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赵颖儿的疯狂举动/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完这话,我转身想走,想要端着餐盘去找餐桌。

这个时候安琪跟我说:你坐到这里就行了,现在位子不好找,人正多的时候。

听到安琪这话,我不好意思的动了动嘴角。然后说:那就不好意思了。

也是,中午这个饭店,几乎所有科系的人一起放学,餐桌不好抢。

我将手里端着的餐盘放到了桌子上,而后坐了下来。

等我坐下后,我冲着安琪一笑。

这个时候安琪跟我:刚刚那警车,我知道发生什么了。

听到这话,我一愣,缓回神后,我对着安琪问道:发生什么了?

安琪说:也是听说,一个女生把一个男生给捅了,听说男生伤的还不轻。

听到这话,我轻轻叹了口气,然后说:能轻了吗。救护车都他娘的来了。

听到我的话,安琪叹了口气说:对啊。

我调侃道:他们之间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居然还动刀子了。

安琪说:其实我也八卦了一下,刚刚看学校贴吧的时候,有知情人都扒了出来。

说到这里,安琪拿筷子夹了一下砂锅中的过桥米线,然后安琪将米线放在了小碗里。

就这样夹完米线后,安琪又用汤勺在砂锅里舀了一下汤。

弄完这些后。安琪说道:听说是一个男的利用女友去讨好老板,好像被利用的那个女生发现原来自己只是被利用,那个男生还有一个女友。

听到这话,原本在嚼着米饭的我,顷刻间僵硬在了那里。

我瞪大眼睛想看着对面的安琪。

安琪见我瞪着她,她说道:你怎么了?

我抽动了下嘴唇。然后说道:没,没什么。

对于我而言。这绝对是一个震撼的消息,虽说是算不上噩耗,也算不上什么好消息。

但是这在我的内心,就像是一块巨大的石头落在了水面上。

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震撼之余,我还是有些惊愕。

或许是见我很长时间没说话,安琪掏出手机,一边嚼着嘴里的米线,一边对着我说道:我给你找找那个帖子。

说这话风的时候,安琪已经吧手机屏幕上的锁给点滑动开了,而后安琪点开了贴吧。

见到这一幕,我说:吃饭吧。

可能老肥说的没错,五年的恋爱。怎么会说放下就能放下呢。

我现在对于颖儿的事儿,选择不管不问,其实就是为了尽快的忘掉她。

我相信,在每个人的心里,都装着一个非常恨,但是又忘不了的人。

无论我们多么努力想要去忘记,但是……

有人说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然后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你会发现,原本费劲心机,想要忘记的事情真的就这么忘记了。

当然我也希望,我心中的那些事儿,那些人,真的就在摸个转角,或者某一天醒来后,就忘了。

此时安琪将手机递给了我,然后说道:你看,就是这个帖子。

听到这句话后,我将手里的筷子放在了餐盘上,然后从安琪的手里接过了手机。

接过手机后,我浏览起了那条帖子。

已经非常确定了,就是颖儿。

其实安琪和颖儿应该一样可怜,因为安琪现在的男友齐雅杰,在外面有男朋友。

没错现在安琪或许还不知道,齐雅杰是个同性恋、弯的。

我忘不了那天在ktv外见到的那一幕。

齐雅杰跟一个男人在嘴对嘴激吻。

想到这里,我我看了一眼安琪。

女生的心有时候非常脆弱,像是一层单薄的纸,轻轻一戳就会破。

浏览了下那条帖子,我把手机递给了安琪。

我对安琪说:行,我知道了。

吃完饭后,我和安琪就分开了。

我走在图书室的路上,心中的思绪万千。

卧室做梦也没有想到,赵颖儿居然会拿刀子捅人。

但是想想,这又合乎情理。

真的付出了感情,却被人当工具利用。这事儿无论换做谁,都有冲动的那一刻。

那个叫周易的男生,就是他娘的活该。

我祈祷,那小子最好被捅死。

但是转念我又不这么想了,那小子死了的话,那赵颖儿就是故意杀人罪了。估计要吃上牢饭了。

其实朝着图书馆去,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要看一下小舞有没有在。

毕竟我和小舞都是跑校的,住在学校外面,中午午饭后时间比较长,基本都去图书馆休息下。

不过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是比较喜欢室内篮球场的。

可能是我接触社会了,发现篮球梦,只是一个梦!

我打不进国家队,进不了nba,所以说我做这个梦,就是痴人说梦。

打不过梦想不能用来吃饭,那就是妄想。

现在我跟篮球、球场、篮筐的距离也是越来越远。

当然我也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我一点一点的长大,一步步变成熟,会有更多东西离开我。

人,原本就应该属于孤独。

狂欢只是另一种孤独。

正在我朝着图书馆走的时候,马晓天迎面走了来。

看到马晓天,我喊了那小子一句,。

听到我喊他名字,马晓天抬头看向了。

虽然已经是秋天,但是海边的的太阳在中午依旧有些毒辣,特别像今天这样,没有风的时候。

强烈的阳光让马晓天转头看我的时候,都抬起手遮在了眼眉上。

朝着我这边看了一眼后,马晓天原本没有任何表情的聊,一下挂上了笑脸。

而后马晓天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走到我的身边后,马晓天喊了我一句凯哥。

马晓天说:不是说去上海了吗?

我舔了舔嘴唇,然后说:在上海呆了一天左右,我就回来了。

马晓天听到我这话呵呵一笑,然后对我说道:打个酱油啊。

我点点头说:算是吧。

说完这话,我跟马晓天说:干什么去呢?

马晓天说:也没什么,这不女友这几天老是肚子疼,我陪她去医院看了下。

听到这话,我呵呵一笑,然后说:是不是有喜了?

马晓天说:你这是说哪里的话。

回答完我这话,马晓天说:哥,跟你说句正经的,我又联系了几个学校,那几个学校都想加入咱们黑手党。

听到马晓天这话,我骂了句卧槽,然后说道:你小子真牛啊。

马晓天说:不是我牛,是金沙社的太欺压人了,很多学校的老大都想跟着你混。

听到马晓天这话,我皱了皱眉头,然后说:行,这个周末吧,你帮我把愿意进入我们帮派的人那些学校老大召集一下,我见见面,然后聊聊,好让他们知道我们黑手党究竟是干什么的。

听到我的话后,我马晓天点点头说:行,这件事儿我去办。

听到马晓天的话,我点了点头。

而后马晓天跟我说了再见。

等马晓天走后,我想打到了马晓天说的,她女友肚子疼,然后陪她去医院什么的。

我的脑海中居然浮现出了颖儿高中的时候。

其实我还忘了跟大家说,其实颖儿在高中的时候也打过一次胎,当然那一次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

但是因为年纪小,而且又快高考了……

哎,有一时候,很多人是忘不了的,因为她为自己承受过太多的痛苦。亚央农亡。

当然我也听说,颖儿估计这辈子不能生育了,可能就是因为打胎的原因。

正在我脑中想这些事儿的时候,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我摸出手机看了眼,发现是田琪她哥刘年的。

见识刘年的手机,我一下犹豫了,到底是该接,还是不该接呢?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犹豫了一段时间后,我还是接起了电话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