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我要回海州/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冯巧又不傻,扔掉的和手滑,她不是看不出来。

冯巧看了一眼梁静,然后说:我是你的粉丝,你怎么这样?

梁静呵呵一笑,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

梁静说:我的粉丝怎样?我的粉丝在微博上有好几百万呢。

冯巧顿时特生气的说道:我真是瞎了眼……

就在这时候。我走到了梁静和冯巧的身边。

我拉住冯巧,然后说道:行,咱别闹了。

而后我拉着冯巧朝着一边走了。

一边走,冯巧的嘴里一边嘟囔着:这,这是什么人啊,这人的素质怎么这么差?

我看了一眼冯巧,然后说:自取其辱了吧?人家是大腕,脾气当然大了。

冯巧说:真垃圾。

晚上冯巧的戏拍完后,我们准备打车回家。

离开拍戏的地方,沿着笔直的马路走了一段距离,我们两个被一拨人给拦住了。

那拨人男的女的都有,见了我们后,我听到其中有个人喊:那就是冯巧,利用梁静炒作的那个心机婊。

说着。那群人就冲着我们跑了来。

估计是梁静的铁粉。

那些疯狂的粉丝,手里拿着烂七八糟的东西,又鸡蛋想、面包、甚至还有拿着菜叶子的。

见她们朝着我和冯巧冲了过来。

我赶忙拉着冯巧,然后说:跑!

妈的真是人红是非多,没想到梁静居然有这么多的铁粉。

不。应该说是脑残粉!

沿着笔直漆黑的路,我们一路狂奔。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汽车行驶了来。

看到那一辆迎面行驶来的汽车,我顿时拉着冯巧来了个‘紧急刹车’。

我去该不会是有粉丝开车想撞死我们把?

冯巧说:怎么了?

我说前面……

此时的冯巧已经气喘吁吁,说话的时候上气不接下气。

冯巧迅速朝着前方看了一眼,而后又转头朝着身后看了一眼。

就在此时,那辆车子突然停在了我的面前。

车子停下后,我发现开车的是鲁斯。

鲁斯将头探出车窗问:你们这是怎么?

我说:梁静的铁粉……太……太疯狂。

而后鲁斯招呼我们上车。

上车后,鲁斯踩了油门,直接冲着那帮黑粉冲了去。

见到这一幕,我骂道:我草你疯了啊。

不过鲁斯没有听劝,开着车,还是冲向了那帮黑粉。

从挡风玻璃上看,那帮黑粉见情势不妙。赶忙纷纷散开。

因为鲁斯车子开的非常快,有几个还是被弄倒在了地上。

等逃脱那些黑粉后,我也算是松了口气,我冲鲁斯问道:怎么这么巧?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

鲁斯说:我过两天就回海州了,借这个机会,我想着跟你来道别的。

听到我的话,我特尴尬的抽动了下嘴角。

而后鲁斯把我们送到了小区,然后离开了!

到了小区后,冯巧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像是一尊木雕,我眼睛一动不动。

我拧开一瓶矿泉水,然后将水倒进一次性水杯里。然后递给了冯巧。

我将一次性水杯放在冯巧面前的茶几上,然后说:怎么了?愣什么神?

冯巧说:那帮都是什么人?我怎么成了心机婊了?

我说:你的黑粉,梁静的忠实粉丝呗。

冯巧说:太可怕了。

冯巧这话刚刚说完,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看没了一眼,是郑磊打来的电话。

接通电话后,郑磊在电话里问我:网上那是怎么回事儿?

电话这头的我。听到这话,我愣在了那里。

我抖动了一下嘴唇,然后说:这个……一时间不好说%……

听郑磊说话的语气,是生气了。

郑磊说:你知不知道,这对冯巧的声誉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听到郑磊的话,我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虽然郑磊不在我的面前,但是郑磊的每句话,就像是用手指着鼻子跟我说的。

而后郑磊跟我说,他明天要来上海。

听到这话,我心里挺开心的。

我说:那是不是意味着我就能回去了、?

估计郑磊听到了我言语中的激动。

郑磊说道:别开心的太早了,估计回来,有你难受的。

说道这里,我的心一下揪了起来。

我问郑磊,怎么了?

郑磊在电话那头轻了一下嗓子,然后说道:我劝你,你还是在上海玩两天,放松下心情吧。

在我的心里,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这,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问郑磊,我这才离开一天,学校那边不可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吧?

我的话刚刚说出口,郑磊就呵呵一笑。

郑磊说:你和冯巧才去上海一天,但是冯巧就已经在网上被骂的狗血淋头。

我对电话那头的郑磊说:哥,到底发生了什么?你就别在那里卖关子了。

郑磊冲着我说道:不是你让我调查的那个女生吗?

听到郑磊这话,我的心头顿时一颤。

郑磊说:似乎她有难言之隐,但是又像是发自内心的想跟你分,反正是不好琢磨。

听到郑磊这话,我顿时无语了。亚节共技。

我抽动了下嘴唇,然后说:哥,你这是调查的,还是请算命先生给田琪算的命?

我的话刚刚说出口,郑磊呵呵笑了声。

郑磊说:你小子就知道贫嘴。

郑磊笑完,然后跟我说:当然了,这件事儿,我还没有弄明白,也没有调查清楚。但是另一个女生……

没等郑磊说完,我愣了一下。我冲着郑磊说道:什么?怎么又有一个女的?

当然,我立马想到了小舞。

我试探着问郑磊:你说的是周晴舞?

这个时候,郑磊说道:没错。

我的心顿时就紧张了起来,我赶忙问道:小舞怎么了?

我的话刚刚问出口,郑磊冲着我问道:我想问一下,周晴舞和田琪你究竟是喜欢谁?

我说:这个……我也不清楚。

对着电话说完这话,我对郑磊说道:这两个,我感觉在我心里都有了,只是……只是小舞距离我比较远,田琪主动追我。

郑磊说:是不是因为那个周晴舞是周氏集团的千金?你觉着你们两个地位悬殊?

听到这话,我支支吾吾了一下。

郑磊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有什么地位悬殊的,就周氏集团的那个烂摊子,就是名存实亡,现在倒闭了,欠了一屁股债!还有就是你的那个男室友,他爸逞能想要拉周氏一下,现在倒好,公司也陷入了僵局。

听到这话,我大吃一惊,我说:什么?

这让我想起了那天我见到的场景,王超的法拉利变成了一辆日本车。

降低的不是一个逼格。

郑磊呵呵一笑,然后说:你没听错,商场如战场,其实就跟道上混一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死全家。

郑磊的话确实让我心头一惊!

其实想想也是,在商场上混,昨天你可能是如鱼得水,可能经济一动荡,股票下跌,今天就关门大吉了。

我冲着郑磊说:那现在周晴舞怎么了?

郑磊说:现在在ktv推销酒,哎……过去的千金,分分钟就成了陪酒女郎。

我又试探性的问道:难道是在本色ktv吗?

郑磊说:不,是在一家新开的ktv,距离本色不远。

说到这里,、郑磊叹了口气骂道:麻痹的那个ktv居然跟本色抢生意,等我站稳了脚,我就把他给砸了,现在我刚接手本色,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好。

说到这里,郑磊又说:今天下午我见郭涛了,就是去拜见九爷的时候,郭涛表面对我和和气气的,但是我心里清楚,这小子也变着法的整死我。

听到郑磊说的,我有点不明白,我说:你去见秦牧九那个老不死的干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