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话别/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的话说完后,郑磊在电话那头呵呵笑了一声。

电话那头的郑磊说:我去看看那个老不死的什么时候死啊。

听到郑磊的话,我叹了口气,然后说:估计一只半会儿死不了。

郑磊说:是啊,我注意到秦牧九非常听那个女人的话,我得想个办法。把那个女的给……

话没说完,郑磊停了下来。

而后郑磊话锋一转说:当然了,那都是后话了,现在还是站稳脚。

虽然郑磊没有把话说明白,但是我心里有数,郑磊要说的无非是把秦牧九身边的那个女的弄过来,然后为自己所用。

在电话里,我提醒郑磊,那个女人可不是什么好货色,估计还跟郭涛有一腿。

说到这里,我对着郑磊说道:要不然,你感觉郭涛会爬的这么快?

等我说完这话,郑磊说:这个我已经察觉到了。

说到这里郑磊说:不过我的手段比郭涛多得多。

我嗯了声,然后什么也没说。

郑磊在电话那头叹了口气。然后说道:这个你就先别管了,你还是想想你自己,关于你的那两个女朋友。

我又对这电话嗯了声,然后说: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我特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心里想到郑磊说的那些话。心头还是震颤了下。特别是郑磊说小舞成了陪酒女郎后,我的心就像是被刀子,凶狠的划伤了。

一直到现在,我的心还在流淌着鲜血。

哎,鲜血淋淋!

在这个看似波澜不惊的现实社会中,其实很多角落都在上演着尔虞我诈,两面三刀,互相利用的剧目,只不过我们的眼睛没有看到。

那些血腥、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斗争,被淹没在城市里喧闹声音中。

我们原以为生活很美好,但是很多美好的背后,都是一张张惨无人道的脸和面具。

我们走在路上,我们带着面具。我们用虚伪迎接现实,我们就是受了伤,也会在别人,面前装逼。

什么是现实?

现实就是没有梦想,没有光,没有希望,走在看似如鱼得水的生活中,却被人一次次的利用。社会中的每个普通人,无疑都是一颗颗棋子,被摆放在不同的位置,作用不一样,但是依旧痛苦的活着。

挂掉电话后。我攥了攥手机,然后朝着自己的卧室走了去。

我的心,现在非常惆怅。

那种淡淡的忧伤,就像渐渐蚕食明朗天空的黑云。

人生的黑色,就像是永远躲不过去的一场瓢泼大雨,、终归我们会被那场大雨淋湿。湿透。

我走到卧室的窗台前,看着楼下的小区,心里还是的那种惆怅,还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人性其实都是贪婪的,像是一直爱上了蜂蜜的灰熊,永远想要更多的蜂蜜。

这个社会,让人疯狂的无疑就是金钱、权利,女人。

在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一种可悲的龌龊。

只不过抢劫犯、盗贼、强j犯将那种龌龊淋漓尽致的表现了出来,而一些带着伪善面具的人,没有那么胆子!

当然还有一点,或许他们想通过更加隐蔽的方式,更加凶残的掠夺。

我们的声音,属于普通人的声音,是最容易淹没喧闹、嘈杂的人潮中。

说句难听的,有时候一条人命,还不如有钱人的一个车轱辘值钱。

正在我对着窗户愣神、胡思乱想的时候。

卧室的门开了。

听到卧室门发出了‘吱呀’一声响。

我缓回神看向了门口。

冯巧站在门口,见我转头看向她后,冯巧说:刚刚是郑磊的电话?他跟你说什么了?你怎么一蹶不振了?

说到这里,冯巧话锋一转,然后问我:是不是因为我今天跟梁静那事儿……造成了什么不良的影响。

听到冯巧的话,我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朝着他走了过去。

走到冯巧身边,我说道:不是,你想多了。

听到我的话,冯巧哦了一声。

而后冯巧非常抓狂的说:完了完了,我过去保持的清纯模样,现在是毁于一旦了。刚刚你在打电话的时候,我看了看网上对我的评价,都是什么心机婊……

说到这里,冯巧冲着我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原本看到新浪上涨了十几万粉丝挺爽的,都是黑粉。

冯巧说道:唉,经历了黑粉事件后,我的心现在也是哇凉哇凉的,再看看微博下的评论,我感觉那些粉丝,都恨不得想要拿着板砖拍死我。

听到这话,我想笑,但是没有没笑出来。

我舔了下嘴唇,然后对着冯巧说:哎,别管那些喷子说什么,那些网络上的喷子,不了解其情况,被媒体引导,动动键盘和鼠标都能伤人。

冯巧说:是啊。

说着冯巧看了我一眼。

当然我也看了冯巧一眼。

正巧两人的目光对视了一下。

跟冯巧对视了一下后,我对冯巧说:告诉你一件事儿,电话里郑磊跟我说,他要来了,可能我要回海州了,祝你好好拍戏,早日成名。

说到这里,冯巧跟我说:你要走?

似乎听到这个消息,冯巧非常吃惊。

冯巧看着我,她的眼睛瞪得老大。而后冯巧又说道:不会吧,怎么这么快,才一天。

说到这里,冯巧说道:郑磊也是够了,怎么可以这样?

听到冯巧的话,我抽动了一下嘴唇,然后说:怎么,舍不得我?

冯巧说:哪有?别自恋……

我扫视了冯巧一眼,然后说:一点都没有?

冯巧冲着我说道:就那么一点点。亚节扑圾。

冯巧说完这话,然后对我说道:我发现你跟郑磊不一样。

我问冯巧:哪里不一样?

冯巧说道:你比你哥有意思,能当朋友对待,而你哥,这人太过心机,什么事情都是运筹帷幄的那种,相反,我不怎么喜欢那种……感觉两个人永远是老板和下属的关系。

听到冯巧的话,我轻轻的叹了口气,我说:我相信郑磊的能力,绝对能够把你带到一个新的高度上,他能帮你火起来。

就在此时,冯巧一下拉住了我的手。

我被冯巧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我对冯巧说:你想干嘛?

冯巧冲着我说道:你不是想要去外滩吗?走……我带你去。

听到冯巧的话,我也是猛然一愣。

当然我有些推脱,我说:今天都这么晚了,再说……

没等我说完,冯巧说道:上海是什么?

“不夜城?”

听到我的回答,冯巧一笑,然后说:没错!

而后冯巧拉着我下了楼,然后打了出租车,就直奔外滩了。

上了出租后,我斜着眼睛看了下冯巧,我说:不用这么着急吧,再说了我这辈子还指不定要来多少次上海呢。我相信迟早有一次,我会像所有俗人一样,去一下徐家汇,逛一下外滩,走一走南京步行街。

冯巧说:我相信你能够来很多次上海,但是可能这辈子跟我只有这一次。

听到冯巧这样说,我呵呵一笑。

我说:对啊,你是明星。我是普通小老百姓。

车子到了目的地后,我和冯巧下了车。

灯光将道路照的明亮,我们两个人的影子被道路拉的伸长。

江边的风很大,我的头发被吹散了,冯巧的头发也被吹的凌乱了起来。

在江边的那些灯,一路延伸,像是一条发着光的古剑,延伸到一眼望不到边的远方。

像是一条记忆长线,明亮暗淡相间。

此时的外滩,人潮涌动,来来往往的行人熙熙攘攘。

看着黄埔江对岸亮着不同颜色灯光建筑。

心中莫名的一阵惆怅。

或许是感觉自己太渺小,还没有黄埔江对岸的一盏耀眼。

就在此时,我下垂着的手,突然被触碰了下。

此时冯巧突然攥住了我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