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回海州了/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感觉到冯巧碰到了我的手。我赶忙缩了下。

而后我转头看向了冯巧,我感觉有点犹豫和尴尬。我嘴巴里断断续续说:这……恐怕……有点……

说着我冲着冯巧皱了皱眉头。

冯巧呵呵一笑,然后说:你想什么呢,我只不过是想要牵你的手,然后对着江面喊了一声。

说道这里,冯巧说:别乱想。我未来可能成为当红明星,你想追还不让你追呢!别以为我会喜欢上你。

听到冯巧这话,我眼睛看着冯巧。

冯巧说话的时候,始终没有看我。

甚至我感觉冯巧的目光是在刻意的闪躲。

可能是这江边的风太大,冯巧的眼睛眨了两下,她眼睛上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

其实我也怕,怕冯巧喜欢上我。

毕竟小舞、田琪这两个女生已经我的心弄的四分五裂的了。

我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喜欢上一个自己喜欢的人,愿意为她下雨天撑伞,下雪天暖手。当然也会感动于喜欢自己一个女孩,也不想伤害一个善良的女孩,也渐渐喜欢上了她。

田琪和小舞,总是难以抉择。

当然我也相信,冯巧不会喜欢上我。或许就是一时起兴,想要配合着外滩漂亮的景色,对着黄浦江面大声喊上那么几句。

听到冯巧的话,我呵呵一笑。

我的目光盯在冯巧的脸上,一动不动。

冯巧说完话后。见我一直盯着她看,冯巧特女汉子的说道:怎么了,看什么看,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我说:没!没东西!

两个人在外滩欣赏了一下黄埔江的风景,聊了段人生,然后打车回了那间房子。

走进冯巧的家,我坐到沙发上叹了口气。

我的目光在冯巧家扫视了一遍,然后叹了口气。

冯巧看向我,然后说:你叹什么气?

我冲着冯巧一笑,然后说道:明天就走了,还真有点舍不得。

冯巧说:舍不得我,还是舍不得房子?

我呵呵一笑,然后说道:我舍不得卧室的那张床,好软。还软,我舍不得浴室的那个法国浴盆,低调、奢华,我还……

没等我的话说完,冯巧说:打住,我不想在这里听你瞎比比!如果喜欢,你可以把那张床邮寄回海州。

说完这话,冯巧转身朝着卧室走了去。

见冯巧回了卧室,我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也回了卧室。

转眼到了第二天。

我跟着冯巧又去了剧组。

冯巧拍完两场戏后,在我们休息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一条短信。

点开看了一下。我发现是曾经那个陌生电话号码发来的信息。

上面依旧写着那句话:你想知道是谁杀了你的老大李六吗?

看到这条短信,我骂了句草!

我心想,麻痹的这到底是哪个孙子,真是干他娘了。但是我赶忙回拨过去,电话那头依旧是关机的提示。

我将手机紧紧的攥在手里,说真的我非常气愤。关于这件事儿。

我皱了皱眉头,紧紧的咬了咬牙后,将手机放回了口袋里。

我嘴里念叨,小子,别他妈让我找到你,知道你是谁,老子非让你脱层皮。

正在我在心里放狠话的时候,我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赶忙又从口袋里重新摸出了手机.

是郑磊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郑磊跟我说他已经到了,问我在哪里呢?

我告诉了郑磊影视基地的具体位置,后来就把电话给挂了。

挂掉电话后,我朝着冯巧走了去。

此时的冯巧正在跟别人对戏。

见我走了过去,冯巧停了下来。而后冯巧转头朝着我看来。

我走到冯巧身边,我说:郑磊来了……估计一会儿我就会回海州了。还有你就是,一会儿你就上镜了,怕来不及给你道别了,提前……

说道这里,我停顿了停顿。

停顿了一下后,我对冯巧说:提前给你道别。

冯巧点点头。

就在冯巧刚想说话的时候,坐在一旁的导演说:下一场,赶紧准备下一场。亚亩双才。

而后剧务喊了场次,正好是冯巧的戏。

冯巧跟我简单的说了句:路上小心后,急忙朝着摄像机那边跑了去。

我站在一旁,看着冯巧在那里沿着戏。

我不禁感叹。

其实,无论是谁,在那颗柔软的心里,总有一颗梦想的种子。那颗种子,在一段时间内会沉寂休眠,但是最终还是会生长、发芽,最终会茁壮成长,长成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

一段时间后,我接到了郑磊的电话。

一看是郑磊的电话,我一边接起电话,一边朝着影视基地外跑了去。

在影视基地门口我见到了郑磊。

见到郑磊,我喊了句哥。

郑磊站在我面前,目光扫视了我一下,然后对我说道:辛苦了。

听到郑磊说的,我嘴角上扬起弧度,有点羞愧的笑了笑。

我对郑磊说道:不,才一天,辛苦什么。,

我告诉了郑磊冯巧所在的具体地方,然后说:你来了,我要走了。

听到我的话,郑磊的眉头皱了皱,郑磊说:今天就走?不在上海多玩几天了?

我摇了摇头说:不了,田琪和小舞那事儿,我要回去弄个明白。

听到我的话,郑磊冲着我点点头,然后说:田琪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我派人打听了一些东西,跟你分好像是真的不想跟你好。那个周晴舞是我不经意发现的,进来ktv!

我点点头然后说:知道了。

其实这个世界变得很快,快到转瞬即逝。

郑磊问我,不去道个别了?

我跟郑磊说:不去了,已经跟冯巧说过再见了。

而后我问郑磊关于那个米灿的事儿。

郑磊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说:谁来话长,等有机会在根本说吧,这个社会上注定有非常多的人是你的敌人,躲都躲不过。

听到郑磊的话,我点点头说:或许吧。

而后

郑磊朝着门口走了去,我在影视基地门口打了一辆车,奔着机场去了。

我坐在汽车上,看着繁荣的大上海,这也是一个魔都,在里面的人要么成了魔王,要么成了魔鬼。

这也算是上海一日游了。

在上海虹桥机场乘坐上去海州的航班,一睁眼一闭眼,我就到了海州。,

从海州飞机场出来,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海州的秋天比上海的秋天凉一些,刚刚从机场出来,一股子凉风,让我打了一个寒噤。

站在飞机场的大厅外,我抬头看着远方空逛的天空场地和天空。

夕阳西下,残阳如血,金色光芒洒在大地上,像是给大地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外衣。

我回来了,海州!

当然虽然我离开的时间并不长。

坐车我就回了家。

回到家后,我发现家里的客厅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刚刚进入自己的卧室,我就从口袋里拿出了电话。

我看着手机通话记录里小舞和田琪妈的电话,我犹豫了,到底先打给谁?

犹豫了下,我先把电话给田琪打了过去。

我将手机放在耳边,期待着田琪能够接起电话。

说真的,我真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但是非常抱歉的是,电话并没有接通。

而后我又给小舞打去了电话,小舞更绝,直接挂关机。

我将手机一扔,心里那叫一个气愤。

这两个人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在床上躺着愣了会儿神后,我从床上坐了起来,不行,我要去找小舞。

虽然我不知道新开的那家ktv在哪里,但是我不知道并不代表司机师傅不知道。

于是我下楼,在小区门口打了一辆出租车。

钻进车子后,我就像司机打听新开ktv'的事儿,司机说他知道,我说:就去那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