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被虐成狗/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在电话问郑磊,他跟米灿究竟是什么关系,怎么听冯巧说是仇人啊?

等我把这个问题抛给郑磊后,郑磊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然后说:说来话长,跟我的女友有关。等你回海州,我再把这事儿告诉你。

听到这话后,我在电话这头哦了一声,然后说道:好吧。

而后郑磊说:没想到鲁斯会救你小子,哎,真是没有想到。

听到电话那头的郑磊这样说,我也是特别尴尬的笑了笑。

而后郑磊让我把手机给鲁斯,他要跟鲁斯说话。

我说鲁斯现在开车呢,估计不方便接。

听到这话鲁斯说,怎么了,谁的电话?

我说:郑磊的。

听到这话,鲁斯转头看向了我,鲁斯说:你认识郑磊?

我说:我哥。

我的话刚刚说完,鲁斯用一只手握着方向盘。而另一只手朝着我伸来。

我赶忙将手机递给了鲁斯,鲁斯接过电话后,在电话那头跟郑磊客套的说了两句。

说的都是什么‘你好啊’‘我一定帮忙’之类的话……

我不由自主的在心里说道:咱们可不可以别虚伪啊。

鲁斯跟郑磊通完电话后,他将手里递给我,然后说:小宝贝儿你的电话。

听到鲁斯粗犷的嗓子喊出‘小宝贝’这样的话,我头上都出来一层鸡皮疙瘩。

我硬着头皮接过手机,然后把手机放进了兜里。

就在这个时候,冯巧将头凑到我身边,然后在我的耳边说:小宝贝儿……

说完这话,冯巧哈哈的笑了起来。

还没等冯巧笑完,车子不知怎么突然一个急刹车!

因为我和冯巧坐在后排都没有系安全带,突如其来的一个刹车,然我们的身子猛地往前栽了下。

感觉到不对劲,我赶忙将手扶在了前排的座椅上。

冯巧因为完全没有防范意识,一下就栽到前排的靠背上,是脸先碰到的。冯巧啊的叫了一声、。而后双手赶忙扶住了靠背。然后说:你怎么开的车啊?

见鲁斯这样开车,我心里有数,冯巧这丫头的话,刺激到了鲁斯。

一个急刹车后,车子朝着路边靠了去。

等车子停稳,鲁斯解下安全带,然后下了车。

鲁斯下车后,我看到鲁斯从车头前走过,然后朝着冯巧所在的那个车门走了去。

能够看得出,鲁斯气呼呼的,脸色非常难看。

这下冯巧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

当然见到这一幕,我也不能置之不理啊,毕竟明天冯巧要上镜拍电视,带着巴掌印。这样不好吧?

想到这里,我赶忙推开车,下了车。

此时的鲁斯已经到了冯巧的靠的车门前。鲁斯一下拉开车门,伸手一下将冯巧从车子里拉了出来。

我靠不会真打吧?

其实我明白,鲁斯也是个神经病,一阵一阵的,把鲁斯惹怒的人,至少要脱一层皮。

鲁斯将冯巧从车里拉出来后,抬手就想打。

我赶忙喊道:别,鲁斯……

鲁斯转头看了我一眼。我说:别打脸!

说着这话,我就朝着鲁斯和冯巧那边疾走了过去。

听到我的话,鲁斯举起来的手没有打下去,而是恶狠狠的看着冯巧。

鲁斯说:是不是我喊郑凯小宝贝非常可笑?

冯巧现在几乎都被吓傻了。她没有回答……

不,应该说是不被吓的不敢吱声了。

鲁斯正在气头上,他对着冯巧又问了那么一句。

冯巧仍旧没有吱声。

看到这一幕,再仔细看看冯巧的脸,脸都被紫了。

走到鲁斯和冯巧的面前,我对鲁斯说:别、别生气,别动怒,我相信冯巧不是有意要触犯你的、?

鲁斯说:她就是故意的。

我陪着笑脸,然后说:不不不,不是故意的。

说到这里,我话锋一转,然后对着鲁斯说:其实冯巧就是这样一人,感觉是熟的朋友才会这样口无遮拦,这丫头片子有时候就这样,满嘴跑火车,别跟这丫头一般见识!

