧,然后问冯巧:剧组派车?

冯巧看了我一眼,也表示不知道什么情况。

就在此时,又有一辆白色的轿车开了过来。

这时候从车上下来了一个人。

那人留着小平头,一下车就对冯巧没说:冯巧女士我们在这里已经恭候多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