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颖儿的悲惨生活/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海州的傍晚,冷清,凄凉,萧条。如果用热闹来形容上海的夜,那么海州的夜只能用安静和沉默来形容。

坐在开往市里那家新开的ktv的出租车上,我的思绪非常乱。像是一团乱麻。

我在心里问自己,我应该用什么样子的一种心情去面对小舞,去面对小舞的改变。

我总是感觉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怎么说小舞过去也是一个千金大小姐,钱应该不会太缺吧?就算是小舞家破产了,总要比一个普通家庭强一些吧?

想到这里,我轻轻的叹了口气,总觉得心里多了一个疙瘩,还是一个死扣,无论怎么解都解不开。

估计的路灯,暗淡的灯光,街上一排排先别行走的人,他们有的手牵手,肩并肩。有的在挥手告别,有的在面对面欢笑。

透过车窗,看着车窗外的世界,我更像是一个旁观者,在一点点路过他们的人生。没有留下一丁点痕迹。

我多么希望曾经那些跟我相互熟悉的人,都能够像是这些路人一样,在我的生命中路过,等我们在相遇的时候,还能够成为重新认识。

就在此时,司机将车停了下来。

司机将车子在道路一旁停稳后,冲着坐在后排的我喊道:喂,小伙子,到了。

我缓回神后,支付车费下了车。

其实我的心里还是蛮惆怅的。我站在路边,眼睛看着门口的大牌子,我在嘴里念叨了句‘小舞’。

我不知道该不该进去了,进去后,如果看到小舞。我应该说什么?

是啊,我应该以什么样子的身份来跟小舞对话?

以朋友、恋人、还只是一个路人?

现在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在小舞的身边,缺少一个身份,缺少一个能够关心她的身份。

心里想了很多,但是想了那么多,、一丁点用都没有。

我攥着拳头,刚想朝着门口走。

这时候我看到颖儿居然从ktv门口有走了出来。亚亩土技。

在ktv见到颖儿,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颖儿和他的新男友驾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从ktv里走了出来。

颖儿说:周易,我不想跟这个男人……

周易说:还把自己当贞洁烈女啊,你就是个婊子,没事儿。我不嫌你脏。

说着这话,周易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卡片,然后说:我的工作,以及以后能不能晋升都靠你了,把刘老板陪好了,我有了好工作。我一样会疼你。这是那个宾馆的房卡。

说着周易将房卡递给了颖儿。

颖儿看着那张房卡,眼神中充满了犹豫。

见颖儿有些犹豫,周易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周易说:你就是个破鞋、自己烂不烂自己不清楚吗?过去你陪别的男人睡,无非就是为了一个包包,现在刘老板关系到我的未来,陪一下怎么了?

颖儿说:但是周易,真的行吗?

周易说:我说行就行,赶紧的,拿着房卡快去……

听到这样的对话,我心里也是一阵泛酸。

而后颖儿还是接过了那张房卡,然后自己一个人扶着刘老板迎面朝着我走来。

估计是刚刚赵颖儿只顾着跟周易说话了,压根没有注意到我。

当她扶着刘老板快要靠近我的时候,一抬头,然后看了我。

顿时赵颖儿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脸色。

我叹了口气,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了根烟。

我无奈,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我将香烟叼在嘴里,用火机点燃,吧嗒了两口香烟后,我侧了一下身在,面对着另一个方向,一个看不到颖儿的方向。

我真不知道为什么一切都变得那么糟糕。

我吧嗒了一口香烟后,在心里告诉自己,我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听见。

赵颖儿看到转身背靠她后,她一个人扶着那个老板,朝着路边走了去。

人生的路,选错了,就是一辈子。

当自己不把自己当人看,在别人眼里你一定就是牲口。

Ktv门口红绿相间的灯光,将门前的大路一会儿染成红的,一会儿染成绿的,颖儿和刘老板站在路灯旁边,等到出租车。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有着很多忏悔。

我甚至感觉赵颖儿走到这一步,多少我也有责任。

当然现在我和赵颖儿基本就成了路人,既然帮不了她,我就不应该去打扰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轨迹,即便那个轨迹是歪的。

我现在已经慢慢的接受了现实,这个社会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我们不可能每一件事儿都要去关。

即便你今天给了一个乞丐一万块钱,让他不要乞讨,但是他明天还是依旧会跪在路边。

改变不了,那就不要去插手。

看着颖儿和醉醺醺的刘老板上了车,我只能看着那辆远去的出租车,,默默地说上一句:再见、晚安、好梦!

等看着颖儿走了后,我将手里的烟头随手一扔,然后转身朝着ktv门口走了去。

进了ktv,迎面而来的是一个超级大的led大屏的电视,上面放着的是韩国一些美少女组合的劲歌热舞。

对门是柜台,几个穿着制服男生站在柜台上,柜台的后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酒水。

当然这个ktv的大厅里,也有非常多的人,这些人看上去大都是学生,估计是在等包间吧。

站在门口,我扫视了一眼大厅后,然后朝着大厅那边安放的沙发走了去。

这家ktv规模很大,估计应该跟本色似的,从外观上看应该有三层。

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我朝着周围观察者。

这么大的地方,我应该去哪找小舞呢?

我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后,就朝着一楼有包间的地方走了去。

我在一楼的走廊里走来走去,原本以为能够偶然遇见一下小舞,但是我发现,我太天真了。

就在此时,一个包间里走出了一个推销酒的小姐。

我赶忙叫住了她,我喊道:美女……等一下。

那个小姐转身看向了我,然后说:帅哥,来瓶酒吗?

听到那个小姐的话,我嘴巴抽动了下,然后说:跟你打听个事儿。

一听不是要酒的,女生转身想走。

我赶忙喊住了女生,然后说:等一下。

女生转头说:不要打扰我工作。

这时候我从口袋里掏出了300块钱,然后说:美女,这样跟你打听个事儿行了吧?

女生见我掏出了钱,马上有对我是微笑服务。

女生说:什么事儿?

我径直朝着女生走了去,而后我将钱塞进了女生的胸罩里,我问那个女生:美女,你知道你们这里有个叫周晴舞的,新来的吗?

女生说:怎么呀?看上小舞了?

我说不,我就是想问一下,周晴舞在哪个包间送酒。

女生说:应该在三楼,你去三楼看看吧?

听到女生的话,我点点头,然后说了句:谢谢,。

女生将胸罩里的钱拿出来,然后说:谢谢你的钞票。

我说不用客气。

而后我就本着三楼去了。

到了三楼后,发现也是很多包间。

但是走廊上,却没有几个人,也不知道哪个包间的门没有关好,走廊里充斥着‘海阔天空’的音调,麻痹的也不知道是谁场的,就跟杀猪似的,估计黄家驹听了能气哭了。

沿着ktv三楼,我来回走了一遍,遇见了几个推销酒的小姐,但是就是没有遇见小舞。

而后我又问了一个服务生,我说:你们这里的小姐有个叫周晴舞的吗?

那个男生说:小舞?今天貌似出台了。

听到这话,我的心头一颤。

麻痹出台?

我说:什么出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