其实我心里明白,比起给冯巧一巴掌来,鲁斯更希望的是要一个台阶。

我把这个台阶放下了,鲁斯一定就不会放大招了。

听到我的话后,鲁斯斜着眼睛看了眼冯巧。

这时候我用手推了一下冯巧。

我在心里想,我草你不是演员吗?演一个啊,演一个不就算了吗?

但是冯巧依旧一句话不说。

见冯巧不说话,我推了一下她。

我对冯巧说:演员,你倒是吱声啊。

我的话说完,冯巧转头看向了我,然后在嘴里自言自语道:对啊,我是演员。

说完这话,冯巧进入了表演模式。

冯巧对着鲁斯说,对……

听到这个‘对’字我一下愣在了那里。

对个毛线啊对?

“对!不!起!”

我操,合着大喘气啊。

冯巧跟崩屁似的从嘴里蹦出了对不起三个字后,眼睛看了一眼。

冯巧瞄了一眼我后,眼睛落在了鲁斯的身上,冯巧突然演技爆棚,然后说道:鲁斯先生对不起,我不应该笑,对于刚刚的事情,我感到深深地内疚和忏悔,我的心灵深处的灵魂,就像是被撕裂一般!……

没等冯巧说完话,鲁斯伸出手做了一个就此打住的手势。

鲁斯说:别说了,我知道了,上车吧,我原谅你了。

说完这话后,冯巧嘿嘿笑了一声。

说着鲁斯转头朝着车头走了去。

这个时候,冯巧悄悄跟我说:我表演的怎么样?

还没等我回答,此时鲁斯站在汽车车头前对着冯巧说:演技相当浮夸,假的一b!

说完这话,鲁斯话锋一转说:你们两个赶紧上车,还吃不吃西餐了?

而后鲁斯敞开车门,钻进了驾驶座。

这个时候,冯巧突然对我说:有那么差吗?

我说:其实你在床上演强j的那一段挺逼真的,叫的我都硬了。亚斤场圾。

听到我的话,冯巧说:混蛋!

我呵呵笑了一声,然后说道:赶紧上车。

之后我、冯巧和鲁斯到了一家西餐。

跟着鲁斯,我们在三楼要了一间包房。

进了包房后,鲁斯点了一份五分熟的牛肉,我要了一份八分熟的,冯巧点了一份九分熟的!

一张圆形的桌子,我们三个各占160度角!

氛围相当尴尬。

就在这个时候,我最怕的事情发生了。

鲁斯居然让我坐到他的身边。

真是日了狗了,冯巧可就坐在面前呢。

再说了,鲁斯要的是一份五分熟的,就跟吃生牛肉似的。

卧槽想想都觉得恶心。

八成那牛排猛地牛肉里面,还有血丝呢。

就在这个时候,鲁斯说:来郑凯,我们两个坐在一起。

我看了一眼鲁斯,表情略显尴尬。

鲁斯说:赶紧的啊,小宝贝儿。

我皱了皱眉头,而后用手又搔了一下后脑勺,而后我吃冲着鲁斯尴尬的笑了笑。

这个时候我的眼睛扫了一下冯巧!

冯巧的脸上,有着一副‘卧槽、这样也可以’的表情!

无奈下,我还是搬着凳子去了鲁斯的身边。

我到搬着凳子走到鲁斯身边后,我又看了一眼冯巧。

冯巧脸上的表情更加不知所以了,在她的脸上写满了惊讶、吃惊,还有点小小的自卑。

那渺小的自卑,可能是因为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成了电灯泡吧。

牛排被服务员端上来后,鲁斯切了一块他盘子中的牛排,然后用叉子插起来,举在我的嘴边,然后对我说:来,小宝贝儿,张嘴,吃一口块,补肾!

就在此时,正在喝红酒的冯巧刚刚喝到嘴里的红酒,又原封不动的吐进了酒杯中。

这时候,鲁斯看向了冯巧!

冯巧说:你们两个这也太虐单身狗了吧?

鲁斯显然没有生气,她冲着冯巧说:不喜欢看,出去蹲在门口吃!

冯巧说:那就真成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