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小舞你在哪?/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社会,不是有了太阳的就有了光明和温暖,也不是有了黑夜才有了黑暗和寒冷!

在这个看似繁华的都市,看些那些冷漠行人,看着那些冰冷的建筑,看着那些远去的有人。很多时候,社会会将一道血淋淋的选择题摆在你的面前,而你面对那一切,无从下手、无从选择,因为选择,就意味着失去一部分。

当我从飞机上下来得而时候,其实对于上海,这座国际化的都市,我还是非常抵触的。

我很庆幸,我只是在这个地方住15天,而不是在这里打拼一辈子。

上海这座城市,就是一个充满了棱角机器,它会身上原有的棱角想慢慢的淡去,等你光滑的入鹅卵石一般的时候。他就会用现实锋利的棱,来划破你内心仅存的自尊。

那种痛,应该是触及灵魂的痛!

那种绝望,应该镶嵌进骨子里的绝望!

看到眼前拿着啤酒的想冯巧,我叹了口气。

冯巧说的没错,当我们一点一点长大,身边的朋友就会越来越少,或许真的是我们走的太快,然后把曾经最珍贵的友还给遗忘了。

我端起了手里的啤酒瓶,然后喝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冯巧片站了起来。

冯巧站起来朝着房间的阳台走了去。

见冯巧朝着阳台走了去,我也跟了过去。

走到阳台,冯巧的眼睛注视着楼下小区明亮的灯光、。

冯巧大声说道:大上海,你究竟淹没了多少人的梦想,我倾吞了多少人的青春和年华?

听到冯巧说的,我只是叹了一口气。

其实冯巧说的没错。有的人在上海奋斗一辈子,也不会奋斗的一座像样的房子,奋斗不到尊严,奋斗不到自己的梦想!、

很多人在上海,现在还住着地下室,还付出最辛苦的工作却拿着最廉价的工资……

冯巧说:上海是个快节奏的都市,一个不留神,或许你已经被抛在了后面,无论你拼尽力量怎么追,你都追不上!

我将啤酒放在阳台上,双手掐腰,我对冯巧说:我心里清楚,既然我不适合这座城市,我就会退出。离开这座城市,留一点美好在心里何尝不好?

冯巧说:郑凯可能你没有在上海真正的想生活过,当你在上海生活一段时间后。或许你对这个城市既爱又恨,像是一个得不到,却又深爱的初恋。

听到冯巧的话,我笑了笑。

而后我端起想放在阳台上的啤酒,然后对着冯巧说:哎,很多事儿,只有经历了才知道,来。提前祝你马到成功,成为国际巨星!

冯巧呵呵一笑,然后说道:借您吉言!

而后两个人碰了一下酒杯。

生活就是这样,给我们带来惊喜的同时,也会带来惊讶和惊吓。

而后俩那个人端着酒罐喝了两口。

喝完酒后,冯巧又是一阵叹息。

其实每个人的生命中,在他经历的过去,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他只要不说,你永远不知道。

吃完饭后,我坐在沙发上愣神。

而冯巧进了自己的卧室,已经换了一件睡衣。

不,应该是一件超性感的丝纱睡裙。

我的目光从上到下扫视了一边,然后说道:我草,这么骚?

冯巧愣了下,缓回神来后,冯巧故意做出那些撩人的姿势,然后冲着我抛媚眼。

冯巧说:夜深人静,孤男寡女……

说到这里冯巧的眼睛冲着我放了一下点。

我呵呵一笑,然后说:哥们我坐怀不乱,别在我面前浪!

听到我的话后,冯巧说:看过钢管舞吗?

我坐在沙发上啊的叫了一声。当然不是我没有听到冯巧说的,而是感觉有些惊讶。

这时候冯巧说:我记得我刚到上海的时候,在一家ktv里跳过钢管舞,那个时候也是为了房租。

说着,冯巧扶着墙,然后用手猛然拨通了一下头发。

冯巧身上的你那种妖媚的感觉瞬间就上来了。她的脸微红,眼神勾人。

冯巧扶着墙面扭动了起来,虽然没有音乐,但是看着也非常带感。

看到冯巧妖娆的舞姿,那身段,说难听了,就是活脱脱一蛇精。

这时候冯巧伸出舌头,做了一个非常销魂的动作,样子非常惹人。

而后我站起来,然后朝着冯巧走了去。

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冯巧其实脱了衣服,还不如不脱衣服的吸引力大。

我的心被撩拨的非常激动……

走到冯巧面前,冯巧突然不跳了。

而后恢复了正常!

冯巧冲着我说:刚刚是不是心动了?

我没说话……

冯巧又说道:我就是用实际行动告诉你,别整天忠贞、专一挂在嘴边,男人没一个是情种,没有一个能守护一个女人一辈子,除非……

我说:除非什么?

冯巧呵呵一笑,然后说:除非他是个屌丝、没钱!

我说道:屌丝看到你刚才的样子,硬的才厉害呢!

而后我朝着自己的卧室门口走了去。

而冯巧朝着洗手间走了去。

冯巧说:我可要洗澡哦,某些人不要偷看哦。

我说:我才不会看,洗你个大头鬼,如果我看,就让我双目失明。

冯巧说:你早该瞎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我摸起床上的手机,看了一眼。

我发现有两个未接电话,都是周晴舞打来的。亚他巨圾。

看到是小舞的电话后,我赶忙回拨了过去。

也是,这件事儿怪我,自己来上海,居然没有给小舞说一声。

电话接通后,我听到小舞电话那头传来了非常嘈杂的声音,像是ktv、酒吧里的声音。

反正就是人声鼎沸,嘈杂的音乐声不断!

就在此时,电话那头的小舞说了一句喂。

小舞的话帮我从愣神中喊醒。

我赶忙在电话这头回应了小舞一句:喂。

这个时候,小舞说:怎么了郑凯?

我冲着小舞说:不……没什么……

说到这里,我跟小舞说:不是刚刚你打电话给我了吗?还是打了两个……

小舞说:哦,现在你在哪里呢?在公寓吗?

我说:不,我在上海。

听到我的话后,小舞大吃一惊,在电话那头发出了‘啊’的一声。小舞说:你去上海干什么?

听到小舞的话,一时间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会说。

我只能对着电话那头的小舞说一句:说来话、话长……等我回海州的时候,我再告诉你吧。

听到我的话后,小舞哦了一声。

其实我也奇怪,在小舞的周围声音杂乱无序。

我冲着小舞问道:你在哪里呢?

电话那头的小舞似乎是没有听到我说的,而是自己在那里说:原本我以为你在海州呢,没想到你去上海了,原本求你一点事儿,现在看来时不行了。

我在电话这头嗯了声,然后说:什么事儿?

小舞说:没,没什么,你在上海好好的……我还有事儿,先挂了!

听到这话,我赶忙说:喂,小舞……你在哪里呢?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了,小舞把电话给挂了。

这……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刚刚来上海,身边的两个女人怎么都大变样。

小舞一定在ktv或者酒吧?

难不成是同学聚会或者是同学过生日?

反正接起小舞的电话,听到电话那头嘈杂的声音,我心里挺担心的。

而后我又把电话回拨了过去,我想问一下,小舞在哪里。

电话打过去后,很久,没有人接听。

我皱了下眉头,心想,这到底是怎么了?

想到小舞可能在ktv或者酒吧,我心里就不好受。

哎……担心又怎么样,不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想到这里,我仰头躺在了床上,眼睛看着天花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