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我们是敌人,不会成为朋友!/罪爱青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皮衣男痛苦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楼道。

我的脚底板在他的手上来回的撵着,一股子烧焦的味道传到的我的鼻孔里。

此时皮衣男脸已经被鼻孔中流出的鲜血涂满,额头上的汗珠子和脸上的血掺杂在一起,样子乍一看还有点拍恐怖片的意思。

血腥。

而后我的脚相从那人的手上移动开,然后踩在了地面上。

我让着按着那人手和胳膊的两个小弟松手,我说:你们松开吧。

听到我的话。那两个小弟就松开手,然后站了起来。

两个小弟刚刚松手,躺在地上的皮衣男赶忙将手缩了回去,然后用另一只手捂着刚刚被烟头灼伤的手背。

皮衣男痛苦的在地上蜷缩了起来,他用手手紧紧的攥着另一只手,而被攥着的那只手,变成了紫色。

皮衣男这样痛苦的蜷缩,身体就跟被想掐去了尾巴的蚯蚓一样。他动了一会儿,手上的那个被我已经踩扁了的烟头这个时候才从他的手背上掉了下来。

我看着屁皮衣男,冲着他摇晃了下脑袋。

而后我的目光看向了海马,冲着海马一笑,然后说:来得真及时。

海马说:刚刚听到你在楼上喊,我就带人立马跑到这边来了。

说完这话后,海马话锋一转。然后说:这是怎么了?

我说:这帮小子骂我,你说不欠打吗?

原本以为这样就结束了,但是刚刚说完这话,我的怒火又上来了。

跟海马说完那句话,我自言自语道:对,不说还忘了。

而后我从刚刚打的皮衣男身上跨过去,找到了刚开始骂我是狗的那孩子。

那孩子被打得也挺惨的,灰头土脸的,额头上还掉了一块皮。正往外渗着鲜血。

找到那小子,我弯腰一手就将那孙子拎了起来。

拎起那孙子,我将他推在墙上。

跟所有被打得一样,那小子额头上的汗珠子也是流淌个不断。

我捏着那人的想衣领,将她推在墙上后,我的眉头紧锁了一下。然后说:打这场架,就是因为你嘴贱。

说完这话。我抡起巴掌子在那小子的脸上抽了一个巴掌。

啪……

那小子的脸本身就血和汗混杂着,这一巴掌下去,我的手还血糊糊的。

抽了那小子一巴掌后,我冲着那孙子说,我问你你以后还嘴贱吧?

那人说:不,不敢了。

听到这话,我呵呵一笑,然后说:妈的,你很刁是吧?

说着,我抓着那小子衣领的手,抓在了他的头发上。

而后我抓着他的头发猛地网上提了一下。

那小子也跟着点起了脚尖。

而后我拉着那小子的头发,然后朝着墙上撞。

Duang~!

拉着那小子的头在墙上撞了一下。估计那小子说被撞疼了。

当我林拎着他的头发朝着墙面撞第二下的时候,死活不肯撞了。

我骂了句脏话,然后大声呵斥道:你再反抗一下试试?

说着,我猛地用了一下力,那人的头发被我拽下了几十根。

而后我一脚将他踹在了地上。

当那人倒在地上,我冲着那人说:我这是给你长个记性,让你明白什么叫祸从口出。

完事儿后,海马带着人下了楼,我回了教室,而被打得那几个孙子呢,灰头土脸的离开了。

回到教室,我、老肥、大屌,一如既往的去了教室大风最后一排座位上,扎堆坐了下来。

刚刚坐到座位上,老肥哈哈一笑,而后老肥说:妈个辣子鸡的,这次干仗干的真爽。

我看了老肥一眼,然后说:爽个鸡八。

老肥说:怎么不爽,刚刚我的血液一下就沸腾了起来,干仗还是人多力量大。

没等老肥说完话,突然坐在班级门口的一个女生喊了我的名字:郑凯有人找你。

听到这话我抬头,目光朝着门口的女生看了一眼,而后目光看向了门口、。

我见到王超那小子站在了门口。

见王超那狼狈的样子,我在心里呵呵一笑。

眼前的王超跟房地产大少爷根本就沾不上边,就跟一落水狗似的。

见王超站在门口,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然后朝着门口走了去。

到了王超身边,我问王超:怎么了?

眼前的王超,眼睛泛红,长发被汗珠子浸湿贴在脸上像。

乍一看,还真有点落水狗的架势。

上下打量了王超一番后,我的眉头稍微皱了皱,而后对着王超说:怎么,有事儿?

我的话刚刚说出口,站在我面前的王超突然咳了。

那小子朝着地面吐了一口痰后说:谢谢你。

王超的眼睛想看着我,目光中没有一丝骄傲和轻狂。

听到这话,我对着王超说:本来就没想帮你,不用谢。

王超叹了口气,然后说:不管你有没有想要出手帮我,但是你都帮到了我,我还是要谢谢你。

听到这话,我嘴里冒出了‘虚伪’这两个字。

感觉跟王超压根就没有什么可说的,我转身朝着教室走。

王超站在门口,然后说:我想跟你成为朋友。

听到这话,我感到好笑。

我转头,目光扫视了王超一眼。

而后我说道:不可能,因为我们已经是敌人了。

妈的,成为朋友?

开什么国际玩笑,能成为朋友吗?

脑海中闪过这几句话后,我冲着王超说:如果你没有砍断王子含的手指,或许我们勉强还可以成为朋友,但是我记得很清楚,是你小子弄断了王子含的手指,然后把那手指泡在了高浓度的酒水里。跟你做朋友,呵呵,你没有觉得就是天方夜谭吗?

我的话说完后,我的目光又重新扫视了他的眼睛一下。

我说:跟你当朋友,就是跟想所有ktv的兄弟为敌,你还是死了那份心吧。

说完这话后,我话锋一转,然后继续说:其实我心里也清楚,就你现在的处境,已经跟过去不一样了,现在要跟我当朋友,似乎你就是看上了我手下人多,兄弟多!呵呵……我又不傻,我才不会为了你,然后让兄弟们去拼命!不过你这样也好,最起码知道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落魄的时候,谁才是你的贵人,谁是你身边的小人。

我的话说完后,我一个潇洒的转身,然后朝着教室自己的后排座位走了去。

刚刚回到座位上,我朝着门口又看了一眼。

王超站在门口,没几秒钟也转身离开了。

看着王超转身离开的背影,心里呵呵冷笑一声。

真他娘落魄的凤凰不如鸡。等王超走后,田琪从教室门口走了进来。

田琪的身边跟着叶丹,她们两个有说有笑的。亚丸坑号。

看到田琪,我想要过去问一下她,但是想到中午的时候我发给她的短信,以及刘年说的那些话,我的目光从田琪的身上移动开,然后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是啊,有时候感情这东西,真是不好弄明白,明明是那么想要靠近,但是又不能去靠近。

女人就像带刺的玫瑰,走的太近,会扎到自己的手。

当然我心里也清楚,男人有时候也会像是锋利的刀刃,靠近女人,女人变得遍体鳞伤。

现在我和田琪,或许最好还是站在一个比较远的位置守望吧,我伤害不了她,同样她也刺伤不了我。

很忙时候,爱情这么难以跨越、琢磨,就是因为我们本身还没有鼓起勇气,要给对方一个一生一世。

放学后,我回了家。

曾经一进家门都能看到小舞,但是现在推开出租房的门,屋子里空荡荡的。

正在我朝着房间走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这时候我接过手机,电话是王子含打来的,电话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了王子含一句:凯哥,不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